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二章 皇帝万岁

第十二章 皇帝万岁


                诚如夏洛特所期待的那样,夏尔那一晚确实没有回家,直到早上他才乘坐夏洛特的马车赶到了部里,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直到中午时分,他还在审阅那些公文。

“进!”听到了敲门声之后,他随口应了一句。

然后,他的专职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和往常一样衣着严整,小心翼翼地走了进。“那位先生已经了。”他低声禀告。

“哦,那太好了!”夏尔心中一松,然后将自己的笔给搁了下,“那赶紧把他叫进吧,不用等候!”

“是。”克莱芒连忙应了下,然后快步退了出去。

过了片刻,门口重新响起了脚步声,不同于克莱芒的循规蹈矩,而是比较急促,甚至有些目中无人。

接着,夏尔的好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的那张白皙而又精心修饰的脸出现在了夏尔眼前。“瞧瞧,瞧瞧!我们的夏尔现在可今非昔比了啊!”他夸张地喊了一声。

“我的朋友,你可终于啦!”夏尔连忙站了起,离开了自己的办公桌,迎了上去。

阿尔贝也同样带着笑容走了走了进。

两个好友就这样迎在了一起,紧紧地握住了手。

接着,夏尔做了个手势,克莱芒低头致意,然后轻轻地退了出去。

然后,两个人一起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我的朋友,现在你挺威风了嘛!”刚刚坐了下。阿尔贝就笑着说,“瞧瞧刚才那个人,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那当然了。他是政府职员,又是我的下属,当然会对我毕恭毕敬。”夏尔理所当然地回答。“不过,你放心吧,我们是好朋友,我可没打算让你也这样对我……”

“哦!瞧瞧这气度!”阿尔贝又调侃了一句,“看你真的发迹了啊。朋友!”

“你说错了,发迹了的不是我,”夏尔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了起。“而是我们。我当初就说过的,只要我能够发财,就绝对少不了你的一份儿,现在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诺言?我可不是为了什么诺言才帮你的。我当时哪里想得到你真能发迹。”

“不管你当时怎么想的。我都应该感激你,而且应该想办法回报你,不是吗?”夏尔笑着问。

一听到这话,阿尔贝也严肃了起,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那你打算怎么兑现呢?打赏我一大笔钱吗?这个我倒是挺能接受的……”

“给你一大笔钱的话,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花光吧?”夏尔反问了一句,“所以我决定。如果你能够接受的话,我想给你一大笔的稳定收入……”

“一大笔的稳定收入?”阿尔贝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帮我找个固定的职位?”

“你可真聪明!省我好多功夫了。”夏尔笑着点了点头,“是的,我想把你招进我的这个部里,让你在这里挂名领薪水……”

“瞧瞧!我的朋友还真是个体贴的人啊!”阿尔贝不禁又叹了一声,“那,你是想给我什么职位呢?”

“我们部里最近要招入一大批的工程师,还要成立专门的管理部门……”夏尔放低了声音,“等一切办好了之后,你挂名当个副主任吧,一年两万四千法郎的收入,还有不少公家的补贴,朋友,亏不了你的!”

听了他的话后,阿尔贝突然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瞪着他。

不是因为这个数目太少,而是因为……

“夏尔,你没弄错吧?我这辈子,除了画素描之外,还没摆弄过什么图纸呢!数学我也经常不及格!你怎么想到让我当一群工程师的头头呢?这太……这太离谱了吧……?”

夏尔仍旧微笑着,等阿尔贝说完了之后,他才开口。

“阿尔贝,你的情况我还能不清楚吗?放心吧,没问题的!”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在政府里面,一万个任命里有八千个不就是这样的吗?放心吧,我可没打算叫你去摆弄什么数字和图纸,只是让你挂在那里,有个级别领薪水而已……”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阿尔贝总算镇定了下。

“原是这样啊,你早说嘛!我还以为你又要叫我去重新拿起书本啊,那可就要了我的命了……”

“你明白就好。”夏尔点了点头,“其实你这样的态度,我反而放心了,一个外行人去做内行人的头头,最怕的就是自作聪明瞎指挥,既然你有自知之明那就好办了。只要你闷声收钱,不闹出乱子,谁能管你呢!你就一句话回答我吧,两万四,要不要!”

“要!当然要了,谁会跟钱过不去呢,还是这么大一笔!”阿尔贝果然如夏尔所料,干脆地答应了下。“两万四,够我花好久了!”

“如果我们干得好的话,可不是只有这两万四而已。”夏尔突然把声音放得更低了,“这还只是一个职位而已,谁说人是不能兼职的呢?你还可以把好几个这样的职位弄到手,那到时候就什么都不愁了……”

“哦!哦!”阿尔贝惊喜地看着夏尔,“那就太好了!”

“不过,这可就要你加把劲了。”夏尔笑着继续说。

听到了他这句话之后,阿尔贝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脸上的惊喜渐渐地收了回,换成了那种少见的平静。作为好友,夏尔知道,这是他已经认真起,打算什么都干的表现。

“那你需要我干什么呢?夏尔,我们之间不需要藏着掖着吧?尽管明说吧?你是想要除掉谁吗?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气氛瞬间就凝重了起。

“不用,不用这样。没有那么严重。”夏尔连忙摆手,将气氛重新缓和了下,“是这样的。你听我好好解释……”

接着,他继续说了下去,“你知道的,干铁路的,是要从这里穿到那里,尽量要走直路,这就要跟土地所有者扯上关系。一般说。我们或者铁路公司会想办法给那些人一点儿补偿……”接着,他暗示似的眨了眨眼睛,“但是。你也知道,这世上总有些人是贪心不足的,他们得了补偿又想要更多的,结果怎么也填不满……嗯。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和你的朋友们好好说服一下他们了。”

“原是这样啊……”阿尔贝也听明白了,同样眨了眨眼睛,“那个简单了,我有不少朋友,都比较擅长于说服工作,只要部里舍得花钱那就没问题……”

他们所说的说服工作,那自然是以肢体教育为主。枪支子弹为辅了。

“也不用搞得太过于难看,”夏尔继续面授机宜。“我们只要目的还是为了国家搞建设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想捅出大乱子。”

“嗯,这个我当然知道了。”阿尔贝点了点头,“我们只是在必要的时刻出打打下手。没关系,既然你们给了我这么高的薪水,我当然会努力回报你们一点儿吧。”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夏尔又笑了笑,“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那还有什么干不成的呢?”

“那你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这些吗?”沉默了片刻之后,发现夏尔好像还有些话要说,于是阿尔贝有些疑惑地问。

“阿尔贝,喊声皇帝万岁给我听听,可以吗?”夏尔突然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你什么意思啊?”阿尔贝大惑不解。

但是夏尔仍旧盯着他,所以,他硬着头皮喊了一句,“皇帝万岁!”

“声音太低,而且还需要点热情。”

“皇帝万岁!”阿尔贝音量加大了一些。

“还是不够,”夏尔摇了摇头,“你放心喊吧,除了我之外,这房间隔音很好没人听得见!”

阿尔贝看着夏尔,一脸“你在搞什么飞机啊!”的表情,但是拗不过夏尔的恳切,终于大声喊了一句。

“皇帝万岁!”

“好!很好,就是这样!”夏尔拍了拍掌,表示十分满意。

声音中气很足,看花天酒地的生活并没有让他身体受太多损伤。

“夏尔,你在想什么啊?”阿尔贝有些不满。

“一个对你我都很有利的事情。”夏尔小声回答,“最近,我们波拿巴党人搞了一个支持总统先生的组织,名字叫做‘十二月十日会’。我想,你和你的朋友们都可以加进去……”

“然后对着波拿巴喊万岁?”阿尔贝马上接口了,神情间好像对路易-波拿巴毫无好感,“就像刚才那样?”

“这样不好吗?”夏尔轻轻耸了耸肩,“你想想,只要你和你的朋友都加入到这个组织里,那么以后你们在外面说服那些死硬分子的时候,不是多了些保障吗?警察也知道你们是总统的支持者!”

夏尔经过了夏洛特的一番提点之后,他已经把前前后后都想好了,现在的麻烦只是说服阿尔贝而已,他相信这没什么难的,阿尔贝不是夏洛特那种人。

“我的朋友,想想吧,一年两万四,以后还会有更多更多,这么多钱,难道不能换一声‘万岁’吗?我觉得你可不是那种不懂变通的人……”夏尔继续谆谆善诱。

阿尔贝仍旧皱着眉头。

“夏尔,难道你真打算死心塌地跟着波拿巴走了?你也不是那种不懂变通的人吧?”

“未谁知道呢,至少现在我得这么做。”夏尔摇了摇头,“朋友,你就说吧,肯不肯?”

“呸,这还用说吗?”阿尔贝啐了一口,“皇帝万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