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一章 “枕头风”?

第十一章 “枕头风”?


                在自己堂伯父的调侃之下,夏尔略微有些尴尬,但是他刚想说些什么,对方却已经快步离开了。显然,夏洛特已经跟她的父亲说好了“把给夏尔的回扣都交给我”的决定,对方现在已经功成身退了。

不过,夏尔对夏洛特的苦心孤诣倒并没有什么反感的,反正他原本就没指望能从特雷维尔公爵这里拿到多少钱。所以,他只是自顾自地吃起晚餐——他早上根本就没吃东西,中午因为是在和同党和老板吃饭,所以也没有吃多少,所以早已经饥肠辘辘了。

看着夏尔这么狼吞虎咽的样子,夏洛特忍不住笑了出。

“我们家的厨子,很厉害吧?看你吃得多开心呐。”

“嗯,确实做得很不错,”夏尔一边吃,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比部里的伙食好多了,这些天我在那里吃饭,简直倒尽了胃口!”

“你们也真是的,有那么多预算,经手了那么多的经费……”夏洛特低声抱怨了一句,然后又喝下了一口酒。接着,她将这杯酒又递到了夏尔的面前。“搞了这么多钱,难道你们就不能搞个好一点的厨师吗?”

“谁知道呢,部里的事情又不是我一个人全管的。”夏尔轻声回答,然后顺从地低头喝下了酒杯中剩下的酒,“再说了,花大钱干傻事,这不是政府一贯以的爱好吗?”

“这话倒也没错,”夏洛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微笑着看着夏尔,“夏尔,既然这样的话。以后我们结婚了,我从家里带个厨师过去吧?这样的话,以后你就不用被部里的那些厨子给烦心了……”

“哦,那当然好啊。”夏尔马上同意了,“那就拜托你了,只是,这样你父亲会不太开心吧?”

“我才不管他开心不开心呢。”夏洛特撇了撇嘴。

自从答应了夏尔的求婚之后。或者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已经为两个人的未打算了很久了,“家里的一个厨师”只是刚刚添加到出嫁后带走的物品的清单的又一项而已。

说得直白点吧。就像很多待嫁的姑娘一样,她恨不得能把家里的东西都搬空,填到自己的新家里面去。

就这样,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时不时夏尔开个玩笑,将夏洛特逗得笑容满面。

“夏尔,最近你好像瘦了一点儿了,”聊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突然伸出手,捏了捏夏尔的脸,完全不管有仆人在旁边看着,“最近是太忙了吗?还是说有很多烦心事?”

“都有吧。”夏尔感觉自己终于吃饱了。于是示意仆人收拾剩下的残羹冷炙,“你也知道。我刚刚才谋到了这个职位,自然有很多很多事要去忙。”

“是啊,我当然知道了,你们这些人,怎么会不忙呢?”因为喝了点酒,夏洛特的脸上有些发红,声音也突然变得更加轻柔了起,“你们要忙着逢迎上司,还要忙着和同僚竞争,还要忙着从公家里面捞好处,还要忙着到处去花天酒地……我看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明白吗?”

“夏洛特,别这么说啊,我们真的有不少事得办呢。”夏尔听出了夏洛特的意思,连忙安抚了起,“再说了,我不这么忙,怎么给你家里找好处?又怎么给我们的未攒家底?”

果然如他所料,夏洛特一听到他后面的话,脸色顿时就软了下。

“哼,说得倒是好听。”夏洛特冷哼了一声,装出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但是,丑话我跟你说在前头,应酬是应酬,你可别想着乱。”

接着,夏洛特整理了一下夏尔有些发皱的领带,然后,她那柔嫩细滑的手指,在夏尔的脖子上比了一个“绞首”的手势。“如果你胆敢学那些没出息的东西,到处去沾花惹草,三天两头闹出些丑闻出,那就不要怪我啦!”

越说到后面,夏洛特的口气越发郑重和严厉,满含警告的意味。

果然,夏洛特怎么可能突然就这么温柔……夏尔在心里苦笑着叹息了一声。

“好了,我知道的。”夏尔轻轻地捏住了夏洛特的手,然后貌似真诚地看着对方,“现在我哪儿还有功夫去沾花惹草啊!烦心事已经够多的了!”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夏洛特先是放下了心,然后又有些为夏尔担心。

“怎么了,夏尔?这么唉声叹气的,有什么麻烦吗?”

麻烦事太多了,最麻烦的那件事还不能跟你说!夏尔又苦笑了一声。

“我们部里的事情太麻烦了,一帮子公务员都明里暗里跟我和部长作对,搞得我和部长都焦头烂额的,根本没有原本想的那么顺利……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算了,我们总有办法把这帮人制服,可是……可是我们自己人这边,现在也一大堆麻烦事儿,嫉妒我的人太多了,老是暗中想着给我们下绊子……”

听到夏尔开始吐苦水,夏洛特就不再说话了,但是很快她就又想到了什么,连忙先用手止住了夏尔的话。

“我们先回去说吧,这里人多。”

然后,不等夏尔回答,她就站了起,拉着夏尔一路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一进这间房间,夏尔又如同过去一样,不管不顾地躺到了夏洛特的床上,松软的床垫让他舒服多了。然后,在夏洛特的追问之下,他将自己最近在部里和爱丽舍宫所碰到的那些麻烦。

夏洛特静静地听着,直到等他说完之后,她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起。

你们部里的那些人也太不像话了!竟然还想着架空你和部长!”她为夏尔的遭遇愤愤不平起,“要怪就怪这个可怕的年代吧,竟然让一些贱民也爬到了这样的位置上,还自以为能和一个特雷维尔平起平坐!”

不过,她自己也知道这样的抱怨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只是咒骂了一声之后,就沉下了声。“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我们有的是办法整治他们!”

虽然夏洛特的思想还是保守之极,但是这种为自己而着急担心的样子,着实让夏尔心里有些感动。

“我当然不着急了,这都是些小麻烦而已。”夏尔笑了笑。

然后,他将部长的主意跟她说了起。

“迪利埃翁先生倒是给了一个好主意。”夏洛特听完之后也松了口气,然后她又看着夏尔,“那么,现在你就想想办法给自己在部里安插人手吧。”

“这话可没这么简单。”夏尔微微皱了皱眉,然后说出了自己的难题,“我就算想找人做帮手,又能去找哪些人呢?说到底,我能够信任的人太少了。”

顿了顿,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他马上加了一句,“我倒是能够绝对信任你,可是你又没办法给我出去撑门面……”

“就算不能去政府抛头露面,我就没办法帮你了吗?别傻了……”夏洛特眼中闪过了一道喜色,显然夏尔的灵机一动起了作用,“夏尔,你可以想办法把阿尔贝给安进去啊,他不是你的朋友吗?你让他当个什么委员会的副主任,或者副总监,或者其他什么名目的东西,总之就让他给你当部里的心腹就好。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他会感激你,而你也可以用他和那些混蛋们斗,阿尔贝这个人挺聪明的,虽然往没几次但我看得出。”

“你说的这个,我倒是想过,可是……”夏尔仍旧皱着眉头,“阿尔贝没上过大学,也不懂什么技术,更没有什么工作经历,我要是把他弄进去了,并且给个重要的位置,那么别人会不会把这个当成把柄攻击我?”

听到了他这个疑问之后,夏洛特横了他一眼,好像颇为有些恨铁不成钢一样。

“夏尔,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自从两千年前以,政府里面有多少任命是离奇古怪的呢?比较起,阿尔贝这种还算是好的呢!只要有部长点头,你担心这个做什么?再说了,你又不是让他负责什么重要工程,我可以让爷爷和父亲去帮忙,找几个真正懂行的人,让他给帮忙看着就行了。只要他不想着自己出风头去自作聪明,难道还能出什么大问题?你尽管放心吧,我爷爷都说过了,在部里,把自己人放在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听到了夏洛特的话之后,夏尔也陷入了沉思。

不愧是政治世家,搞起小动作真是轻车熟路。公爵本人当年就当过大臣,对这一套门清得很,不知道在自己的从政生涯里捞了多少好处,特雷维尔公爵一家的那么多田地,不知道有多少是借着国家买过的。

在挖国家墙角方面,他们确实是行家里手。

“好吧,谢谢你,我就按你说的办!”夏尔最后做出了决定。

“你早就该这样了!”夏洛特笑着刮了刮他的脸,“好了,别再想这些烦心事了,今晚在这里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吧?”

看着夏洛特碧色的双瞳,夏尔的心忽然有些砰砰乱跳起。

“好吧。”他连忙回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