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七章 腐败

第十七章 腐败


                “果然已经完成了吗?”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德-博旺男爵面色一喜,“真没想到,您最近这么忙,还有时间仔细考虑这种事……”

“为了发财,我们当然应当不遗余力。”夏尔笑着回答。

“没错!没错!”男爵点了点头,“这世上,如果想要成功,就是要这么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儿,只有充满了对更进一步的饥渴感,我们才能够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接着,他不动声色地瞟了旁边的女儿一眼,显然这番话是对她说的。萝拉也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心领神会。

等男爵说完了之后,夏尔轻轻地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几页纸,然后站起走上前去,放到了男爵的书桌上。

男爵马上将这几页纸拿了过去,然后他重新戴上了单片眼镜,仔细地看了起。

他看得十分慢,一点一点地仔细研读着,而夏尔也重新坐了回去,静静地等着对方看完。好在为了减少时间,他和他的秘书已经尽量将文字足够简练了,不像是给议会写的那种报告一样冗长而又空洞。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男爵终于把资料都看完了,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夏尔。

“也就是说,在最近一年内需要募集大概三千万的资金?”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三千万,是不是太少了一些?”

经过了夏尔和部里一大堆人的商议规划之后,他们铁道部的借款计划终于新鲜出炉了。初步定为第一年借三千万,然后每年再逐年追加。

然而。虽然三千万法郎在绝大多数人眼里是难以想象的巨款,但是在德-博旺男爵这样的金融巨头眼中,却仍旧有些不足。再加上,他不可能一个人去独吞所有蛋糕,负责所以债券的承销,所以感到有些不合胃口也就是很正常的了。

“我们才刚刚成立,目前还没有在市场上积累起信用,就算有您或者其他有名望的人士背书。恐怕也会在市场上引发疑虑……”夏尔将自己的考虑说了出,“所以,我们讨论后最后还是决定,先发行两千万,试探一下市场反应再说。”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男爵点了点头。“好吧,你们这样考虑倒也可以理解。希望你们未能够办得更好吧。这样吧,我知道你们也有难处,想要掺进的人太多了,所以这三千万里我就承销一千万吧,我要五厘的承销费用……其中一厘是给你的。”

嘿,这家伙。三千万里他直接就要了三分之一的额度,还表现出一副自己高风亮节的模样!不过,五厘的承销费用就是五十万,他要分十万法郎给自己,这倒也不算是吝啬。

“好吧。我会尽量为您争取的,希望能够真的为您分到一千万的额度。”一想到这里。夏尔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我觉得您也可以在旁边为我壮壮声势,这样我在部里也可以好说话很多……您也知道,现在波拿巴先生虽然是总统,但是对他有牵制的人还是太多了,哪怕有部长的支持,我也没办法在部里说一不二。”

“这个当然没问题。”德-博旺男爵慨然点了点头,“您在部里碰上什么难办的人了,直接跟我说一声就行了,开头的一单都做不好,我们还怎么去做以后?”

“您能这么看,那就太好了。”夏尔也松了一口气。

“我一直都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博旺男爵平静回答,好像他真的是个这样的人似的。

然后,他突然咧开嘴笑了,“特雷维尔先生,您就跟我说实话吧,您把进度调得这么小这么慢,除了考虑市场风险之外,是不是有别的考虑?比如,您是想等您的钢铁厂建好了之后再放手大干……”

夏尔脸色微微一窘。

因为他暗地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没关系,这有什么?人想方设法要为自己谋取好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什么好羞愧的!干得漂亮,年轻人!拿着整个国家的钱往自己的荷包里塞,这才是男子汉的风范!”看见了夏尔的窘迫,男爵笑得更加欢畅了,“五十万对我们说,算个什么事啊?开餐前的小点而已!只要过了这几年,我们想做什么做不成?”

然后,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低声教诲起,“看到了没有?金钱就是权力,权力就是金钱,只要同时有了这两样东西,你想要什么都能拿得到。有些人累死累活干一天也拿不到五个法郎,而我们一顿早餐的功夫,就给家里增加了五十万的财产!你和你的哥哥,一定不要忘记这一点。”

萝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进了父亲的教诲,同时,她又暗暗瞟了夏尔一眼。

“那也要过了这几年再说。”夏尔仍旧保持着冷静,“我们得想办法把挡路的人全部都踢开,这样才能独享蛋糕。”

“没错,路易-波拿巴先生必须成为皇帝,这样我们才能借着皇帝的手把一切害虫一扫而空。”男爵同意了他的看法,眼中闪过了一道寒光。“您放心吧,我早已经跟波拿巴先生保证过了,无论是走议会路线还是军事政变,只要能够帮他掌权,我就不会吝啬于赞助。”

他如此热心于帮助路易-波拿巴上台,当然不是因为怀恋帝国,而是"chi luo"裸的利己主义考量。

即使对路易-波拿巴身怀恶感的人们,也必须承认,第二帝国时代是法国工业发展最快最稳定的时代,路易-波拿巴的政策,至少在经济上是十分成功的。

而工业化的秘诀是什么呢?

是科技的进步,是工人素质的提高,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资金的投入。

路易-波拿巴时代也是法国政府投资和支出急剧上升的时代,将几乎难以计数的金钱,投入到了法国的科技、交通、和工业建设当中,让工业化得以顺利进行。

在如今这个年代,虽然政局颇为动荡,但是法国政府的财政收入还是比较稳定的,一年的政府岁入在12亿法郎左右,按当时的汇率,折合成白银的话大概是54亿两左右。

而在此时,道光皇帝治下的整个大清国,岁入不过在四千万两白银左右——也就是说,三千万人的法国,其政府收入是四亿人的清国政府的接近四倍,几乎完全无法等量齐观。近代国家和古老的封建王朝,其实力差距不仅仅是在科技和军事上的,在财政上也同样是如此。

近代的税收和金融体系,使得国家政府可以调动的资源远远超过旧时代的想象(在甲午年的时候,四千万人口的日本,财政收入和四亿人的清国同样接近旗鼓相当,都是在八千万两白银左右。)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

有两个原因。第一,近代体制的政府拥有一个庞大的行政机构,可以使得政府能够掌握到国家的最基层、最底部的行政单位,尽最大限度地收到税收;同时,近代科技的蹿升和交通条件的大大改善,也使得商业空前繁荣,从而让政府的收入不断增加,而古老的封建帝国主要依赖农业税收,到达了一定极限之后就再也升不上去了。

然而,即使已经到了如此空前繁荣的地步,法国政府的岁入也无法抵充掉它那庞大的支出,仅仅在1845年,它就支出了8亿法郎,赤字超过2亿;而在路易-波拿巴刚刚上台的1849年,法国政府支出了5亿法郎,赤字比之1845年整整提高了一倍!

这还不算什么,到了1852年第二帝国重建之后,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的政府,几乎每年的支出都超过了20亿法郎(达到了十年之前的两倍),每年都会给政府再加上几亿赤字。

路易-波拿巴信奉的是这样一种哲学——巨额的投资虽然会给政府带巨大的赤字,但它可以促进经济的繁荣,扩大就业,使得政府的收入也同步增加,而这些对政府是极其有利的。

而同样的现象,在西欧每一个国家都几乎同步发生。也只有在如此巨额的资金投入的催生下,工业革命才有可能产生并且持续发展,西欧国家才会在短短时间内出现那么多工厂,那么庞大的铁路网和电报网。

这么庞大的支出和赤字,当然就需要通过政府举债填补了。在整个第二帝国时代,政府每年都要向金融界举债数以亿计的法郎,这其中蕴含的是无可计数的财富,足以时任何一个人目眩神迷。

德-博旺男爵想要通过帮助路易-波拿巴上台换取参与到分享如此巨额财富的机会,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如此巨额的财富面前,任何腐败都是必然会发生的,伴随着急速的经济成长,第二帝国时代的腐败丑闻也不计其数。甚至,哪怕帝国还没有重建的今天,这种腐败就已经开始了,夏尔坐在这间书房中,就是这种腐败最直观的证明。

“您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真是让人感动。”夏尔微微笑着说了这样一句,说不清是恭维还是讥讽。

“我们,每一个人,”男爵十分严肃地回答。

“都应该热爱祖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