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八章 调侃与怒火

第九十八章 调侃与怒火


                “我一直都喜欢看书看戏啊,先生。”

玛蒂尔达的回答虽然不温不火,但是却让夏尔不禁心里打了个突。一阵尴尬之下,他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玛蒂尔达重新戴上了眼睛,看着夏尔尴尬的样子,她原本严肃的表情顿时轻松了不少,竟然还带上了一丝促狭。

“您好像很怕我提到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吧,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写得很不错呢,先生,我觉得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写得好了。”

“请您不要再说了……”夏尔感觉尴尬极了,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我确实不喜欢别人提到这个……”

“既然这么抵触,为什么您当时还要去写呢?”玛蒂尔达有些好奇了。

“当然是为了钱了。”夏尔马上回答。

“只是为了钱而已吗?”玛蒂尔达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着夏尔,“那真是可惜呢,现在您应该是不缺钱了,我们很难再等到您下一部作品了……这可真是一个噩耗。”

夏尔只是微微一笑,不再回答她。

叹了口气之后,玛蒂尔达恢复了平静,她转身走到了栏杆边,认真地看着舞台上的演出。过了一会儿之后,在演员们的齐声歌唱中,舞台大幕被缓缓拉下,这一幕结束了。

观众席上传阵阵掌声和叫好声,人们都在等着下一幕的开场。

“真是一部不错的剧目啊!难得的好作品!”玛蒂尔达颇为不舍地感叹了一声,然后伸出手轻轻地鼓掌。而夏尔虽然对戏剧不感兴趣,但是也捧场般地鼓起掌。

趁着两幕之间的间隙,玛蒂尔达走回到了座位边。拿起杯子喝了口茶。

“特雷维尔先生,您知道我最喜欢您小说的哪一点吗?”

“哦?是哪一点呢?”夏尔有些好奇地问,他已经被这个小了他两三岁的女孩给勾起了兴趣,以至于忘记了之前的尴尬——实际上因为对方如此抬爱他的小说,他的内心当中反而有些隐隐约约的自豪。

“就是那种……那种……怎么说呢……”玛蒂尔达微微皱了皱眉,显然是在构思怎么措辞,片刻之后她眼前一亮。“就是那种理智。是的,即使在一片花团锦簇当中,您也从不忘记告诉读者们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实现这一切的代价又是什么。您就像一个超脱于外的冷静的旁观者,在故事之内和故事之外看着每一个人物沉沉浮浮……我看到很多小说里,写起我们,要么就是高贵冷艳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要么就是蛮横跋扈无恶不作。只有很少人是真正在写人,而您就是其中一个……”

不得不说,这种言过其实的过火夸奖,让一向脸皮很厚的夏尔都忍不住脸红了下。

“您这可真是过奖了!我只是随意在写一些故事而已……”他连忙谦逊了起。

“您不用感到不安,这只是我在评述事实而已,并不是在刻意地奉承您。”玛蒂尔达轻轻摇了摇头,她的脸上有了一点点的红晕,这是因为谈到爱好后的激动而产生的。然而她的语气还是和平常一样和缓冷静。“您大可以把这些话照单全收,反正今天也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不过……哎。真是可惜,您不会再有新作品面世了……”

夏尔无言以对,只好给自己也喂了一口茶。

“迪利埃翁小姐,我还真没想到,您居然会喜欢这些东西呢……真是让我吃了一惊,我以前还以为……”

“很奇怪吗?”玛蒂尔达回视着他,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好像是在苦笑一样,“没错,是很奇怪吧……在您眼里,恐怕我是我爷爷的翻版,是个在权势富贵以外毫无其他兴趣的人吧?”

“哦,哦,您说的这是哪儿的话!”夏尔连忙摆手为自己辩解,“您多心了,我从没有这么想过,从都没有……”

“您不用这么着急解释,没关系的,我知道大家对我们一家人的看法。而且,某种程度上,别人这么看也不错,不是吗?”玛蒂尔达仍旧十分冷静,“如果迪利埃翁家族没有了富贵荣华,如果需要一直去为生计而奔波,那么我哪有资格去欣赏什么小说什么戏剧?更没有资格同您坐在一起讨论这些话题了——悠闲是财势的私生子,对此我一直是看得很清楚的。只有坏蛋才会一边享受着富裕后的闲暇,一边对那些忙于生计的人说‘哎哟,您怎么不休息一下!’,我明白自己的优越自何方,所以绝不会故作惊诧。

正因为如此,我确实一直在不遗余力地给爷爷和父亲帮忙,因为这既是帮了亲人也是帮了自己。”

听到了玛蒂尔达的这番话后,夏尔沉默了片刻,然后点点头。

“您说得对,说得非常对。就是……就是有些太过于理智了,而且在社交场上也不合时宜。”

“是的,太过于理智了,没人会喜欢一个看得太清的人。”玛蒂尔达也点了点头,她听出了夏尔话里隐含的意思——社交场上从都不是一个鼓励说实话的地方。“您放心吧,这些话我当然不至于见人就说。”

然后,她微微叹了口气,以极低的声音自语了一句,“所以我是个无趣的人。”

这时,包厢下又传了一阵欢呼,玛蒂尔达循着声音转头一看,发现大幕又已经拉开了,新的一幕即将开始。

“我们再去看看戏吧?”玛蒂尔达轻笑着提议。

“好啊。”夏尔从善如流。

两个人同时走到了栏杆边,静静地看着舞台上的表演。四下都是珠宝的熠熠宝光,但是玛蒂尔达却浑然不觉。她只是认真地看着舞台。

沉默了片刻之后,玛蒂尔达轻声开口了。

“特雷维尔先生,我听说。东方人好像有一种观点,他们认为整个人生就是一场戏剧,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剧目的一部分,我认为这说得实在太正确了,东方的哲人看得实在太过于清楚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都必须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您怎么看呢?”

“某种程度上同意。”夏尔回答。

“那么在哪些程度上反对呢?”玛蒂尔达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

“虽然有时候可能需要演戏。但是我不认为每个人都是固定的角色,”夏尔阐述着自己的看法,“命运并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在如今的时代,人们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改变自己的剧本。当然,有时候这种改变会让人演得更糟糕……但是,总体看。如今一切都在变革之中。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改变世界。”

“改变世界!?”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玛蒂尔达有些惊诧,然后她又仔细思考了一下夏尔的这番话,“您的话倒也还是有些道理……”

“所以您也不用一直急着去扮演迪利埃翁小姐啊,”夏尔笑着开了个玩笑,“偶尔常事扮演一下可爱的玛蒂尔达如何?您不板着脸的时候还是挺漂亮的,呃……”他马上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连忙又加了一句。“啊,当然了。我的意思是,您即使板着脸,呃,不对,您在任何时候都是挺漂亮的……”

“您……”听到了他这番明显是在调侃的的话之后,玛蒂尔达微微张着口看着夏尔,好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一样,夏尔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有这种不知所措的时候。好吧,其实,即使在这种时候,也还是挺漂亮的。

“啊哈,我这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您千万不要当真!哈哈哈哈……”他连忙干笑着向对方解释起,“您也知道,我这个人啊,平常就是喜欢说些冷笑话,哈哈哈哈……”

好在,玛蒂尔达的慌乱并没有持续多久,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您确实挺会开玩笑的……”她好像是在感叹一般,却偏偏有些像是在抱怨。

“其实……”夏尔刚想说什么,突然发现好像有些不对劲,他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凉飕飕的,好像是在被什么猛兽给盯着了一样。他偏开头一看,然后全身一僵。

在另一侧的包厢中,夏洛特正紧紧地盯着他,萝拉好像已经离开了。

夏洛特脸上笑容满面,但是惟其如此,她眼中的冰寒才更加瘆人。

好像是在用眼睛说“好啊!鬼东西,你不声不响地跑出去就是为了干这个?!长进了啊!还不快给我滚回!”一样。

夏尔被这种视线搅得心里一寒,再也没有了调侃人的心思。

他连忙朝玛蒂尔达告了声歉。

“抱歉,我有个朋友在找我……”

“哦,没事,您尽管自便吧。”玛蒂尔达点了点头,“同您聊天挺有趣的,以后可以继续聊聊。”

“没问题!”

夏尔转身走了,包厢里转瞬间只剩下了玛蒂尔达一个人。

她静静地看着舞台上的表演,心中却若有所思,再也没有看进去。

在社交界赫赫有名的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公爵小姐的这一瞥,当然也没有逃过玛蒂尔达的眼睛。事实上,因为性别的关系,她对这种眼神反而更加能够看得明白。

即使一个字也没说,“离他远点!”的怒火也好像是在她耳边响彻了一通。

“好一个妒妇!这样子,就差扑过撕开我的脖子了!”即使一贯沉静,玛蒂尔达心里也禁不住颤了一下,感觉有些很不自在,“姐姐居然还说他们之间没什么关系!我看他们这样子,何止是有些关系而已?”

然后,玛蒂尔达又轻轻地笑了笑。

不过,同他聊天确实挺有趣的。

……………………

在玛蒂尔达还在思索的时候,夏尔却已经顾不得再东想西想了,他急匆匆地绕过了走廊,然后回到了夏洛特的包厢里。

“啊,夏洛特,怎么样了?德-博旺小姐已经离开了吗?”为了缓和气氛,他一进就问起了问题,满脸都堆着笑。

然而夏洛特却完全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扯住了他的领带,然后右手抓住了他的耳朵,狠狠一揪。

“啊!”

“很开心吗?先生?同那位小姐聊得如何!”夏洛特恶狠狠地看着他。

因为视界的关系,剧场内没人能够看到这一幕,如果有人知道这位社交界的明星此刻正如此做派的话,恐怕不少人要大失所望吧。

“别生气!那只是我朋友的妹妹!我只是和她聊聊天而已!”夏尔好不容易才拉开了夏洛特揪住他的手,然后向她解释起。

听到了他的解释之后,夏洛特的脸色总算好了不少,重新笑了起。“没有就好,不然你知道后果!”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揽住了夏尔的腰。

“我们回去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