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二章 沉默与背影

第九十二章 沉默与背影


                正当夏尔正在同迪利埃翁家族的大人们欣然聊天的时候,他的妹妹也正在和自己的朋友们愉快地呆在一起。

她们到伯爵府上的会客室后,一边继续逗弄小玛蒂尔达,一边聊着天。

“芙兰,玛丽,最近你们还过得好吗?”逗了一会儿自己的侄女儿之后,玛蒂尔达抬头看起了两位旧日的同学。“最近我挺想念你们的。”

虽然语气十分平稳,听不出什么起伏,虽然神情看上去仍旧有些严肃,但是这位少女镜片后的眼睛里,其中的笑意却已经被芙兰两人感受到了。

“我也是啊!”她们两个连忙回答。

接着她们聊起了最近半年多所经历的一切可怕的经历,并且因为对方的亲人躲过了灾难的幸运而互相感激上帝。两场在国都发生的战乱和杀戮,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了她们一生都无法忘怀的回忆。

“特雷维尔小姐,您的哥哥当时也参加了战斗了吗?”玛蒂尔达低声问,“我听说他后加入了国民自卫军。”

“是的,在卡芬雅克将军下令平定暴民的那几天,他都在外面,上帝啊,那几天真是吓死我了,天天枪声不断!天晓得那时候我有多担心呢,那几天他一直都没有回家……”芙兰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突然轻声感叹了一句,“还好,感谢上帝,我们都平安无事!这世界突然变得可怕极了。”

她的话,不期然间引起了片刻的沉默。

“这世界一直都很可怕。”沉默了半晌之后。莱奥朗侯爵小姐用一句简短的话为她们这短暂的愁绪做了一个总结。

“老是谈这种话题的话,我们会比原本还要老得快呢。”玛蒂尔达勉强地笑了笑,强行转开了话题。“特雷维尔小姐,我听说,老师已经决定在过世之后,让您继承他的画廊?”

“是啊,老师跟我说起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当时也吓了一跳呢。”芙兰眨了眨眼睛,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似的。“他说他害怕自己过世之后后继无人,所以决定到时候让我保管那里的一切。”

“他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玛蒂尔达颇为认真地看着芙兰,“您一定会如他所愿一般。将画廊发扬光大的,因为您有这个才华,特雷维尔小姐。”

“瞧您说的!”芙兰想每个大受夸赞的少女一样,对玛蒂尔达的话既觉得受用又觉得有些窘迫。连忙红着脸摇头否认起。“您什么时候也这么会夸奖了人啊!”

“这又不是违心的,有什么不好说的。”玛蒂尔达只是淡然地笑了一笑。

“对啊芙兰,您看,可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吧?”玛丽也掺了进,让芙兰变得更加窘迫了。

三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打趣着,终于让刚才的那种哀愁整个地被抹消了干净。

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一年国与家所发生的一切,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让她们想起都有些心酸,但是为了不破坏这种气氛。她们不约而同地都将这种心酸给埋藏在了心里,三个人同时的强颜欢笑,倒也仍旧让这间小房间显得其乐融融。

这一年多的经历,比任何课堂都更能教会少女们世事无常的道理,经过了这一年的淬炼,这三位少女之前的那种因为对世事懵然无知而产生的天真烂漫已经消失了大半(如果还没有完全消失的话)。换言之,她们都要长大了。像每个曾经天真过的孩子一样,她们都会长大的。

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只有必然。

“说起,您还是叫我芙兰吧,整天特雷维尔小姐、特雷维尔小姐地叫,也太生疏了,我们是朋友了不是吗?”心情大好的芙兰突然提议,她满含期待地看着玛蒂尔达,“作为回报,我就叫您玛蒂尔达吧……”

迟疑了片刻之后,玛蒂尔达才慢慢地开了口。“好吧……芙兰,谢谢。”

“不用谢,朋友之间说什么谢谢呢!”芙兰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却忍不住自己笑了,“这是我的荣幸才对。”

看到这个样子,三个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这一瞬间,她们好像重新找到了画室中的时光一般。

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将她们重新拉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呢?小姐们?能否共享给这个可怜人,让他也开心一下吗?”

她们下意识地看向门口,然后发现一个英俊挺拔的青年人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这个青年人穿着黑色的便装,灰色的领带,满脸的踌躇满志。因为最近诸事顺遂而更加显得春风得意,于是年轻人那种蓬勃的朝气完完全全地被展露了出。

“特雷维尔小姐,难道您不愿意跟兄长分享一下乐趣吗?”这个年轻人一边带着满脸的笑容,一边向她们走了过。

“这乐趣可被您的突然出现给打断了啊,先生。”芙兰强装出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但是任谁也看得出,这只是一种撒娇而已,“怎么,您和朱莉谈完了?”

“嗯,谈完了,十分开心。”

“那么我们这就要回去了吗?”芙兰有些迟疑。

“不,您继续在这边玩吧,什么时候想走了告诉我就行,我今天有空,并不着急。”夏尔轻轻点了点头。“我先到楼下的牌室里去找找人玩玩台球吧……”

“那就太好了,谢谢您!”芙兰小小地欢呼了一声。

在这对令人看着赏心悦目的兄妹互相对话的时候,玛蒂尔达也静静地站在旁边,和侯爵小姐一样,看着这位微笑着的年轻人。

确实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呢,就算没有爱,选择他也不算是一个大错吧。

玛蒂尔达突然心头闪过了一个念头。

在这一刹那间,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姐姐和自己的对话。

………………

那时候,她们刚刚齐心协力地将小玛蒂尔达哄到睡着。完成这一伟业之后,她们两个头上都出现了细密的汗珠,烛光摇动着,将两个人映照得好像涂了一层流彩一般。

“孩子真是每一个母亲最可怕的酷刑啊!”朱莉轻轻感叹了一句,“不知道要煎熬她们多少年呢!”

“但是这种煎熬之中,总是很有乐趣呢。”玛蒂尔达回答。

“哦?看不住啊,玛蒂尔达,”朱莉微笑起,“你原这么喜欢孩子……那么,想不想给自己也带一个呢?”

即使是心志坚毅,听到姐姐的这句调侃之后玛蒂尔达也忍不住脸红了一下,没有敢回答。

“不要害羞嘛,玛蒂尔达,你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朱莉仍旧有些戏谑地看着她,“也可以考虑考虑这些事了……”

“我还没有考虑过。”玛蒂尔达强自维持着镇定。

“那就现在开始考虑吧,我们都会帮你考虑的……”姐姐的笑容越越浓厚了。

突然,她又冒出了一句。“您决定如果特雷维尔先生成为您的丈夫,会怎么样?”

玛蒂尔达不禁微微呆了一下,然后她低下了头。

“我没有考虑过。”她再次重复了一遍。

“他可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如果错过了不久太可惜了吗?没错,夏尔现在只是侯爵的继承人而已,也没有么财势,但是你可不能把他当成仅仅是一个伯爵看,这个年轻人未可不可限量呢……我看他飞黄腾达也用不了多久了。”姐姐像是在陈述,又像是意有所指。“爷爷也对他十分看好呢,我觉得如果他能成为你的夫婿的话,你这辈子就一片顺遂了……可不会像你可怜的姐姐那样,屡遭磨难。”

【法语中“伯爵”te和“无稽之谈”conte是同音的,因而这是一句双关语,意思是暗示玛蒂尔达不要对夏尔等闲视之,这人的前途不可限量,同时告诉她她的爷爷也有这方面的意思。】

“爷爷也这么说了吗?”玛蒂尔达轻轻自语,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最后她低下了头。

………………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特雷维尔先生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

她想要开口挽留,然后开个玩笑,然后名正言顺地带着他继续逛自己的家。但是,话溜到嘴边之后,她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确实没有她们那些卖弄风情的本事呢。

默然了片刻之后,她在心里冷静地对自己说了一句,又像是叹息了一声。

我不爱他,更不愿意卖力向他讨好献媚,哪怕明知这对自己有利,明知道这只是几句话的事情而已。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我不像自己想象得那么聪明吗?还是因为有别的原因?

她的心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但是却抓不住其中一个。

就在她还在这些念头中纠缠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已经快步走出了门口,并且走下了楼梯,他的脚步既快又沉,带有一种不容置疑、一往无前的笃定。

就这样,玛蒂尔达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一言不发。

“玛蒂尔达,我的哥哥开了一家报纸,还打算在上面给我开个专栏呢,专门写对画作和雕塑的评论……”芙兰在旁边说,小孩子总是喜欢这种炫耀的,“您有时间的话,也帮我写写吧,就当做消遣也好啊?”

玛蒂尔达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视线,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