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章 逃离与感谢

第八章 逃离与感谢


                “没错,我就是要您本人,不是您的钱,不是您的其他东西,而是您本人!”

“我……我不想看见您把一个不相干的人拉了进,让她横亘在我们中间,绝对不行!”

“我们应该一直在一起的……”

“我们应该一直在一起的……”

………………

“啊!”

在一直萦绕于耳边的呢喃声中,夏尔再次惊醒了过。

天已经大亮了,清晨的阳光正透过窗户洒在床头。然而,现在,他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了一样,全身也好像被汗水浸透了,简直就像是经历了几次噩梦一样。

这确实是噩梦一场。昨天晚上,在经过了那次可怕的冲击之后,失魂落魄跑回的夏尔,甚至连衣服都没换,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最后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中途还因为各种原因惊醒过好几次,几乎像是没休息过一样。

使得他处于如此窘困状态的根源,自然就是昨晚他的妹妹说得那一番话了。

芙兰那一番真情告白,让他一夜都无法入眠,甚至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从昨晚的冲击中完全恢复过。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那么说?她到底是想做什么?

夏尔完全想不明白这些问题,甚至都不敢仔细想下去。他只是发现,自己之前自以为了解芙兰,结果其实却好像一点都不了解。至少,昨晚的芙兰绝不是他平常所认识的那一个。

这一事实。让他隐隐间也产生了一丝恐慌。

到底我该拿她怎么办?他再度问起了自己。

一想到这里,他的头就更加疼了。忍不住用手扶了扶额头。

不过,芙兰的心情,也许也不是不能理解——说到底,因为从小失怙的关系,夏尔已经成为了她小时候最为依赖的对象,而夏尔从小到大对她的宠溺和爱护,所以她对兄长由尊敬逐渐变成了极度的依恋,进而希望一生一世都不让哥哥离开自己。这样的想法虽然有些骇人,但是倒也有逻辑可循。

可是……有逻辑可循是一回事,这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啊……该怎么去说服她打消这种无稽的念头呢?

夏尔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又和昨天一样感到完全一筹莫展,难道真的还能因为妹妹依恋自己就去重重惩罚她?他做不到。

直到最后,因为实在想不出办法,他最终选择了暂时不做什么。用冷处理解决,靠时间冲淡她的这个念头算了。毕竟,虽然有些任性,但她终究是会长大成人的,到时候就会明白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么幼稚了。

到时候,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依恋着我了吧……一想到这里。他突然又感到有一点点的失落,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总算选出了一个处理办法之后,他像是丢开一个滚烫的火球一样抛开了这些麻烦事,从床上走了下。

毕竟还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不能一直把精神消耗在这里。他告诉自己,全不管自己这样到底算不算是在逃避。

换好了一身新的衣裤之后。他打开了门,然后快步沿着走廊走下了楼梯。

现在已经是早餐时间了,但是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再去餐厅,和自己的妹妹见面的打算,他直接在门口的架子上拿起了自己的帽子和手杖,然后走出了宅邸,接着吩咐车夫赶紧套好马。

“我们去爱丽舍宫,要快。”等到车夫准备好了之后,他直接钻进了车厢里,然后下达了命令。在马车轻轻的启动声当中,他就这样“逃离”了自己的家。

………………

经过多次往之后,爱丽舍宫的卫兵们早就认识了夏尔,确认了他的身份之后,就将他的马车给放了进,而他一走进这座新进被指定为总统府的宫殿,总统的侍从官就直接迎了过,然后将他带向总统的会见室。

等到他到这里的时候,里面已经聚好了好几个人,一个个正襟危坐,神情严肃,他了之后,都没有几个人看他,不过这倒是让他好受了一点儿。

在这种严肃沉静的气氛之下,夏尔也不由得屏气凝神,轻声走到了一个座位之前,等待着密会的开始。

唯一让他感到开心的一点是,他不是最后一个到这里的人,至少那位大老板还没——让领导等可不是什么好事。

“夏尔,你今天不舒服吗?”坐在他旁边的约瑟夫-波拿巴低声问,“看上去脸色很差啊。”

“是的,最近有些忙碌,所以晚上没睡好。”夏尔连忙回答。

“哦,是这样啊。”约瑟夫-波拿巴点了点头,然后颇为关切地说了一句,“那你平常可要多注意下休息啊,老是熬夜可不行。”

“嗯,我会注意的,谢谢您的关照。”夏尔微笑着回答。

正当两个人还在寒暄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共和国当今的总统先生快步走了进。一进之后,他就端坐于长桌的主位当中,扫视了周围的部下们一圈。在宫殿里装饰豪华的房间中,俨然已经有了些帝王的气象。

而跟在他身后的有些秃顶的德-莫尔尼先生,也跟着路易-波拿巴的脚步,快步走了进,然后一声不响地坐到了他旁边的一个座位上。

随着他们这对同母异父的兄弟的到,此次例会的人,终于都到齐了。

拿破仑三世的草台班子们,从前是策划于密室,如今是谋算于华堂,倒也是相得益彰。看着他们一个个衣冠楚楚庄严肃穆的样子,谁不会肃然起敬呢?

然而。这群人和发迹之前毫无区别,依旧还是那样野心勃勃。如果非要找出一点不同的话,只能说他们的野心,在经过了金钱和权力的初步洗礼之下,已经变得更加旺盛和炽烈了。

【夏尔-约瑟夫-德-莫尔尼,chrles-joseph-de-morny(1811-1865),是路易-波拿巴的同母异父的弟弟(是路易的母亲奥坦斯与弗拉奥伯爵的私生子),幼年时代帝国即告崩溃,跟着外祖母生活。

青年时代。在军事学院中毕业之后,他加入了军队,并且在北非服役了几年。1838年他回到了巴黎,并且开始经营商业,最后成为了一个富有的商人。

同时,他一直在为路易-波拿巴效劳,在哥哥路易回国之后。他同时也为路易-波拿巴的篡权登基之路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帝国复辟后他也成为帝国宠臣,并且曾出任内政大臣。

在原时空,1862年,作为法国支持奥地利的马克西米利安大公成为墨西哥皇帝的回报,他被大公封为公爵。1865年他死去之后。路易-波拿巴十分悲痛。】

令夏尔没想到的是,刚刚坐定,路易-波拿巴就直接将视线投向了夏尔。

“夏尔,我十分感谢您爷爷昨天送过的捷报,这对我们十分有用。”他简短地致谢了一句。然后看向其他人,“等下开始午宴的时候。我建议大家为尊敬的特雷维尔侯爵干上一杯!”

诸人纷纷点头应是,同时也向夏尔递上了祝贺,这份殊荣,几乎都让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起。

“这下议会可拿我们没话说了啊!”卡里昂微笑着欢呼了一声,“我倒想亲眼看看他们的脸色!”

“他们的脸色有什么好看的?关键是军人的脸色,”约瑟夫-波拿巴也笑着回答,“现在我们得到了这样的胜利,军队应该十分开心了吧?只要他们开了心,我们以后就好办了……”

“就是这样啊……”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一时间大家频频发言,显然是想要在这个好时刻讨路易-波拿巴的欢心。

“值得我们欢呼的,不仅仅是这样一个消息而已。”路易-波拿巴继续说了下去,“侯爵先生给我传回的,不止是捷报,还有教皇陛下的口信……”他有意停顿了一下,“是的,教皇表示他支持我们复辟帝国的任何行动,他认为法兰西共和国是一个生于罪恶的政体,任何有责任感的人都应该想办法将它扑灭……只要我们和皇帝一样,重新立天主教为国教,并且让教士参与到公立学校的教育当中,他就将让教会毫无保留地支持我们。”

“太好了!”又是一阵欢呼,这次就连夏尔都忍不住喜形于色了。

说实话,到了如今这个年代,教皇的声威已经大为没落,同中世纪时的权威已经完全不能相比。但是,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法国这个绝大多数人信奉天主教的国家里,教皇的意见还是能有一定的号召力的——至少在一部分旧贵族和农民的眼里,教会仍旧代表着道德权威,如果教皇为路易-波拿巴复辟帝国摇旗呐喊的话,他的篡权之路就会轻松许多。

任由大家欢呼了一会儿之后,路易-波拿巴这时才又开了口。

“有了教皇的支持,我们当然会方便许多,但是……教皇,他有几个师呢?他有几个亿的法郎呢?他都没有,他只有轻飘飘的嘴上支持而已,而这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去争取,他所能做的只是锦上添花而已。所以,我之前已经强调过很多次了,现在我还是要说一次,我们要向达到目的,最重要的是拉拢军队,只要军队服从我们的命令,议会就什么都不是!”

“您说得没错。”旁边的德-莫尔尼连忙附和。“我们要排除掉国内的一切对手,靠教皇是毫无意义的,只能依靠军队。”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就得想办法去把军队攥在手里,这一点上,我们尊敬的德-特雷维尔侯爵就干得很不错……”

夏尔感到,路易-波拿巴的视线又停留在了自己身上。

“在远征的途中,他一直努力在军队里发掘那些对我们有好感的军官,并且大力任用他们,给他们立功的机会。而且,他还跟我推荐了好一些人,这些人都表示会支持我们!这些人,对我们未的计划大有用处,我们一定要好好培养他们,明白了吗?”路易-波拿巴继续说了下去,“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想办法把那些支持我们的军官提拔起,把那些反对我们的人扔到非洲去,这是我们必须完成的一项工作……”

在路易-波拿巴的叙述中,夏尔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似乎无关的思绪。

爷爷的那份名单里,吕西安的名字应该赫然就在前列吧,这家伙现在终于时运转了。

他会感谢我的吧,一定的。夏尔略带笑意地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