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章 教会与支持

第三章 教会与支持


                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初夏的炎热渐渐地展现出了其威力,天空万里无,太阳炙烤着这一片荒野,让一切都陷入到了闷绝的炎热当中。不时都有士兵从路旁穿过,但是在这种炎热的天气下都无精打采,互相之间连招呼都懒得打。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沉默才被一阵马蹄声打破。一群穿着军装的人骑在马上,沿着大路纵横驰骋,激起道道的烟尘,沿路的士兵们纷纷停下了脚步,就像对任何一个带领他们取得胜利的将领一样,对身处这群人中央的总司令抱以热烈的欢呼,

高踞于马背上的德-特雷维尔侯爵,也不时地对这些士兵们点头致意,他控制着马速,不紧不慢地向自己临时的指挥部赶去,尽量不让自己的疲惫显现出。

他刚刚巡视完了前线,并且指挥自己的军团打赢了战斗,夺取了胜利,眼见大局已定之后,德-特雷维尔侯爵这才结束了对前线的巡视,骑着马悠然赶回自己的指挥部。而现在,一个老人所希望的只有休息而已。

“我们先停下休息一下吧,将军,马已经累了……”骑着马跟在他旁边的吕西安,看出了长官的疲惫,体贴提出了建议。

“不,现在还不行。”特雷维尔侯爵摇了摇头,“那位教皇陛下的使者还在等着我们呢。”

“他?您不是让他等着吗?”吕西安有些疑惑了,“既然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再让他等一下又怎么样?”

“让他等一下是一回事,对他完全不理不睬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得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诚意,这样他们才会乐于跟我们合作。”侯爵摇了摇头。“我们虽然不用对他们毕恭毕敬,但是毕竟用得着这些人。”

听到了侯爵的回答之后,吕西安瞬时有些愣住了,想了很久也想不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最后,他决定放弃这些无聊的胡思乱想,服从将军的意志。

“您似乎不用对教会如此尊重吧?”不过,他还是有些迟疑。

他是在大革命之后所成长起的一代人。对天主教会是没有什么感情的,所以对保卫教会并没有什么兴趣——当然,只要有仗打。什么都好说。

“尊重?”侯爵挑了挑眉,“只是互相利用而已,谈得上什么尊重不尊重的。我们现在用得着他们,他们现在也用得着我们。所以我们就有互相尊重了。”

接着。他挥动了一下马鞭,坐骑立刻放快了速度,向目的地奔驰而去,其他人连忙也催马上前,跟在将军旁边。

尽管一直自称是天主的虔诚信徒、天主教会的守护者,但是骄横跋扈的法兰西贵人们一直是不大将天主教会和教义放在眼里的,种种骇人听闻的劣迹都不知道干了多少回。

从1305年开始,直至1378年。法国国王强制罗马教廷迁至法国阿维农地方,并受法王控制。连续七任教皇都是法国人,受法国国王的支配,成了法王的御用工具,史称阿维农之囚。

而到了近代,法国君主们也不遑多让,1809年7月6日,因为触怒了拿破仑皇帝,教皇庇护七世被法军逮捕并将其押解回萨沃纳囚禁,直到拿破仑1814年退位后才被释放。

说穿了,法国历代君主们是拿教会当成一个工具,对内加强思想控制,巩固自己的权威、对外挟教皇以令欧洲,打着天主教保卫者的旗号为自己谋私利。

很快,他们就重新回到了这座精致的小别墅当中。

当他们纷纷下马向宅邸走去时,远处传的厮杀声也渐渐平息了,显然,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法**队已经夺取到了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胜利。

“上帝保佑,总算我们打赢了这些混蛋!”一位军官在旁边轻声感叹了一句,“看教皇陛下还是得到了上帝的庇佑的。”

“上帝?年轻人,以后您就知道了……”老人骑在马上的身躯随着马的奔驰而微微起伏着,在仆人的帮助下,他翻身下了马。他的眼中满是含而不露的嘲讽,“在这一千年,我还真没听说哪位教皇是真的信仰上帝的呢……宗教是专供穷街陋巷的,贵人们信它只是为了骗得穷人们也去信,可不要把自己也给陷进去,更别说教会人士了,一个人怎么能去信仰他的工具?”

他这席刻薄的玩笑话,引起了旁边的一阵哄笑。

………………

正当这群军人还在悠闲地慢慢往回赶的时候,当今教皇庇护九世的特使、马斯塔伊-巴拉蒂斯塔奥尼主教,此刻的心情就与他们完全相反了。他已经等了很久,有些急躁,但是完全不敢发作出。

他是从拉齐奥地区的加埃塔城堡赶过的,那里现在正是教皇和大部分教廷高层的避难地,在西西里王**队的保护下,终于躲过了暴乱者的威胁。经过艰难辗转之后,他好不容易才赶到罗马城附近,天晓得这位一贯养尊处优的教皇亲信吃了多少苦!

顾不得休息,一大早他就屈节跑到这里,拜访法**队的司令官,结果没想到却被人了个不闻不问,居然直接就出去了!

不过,生气归生气,他还是不敢有所表示,只得继续坐在椅子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将军的归。

眼见从清晨等到了日上三竿,他终于等不下去了,决定改天再拜访,然而,正当他站起准备跟仆人告辞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门口传的一阵喧哗,他连忙走到窗口一看,发现一大群军人正向宅邸这边走过。

上帝保佑,这些丘八总算跑回了!主教不禁松了口气。

………………

在仆人的带领下。特雷维尔侯爵不紧不慢地沿着楼梯,走到了二楼的会客室门口。他轻轻整理了衣装,然后点了点头。仆人应声拉开了门,然后精神抖擞的将军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一直端坐着的主教,连忙站了起,脱帽向将军致敬,不敢显露丝毫的不敬。也许是因为今天是秘密拜访的关系,他穿着便装,而不是教士袍。

而侯爵只是颇为傲慢地朝他点了点头。

“会法语吗。先生?”他冷淡地问。

“会的,将军。”主教颇为谄媚地回答。“我以前还在法国带过呢,瓦朗谢纳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我至今仍很想有机会再重新去看看……”

“很好,”将军冷淡地点了点头,将谈话的主动权完全揽到了自己的手上,“我现在回。正好给您带了一个好消息。先生。就在今天早上,我的部下们为教皇陛下赢得了一个决定性的胜利,很快我们就能把罗马城中的暴乱者全部驱除或者歼灭了……教皇陛下很快也就能够回到这座重新恢复了圣洁的城市当中。”

“哦!那真是太好了!”即使对将军的傲慢十分不满,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主教仍旧显得喜不自胜,“谢谢您,将军!也谢谢总统先生!谢谢法兰西,将教会从灾难中拯救了出!”

等到主教将自己的兴奋发泄完毕之后。特雷维尔侯爵才重新开口,语气仍旧和方才一样冷淡。

“仅仅只有谢意而已吗?那可就太让人失望了啊。先生……”侯爵冷笑了起,“您也知道吧?我们的总统先生,为了帮助教皇陛下,可是付出多大的政治代价……他如此不遗余力,换的只是几句感谢吗?”

果然了!主教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然后,他连忙将临行之前教皇陛下叮嘱给他的话说了出。

“当然,我们绝不仅仅是口头感谢而已,上帝会因为波拿巴先生的壮举而赐下福音的,我们衷心希望大总统能够继续高升一步……”

他突然收住了口,小心地看着对方的表情。

“哦?这倒有些意思……”将军突然微笑了起,眼神也缓和了许多,“我想,总统先生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也会十分开心的。”

总统再高升一步,还能升到哪里去呢?这个问题当然是不用回答的。

确认对方没有任何不悦之后,主教心头一松,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而且,教皇陛下也衷心认为,为法兰西、为上帝如此尽心尽力的波拿巴家族,完全应该得到它应有的地位,世代守护这个国家……”

也就是说,教皇和教会支持路易-波拿巴把共和国毁灭掉,重建法国的君主制,君临这个国家。

他们有这种想法很正常,自古以,只要拥有了正式地位,宗教就会成为君主制的朋友,从都是如此。

而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正好也需要他们这么想。

看到主教如此上道,特雷维尔侯爵终于完全放松了下。

“哈哈哈哈,那就太好了!”他大笑了起,片刻之后,他才回复了镇定,笑眯眯地看着对方。“作为回报,波拿巴先生承诺了,他打算让教会重归于法兰西的每一所学校,由教士们参与到教育事业当中……您看怎么样?”

“啊!那真是太好了!”主教高兴得几乎跳了起,再也顾不得掩饰什么,“那还等什么呢!总统先生赶紧称帝吧!教皇陛下等着给他加冕呢!”

“不用着急,”侯爵微笑着回答,“时机未到。”(未完待续。。)

ps:历史上,拿破仑三世是自行加冕的,不过教皇第一时间表示了支持。

拿三似乎抵制加冕仪式,1852年称帝的时候既没有正式加冕仪式,连皇冠好象也没有(连伯父留下的皇冠他也不肯戴)

也许他是觉得自己和伯父相差太远,不想复制他的经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