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六章 大获全胜

第一百零六章 大获全胜


                隆冬的时节,天气已经变得十分寒冷了,外面稀稀落落地下起雪,更加让四周的街道静谧无人,寒风在街巷间四处呼啸,像是要将冬天的凛冽送到每一个人面前似的。

然而,夏尔此时却丝毫感受不到这种寒冷,他反而心情振奋,满面喜色。

“真没想到,您居然真的把这件事给办成了!”

在夏尔的办公室里,孔泽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没想到您居然还能让政府收回成命!”

而他旁边,玛奇安兹也是一脸的兴奋,“这下没人挡得住我们拉,先生。”

“我没有让政府收回成命,我只是帮助这个国家换了一个政府而已。”夏尔冷静地回答了他,“至于接下其他的事情,那是政府行为,我是管不着的。”

“哦,对,是这样。”孔泽一脸的心领神会,“一切都是政府的行为而已,我们管不着,政府只是无意间帮助了我们而已,绝对是这样的。”

他们所说的,不是别的事,自然还是之前的有关租用国际电报线路的事宜。就在几个月前,夏尔等人还曾为了这件事努力争取过,结果被人摆了一道,最终谋划失败了,电报线的租用权被农商部授予给了他的竞争对手哈瓦斯新闻社。这个新闻社的社长夏尔-哈瓦斯先生还曾亲自登门拜访夏尔,惹出了一场小风波。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之后。法兰西选出了新总统并且换了一个新政府,新政府重新审议了之前农商部的各项决定之后,认为之前的这项决定有些问题。所以准备重新审议。

趁着这股东风,新开张的法兰西新闻社也得以顺利重新入围候选承租商的范围之内,并且在总统先生的关照下成为呼声最高的候选者之一,形势瞬间峰回路转,一下子就变得对夏尔十分有利——当然,这是政府的主动行为,和夏尔是没有关系的。

“只要把这事办成了。接下的事情就好办了,”玛奇安兹显然是被这个好消息给激励得十分振奋了,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接下,我可以找两个信得过的人,把他们派到布鲁塞尔去,那边的市场有什么飞吹草动都给我们带过。”

“对。没错。”夏尔点了点头。“只要独占了这条电报线的经营权,全巴黎的人都得找我们要布鲁塞尔金融市场的消息!再也不用等着信鸽飞飞去了。”

孔泽被这种前景给迷住了,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科学,真是个好东西啊!”他突然由衷地感叹了一句。“它居然能折腾出这种玩意儿!哈瓦斯这下得气疯了吧?他本以为自己把我们给整垮了,没想到现在得是他用信鸽而我们用电报了!哈哈,我都禁不住为他可怜了。”

“这还不算什么呢。”夏尔轻轻耸了耸肩,“在未,科学所创造的神迹将会比今天多十倍。很多我们今天看起像是魔法的东西,那时候的人都当做稀松平常。”

“我也深信如此。”孔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就是文明嘛。”

他们两个显然心情十分愉快,已经开始闲扯了起。虽然,表面上现在经营权还没有落到他们手里,政府还要再“审议研究”一番,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只是走个过场而已,肯定跑不了的。

就在他们几个还在欣然聊天的时候,一位职员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听到了他的报告之后,夏尔骤然抬起头,微笑地看着自己的两个部下。

“我们刚才还在说那位哈瓦斯先生呢,结果他现在就找我了!”

“哦!”玛奇安兹也惊呼了一声,然后又得意地笑了起,“这下连他也知道麻烦了吧?哈哈哈哈!”

“您这下可以好好出口气了,先生。”孔泽也阴沉地看着夏尔。

“谈什么出气呢?大家都只是在商言商而已,说实话我也不想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夏尔轻轻摇了摇头,“对于老前辈,我们还是要尊重的……”

接着,他轻轻挥了挥手。其他两个人心领神会,连忙走出了办公室。

………………

当再次见到夏尔-哈瓦斯先生的时候,夏尔明显感到他已经没有了上次见面时的锐气,他的着装虽然仍旧一丝不苟,但是眼睛里却没有了之前的那股锋利和精明。此刻,他更像是一个超过六十五岁的老人,而不像是一位商业巨子。

看,这次给予他的打击确实很大吧。夏尔在心里轻轻地感叹了一句。

不过,感叹归感叹,他却没有多少怜悯。

他殷勤地站了起,礼貌地朝对方打了个招呼。

“哈瓦斯先生,没想到您又了!真是的,您也不先说一声!,请坐请坐。”

然而,对方的表情却要凝重得多,他轻轻地坐了下去,然后严肃地看着夏尔。

“德-特雷维尔先生,我承认,我之前确实低估了您。对此我要向您说声抱歉。”

“哦,您这是哪儿的话呢?”夏尔连忙摆手,“您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为什么要抱歉呢?”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这个老人苦笑了一声。

“我真没想到,您居然还搭上了总统这艘大船……”

“我们一家,一直都是总统先生的支持者。”夏尔笑着回答。

“所以作为回报,他打算将电报线路的经营权交给您?”哈瓦斯抬起头盯着夏尔,眼中恢复了一丝凌厉,“我真没想到,您还能玩出这一手。”

“您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夏尔仍旧微笑着,“没错。我现在也听说了政府重新准备审议之前决定的消息,但是这并不是说这东西已经落到我们手里了啊?现在只是政府要我们重新竞争一次而已,我想以您的经验。肯定对我们是有不少优势的……没错,我们现在是公平竞争,说不定哪天,您又可以跑到我这里对我指点教诲一番了嘛……”

什么公平竞争?糊弄谁啊!政府既然要重新审议,那摆明就要换人了,现在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在夏尔这种含而不露的嘲讽面前,哈瓦斯先生仍旧保持着镇定。只是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丝痛苦,他明白这个年轻人只是在敷衍他而已,但是却对此毫无办法。

“如果我之前的拜访给您带不快的话。我想您致歉,但是请您相信,我并无恶意。”

“我现在也没有恶意。”夏尔马上回答。“我只是好奇,您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呢?如果您还是奉劝我停手退出的话。那么很抱歉。我和上次一样,还是不会听从您的意见的。”

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略微生硬的表情,哈瓦斯先生蓦地感觉心头一阵抽痛,连呼吸都有些艰难了起。在大口吸了几口气之后,他才勉强恢复了精神。

“政府这样做是违规的。”他嘶声说,再也顾不得平时的风度了。“他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却要收回,哪有这样的道理?这样不行。我会去诉诸法律!”

怎么,要威胁我吗?嘿。我就不怕!

夏尔在心里冷哼了一句。

“道理?政府什么时候要讲道理了?您打算怎么去告呢?难道非要让政府记恨上您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他冷笑了一声,“再说了,真要诉诸法律,吃亏的是谁?难道之前您是和和气气地拿到经营权的吗?如果真逼着政府去查,呵呵,到时候可不会这么平静了吧?”

夏尔确实不怕他的威胁,在之前,为了达到目的,哈瓦斯新闻社肯定也花了大把的钞票开路,所以夏尔也吃准了他们不敢真诉诸法律。他也在暗示对方政府现在已经给他留了很多面子了,只要他平静退出,对大家都好。

老人听出了这个威胁,他紧紧地靠在椅背上,目光都有些涣散了,他明白夏尔所说的是真的。

“事到如今,我也看得出,您绝对是不肯再收手了。”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重新开了口,声音都有了些颤抖。“而且,我必须承认,年轻人,您已经抢占了先机,也没有必要收手……”

顿了顿之后,他重新又说了下去,“但是,年轻人,您毕竟是刚刚才入这一行,很多东西您肯定还没有摸到窍门儿,还没有学会怎么去躲避里里外外的暗礁,所以,我想……”

“您想做什么呢?”夏尔平静地问。

“先生,我们合作吧。”老人抬起头,满含期盼地看着夏尔,“我们可以强强联合,共同去经营,我想,只要大家一起合作,未肯定无可限量。”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

“抱歉,”最后他轻声回答。“我还是希望自己摸索,经验这东西,磨合一下不就有了?我可不敢劳烦您出手……”

“真的不行吗?”老人看着夏尔,目光中竟然有了些哀求。

“不行。”夏尔仍旧断然回答。

老人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站起身准备告辞,他现在满面萧索,显然已经被这个失败给打击得不轻。

夏尔正想跟他告别,突然发现这个老人身形一软,栽倒在了地上。

“啊哟!您没事吧!”夏尔惊呼了一声。

他不会现在就中风了吧!历史上他不是1858年才死的吗?瞬间,他心乱如麻,竟然有些慌了起。

喂!你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里啊!这多晦气!他在心里痛呼了一声。

片刻之后,他反应过了,连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招呼自己的人前帮忙。

在冬日的风雪之下,大家手忙脚乱地将他抬进了街边的诊所里。

还好,医生的照看之下,老人总算醒了过,夏尔也松了口气。

老人睁开了眼睛,想要说话却好像说不出的样子,但是眼中好像仍旧充满了期盼。

夏尔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还是没有改变主意。

老人痛苦地再次闭上了眼睛,任由医生在他身上施救,而夏尔则适时地退出了诊所。

“他不会真出什么事吧?”夏尔旁边的玛奇安兹小声嘀咕了一句,语气里好像有些唏嘘,“哎呀,我还真没想到,对他的打击会有这么大呢!不过,这也难怪啊……哎……”

“谁管他呢!”孔泽颇为残酷地回答。

“是啊,谁管他呢!我们可没有那么多闲情去做慈善!”夏尔再度耸了耸肩膀,无视了自己打垮了一个“未巨头”的事实,踏着街面上的雪,重新走回到了自己的新闻社当中。

他的事业,也在这纷飞的冬雪中,迎了一个新的高峰。(未完待续。。)

ps:第二卷终于完结了,啊……松了口气。

在这一卷里,我们的主角完成了他事业的起步,也向自己的梦想迈进了最重要的一步。

在他的人生道路上,也开始铺好了一个个牺牲品,想想,也有点唏嘘呢……

不过,在这个年代,又岂有双手清白而成为巨富的呢?

第三卷的构思,大概已经完成了一小半,希望能够继续维持之前的水准吧,构思剧情确实很伤神。

说实话,一开始我对本作寄望颇高,觉得就算不能成为顶尖,至少也能扬名立万吧,现在回想起,确实是天真到有些可笑呢……好羞耻的感觉=。=

不过,既然开始了梦,那就要把梦做完。

谢谢大家一直以的支持和帮助,真的谢谢大家了。

顺便,谢谢书友“雨天的艾莉斯”的打赏

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的,大家明天见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