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五章 坦诚相见

第一百零五章 坦诚相见


                这一晚,夏尔同路易-波拿巴总统还有其他达官显贵聊得十分深入投机,直到深夜时分他才离开密会的房间。由于特雷维尔侯爵今晚还要继续跟老朋友们互相聊天叙旧的关系,他就找到了自己的妹妹,然后带她先行回家。

出乎夏尔预料的是,他的妹妹在如此盛会中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振奋,反而像是有些阴沉,一路上在马车里也一直沉默不语,好像十分不开心的样子。

也许是累了吧,他心想,于是也没有再去说话打搅她,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回到了家中。

“晚安,特雷维尔小姐,祝您做个好梦。”

一回到家里,夏尔殷勤地跟芙兰告别,然后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芙兰没有答话,继续跟着他走上了大厅中间的楼梯。

上了二楼之后,夏尔终于发现情况十分不正常了——因为,他们两个的卧室分属在两侧,而芙兰仍旧跟在他的后面。

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芙兰?”

芙兰仍旧没有答话。

又有什么事需要人生相谈了么?

“哦,好吧好吧,”夏尔叹了口气,然后打开了自己卧室的门。“跟我吧,我们好好说说……”

然后,他带着自己的妹妹走了进去。接着,他坐到自己的说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缓解了一下疲劳。然后,他温和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您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尽管跟我说吧。”

芙兰只是静静地站在书桌旁边,垂首不语。月光下,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金发少女清秀可人。只是脸色却阴沉得吓人。

虽然没有直接对上她的视线,但是夏尔却莫名其妙地生出了一股寒意,好像等下会有什么未知的灾祸会发生一样。他勉强定了定神,然后干笑了一声。

“如果您累了的话,就先去休息吧?我也想休息一下了。”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芙兰蓦地抬起头看着夏尔,这道视线里。饱含着复杂的情绪,仅有忧愁,又有恼怒。还有一些痛心。最近一直在夏尔面前乖巧听话的芙兰,好像又回到了过去那种叛逆一样。

夏尔被她这样看着,竟然愣了一下。

“您是不是想要同夏洛特结婚了?”芙兰直视着他,一字一顿地问。

糟了糕。

夏尔顿时心里就是一颤。难怪她这么生气。

瞬时之间。夏尔心里就沉到了谷底。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反正到时候要告诉她的,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吧。

“没错,这是真的。”沉默了半晌之后,夏尔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也不打算多说什么谎话蒙骗了。毕竟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我确实打算和她结婚,本是想过阵子就告诉你的。但是没想到你现在就知道了……是谁告诉你的?”

一听到夏尔的回答之后,芙兰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阴沉了。

“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您骗了我!”她的语气十分气恼,脸上也因为激动而泛出了红晕,“您骗了我!您明明跟我说过……说过绝对不会和她在一起的,结果……结果……结果您却自己食言了!”

妹妹的厉声指责,让夏尔不禁有些汗颜,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是欺骗了芙兰。但是,这并不是有意的,只能说形势的发展变化太大吧。

正当他还在构思怎样跟芙兰解释时,芙兰继续说了下去,眼睛里甚至还出现了点点泪花。

“您就是这样一直欺骗着我的吗?我一直以为我是可以毫无保留地信任您的……可是,结果……您却是这样的人!”

她越说越急,最后泪水都滚落了下,“您不爱我了吗?您一直都在骗我吗?”

看到妹妹如此梨花带雨的样子,夏尔的心里也不禁有些郁郁。

“别这样,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不爱呢。”他的声音放得更加温和了,“难道,一直以我怎么对你,你还会看不出吗?那我可就要伤心了啊。我瞒着你的也只是这么一件事而已,而且这不是我的私事吗?就算和别人结了婚,我也会同样爱护你的,难道会有什么区别吗?”

在这一席话之前,芙兰顿时有些语塞。确实,多年兄长对她的爱护,她是不会也绝不肯一概否定的。而且,妹妹要干涉哥哥的婚事,说上去确实没有多少道理。

“可是,您明明不喜欢夏洛特,不是吗?她配不上您!”迟疑了片刻之后,芙兰转换了说服的方式,“就算想要结婚,有那么多合适的对象,您也可以慢慢再去找啊!何必要去找这种人呢?”

接着,她尖刻地嘲讽起夏洛特,好像根本不把她当做堂姐了一样。

“她这个人又高傲自负又爱颐指气使,而且还特别不喜欢瞧不起人,脑子也全停留在那个旧时代里,整天就念念不忘过去的时光,您不是看得很清楚吗?除了长得好看一点,她还有什么优点呢?长得好看的人,不是到处都有吗,又何必一定要去找她呢?这种人,她怎么配得上您?哥哥,别犯傻了,和她在一起您是绝对得不到幸福的……”

如果夏洛特本人在这里,恐怕会气得发疯吧,夏尔苦笑着想。

“她也没有您说得那么不行吧。”他为夏洛特辩解了一句。

“难道不是这样吗?”芙兰颇为尖刻地反问,再也不见了平常的恬静。“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哥哥,您不要骗自己了,她就是那样的人,而且您不爱她……”

“好了。不要再这样说她了,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姐姐吧。”夏尔叹了口气,低声回答。“芙兰。我再说一次,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更改了……”

没错,他确实对夏洛特没有那种迷恋,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对夏洛特就毫无感情。夏洛特也确实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也绝没有到芙兰说得这么一无是处。

再说了,长得很好看。这不就够了吗?

听到了夏尔决绝地回答之后,芙兰瞬间就呆住了。

“已经不会再更改了吗?”好久之后,她才重新开口。她嘴唇微微有些颤动。显然心情已经激动到了极点,“您一定要娶她吗?”

“一定。”夏尔虽然对妹妹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决绝地回答了她,“我都已经跟她的父亲和爷爷说过了。他们也都同意了我的求婚。难道这时候我还能反悔吗?不,这不行的。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更改了,除非上帝更改这一切。”

“无法更改了……”芙兰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泪珠重新从眼眶中滚落。这一瞬间,她竟然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挖走了一块,痛得不行。“您就要把我丢掉啦,您再也不会爱护我了!”

“怎么会呢?”夏尔苦笑了一声。“不管结婚还是未婚,你都是我的妹妹啊。我怎么会不爱护你呢?你不用想那么多,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现在我们家有的是钱了,你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爱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这样多好……”

不过,说是这么说,他倒也不是不理解芙兰的恐惧——在这个社会上,嫂子欺负小姑子的事确实十分常见,再加上夏洛特和芙兰一直关系那么差,她会有这种担心也是很正常的吧。这个只能靠以后慢慢化解了,夏洛特再怎么样不喜欢芙兰,也不至于在自己眼皮底下这么干吧。

“傻孩子,你怕什么呢?我才是当家人啊!”他忍不住笑了起,伸出手摸了摸妹妹的头发,“有我在,她就绝对不能这么干的,我绝不会让她欺负你的……”

哪知道,芙兰突然用力重重地甩开了他的手,力度大得惊人。然后,她恶狠狠地盯着夏尔,眼里满是泪水,“您知道什么呢?您哪里知道啊!您怎么能够明白呢!?我讨厌您!”

然后她骤然转身,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砰”的一声巨响,让夏尔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傻孩子。

他呆了半晌,然后叹了口气,准备就寝。

现在虽然有些抵触,但是时间终究会让她接受这些现实吧,他心想。

……………………

芙兰一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就蒙上被子大哭了起,她太伤心了,完全无法接受她最爱的哥哥就要转到别人手中去的现实。止不住的泪水,让被子都湿了一大片。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少女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

难道真的要接受哥哥被别人夺走的现实吗?

“…………在这个社会,最要紧的就是斗争,斗争!与前辈斗,与同代人斗,与后辈斗,想尽办法将他们一个个踢下舞台,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够变得无比强大…………”

“人只要发了财,只要得了势,那么他作出任何恶行都是合理的,这个社会、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吗?”

萝拉今晚跟她说的话,就像梦魇一般,在她耳边不断萦绕。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渐渐地,少女止住了哭声,重新抬起了头。

只是她的脸上不再有那种生气,而且让人心悸的平静,碧蓝的双瞳此时好像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一般,出奇的是,她的脑子此时运转得反而比平常还要快,还要清醒。

“除非上帝更改这一切……”

她又想起了哥哥的那句话。

上帝才能解决吗?那就让它解决吧。

如果上帝不能承担起它的义务,那就代替上帝解决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