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六章 教育

第十六章 教育


                又是一个清新的早晨,在德-博旺男爵恢弘的宅邸旁边,精心修饰过的花园在轻风吹拂之下,让这里洒遍了阵阵花香,晨曦配合着这股花香,让这位大银行家的府第变得犹如仙境一般。

然而,如此美好的清晨,却好像丝毫没有打动这里的主人一般,萝拉-德-博旺小姐如同往常一样,穿着名贵的黑色长裙,以规则而有节奏的步调,一步步地向自己父亲的书房走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好像没有看见任何人一样。

在她如此冷冽的气场面前,众多仆人们慌忙闪避到一旁,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惹怒了这位素苛刻傲慢的大小姐。

在仆人小心地打开了们之后,萝拉不紧不慢的走了进去,然后低下头行礼。

“爸爸,您这么早叫我过,有什么事吗?”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语调轻柔婉转,和平常对人用的语气完全不同。其中还蕴含有某种真正意义上的恭顺和敬服,这种恭敬不仅仅是出于血缘上的,更多的是自于一种精神上的认同和崇拜。

没错,在萝拉的眼里,她的父亲,大银行家德-博旺男爵,是世界上最有道理的导师,一位哲人,甚至是一位看透了世界所有真理的圣人。同她的哥哥不同,她几乎将父亲的每一句告诫都记在心头,并且随时都准备身体力行。

“现在可不是很早了,我的女儿。”坐在书桌旁边的德-博旺男爵。微微抬起了头,脸上竟然露出了罕见的柔和笑容,“我都已经坐在这里几个小时了。”

听到了父亲的打趣之后。萝拉重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因为要处理文件的关系,所以他戴上了镶金框的单片眼镜,虽然鬓角边已经有了斑斑白发,虽然眼角已经布满了皱纹,但是镜片后的眼睛此刻仍旧神采奕奕,似乎永远不知道疲倦似的。

今天她的父亲还是和往常一样辛勤工作。处理那些似乎永远处理不完的文件和单据,用难以计数的金钱作为指挥棒,操纵着一家银行乃至一个国家围绕他一个人运转。

何其壮观的伟业!这就是我父亲几十年时间所建筑起的一切!

“您的辛勤令人敬佩之极。我一定会向您学习的。”在一种与有荣焉的感召下,萝拉再度低下了头,向自己的父亲致敬。

“好了,我们父女之间还要说什么恭维话啊!”男爵轻轻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女儿走到旁边。然后关切地看了看萝拉,“最近交代给你的功课做得怎么样?”

“十分顺利。”萝拉马上回答,“如果您需要的话,我马上可以回去给您整理出一个总结报告,将碰到的困难、接下我准备采取的步骤,还有预计要得到的利润都列上去……”

“不,不用。”银行家摇了摇头,“这些事我既然说了交给你。那你就可以全权处理,不管是赚是亏我都不会去干涉的。只要你有认真在做就好。德-博旺男爵的子女,当然交得起学费。”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好像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不期然间掠过了一丝阴,“哎,要是你的哥哥也有你这样的认真上进就好了!都这个年纪了,还是只想着玩,哎……我真得好好再教训他一顿!”

“莫里斯有那么多朋友,总得花些时间在交际上嘛。”萝拉看似是在帮忙说好话,实际上不动声色地暗讽了自己的兄长。

“呸!什么朋友!还不是看上了他的钱!如果只是看上了他的钱也就算了,这些蠢货,也没一个人能够教会他怎么像银行家那样花钱,只会教他犯蠢!”男爵颇为恼怒地啐了一口,毫无所谓的贵族风度。“我迟早得好好教训他一顿!”

骂了几句之后,他自觉这样没什么意思,于是就轻轻叹了口气,“哎,算了,今天他有事被我派出去了,不提他了。”然后,他重新看向自己的女儿,“今天我把你叫过,就是为了让你也跟我们好好上一课。”

“您是指什么?”萝拉有些疑惑不解。

“等下你就知道了。”父亲有些狡黠地笑了笑,然后又轻轻叹了口气,“到了这个年纪,你们也确实该好好学学怎么经营了。萝拉,你很聪明,爸爸一直都知道的,而且你也懂得该努力不浪费这份聪明,这最让我欣慰了!等到以后我退休了,家族的产业交给莫里斯经营的时候,有你辅佐他,我就放心多了……”

在您的眼里,哪怕我再怎么努力,也只是能辅佐他而已吗?就因为我只是个女儿而已?

萝拉心头突然掠过了这个问题,然后又强行地将念头压了回去,脸上没有出现任何异样。“我会一直为家族效劳的,这不是我的宿命吗?您放心吧,父亲。”

她笃定地回答。

“那就太好了!”听到了这个回答之后,博旺男爵大为高兴,“只要我们一家人团结,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那今天您到底是想让我学什么呢?”

“学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能够帮你真正了解我们在做什么。”父亲又是狡黠地一笑。

听到了男爵的解释之后,萝拉的心突然重重一跳。

虽然父亲的语气十分轻松,但是他的意思很明显——从今天开始,她可以接触家族生意的核心层面,而不再是之前的小打小闹了。

这又怎么可能不让她开心不已呢?

抑制住心头的狂喜,她仍旧默不作声地站在父亲身旁。

“到了你这个年纪,也该看个清清楚楚了,”男爵拿起绸布,轻轻擦了擦自己的单框眼镜,然后又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这个世界,自古以就有一种规矩,虽然没有被明文刊写出,但是一直都明明白白地摆在所有人面前。那就是——钱能通神。难道不是这样吗?因为饥饿而入室偷了几块面包的人,就得蹲号子服苦役,而堂而皇之地骗了抢了几百万的人却是社会的大英雄!没错,我们就是这个年代最大的英雄!

只要有钱,人就会得到所有人的称赞和羡慕,能够成为上流社会每个客厅的座上宾,只要有钱,只要有数不清的钱,那么一个人做任何事都是合情合理的。哈,我的女儿,有时候我觉得啊,我们真应该在宪法第一条上写出一行字儿,‘贫穷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犯罪!’”

“爸爸,这些话我早就听过多少遍啦……”萝拉微笑着回答,“就算是至理名言,人也不会喜欢听几十次嘛。”

“哈,抱歉,人老了就是话多,哈哈哈哈,”男爵突然大笑了起,“没关系,这些话你尽管记着吧,错不了的!”

萝拉一边陪着父亲笑,心里则在暗想,究竟是要发生什么事,才能够让父亲如此开心。

很快,她就得到答案了。

书房的们,被轻轻地敲响了。

“老爷,德-特雷维尔先生已经了!”

竟然是他?他干什么?能教我什么?听到了这个颇为熟悉的姓氏之后,萝拉心中暗暗吃了一惊。

“进!”

还没有等萝拉回过神,门就被打开了,果然是如她所料,进的人是那位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因为最近放那笔贷款的原因,她和这个年轻人往过几次,也称得上是认识了。

这位年轻人气定神闲地走到房间中央,初看到萝拉也在场的时候有些惊诧,但是很快就又镇定了。然后,他谦恭地朝父亲欠身行了行礼,接着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神态轻松而且自然。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射到这个年轻人脸上,似乎给他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萝拉不得不承认,无论从任何标准看,这位先生都确实是个颇为俊俏的青年男子,他面孔柔和,五官精致,身材也颇为修长,举止也十分有教养,脸上带着总是带着温和而又谦逊的笑容。仅仅就相貌而言,这个年轻人绝对配得上拥有那样一个妹妹。

然而,她的父亲不会因为相貌而对某个人另眼相看,而她也绝对不会,瓷器再好看也只是瓷器而已,易碎而又无用。

所以,父亲如此看重这位年轻人、并且乐呵呵地借给他那么多钱,肯定是有理由的。是什么样的理由呢?她的心里不禁暗暗好奇,然而,她知道,在这种场合中,她所能做的只有沉默而已。

“德-特雷维尔先生,”对视了片刻之后,父亲总算开了口,“每次看到您,您都好像更加有精神了一些……越越像个出人头地的家伙了啊?”

“而我,每次看到您的时候,您的钱也会比上次多上不少。”这位年轻人微笑着回答,“我可否理解为,您这句话是再次提高对我的信用评级的暗示?”

“哈哈哈哈……”银行家咧开嘴笑了,“这取决于您今天的表现了。”

接着,他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对方。

“好了,先生,现在你我都是大忙人了,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计划您应该已经完成了吧?尽管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果然,我已经被父亲重用了!

在巨大的欣喜之下,萝拉只感觉热血直往脸上冲,她连忙更加低下了头。

倒要看看你们在玩什么花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