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三章 变色龙

第十三章 变色龙


                “皇帝万岁!”

阿尔贝的这声欢呼慷锵有力,充满了年轻人特有的激情,又好像充满了对波拿巴家族的崇高敬意,一听到他的这声欢呼,夏尔就知道,这事儿成了。

“很好!合格了,阿尔贝!”他重重地拍了拍下手,“朋友,我们要的就是这股劲儿!真希望你在波拿巴先生面前也能说得这么痛快……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死脑筋。”

“我当然不是了,”阿尔贝耸了耸肩回答,俊朗的脸上满是意味不明的笑,“这种死脑筋现在都烂在乡下呢,就像我爸爸那样。”

“说到这个,你爸爸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年纪这么大了你偶尔也回去看看他吧。”

“谁知道,他已经好几年没给我写信了,管他呢!”阿尔贝又挑了挑眉,“反正我又不是没有兄弟,我哥哥说不定还盼着他早点回到上帝身边,好早点接收他那些辛苦省下的钱好好逍遥快活呢!嚯,那可是一大笔钱!”

也许是身为幼子、从不受家人待见的关系,也许是还有别的原因,阿尔贝说起自己亲人的时候,总是有些怨气,要不就是用带着蔑视的口吻调侃,夏尔早已习惯了他的这种做派,倒也不觉得惊奇。

虽说如此,夏尔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的。从中学到长大,两个人往这么多年,夏尔极少看见他的家人找他,只看见他一个人在巴黎晃荡。一般说就算贵族家庭不待见幼子,也不至于如此吧?

不过。既然阿尔贝自己不愿意说,夏尔也就无心再去追问了。

“好吧,这是你自己的事。”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又站了起,“朋友,既然现在你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那么很多东西我们就该开诚布公了……,跟我去见一个人吧。”

“谁?”

“那还用说吗?我们的部长下啊。”

………………

很快。在部长秘书的引领下,他们就一起到了部长迪利埃翁子爵的办公室内。

看到了夏尔两人之后,子爵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然后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哦,可总算了啊!谈得怎么样了啊,夏尔?”

夏尔和阿尔贝也知情知趣地朝他行了行礼。

“下,”行完礼后。夏尔直接就介绍起阿尔贝,“这就是我跟您说过的德-福阿-格拉伊先生,我中学时的同学,一个很可靠的年轻人。”

“哦,真是太好了!”部长点了点头,然后颇为矜持地以那种中年人看年轻人的特有方式看了看阿尔贝。“就是阿尔贝吧?我以前也听说过你的名字,果然是一表人才呢……”

也许是因为阿尔贝多年放荡早已经在上流社会“名声在外”的关系,部长的眼神和语气里总有那么一点半点的调侃和质疑,不过阿尔贝当然不会把这种眼光放在心上,因为他早已经习惯了。

“如您所见。这个人就是我。”阿尔贝轻快地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微笑。“奉您的召唤而,希望不会让您失望。”

“哦,怎么会呢?我满意极了。”部长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地露出了微笑,显然觉得他这个人还算是有点样子,符合自己的期待,“夏尔推荐的人,怎么会出问题呢。”

接着,他伸出了手,而阿尔贝也乖觉地走了上去,轻轻地握了握部长的手。

“德-福阿-格拉伊先生,既然您已经到这里了,那说明您明白了我们叫您是打算干什么的吧?”握完手之后,部长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夏尔两个人坐过去。看得出,他很享受这种权力在握的感觉,“不需要我再复述了吧?”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您是打算给我提供一个年薪两万四的职位。”阿尔贝颇为谨慎地回答,这个时候的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轻浮。“作为回报,我为您和夏尔服务。”

“没错,就是这样,看夏尔已经好好地跟您说清楚了。”部长貌似满意点了点头,“我们给您提供一个如此高薪的职位,当然不会只是让您白领钱而已。阿尔贝,我们都知道您交游广阔,而您也知道,我们这是一个新成立的部门,所以需要大把的人……这正好就是您施展身手的时机,我可希望您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

“我会尽我所能地满足您的要求。”阿尔贝马上回答,“不过,这需要先确定您到底需要我做什么,我会想办法解决您交代给我的问题的——至少会做到对得起两万四的程度。”

看到阿尔贝不卑不亢,应对得如此滴水不漏,迪利埃翁子爵渐渐地也放下了心,他隐蔽地朝夏尔递过个眼神,表示自己已经通过了对阿尔贝的最后考察。

“您能够有这种自觉那就太好了。”沉吟了片刻之后,子爵重新开了口,“现在的年轻人啊,个个都不知道天高地厚,总觉着世界都是围绕着自己一个转似的,别人给予恩惠都不知道感谢只觉得理所当然……幸好您和夏尔都不是这种人。阿尔贝,老实说,我之前还有些害怕您是这样的人呢,毕竟我听到过一些对您评价不高的传言……现在看,传言终究只是传言而已,什么都不如亲眼见见啊。阿尔贝,接下就好好干吧,我们亏不了你的。”

阿尔贝没有回答,而是恭敬地欠了欠身。

部长没有再说话,而是摇了摇桌上的铃线,他的专职秘书应声走了进。

“去叫人给我们冲几杯咖啡吧。”部长轻声下令,然后挥了挥手让秘书出去。

“阿尔贝,这阵子您先耐心给我们找一找,在您认识的朋友里面找些有胆量又有脑子的人,虽然如今世上这种人不多,但您总是能找到几个的。找到了之后,您想办法让他们加入到我们这里,薪水我们会照付的。记住,我再强调一遍,是要有胆量而且有脑子的,能够认清楚该听谁话的人……”

阿尔贝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不,我想您不明白,”迪利埃翁子爵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我想,夏尔也没有跟您讲得很明白。实话跟您说吧,我想叫您找的人,是肯听我和夏尔话的人,而不是听部里话的人。”

“这里面是有区别的,阿尔贝。”夏尔也在旁边帮了一句腔。“既然现在大家都是一伙人了,我也该跟你透个底了……”

顿了一顿之后,迪利埃翁子爵轻声继续说了下去,“说老实话吧,我们现在虽然一个是部长一个是国务秘书,但是毕竟在部里势单力孤,那些公务员都摆明了对我们阳奉阴违,不知道有多少事在瞒着我们!说老实话吧,这些坏种自以为和政客不同,是自成一个体系的,所以紧紧抱成团排斥我们。他们这帮人,肯定以为我们两个人都是干不久的,只等着慢慢跟我们耗着,熬到我们滚蛋!”

这个时候,门突然又被敲响了,部长连忙住了口,原是他的秘书拿着咖啡进了。

等到秘书放下咖啡走了之后,部长苦笑着自己调侃了一句,“好在在这里,给我冲咖啡的人还是找得到的……,喝吧。”

他自己拿起了一杯咖啡,轻轻地吹拂着,片刻之后才重新开口。

“就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让他们如愿,您想想,我们这里是为了升官发财的,不是为了受一帮混蛋的气的!我们要是一直被这群坏种蒙着眼睛牵着鼻子走,以后还怎么发财?”

阿尔贝微微睁大了眼睛,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是想叫我们给您壮声势,顺便帮您把持位子好从里面捞好处。”

“对,没错。”部长点了点头,“顺便你们还可以帮我看着这些混蛋,等到他们有了把柄我再收拾他们!”迪利埃翁子爵有些恶狠狠地说,也许是因为几个月受够了气的缘故吧。

“好叻!您说明白就行了!没问题,我的朋友个顶个地聪明,您叫收拾谁就收拾谁,绝不会有二话!”

“这样就好。”部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另外,你们那些人还得有些政治觉悟,知道该朝谁喝彩。没错,这些坏种有靠山,所以我们也得有靠山,我们得紧紧跟着总统先生,只要跟好了他,闹出乱子也有办法。”

“我明白的,”阿尔贝马上答应了,“他们都是顶呱呱的波拿巴分子,恨不得天天朝总统喊皇帝万岁呢……”

部长被他的话给逗乐了,然后才拍了拍手。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家一起干吧!”

然后,他举起了已经被稍稍冷却的杯子,其他两个年轻人也同样拿了起。

这三个人都出身贵族,然而他们在多年的生涯里都已经学会了新时代的游戏规则,早已经个个老于世故。在这个时代里,阀阅世家们要么沉沦于乡间,要么就像他们一样改头换面,成为新时代的弄潮儿,对新时代的偶像顶礼膜拜,浑然不顾它就是大革命的产物。

也许是因为心情大好的缘故,子爵一口就喝完了自己的咖啡,然后他颇为神秘地看着两个年轻人。

“今晚你们还有别的安排吗?没有的话,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玩玩……”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