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章 部长与面授机宜

第五章 部长与面授机宜


                没有片刻的迟疑,夏尔轻轻敲响了这扇颇为厚重的门。

“夏尔,是你吗?”里面传了一句话。

他之所以能够这么确定,是因为确实没有多少人可以直接敲这扇门。

“嗯,部长下,是我。”夏尔连忙答应了。

“哦,进吧!”

得到了部长的允许之后,夏尔走进了铁道部首任部长迪利埃翁子爵的办公室。

虽然部是新创的,办公室也是最近才找的,很多装修还没有完成,但是身为一部之长,本部的职员们当然有责任也有义务将部长的办公室搞得奢华气派,绝对不能丢了本部的脸。于是子爵的办公室搞得极其奢华,简直可以和他自家的客厅相比。

夏尔踩着厚厚的地毯,快步走到了部长的办公桌前,然后低头行了一礼。

“部长下,早上好。”

“早上好,夏尔。”尽管年届中年,眼睛出现了些眼袋,眼角上也有了些皱纹,但是迪利埃翁子爵仍旧十分英俊潇洒,他爽朗地笑了笑,然后随手将手中的报纸给扔到了一边,然后指了指房间侧边的沙芳。“坐吧。”

在最初时,一个人从二月革命前的宫廷侍臣,混成了共和国的部长,这一事实无论是在议会还是在民间都惹起了不少的非议,但是在半年时间过去了之后,外界已经习惯了这种看上去颇为不协调的事实,好像这反而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人们的忘性总是大得惊人。

在不经意间。夏尔往办公桌上扫了一眼,然后他发现部长拿的报纸,正好翻看到了载有赛马比赛结果的那一版。

“赢了吗?”他微笑着问。好像是在和部长开玩笑一样。

如果有其他的职员在的话,恐怕根本不敢以这种语气跟部长问话吧。

“哦!大赢!一票就挣了几千法郎!”听到了夏尔的问话之后,部长笑得更加欢畅了,“我昨天的预感果然是没错儿!”

“这是一个好兆头。”夏尔连忙恭维了一句。

“嗯,好兆头,而且也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子爵也点了点头,然后又看着夏尔。“我亲爱的朋友,您想必也已经收到了消息了吧?您的爷爷已经率领大军打败了罗马人……”

“嗯。”夏尔干脆地点点头。

部长突然变戏法地一样从,自己的办公桌里拿出了一瓶酒。然后又摆出两只杯子,“那么,,夏尔。庆祝一下。为您,为特雷维尔侯爵!”

“好的,谢谢您。”夏尔从善如流。

喝了两杯酒之后,两个人的精神变得更加放松了。

“夏尔,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啦?”部长终于问起了夏尔的意,好像这才想起有正事似的。

“听说您明天就要跑到议会去接受质询?”夏尔先对自己的意避而不答,“材料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准备得再好又有什么用?那帮家伙从里面捞不到好处,就一心想要给我们找麻烦。就算做得再怎么好,他们也会不停地刁难我们的。朋友,这事儿是免不了的,我有心理准备。”一听到这个问题,部长就似乎有些发愁,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全部没了,不过,他的语气还是十分轻松的,又喝了一口酒,“不过,也不用担心,那些人顶多也就能在议会里给我们找点麻烦而已,挡不住我们的……”

“这样就好。”夏尔也松了口气,“只要没太多麻烦就行。”

“哎,说到底,我们现在到了这个炙手可热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不惹人嫉恨呢?”部长下又微微笑了起,“他们都是只看见我们眼前的风光,没看到我们在背后担下的麻烦!”

“没错。!”夏尔对他的话大表赞同,然后难得地发泄了出,“看着我们两个表面风光,谁又能看得出,我们会有这么多烦心的地方!开初时搞得轰轰烈烈,结果闹了半天,一切都举步维艰!”

如这两个头头私下里大吐苦水所说的那样,这个新创立的部门,此刻却是面临着相当多的困难。因为初创的关系,它的整个架子都得重新设计,一切都要从黑暗中慢慢摸索。而且,更让人头疼的是,它和政府的其他各个部门的权责划分也模糊不清,别的部门看着那么多油水当然想尽办法想要挖一口,而在本部门内部,现在的状况也是千头万绪,简直都没法理清。

然而,最让人头疼的地方还不是这里。

“您也看得见,我们就是被一大群蠢货给包围了,他们一边嘴上说着好听的恭维话,一边简直是拿我们当贼防!”夏尔继续吐着苦水,一边不动声色地对部长挑拨着,“照我说啊,他们简直就是在打算把我们当成教堂里的十字架一样,平时好好供着,有仪式的时候拿出用一用,最好却什么都不理什么都不管!”

“如果真要是蠢货就好了,问题是他们个个又都鬼精鬼灵的。”听到夏尔的话之后,迪利埃翁子爵忍不住又苦笑了一下,显然是与夏尔有些感同身受。“看这个样子,您又在这群官油子手底里吃了亏啦?”

看着部长那揶揄的笑容,夏尔忍不住心底里也泛起了一股恶意的冷笑。

“我想,这次,要吃亏的人可是您啊,下。”

“什么意思?”子爵皱了皱眉。

“我刚刚得到了消息,我们亲爱的让-卡尔维特先生,正准备重新修订部里的薪水补贴章程……”夏尔一边说,一边满怀着期待地看着自己的上司,“也就是说,他打算变相地给部里的人加薪……”

果然。如同夏尔的期待那样,听到了他的话之后,部长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然后变得有些发白。虽然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但是夏尔能够从中窥到他有多生气。

“这家伙……都没有问我,就擅自决定吗?”沉默了片刻之后,迪利埃翁子爵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怒气,咬牙切齿地说了出,“这个混蛋!”

也怪不得这么生气,一个部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别的,就是薪水问题。既然至关重要,那么它理应是由头头自己负责的。但是,本部的常务秘书如此擅自妄为,简直是有些无视部长的存在了。

不过这还真不好处理。如果部长同意这个提议,那就是卡尔维特先生体恤下情。为民请命。可得人心;如果部长反对,那就是部长对下属刻薄,不近人情,怎么回应,似乎都是对让-卡尔维特先生有利。

至于怎么从部门的预算里搞出这笔钱,那又是部长的责任了,跟他可没多大关系。

“您看,我们现在就是被这样一群混蛋所包围着。”夏尔颇为遗憾地看着部长。“这样下去怎么办大事?”

随着夏尔的这个问题,办公室内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良久之后。部长又恨恨地灌下了一口酒。

“夏尔,我们先答应他吧,部里刚刚成立没多久,是该给大家多发点儿钱,至少能够稳定一下士气嘛。”然后,他的脸绷得更加紧了,“但是,我们不能总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吧?这群混蛋现在估计都以为可以完全抛开我们自行其是了。”

“就是这个道理啊!”夏尔连忙表示了赞同。“我们怎么能够让这个渣滓给牵着鼻子走?!”

“夏尔,也不能这么说嘛。”子爵突然狡狯地笑了笑,“说到底,大家是一个部门的,既然想要做出一些成绩,大家当然要以团结为主,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就互相攻击,给别的部门闹了笑话……”

“嗯,您说得没错。”夏尔赞同了他的话,然后等着他后面的话。

也许是因为在宫里当廷臣当久了的关系,迪利埃翁子爵他们早就养成了一种习惯,即说话从都只说五分,有时候甚至只说一分。他们和人交谈时,经常习惯性地把头那么一点,以表示对听到的话的赞许,或是表示一种气派。他们对一切听到的说法都心不在焉地表示首肯,好像真的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似的。

和他们经常表示赞同相生相伴的,就是他们的语言中充满了“然而”、“但是”、“不过”、“要是我的话,我就……”、“我若处在您的地位……”之类左右逢源的词句。见惯了之后,夏尔也就知道了,这个人说话时,前面的赞许一文不值,“但是”后面的才真正具有意义。

“但是,当然了,这事儿我们不能就这么结了,难道我们一个未的伯爵,一个未的侯爵,还要任凭一个平民出身的人使唤,变成人家的牵线木偶?嘿,这怎么行?”子爵笑得更加狡狯了,“我们已经忍得够久了,现在得让这些人明白谁才是头头。”

“那您有什么主意吗?”夏尔连忙问。

“他们靠山挺硬,而且又都是在公门里浸了很久的油子,我们得慢慢。”部长低声说,“夏尔,我们先拉些帮手过。”

“您的意思是?”夏尔好像明白了什么。

“对,现在不是要规划线路吗?总要有些会勘探、会设计的人吧?您去找些工程师,越多越好,我也搞几个评定委员会,也插些人进,我们先找些自己人过壮壮声势,总不能就几个人去跟他们斗吧?”

夏尔看着子爵,好像有些不认识他似的。“好主意!”

工程师当然要找的,当然顶进白领薪水的亲信更加是要找的。

“这是玛蒂尔达的主意。”部长耸了耸肩,“她可精明着呢,可惜就是没法儿出做我的秘书……”(未完待续。。)

ps:放假事情比较多,所以就没得及写了……不过今晚终于赶上了……

谢谢书友白河愁博士、二十八楼的打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