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六章 暗示

第九十六章 暗示


                当夏尔赶到意大利剧院的时候,天已经入夜了,但是华灯初放的剧院到处灯火通明,使得这里和白昼倒也没有多少区别。无数舞台上正在放声高唱的演员们,他径直地走上了侧面的楼梯,然后在侍者的带领下,走进而其中的一个包厢。

在包厢当中,夏洛特和往常一样盛装华服,戴着丝绸手套的手里,拿着她那柄镂金的单筒小望远镜,静静地看着舞台上演员们的演出。当听到门口的动静时,正在观剧的夏洛特骤然把头转了过,然后看清楚是夏尔之后,她开心地笑了出。

“夏尔,你可算是啦!”她喜滋滋地走了过去,然后拉住了他的手,带着他重新看向了舞台,“我可等了你好久了!”

然后她颇为豪气地拿着望远镜直接指着剧院的舞台。

“这真好看,不是吗?今天上演的可是一部新剧呢,名字叫《女冒险家》,好看极了!”

【《女冒险家》是法国著名剧作家纪尧姆-维克多-奥日埃的风俗喜剧名作,在1848年上演,当时大获好评。】

夏尔顺着她的手往前看了过去。然而,虽然他努力想要看清楚舞台上那些演员,但是在他面前,到处都是各处包厢中的盛装华服,一片珠光宝气,各处传的钻石的反光让他怎么也看不清舞台上人们的表演——不过,他本就对这些东西不太在乎,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对歌剧毫无感觉。

“嗯。很好看。”他礼貌性地附和了夏洛特一句。

而在这时,无数或明或暗的视线也集中了过,仿佛这里才是真正舞台一样,人人都在猜测能与特雷维尔公爵小姐——这位社交场的宠儿——联袂出席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毕竟在以前这位小姐可几乎从不将次殊荣授予哪位追求者。

这些视线的交汇,让夏尔颇有些不自在——也许这正是夏洛特的目的吧。

“他们了没有?”为了摆脱这种若有若无的尴尬,夏尔低声问。

“了。”夏洛特突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微微地皱了皱眉。“我倒希望他们能够一直不呢……”

然后,她的手暗地里指了一指。

顺着她的视线,夏尔终于发现了对面的一个包厢中,德-博旺小姐的身影。

她和往常一样穿着时髦而又贵重,胸前还佩戴着一个价值不菲的钻石吊坠。

然后,他发现她也正好看着包厢这边,于是他友好地冲对面笑了笑。

“你瞧瞧她那风度。和外省的土佬有什么区别?照我看啊,哪怕当年国王陛下大发慈悲封了他们家一个男爵的徽号,这家人几辈子也是永远脱不了诺曼底的泥土味儿……”夏洛特一边微笑着看着对面,一边刻薄地大肆讥嘲着对面的德-博旺小姐。“很多人都以为有了个爵位就叫贵族,这种愚蠢之见实在叫人笑不出……”

经过一百年之后,旧贵族们能嘲笑新贵的地方也只剩下风度了。尽管再怎么不情不愿,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公爵小姐也只能耐下性子殷勤地招待这一家人。因为这是整个交易的一部分。

德-博旺小姐现在已经初涉社交场了,但是一直苦于无法进入那些要求最高也最封闭的圈子。作为社交场上著名的名门闺秀,特雷维尔公爵小姐的招待,将成为她进入这些圈子的必要阶梯。所以。在准备借钱给夏尔的时候,男爵特意要求夏洛特尽量帮忙。让自己的女儿在社交界尽量畅通无阻。

“你也不用那么不开心嘛。”夏尔笑着安慰了她一句,“反正只是和她站一会儿,说上几句话的事情,又不是有什么损失。”

“谁说没有损失的?和他们每多站一分钟我都感觉呼吸不畅!”夏洛特有些恼怒地反驳,然后她又嗔怪地横了夏尔一眼,“还有,别说得这么事不关己好吗?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

“是为了我们。”夏尔严肃地回答,纠正了她的错误。

“你知道就好。”

当着所有人的面,夏洛特伸出手,亲昵地捏了捏夏尔的脸。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是怎么也伪装不了的。“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再怎么恶心我也会对他们笑容以待。为了我们的幸福,就算手里沾满了泥,我也心甘情愿……谁叫我选了您这样的混蛋呢?”

这一瞬间,夏尔好像都听见了剧场内回荡着若有若无的叹息,仿佛是人们在对社交界又一位明星的名花有主而倍感痛惜似的。

还好,突然传过的敲门声,将夏尔从尴尬之中解脱了出。社交场上的明日之星,萝拉-德-博旺小姐一起走了进。

一进,她就淡定地朝夏洛特点了点头,“谢谢您的招待。”

然后她转头看向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您也放心吧,您要的款子已经批下了,马上就可以去取。”

“那就太感谢您了。”夏尔连忙点头向对方致谢。

“多美丽的人儿啊!”夏洛特笑着感叹了一句,仿佛刚才那个对博旺一家充满了蔑视的人不是她一样,“,我们一起看戏吧,今天的剧目好看极了……”

“是的,我也这样觉得。”萝拉低声回答,好像她真的关心这出剧目到底在讲些什么似的。然后,她们两个一起走到包厢的边缘观起剧,然后一同接受着视线的洗礼。这是上流社会的一种必要展示,这个社会就是喜欢站在高处任人钦羡评赏,却把平易近人视作一种掉价之举。

夏洛特将对博旺一家的一切怨愤和憎恨都隐藏在了心里,亲切地同萝拉交谈着,讨论着剧目的剧情,不时地笑了起,好像和萝拉成了多年的好友的一样。

而萝拉这边,虽然脸上还是一贯的平静,但是却怎么也掩饰不下心中的激动。她用谈笑风生庆祝自己的成功。

一个诺曼底土佬的女儿,能够就这样走到社交场上的顶点,心情总是会十分激动的。

“哪怕没有血统的帮助,金钱也让我走到了这里。”她心想,“爸爸,谢谢您,您是新时代举世罕见的伟人,我一定要成为您那样的人。”

夏尔站在旁边,殷勤地插着话,不时地说几句俏皮话活跃气氛,这项工作虽然有些吃力,但是他倒也从没让包厢陷入冷场。

就在这时,夏尔突然发现有个人在向他打招呼。

他轻轻朝对面点了点头,然后跟夏洛特说了一句,接着转身离开了包厢,向那边走去。这下包厢里只剩下两位小姐了。

虽然夏洛特仍旧强装出喜悦,一直同萝拉谈笑风生,但是不可避免地冷淡了起。

而德-博旺小姐,也站在包厢里静静地看着舞台,看上去没有任何表情。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尴尬的冷场终于不可避免的笼罩在整间包厢当中。

夏洛特一边看着舞台,一边在心里估测着时间,打算完成了任务之后就将这位可恶的博旺打发走。

“您一定很不耐烦吧?德-特雷维尔小姐?”过了片刻之后,萝拉开口了,“我不是我哥哥那种笨蛋,我看得出,您十分讨厌我们,只是因为还用得着我们,所以才对我们笑脸相迎。”

夏洛特没有回答。

“没关系,我早已经习惯了您们的这种态度。”萝拉继续说了下去,只是语气变得更冷了,“我们各取所需而已。至少,您还肯表面上应付我们。”

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有些迟疑地看着萝拉,接着她的笑容也渐渐换成了冷笑。既然伪装已经被看破了,她也就懒得伪装了。

“我亲爱的朋友,您如果想要在社交场崭露头角,第一就要学会不说实话……”她略带嘲讽地回敬了一句。“没有什么比实话更加伤感情的了。”

“是吗?”萝拉仍旧在看着舞台,“可是有时候我就是忍不住要说,没办法,一个土佬怎么会懂您这种人的规矩呢?”

这句嘲讽让夏洛特心中闪过一道怒火。

出于旧日的积怨,夏洛特对德-博旺男爵一家的憎恨,深深埋藏在心里,恐怕一辈子也无法纾解,现在即使再加上这一笔,也不会更加多了。

蓦地,在这股愤怒和憎恨的交鸣之下,夏洛特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

“我的朋友,您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该明白的事理我想您差不多也都明白了……”她含而不露地笑了一笑,“我谨慎地忠告您一句,您得趁着现在多露露面,赢得您的地位——因为现在您还是德-博旺男爵的独女。等到您再过几年嫁了人,换了个姓氏,您就要好好忍受寂寞了,因为那时候没人会指望再从您这里捞上一大笔嫁妆……除非莫里斯不在了,否则德-博旺家族的家业不都得是他的?好孩子,看清点形势吧,趁着年轻多攒点钱,可别太浪费了哦……”

然后,她不再说下去,只是笑容满面地看着舞台。

如果想要继续富贵荣华,“除非莫里斯不在了”。她含而不露地暗示了对方,却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随着一曲咏叹调,剧目的演出结束了,到处都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鼓掌声和喝彩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