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二章 盛典

第一百零二章 盛典


                “哥哥,这里好多人啊!我好紧张!”

在亮如白昼的烛光之下,芙兰看着大厅中站满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为了抵抗这种寒意,她轻轻地拉住了兄长的手。

使她感到寒意的,不仅仅是1848年的冬风,还有这庄严肃穆的气氛。

是的,庄严肃穆。

这座爱丽舍宫,自从贝里公爵遇刺之后久已荒废,但是如今却已经修茸一新,再也看不出旧日的荒凉。用镀金细木装饰的墙壁、丝绒流苏的挂毯,将天花板上水晶灯的光线映衬得无比辉煌,仿佛是要让每个人都永远记住这一幕似的。

芙兰和她的哥哥,正是受邀参与这一场盛会的宾客,他们两兄妹和其他宾客一起,站在大厅两边,远远地注视着这场盛会的主角。

她向大厅的正中央看去,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之下,她的家族的恩主、法兰西共和国的新任总统路易-波拿巴先生,此时正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庄严肃立着。他的胸前别着代表法兰西国家元首的荣誉军团大十字骑士勋章,在勋章中部,一个深蓝色的珐琅环形中,装饰着他的叔叔,旧日的偶像——拿破仑皇帝——的头像,恍惚间,人们好像感觉波拿巴王朝又回了似的。

他看着大厅中的所有人,却一直默然不语,勋章华服和这种庄严的神情,赐予了他某种微妙的威严感,至少在此刻。他已经有了国家总统的气魄。

而她的爷爷,前帝国将军特雷维尔侯爵,正是围在总统身边的那群人之一。他穿上了他的旧式军服,雪白的头发被梳理得整整齐齐,胸前挂满了他过去的勋章——有几枚甚至是拿破仑皇帝亲自颁发给他的。他一扫之前的颓态,精神极其健旺抖擞,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他的神情同样庄严肃穆,仿佛是在参加旧日宫廷的盛会一般。

一大群穿着军服或者礼服老人围在路易-波拿巴身旁。这些人都是拿破仑时代的遗老,帝国的旧日残留,最精华的沉淀之一。这些老人聚在一起。仿佛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经过三十多年的紊乱之后,法兰西的一切,都已经回归到了它所应处的轨道。

虽然帝国还没有回。但是已经胜利在望了——至少这些帝国遗臣们坚信如此。

今天是1848年12月15日。路易-波拿巴12月10日当选后,在自己的总统府邸爱丽舍宫首次举办宴会,其中的政治意义不言自明。

荒废了多年的爱丽舍宫,如今却成为了法兰西的总统府邸。虽然用不了几年路易-波拿巴就会称帝加冕然后把寝宫迁移到杜伊勒里宫,但是如果时间的顺序不变的话,从1871年第三共和国开始,它又将成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的所居之地,直到21世纪。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议会将总统府邸指定为爱丽舍宫而不是前王宫杜伊勒里宫。

然而,在不期然间。正是这个地点,反而赋予了路易-波拿巴登台一个完美至极的象征意义——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在那灾难般的1815年,拿破仑皇帝就是在这里宣布退位的,而后一步步走向了那个天涯海角般的圣赫勒拿岛,直至他生命的最终终结。

波拿巴家族在法国的统治,从这里结束,现在又从这里开始,难道这不是上帝重新眷顾起了这个科西嘉岛上的家族的证明吗?难道这不是某种天命昭昭的预示吗?

即使是对政治不太明了的芙兰,看到这一幕之后也能想明白其中的寓意——在波涛汹涌变幻万端的局势的裹挟下,她的一家人又跟随在波拿巴家族的后人身旁,已经重新爬到了这个国家政治舞台的最高峰,甚至比当年爬得还要高——毕竟,拿破仑的亲王和公爵们都已经不在了,没有几个人再比她爷爷对皇帝忠诚得更久。

作为荣光的一份子,她现在的心情却十分复杂。

兴奋?紧张?迷茫?

这些情绪她都有,她很为自己家族的新位置而着迷,哪个少女不迷恋辉煌的盛景呢?

但是,在内心深处,她也同样焦急,甚至还有些害怕,有些不知所措。少女的心,不止能感受到辉煌,也能感受到其下暗藏的波涛:这一切真的是有切实保障的吗?这真的不是某个繁华却又注定会被击碎的梦境吗?被时势推上顶峰之后,我的一家人会不会在哪天又稀里糊涂地被时势给推下?

少女无法给出答案。在这个动荡之极的年代里,哪怕仅仅只活了十六年,这种事她也见多了听多了。

法兰西在这可怕的六十年之间,辉煌和黑暗总是交织并存,几乎每隔十几二十年就要天翻地覆,哪怕一位少女,也禁不住会有东方人那种“悲欢离合世事无常,荣华富贵转眼成空”的感叹。

这座宫殿难道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见证吗?它的旧主人,波旁公爵夫人在革命中落荒而逃,丢下了她用130万利弗尔买下的这座宫殿;缪拉买下了它,他最后被奥地利人枪毙;缪拉将他送给了拿破仑,结果拿破仑在这里宣布退位,最后再也没能回到法国;复辟之后,路易十八将这座宫殿赠送给了侄子贝里公爵,结果他在1820年被共和主义者给枪杀了!

就连她自己之前不是也经历过吗?她去过王宫见过国王,结果短短几个月之后奥尔良的国王就仓惶逃离了这个国家!

我的一家人,会不会也将面临着这样的危机呢?明知道危险,少女却禁不住这么想。正因为如此,她才感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这个国家这个民族都太过于变化无常了,天晓得路易-波拿巴又能在这个国家闪耀多久呢?而她的一家,却已经和这个人牢牢地绑上了关系,一切都这么让人心悸。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充满了热切与关爱。

“在想什么呢?德-特雷维尔小姐?”

她微微转过头,看着自己兄长的视线,感受着他那毫不保留的宠溺。

“没什么,先生,我只是有点冷了而已……”

她当然不想说出自己这些不合时宜的想法,扫自己哥哥的兴。

虽然她并不奢望什么耀眼之极的荣华富贵,只希望家人们平平安安,可是她的家人们看上去却永远不会这么想。祖孙两个人都雄心勃勃,一心想要干出一番大事业,也许这就是男人们永恒的追求吧。

既然如此,她也只能紧紧地跟随在后了,谁叫她也是这个家族的一部分呢?

“嗯,今天的天气确实挺冷的。”夏尔一边小声安慰着芙兰,一边微笑着打趣儿,“我之前就说了嘛,虽然打扮得漂漂亮亮很重要,但是也没必要为此去牺牲温暖啊?衣服的主要作用是防寒保暖,可不是只用打扮的……”

“先生,我现在不冷啦!”芙兰故作骄横地扫了哥哥一眼,她知道哥哥是为了逗她开心。

穿着礼服的哥哥,真是好看。

她不禁抓得更紧了。

不管是富贵还是落魄,他一直在我的身旁,这样不就好了吗?

少女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正当夏尔还想再打趣的时候,路易-波拿巴突然开口了,他连忙暂时收住了口,静静地听着这位当代总统的宣言。

“同胞们,我应法兰西人民之命,担任国家的最高行政长官,值此诸位同胞集会之时,我衷心感谢大家一直以寄予我的厚爱和帮助。

同时,我深深地知道我的责任之重大,身处于这个职务之上,我考虑的绝不是它的荣耀,而是它的义务。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用团结战胜冲突与分歧。我们必须守护这个伟大的国家和民族,宏扬那些珍贵而且高尚的理念,并将这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这既是我的使命,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愿望。

我将竭尽全力,为保卫国民,为保卫国家,为保卫共和国的宪法和宪政而效劳!自由、平等、博爱的格言,将会被我们无比珍视地保留下,传承下去,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将会为未一代人开创出最美好的明天!共和国万岁!”

他举起手,又重新大声疾呼。

“共和国万岁!”

他话音刚落,一大群人同时鼓掌,附和似的喊了出。

一时间,整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当中,不断地响彻着潮水般的“共和国万岁!”的欢呼声。

然而,如果仔细倾听的话,人们就会发现,这种欢呼声当中,更多的只是应景而已,而没有得到人们发自内心的激情与冲动的映射。

他们真正想喊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帝国万岁!”“皇帝万岁!”了。

但是路易-波拿巴和他这些在场的支持者们都明白,时机还没有成熟。

如同自由平等博爱一样,通往他们梦想之地的道路上,也有三个词,那就是步兵、骑兵、炮兵。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掌握好这三个词,因而也只能够暗暗地将这一切先隐藏在心里。

不过,他们已经等了三十年了,完全不缺乏继续再等下去的耐心。

帝国,终究近在眼前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