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章 投资与“管理人”

第十章 投资与“管理人”


                从爱丽舍宫和自己的同党们共商奸计并且勾心斗角了一番之后,夏尔直到中午时分才回到部里面,办理那些理应由他处理的公文。好在他挑选的这个名叫克莱芒的秘书,虽然年轻但是办事却很牢靠,确实十分得力,他早已经帮他将那些公文按照种类和紧急程度分门别类地归档好了,让夏尔处理起比最初时要快了不少。

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是,今天他在公文上投入的精力,比以往还要多上不少,几乎像是要用这种方式让自己躲开那些烦心事一样。

然而,再多的公文也总有处理完的时候,当夏尔从那些文件堆里抬起头的时候,窗外的街道早已经华灯初放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重新回到了让人伤神的现实世界。

接着,他收拾了自己一番,然后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早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车夫,在看到夏尔之后马上重新精神抖擞起,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位大人物在走进了车厢之后,却一直都没有说话,而是呆呆地坐在坐垫上看着窗外的街景。

又等了片刻之后,车夫终于忍不住了,小声询问了起。

“先生,我们现在是回家吗?”

他的问话让夏尔微微颤抖了一下,好像如梦初醒一样。

“哦,不行。”他连忙回答,“我今天不回去,去德-特雷维尔公爵府上吧。您知道那地方在哪儿吧?”

“好叻!”车夫当然不会去问夏尔为什么要这么干了,他只是笑着大声答应了。“您的本家那么煊赫,有谁不知道呢?您尽管等着吧。我马上就将您送过去!”

随着他这一声呼喝,马车也慢慢地启动了起。

还好,今天有另外的预定,所以不用回家,去面对那么艰难的局面了……夏尔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然而心情还是十分沉重。

片刻之后,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大声对车夫吩咐了一句。

“把我送到哪里之后您就带着马车先回我家去吧。不过,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今晚去了哪里,就说我到一个同事那里赴宴去了,明白了吗?!”

“好叻,先生!”

…………………………

当夏尔赶到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的时候,小特雷维尔公爵已经在餐厅等着他了。

“可总算了,夏尔。”一看到夏尔。他就面无表情地轻轻地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好像真的对他的迟到很不满意一样。

“抱歉,让您久等了。”夏尔连忙道起歉。

“没关系,我又不是很急。”小公爵轻轻挑了挑眉,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地挖苦起,“等得急的人又不是我……”

“爸爸!”一听到父亲的这句调侃之后。坐在夏尔对面的夏洛特,顿时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她抗议似的喊了出,“您都一大把年纪了,就别乱开玩笑啦!”

“是玩笑吗?那么刚才是谁等得坐立不安的?”公爵继续挖苦了一句,然后连忙转开了话题。“好吧,现在既然人都了。那你坐过去吧,和夏尔坐在一起,你们两个总有不少话要说的嘛……”

夏洛特顿时就有些脸红了,不过却出奇地没有反驳父亲的话。

“怎么,到了现在这个份儿上,你又突然学会害羞了?”小公爵趁胜追击,又挖苦了她一句,“那当时又怎么整天和这家伙黏在一起?”

眼见夏洛特脸色越越红,即将到了爆发的边缘,夏尔连忙开口了。

“夏洛特,坐我这边吧,这么久不见,我怪想你的……”

一听到夏尔如此说,夏洛特顿时闪过了一丝喜色,然后又重新装出一副“这可是你求我的,没办法就勉为其难施舍你吧”的表情,施施然地坐到了夏尔的旁边。

而趁她没注意到的时候,她的父亲给夏尔递过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夏尔不禁在心里苦笑了起。

这时,仆人们将餐点适时地送了上。

“我们先为您的爷爷干一杯吧,祝福他一切顺利,早日回国。”小公爵举起了酒杯。

而两个年轻人也同时举起酒杯,为家族长辈在前线的安全而祈祷。

喝完了第一杯酒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重新开了口。

“夏尔,今天的事,本是要我父亲亲自主持的,但是最近他的身体不大好,所以到乡下疗养去了……”他微微叹了口气,显然有些担心父亲,“不过你放心吧,他不在的话我也可以做决定。”

“嗯,好的。”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页纸,“这就是我们最近决定的企业,您先看看吧。”

小公爵也郑重地接了过去,他当然明白这页纸到底意味着什么。

然后,他仔细地看了一遍,“就是这些企业,即将通过审核,并且承建最近规划的铁路?”

“是的,”夏尔再度点了点头,然后又小心地叮嘱了一句,“这是部里的秘密,你们自己知道就好,千万不要传出去……”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了,不会让你为难的,夏尔。”小公爵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纸条收到了自己的衣兜里。“今天的事,除了我们几个人之间,谁也不会知道。”

“那就好。”夏尔也松了口气。

政府赋予铁道部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审核铁路公司的能力和资金资质,以确保民众的投资安全。于是,经过了好几个月的紧张审核(以及场外的激烈争斗)之后,部里面终于初步审定了一批企业的资质,而这些企业都已经被夏尔抄录了下,送到了特雷维尔公爵一家的手上。他们拿着这些东西,当然不是用收藏着玩的。

很明显,夏尔这是在泄露政府的机密为自己的一家人牟利,所以他才这么小心地叮嘱这对父女。不过,其实他也不是特别在乎这其中的风险,因为说到底,在这个年代,只要有机会,谁会不这么干呢?恐怕部长和其他有机会得到消息的人,都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买这些公司发行的股票了吧……

得到了夏尔如此厚重的馈赠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的脸色变得更加舒缓了。

“夏尔,太好了!谢谢你!我们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

然后,他又轻轻叹了口气,“不过,说起还真是有些伤感啊,为了筹足那么多钱,我们不得不卖掉一些田庄,所以我父亲最近一直都不大开心呢。”

听到了他的感叹之后,夏尔顿时哑然。

特雷维尔公爵之所以今晚避而不见,恐怕不止是身体不好的原因,精神上的郁闷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吧。老年人的思想比较保守,再加上大半辈子都在想着为家族购置土地,今天一下子就要盘算卖多少多少地,心里很不开心也是正常的吧?

他刚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夏洛特倒抢先开了口。

“爷爷就是死脑筋呢,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盘着那么多土地又有什么用?农产品的价格一直在下降,地那么多,一年又能整出多少收益?还不如想办法把它们盘出,弄到一笔活资金,做什么不比这个挣钱?”

“啊哟,我的女儿,挺懂的了吗?”小公爵夸张地惊呼了一声,然后笑了起,“以前你不是最喜欢那些田庄的吗?现在怎么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了?!”然后,他又瞟了一眼,“别是因为夏尔这么说,所以你就鹦鹉学舌吧?”

“呸!”夏洛特不屑的斜睨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的样子。

“夏洛特说得很有道理啊,”夏尔连忙也出帮夏洛特帮腔了,“在现在这个年代,死抱在土地上哪儿还能有什么出息?现在,抓住这个好机会,投一大笔钱进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大赚一笔,总比靠那些田地的收入好多了,再说了,又不是把地全部都卖了,您一家地多得是,卖一点又算什么?”

说到这里时,夏尔突然感觉夏洛特又暗地里横了自己一眼。

她还是没有忘记自己那个风光秀美的田庄。

果然,就算再怎么明白事理,这些贵族终究还是贵族啊……夏尔在心里颇为觉得好笑,不过当然不敢笑出了。

“哈哈哈哈,借你吉言,真希望一切顺利吧!”小公爵又笑了起,举起酒杯示意大家再干一杯,“而且你放心,大家虽说是一家人,账目还是会分得清楚的,我们专门会为你设立一个账户,你应得的分成都会一分不少地转到你那里去……”

“这个我当然放心了……”

“这个账户就由我负责管理吧!”不等夏尔说完,夏洛特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们总得为未的生活多攒一些继续吧?可不能随便乱花了……你说是吧,夏尔?”

你花的钱比我多多了吧!夏尔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但是当然不敢说出口了。

这个时候哪能再说一个不字?

“嗯,好吧,一切随你吧。”他连连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小公爵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笑得几乎岔了气,“好吧,我只负责打款,可不管谁负责管理账户,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接着,他站了起,“你们年轻人先好好聊聊吧,我先走了,晚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