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章 谋划与攻讦

第九章 谋划与攻讦


                在开宗明义地提出了“我们就是要用军队绞死共和国之后”,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心腹手下们,以野心家们特有的严酷和冷静,开始了仔细的筹划。

此时,横亘在他们面前的障碍确实很不少。

首先,头一个,在30年的两个王朝里,波拿巴家族都不得不流亡海外,他们在法国国内的根基实在太过于孱弱,说穿了,是拿着一个好姓氏在顶着用而已。就因为如此,路易-波拿巴才一个劲地想要扩大自己党徒。

而他们的对手(虽然此时还是盟友,并没有翻脸),则好像是一个庞然大物一般,向他们投射出了浓厚的阴影。

他们现在既掌管了内政府,也拥有着军队的指挥权,甚至还掌管了议会,看上去他们已经把这个国家整个地揽入了手中。

在1849年1月29日,为了夺取议会的整个控制权,在秩序党和亲波拿巴的议员的支持下。内总理巴罗通过总揽国民自卫军和常备军指挥大权的秩序党人尚加尔涅将军下令,在巴黎举行了大规模的阅兵仪式,以恐吓其他派别的议员。

在军队刺刀的恐吓下,大批议员改换门庭投入到秩序党内,由此秩序党慢慢也得到了议会的绝对控制权。

而路易-波拿巴在这种大动作里,当然倒也不是一无所获——一方面,他也得到了一部分议员的投靠;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使用军队恐吓议会这一手段,经由秩序党之手演绎了一番之后。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合法化了,有些人先于他告诉世人只要有军队支持,那么就可以无视议会和宪法,而人们总是会接受的。

“毫无疑问,虽然目光远大,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着极其重大的障碍,而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克服的障碍。”路易-波拿巴先承认了己方目前所面临的劣势,然后。他又开始给自己的党徒们鼓起劲。“但是,我们不用害怕,因为我们的敌人一盘散沙,什么都不是!梯也尔、巴罗、马拉斯特……这些人单独拎出都是了不起的精明人,可是身处于几百个无头苍蝇之间,他们能够做到什么呢?他们什么都不好!

我们的敌人是一个被拼凑起的政党,他们自己内部的矛盾就可以让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是的。这正是我们那可怜的议会的固有弊病:正因为头脑太多了,所以议会根本没有头脑!他们的行动极其迟缓,自己在动一步之前就要吵上三天,结果最后什么也做不成!我们根本不用怕他们!如果他们真的有本事的话,今天坐在这里的就不会是我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表示对他判断的赞同。

“没错。只要我们把刺刀攥在手里,就能把他们揍趴下!”

夏尔在内心中也是同意他的这一判断的——因为后的历史证明了他确实此言不虚。一个没有得到军队拥护和服从的议会,是注定没有多少权力的——哪怕宪法规定了也没有用。

“不过,要想得到军队的全面效忠,可没那么简单。尤其是还要尽量瞒着我们的那些秩序党朋友。这三十年的断崖实在太宽了,要填补过。我们要消耗太多的精力。”

路易-波拿巴轻轻喝了口水,然后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我们也不用悲观,像埃格泽尔芒伯爵和哈里斯佩伯爵这种帝国时代的老军官,我最近已经在各个渠道同他们接触了,试探他们的,他们既有资历又有威望,只要我们把他们拉过,就能影响到一大批人……”

【埃格泽尔芒伯爵是指热米-约瑟夫---埃格泽尔芒(rémi-joseph-exelmns,1775-1852),法国军人和将领,16岁时(1791年)即参军,在帝国时代屡立战功,参加过对普鲁士、奥地利和俄罗斯的诸战役,后被拿破仑皇帝封为伯爵。

拿破仑第一次逊位之后,他向复辟的波旁王室效忠,但是拿破仑回归建立百日王朝之后,他再次投向拿破仑,战败后被迫流亡,1819年才回到法国。在七月王朝时代他获得了重用,并被重新封为贵族。

路易-波拿巴上台之后,他又转而支持皇帝的后人,并因此在1851年被路易-波拿巴封为元帅。】

【哈里斯佩伯爵是指让-伊西多尔-哈里斯佩(jen-isidore-hrispe,1768-1855),法国军人和将领,1792年参军,在帝国时代同样屡立战功成为将军。1807年开始他参与到远征西班牙的战争中,并且出色的表现而被拿破仑皇帝封为伯爵。1814年,在拿破仑已经退位的情况下,他继续领兵在图卢兹和西班牙军战斗,他的腿在战斗中被炮弹打碎,不得不切除。

波旁王朝复辟之后,他选择了隐居,直到七月王朝时代才复出,并且一直在西南军团任职。

路易-波拿巴上台之后,他同样大力支持路易-波拿巴,并因此在1851年被路易-波拿巴封为元帅。

以上两位军官,都是帝国时代的军事贵族,因而对旧帝国时代充满了怀恋,而且因为年纪和资历的关系在军队和社会中威望卓著,这些帝国时代的军官们的支持,对路易-波拿巴在当选总统之后数年间掌控整个军队,起了不小的作用。】

“那就太好了!”莫尔尼先生高声赞了一声,然后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另外,军队可不止有将军和校官,低级的军官,乃至士兵,都十分重要。所以我建议,在德-特雷维尔侯爵率领的大军获得全胜返回国内之后,我们可以为这些士兵们举行一次盛大的凯旋仪式,您亲自去接见那些士兵。

那些议员们如果对您此举吵吵嚷嚷,那就太好了,骂得越凶越好!这样士兵们就会看到谁最关心他们,谁能给他们荣誉了。”

“好主意。”沉吟了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我一定要为这些将士们举办凯旋式,顺便阅阅兵。”

“可是搞这样的仪式,开销可不少,议会那边可不会认这笔账吧?”一位与会者提出了自己的顾虑,“这可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虽然他表面上是在迟疑或者顾虑什么,但是夏尔总感觉他的视线在若有若无间飘到了自己的身上。

“议会不肯出这笔钱,我们也能筹足这笔款子。”莫尔尼淡然回答,“我们大家想办法凑一凑,总是能筹出钱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夏尔同样感觉他的视线也在往自己这里飘……

“这样重要的事情,就算有阻力,我们当然也得想办法办成。”在这些视线的夹逼之下,夏尔有些坐不住了,连忙表了态,“您说得对,只要大家想办法凑一凑,钱总是能够凑出的,至少我是能承担其中一部分的。”

承担一部分,而不是承担全部,甚至不是大部分,这就是夏尔所表达的立场了。

他吃不准这到底是这些人自己的意见,还是路易-波拿巴借着他们表达的意思,所以心中有些忐忑起。

“德-特雷维尔先生,您能够如此有觉悟真是太好了,谁都知道您年轻有为。”莫尔尼微笑地看着夏尔,眼中满是赞许,但是却让夏尔感觉更加不自在了,“您现在的职位如此炙手可热,再加上已经在之前发了家,只要您肯出手,那么资金方面肯定不会有问题了。”

顿时就有几个人表示了赞同。

一听到他如此说,夏尔的心顿时就沉了下。

他知道,年纪轻轻就爬到了那样的位置,还在风潮中发了大财,甚至还在路易-波拿巴跟前如此得宠,不可能不惹人嫉妒的,哪怕在同党之间也是如此。

只是,这大事还没成呢,怎么大家就开始找机会互相攻讦互相拆台了……好吧,这也是常态,不用惊奇。

正当他还在沉默中思索该怎么回答的时候,路易-波拿巴突然开口了。

“不用这么难为夏尔了,他终究还是个年轻人嘛,而且他刚刚才开始出头,就算现在有了个好职位也没有当上多久,手里哪会有多少积蓄?如果要他一个人负责,那实在太过于难为他了。”路易-波拿巴仍旧如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让夏尔看不透他的想法,“再说了,难道德-特雷维尔侯爵这次给我们带的功勋和荣誉,还抵不上区区金钱吗?”

在老大如此发话之后,会议室瞬间就陷入了沉默,既然老板开始定调子了,那么其他人再插嘴的话就未免太不识相了。

“这样吧,军队凯旋而归,当然是国家的盛事,可不是我一个人的私事,我会努力想办法让议会承担这笔必要的开销的。”路易-波拿巴继续说了下去,“如果议会不同意的话,我们也能想想办法从别的地方挤出,就算大家一起分摊也可以。总之……我们必须要让军队感受到,总统一直和他们站在一起。”

“这实在太好不过了。”他刚刚落音,卡里昂直接就附和了起,虽然不管对方说什么他都会附和的,“我们一定要把仪式办得漂漂亮亮的,让那些大头兵好好开心开心!”

其他人也连忙会意地附和起,再也没有人延续刚才的争议了。

夏尔暗自松了口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