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章 幽会?

第六章 幽会?


                和部长先生的一通密话,总算让夏尔的心情平复下不少,他暂且放下了对让-卡尔维特先生的怒火,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处理起那一大堆似乎怎么也看不完的公文起。

等到了旁边的挂钟在下午六点鸣响之后,他才从桌上站了起,走到门口拿起自己的帽子和手杖,走出了办公室,向外面的走廊走出。

沿着走廊走下了楼梯,他径直地向部里的大门口穿行而去,一路上碰到的职员们纷纷让路向他打招呼,他也一一点头致意。

等到了前庭,他踏上了那辆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马车,然后直接坐了下。

“回家吧。”坐稳了之后,他低声吩咐了一句。

“好的,先生。”车夫一边答应,一边挥动马鞭,催马前行,马车缓缓驶动,向圣日耳曼区奔驰而去。给他驾车的已经不是自己家里的那位老仆人了,他现在已经成了芙兰的车夫,这辆马车是公家配给他的马车,车夫的薪水当然也是公家负责的。

不过,经过了半年多的磨合,这位公家配的车夫现在已经对夏尔常去的几个地方了如指掌了,倒也不会再有多少生涩。

虽然从铁道部所在的孚日广场到圣日耳曼区的距离并不远,但是由于这正是人流最为密集的时段,因而马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所以还是经过了超过半个小时的奔驰,马车才停了下,驶进了特雷维尔侯爵的宅邸当中。

在天色已经将要入夜的时分,夏尔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虽然还是这个家,但是经过了半年之后。它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如果一位旧日的访客再行拜访的话,恐怕一时之间还认不出这个地方吧:

就快要被磨破了的绸窗帘,已经被新买的绣着金线的窗帘给置换一新,在天鹅绒流苏的映衬之下。好像就连烛光都明亮了几分;早已褪色的地毯也已经消失不见了,铺在地上的是厚厚的新地毯,而客厅刚刚用黄地山茶色花纹的锦缎重新布置过,是真正的波斯绸缎,而因为特雷维尔小姐的品味,墙上还挂着华托留下的名画。而原本掉漆的柚木栏杆也早已经被粉刷一新,此时正忠实地闪耀着金色的光彩。

一句话,这家人已经从之前的窘迫困顿,从新迈向了富贵荣华。

然而,夏尔却丝毫没有在自己装饰一新的客厅注目多久,直接走进了旁边的餐厅。他确实是有些饿了。

不出他所料,餐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了——离平常的晚餐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小姐们当然都已经吃完了。不过,他也不为己甚,重新吩咐仆人们上菜。

在主人飞黄腾达之后,这间餐厅当然也没有被遗忘,它同样也被好好地改造了一番。四面墙壁上都挂着土耳其的壁毯。而且还配上了古色古香的紫檀木框,角落里还有梨木的雕花酒柜,里面当然也摆放好了不少名酒,而此时,仆人就从其中拿出了一瓶,供刚刚回的夏尔享用。

然而,即使享受了过去不曾有过的富贵生活之后,夏尔还是觉得这种告别了旧日的欢声笑语的忙碌生活,并没有过去想象的那么舒畅。不过,这也是实现梦想的一种代价吧?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然后快速地用起餐。

等到吃完了之后,他留下那些餐具和残羹任由旁人收拾,然后自己快速地走上了楼梯,到了二楼。

他的脚步声放低了很多。

而且,他没有走向自己的卧室。而是走向另一个房间,然后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先生,是您吗?”里面传了一声问话。

然后门很快就打开了。

玛丽-德-莱奥朗小姐笑语盈盈地看着夏尔,她的金发今天被梳成了辫子,盘在了两鬓边。

“先生,您可总算回了啊!快进吧……”

夏尔小心环视了周围一圈,然后轻轻地走了进去。

不过,这两个人并非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间的幽会,而是……彻头彻尾的利益同盟之间的平等会谈,从接下夏尔的第一句问话就可以看得出:

“之前我叫克莱芒给您送过去的消息,您收到了吗?”一坐下夏尔就直接问。

“嗯,我已经收到了,”这位侯爵小姐点了点头,笑吟吟地看着夏尔,“先生,恭喜您!我早就为您爷爷的大获全胜而祈祷过啦!听说,以后总统还要封他做元帅呢?有了这样的功绩,估计很快就会成为现实吧?”

“恐怕我需要的不仅仅是祈祷而已……”夏尔意有所指地回答。

“哦,我知道,不过总是要先恭喜一番的嘛……”玛丽仍旧笑着,不过他的眼睛里已经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停顿了片刻之后,她清了清嗓子,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我已经遵照您的吩咐,在市场上大笔买进了公债。可巧了!刚入手没多久,市场上这些公债就拼命地往上涨……”

“这可不是巧不巧的问题,市场总会得到那些消息的。”夏尔淡然回答,然后他又微微笑了笑,“再说了,我吩咐过您什么吗?没有吧?这一切不是您自己的行为吗?”

“哦!您说得对!”玛丽马上发现了自己的失误,然后抱歉地朝夏尔笑了笑,“您什么也没有跟我说过,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去操作的,只是我运气好而已……”

“您能看得那么明白,时机抓得那么好,这很了不起。”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祝贺您,美丽的德-莱奥朗小姐……”接着,他马上又加重了语气,“您放心吧,我们还是老规矩,我少不了您的好处的。最近的局势不是很稳定。我建议您这两天就把吃进的都卖了吧,然后您跟我算清楚咱们拢共从里面挣了多少,您尽管从里面抽头便是,老规矩了……”

“谢谢您,先生!”跟着夏尔挣了一大笔钱的玛丽。连忙站起向夏尔道谢,欢呼雀跃地好像是个刚刚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女孩似的。

“没关系,这是应该的。只要您认真帮了我们的忙,我当然不会亏待您,您知道的,我不是个吝啬的人……”夏尔仍旧微笑着。“接下。请您继续帮我的忙吧,好吗?”

“当然好了!”玛丽直接回答。“能帮上您的忙,真是太好了!”

因为已经担任了公职的关系,夏尔当然没有精力、也不方便到法兰西新闻社去坐镇,更加不方便去摆明了参与金融投机,所以他自然要给自己找个既有些头脑。又不至于过于野心勃勃难以控制的帮手,在前后再三地斟酌和考虑之后,之前和他合作过的侯爵小姐终于被夏尔选为了助手,让她也参与到了自己的投机行为当中。而这位侯爵小姐也马上一拍即合,答应了夏尔的提议。于是,在最近,夏尔经常就拿自己从政府中收到的消息、以及从布鲁塞尔市场上收到的消息转给玛丽。让她帮着在市场中操作,自己挣了大钱不说,还让她也从中捞取了不少好处。

谈完了这些“公事”之后,夏尔并没有提出告辞,却又没有再说什么话,左顾右盼地看着房间里的那些洛可可式的家具,还有旁边的那个精致的镶金挂钟。

“您还有什么事吗?先生?”看着夏尔颇为犹豫踌躇的样子,玛丽有些奇怪,“尽管吩咐吧……”

在闪烁不定的烛光之下,她的脸色变幻无定。,白皙的面庞上的那一丝红晕,倒也很难被人发现。

谁能猜得到,短短的一句“尽管吩咐吧”里面,究竟会包含有多少意思呢?

“呃……”夏尔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问了出,“芙兰最近怎么样了?”

听到夏尔问的是他的妹妹之后,玛丽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晦暗起,心头暗暗升起了一点恼怒。

不过,她很快就重新恢复了笑容。

“她?还好呀,您不是经常同她见面吗?”

“我问的不是她的身体好不好,”夏尔脸上难得地闪过了一丝尴尬,“我想问的是她精神怎么样?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烦心事……”

“那您直接去问她不就好了吗?”玛丽脸上满是惊奇,但是内底里却是促狭。

“问她她也不会回答吧……”夏尔轻轻叹了口气,“您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对我爱答不理的,虽然礼貌但是从不肯跟我谈心,我就算想当面问又有什么用处?您和她不是经常呆在一起吗?告诉我吧,她现在怎么样?”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玛丽突然沉默了起。

正当夏尔隐隐间有些担心的时候,她终于重新开口了,“她现在倒是很好,我没发现有什么麻烦的。哦,当然啦,除了那一件烦心事之外……”

夏尔沉默了,他当然知道“那一件烦心事”是什么,只是这是他完全不可能解决的。

“哦,我知道了。”闷了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那您继续接下的工作吧,另外帮我看好她,如果碰到什么麻烦事儿了,尽管找我就好了。”

“好的。”侯爵小姐应了下。

然后,她又笑了起,看着夏尔,“您还真是爱护她呀……”

“没办法,她从小就没了父母,总得有人担起这个责任嘛。”夏尔轻声回答。

“您的这句话,恐怕就是她烦恼的根源吧。”

玛丽突然说出了一句让夏尔难以理解的话。

“什么?”夏尔皱了皱眉头,没理解她的话。

“没什么。”侯爵小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晚安吧,先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