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章 远征

第一章 远征


                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初夏的天空万里无,只有一轮圆月高居其上,它将清幽的银色光线撒遍四野,使得地上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晰。

万籁俱静,只剩下了稀稀落落的虫鸣,1849年6月3日的凌晨,看上去和之前任何一天没有多大的不同。

然而,这注定只是暴风雨临前的最后平静而已。

在这澄清如水的月光下,吕西安-勒弗莱尔少校拿出了自己的怀表,等待着那个预定的时刻。明明怀表的秒针移动时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他的心头,“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却不绝于耳。

他并不紧张,只是很兴奋,是那种军人在即将面对战场时的兴奋,是那种即将看见数千人执行自己计划的兴奋。

秒针终于走到了决定命运的时刻,他抬头看向远处的几座小型建筑物。

就在这一刻,大炮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在滑膛炮中经过初次加速的炮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一头扎向预定的目标,让远处的建筑摇摇欲坠。

随着大炮的轰鸣,阵地中此起彼伏的呼喝声也骤然响起,原本的寂静瞬间就被打破,不绝于耳的虫鸣也被激烈的呼喝声和喊杀声所彻底压垮。

数十把指挥刀次第挥动,冷冽的刀光一闪一闪,犹如灿烂的星光一般。

随着前线指挥官们的命令,像是得到了魔笛召唤的孩童们一般,身着蓝色上装、红色裤子的士兵们,拿起自己上好了刺刀的步枪,纷纷从埋伏着的阵地当中一跃而出,然后不管不顾地向前冲去。

“冲啊!”

“法兰西万岁!”

“杀进罗马!”

“绞死马志尼!”

“保卫教皇!”

此起彼伏的口号声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种谁也听不清的怪吼,但是没有人在意入耳的到底是什么,他们只是从呼喝声中汲取到了力量。以及向前冲的勇气。

就在他们开始冲锋之后,对面的敌人们也同时被惊动了,如梦初醒的他们马上发动了还击,阵阵枪声与炮火声也从对面响起,实心的生铁炮弹以可怕的速度在空中飞舞,又在地面上弹跳,将一个个挡在它们去路上的士兵打得筋骨碎折。血肉模糊,甚至还有残缺的肢体被撞上了天空,然后重重落下。

在建筑物之前,不少士兵被枪弹击中了,然后直挺挺地栽倒在了地上,伤员在巨大的痛苦之下发出了惨嚎。为不绝于耳的喊杀声增添上了一个和谐的音符。

吕西安静静地看着士兵们的冲锋,在他眼前,不时都有士兵倒下,但是他惘然不顾,只是在估算着形势的优劣。

士兵们没有惧怕敌人的还击,他们只是怪叫着往前冲,军官们的命令他们必须遵从。有些人事前还喝了些酒。他们不管周围发生了什么,好像发了疯一样地往前冲,不幸负伤或者战死的人,在活着的人那里得不到关注,得不到怜悯,甚至连片刻的注视都没有。他们的同袍们为了达成长官的命令,只能一个劲儿地向前冲,同时暗自祈祷自己不要成为将死者的一员。再也没有了多余的心力去关注旁人到底命运如何。

在吕西安的注视之下,蓝色的狂潮离目标越越近了。

“停止炮击!停止炮击!”他大喊了起,“我们的人就要冲进去了!”

他话音刚落,一小队士兵已经踏着前面士兵的尸体冲进了面前别墅,枪击声,和刺刀的交击声在房屋中被变奏成了有些闷绝的怪调,在此情此景的激励下。外面的士兵嘶吼得更大声了,脚步骤然加快了几分,同样也冲进了别墅当中。

“赢了!”看到这一幕之后,吕西安喜上眉梢。“罗马就是我们的了!”

“吕西安,向将军报告去吧!”旁边的一位军官同样喜不自胜,“我们就要把胜利献给总统先生了!”

“才不是什么总统呢!”在枪炮声中,吕西安大声回吼,“皇帝万岁!”

就在“皇帝万岁”的口号呼之欲出的时候,冲进别墅的士兵们也将一面军旗插上了别墅的屋顶,这一举动,既象征着据点已经被攻陷,也标志着法兰西共和国对罗马共和国的进攻,终于得到了一个决定性的胜利。

………………

1848年源起于法国的革命火种,很快就在整个欧洲大陆蔓延了起,就连最保守、最反动的教皇国,也受到了极大的触动。在11月15日,教皇国司法大臣佩雷里诺-罗西(pellegrino-rossi)被人暗杀,次日,罗马市民走上街头游行,要求教皇国实行社会改革、指定民主政府、以及对奥地利宣战。11月24日晚,教皇庇护九世化装为普通教士逃离罗马,前往两西西里王国(当时的国王是波旁家族支系)避难。教廷主教卡洛-穆扎雷利(crlo-emnuele-muzzrelli)组成了留守政府,随后颁布了一些自由化的新法令,教皇因此拒绝承认该政府,并在流亡地组建了新政府。

罗马市民在1849年1月21日举行了首届自由选举,以组成制宪会议,年满21岁的男性都可以投票。2月8日,制宪会议宣布成立罗马共和国,以三人执政委员会为元首,教皇仅保留宗教领袖的地位,而意大利革命党人的精神领袖马志尼,则成为了三人执政之一,并掌握了事实上的大权。

不甘心大权旁路的教皇庇护九世马上向欧洲天主教国家求援,请求扑灭暴动。而法国、奥地利、西班牙等国代表聚会西班牙加埃塔,制定了武装干涉罗马共和国的计划。在1849年4月,在法兰西共和国总统路易-波拿巴的命令下,乌迪诺将军率领法军9000人在契维塔韦基亚登陆,同时向罗马进逼。

而奥军侵占博洛尼亚,西班牙军队逼近罗马以南,两西西里王国(也称那不勒斯王国)军队也向罗马推进,新生的罗马共和国眼见已经四面受敌,即将陷入到覆灭的境地。

就在此时。意大利人的传奇英雄加里波第赶到了罗马共和国,并受命成为将领,他统率那些人数、装备和训练都严重不足的军队,连战连胜,接连挫败了法国和西西里王国军队。他在罗马城附近,以步兵占据四风别墅和潘菲利别墅等据点,用炮兵控制贾尼科洛高地。形成了一个坚固的防御阵地,屡次挫败了法国军队的进攻。

乌迪诺将军在罗马接连受挫之后,立即向法国国内请求增援,路易-波拿巴总统得到了报信之后,大为震怒之余,马上下令派兵增援。法军的兵力很快就达到了4万人之多。同时,为了力求稳妥,他还派出了一位老将负责整个法军的统帅。

这位老将,就是帝国时代赫赫有名的德-特雷维尔将军,而吕西安-勒弗莱尔,在将军的关照之下已经摆脱了去年的窘境,甚至成为了将军的副官。陪同他一起参加远征。

一到意大利,德-特雷维尔将军先停止了一切军事行动,让部下们从之前的疲惫中休整过,同时开始和罗马共和国的代表进行谈判,一边拖延准备时间,一边利用这个机会摸清楚对方的底。

而在这时,罗马共和国却已经从紧张中松弛了下,他们的武装力量分为三个师。孤守在互不联系的城区,部队没有抓紧时间修筑工事,到处一片歌舞升平,就连加里波第本人,也因为同僚们的排挤而陷入到了孤掌难鸣的境地。

感到时机成熟之后,德-特雷维尔将军决定发动进攻。

而为了保持隐秘,他决定事前不做炮火准备。直接在晚间发动冲锋,在敌人们猝不及防之间夺取胜利,而他选定地点,正好就是之前法军屡攻不下的四风别墅和潘菲利别墅等据点。

吕西安-勒弗莱尔就是他派过在前线督战的。甚至这个计划的制定,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夺取了这个至关重要的据点之后,罗马的城门就已经远远在望了,再也没什么可以阻止法军的进攻了。

………………

炮火仍旧在继续,伤员躺在地上无助地"shen yin"着,有些人在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但是,值得人们关注的,只是那一面飘扬着的军旗而已。

看到了自己参与制定的计划如此顺利地完成了,吕西安只感觉到无比的兴奋,他的血、他的激情,他的雄心,都已经被炮火所燃烧起了,再也无法轻易被冷却下。不止是他一个人而已,整个法国军队都已经感受到了一种之前几十年都所未见的情景。这是路易-波拿巴统治期间最初的战火,却不会是最后的。

在完全的胜利之中,吕西安感觉到了无比的满足,他对自己所参与的这支军队充满了自豪,唯一使他感到有些缺憾的只有一点——敌人只是一群匆匆被武装起的乌合之众而已,和他梦想中的对手完全不能匹配。

“我们差点就要失去胜利的荣誉了,这样的胜利简直毫无意义!”他心想。

片刻之后,他抛下了这些念头,转头看向旁边的军官。

“我现在去向将军报告,您带着您的人守住这里,不要让意大利人反攻得逞!”

“没问题。”军官连忙答应了下,“您尽管去跟将军报告好消息吧。”

“帝国万岁!”两个人同时喊了出。

尽管,现在是个共和国。

ps:新卷新气象,还请大家继续推荐打赏哦~~

拜托大家了……

另,谢谢f酱的打赏,依然阿姨洗铁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