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章 攻守同盟

第九十章 攻守同盟


                第二天,应玛蒂尔达之邀,夏尔和芙兰两兄妹以及莱奥朗侯爵小姐一起到了迪利埃翁伯爵府上拜访。

一到这里,玛蒂尔达马上就迎接了过,然后她把夏尔等人直接领到朱莉的卧室。

“哦,您可终于了,夏尔!”看到夏尔之后,朱莉笑着打了个招呼。同时她手中正抱着一个婴儿。

夏尔禁不住仔细看了看这位迪利埃翁家族的大小姐,比起过去,因为生产了的关系,她丰满圆润了一些,皮肤白皙而富有光泽,裙子在胸前露出的那一片肌肤,白腻透亮。

她嘴角上挂着笑容,带有刚刚成为母亲的人所特有的那种容光焕发,虽然年纪并不是很大,但是她已经既有了青年女郎的活力,又有着成熟少妇的风韵。

“夫人,您现在真是美得惊人。”夏尔发自内心地恭维了朱莉一句,然后走上前去,颇为亲昵地拿起她的手轻轻地亲吻了一下。“真高兴我能见证到您如此的幸福!”

“几个月不见,您倒也更加会夸人了,夏尔,看样子您很快也能在社交场上大有斩获了。”在夏尔行完礼之后,朱莉笑眯眯地看着夏尔,“您何必如此奉承我呢?让人太难为情了,任谁都一眼能看出,您身后正值青春年华的德-特雷维尔小姐还有德-莱奥朗小姐,才是这里最美的女孩儿……”

“哈,您不是也同样客气吗?”回头瞟了一眼听到这句话之后有些不自在的芙兰,“您看,都让她也害羞了。”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这可不是什么过错。”朱莉狡黠眨了眨眼。接着,她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婴儿,“她叫玛蒂尔达。”

“哦!好名字!”夏尔又恭维而一句,然后双手轻轻托起了这个婴儿。

她的皮肤十分细腻光滑,人只有在婴儿时代才可能有如此好的肤质。因为刚刚出生才一个多月。她的面貌尚且还不完全显露出,但已经有了一丝母亲的轮廓。看见夏尔,这个小家伙倒也不害怕,不哭不闹地睁大了灰褐色的眼睛看着夏尔,眼神澄澈之极。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夏尔忍不住又感叹了一句,然后轻轻伸出手刮了刮她红扑扑的小脸蛋。“您长大了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让无数年轻人神魂颠倒小美人儿的……”

“先生,把她给我吧!太可爱了!”这时候,芙兰和玛丽也凑了上,好奇地看着这个婴儿,夏尔于是轻轻地将她递了过去。而她们两个小心地接了过,宛如是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一拿到手了之后,两个少女就忍不住玩兴大发,不停地抚摸起这个婴儿。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小美人儿张开了嘴,哇地一声哭了起,吓得她们两个都慌了。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抚她,结果反而闹得更糟了,她哭得越越响亮。

看到此情此景,朱莉和夏尔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朱莉一边笑,一边打趣她们,“怎么啦?这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小妖精们,你们也该学学怎么对付这些小坏蛋了,免得日后更加手足无措……”

听到了朱莉的打趣之后,芙兰和玛丽更加红了脸,还好玛蒂尔达凑了过帮助她们一起抚弄这个婴儿。总算才让她重新平静了下。

“怎么样?好玩吧?”朱莉继续笑着打趣,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玛蒂尔达,把这个小坏蛋带到旁边的会客室去吧,你和这两位小姐好好地逗一下她……”

虽然仍旧是笑容满面。但是她的语气好像有了一点微妙的不同。

芙兰和玛丽对望了一眼,她们都听出了朱莉的话里隐含的“你们去别的地方玩玩吧,我有事要和特雷维尔先生谈谈……”的意思,然后她们同时微微地点了点头。

在贵族的世界中长大的人,本能地都会懂得怎样去常言观色的。

“先生,我和玛蒂尔达她们玩去了!”芙兰礼节性地向夏尔告了声别,然后快步和两位少女一起,带着小玛蒂尔达离开了这间卧室。

在门被轻轻关上之后,朱莉原本满面的笑容,突然变得松垮了许多,她精致的面孔上,慢慢浮上了几丝阴。

“夫人,您好像有些心事要跟我说?”看到此情此景,夏尔心里有些好奇,又有些了然。“现在应该可以直说了吧?”

朱莉轻轻叹了口气,这忧愁的一叹气,让她脸上原先的那种幸福,也瞬间被冲淡了不少。

“先生,麻烦事儿太多了,我一下子都不知道该从哪边说起……”

“没关系的,您先好好想想,我并不着急。”夏尔的声音更加温和了,“您可以相信您面前这位忠实的朋友。”

“好吧,既然您这样说了,那我就一件件说给您听吧……”朱莉又叹了口气,“我的朋友,您恐怕不知道,吕西安现在遇上大麻烦了,搞得不好恐怕就会前途尽毁。”

“我听到过一点风声,好像是在六月暴乱的时候,他的部队接收到了进城镇压的命令,结果他却选择了抗命不遵?”夏尔连忙问。

这事他当然知道了,因为最初他就是这样建议吕西安的,不过因为最近实在比较忙碌,所以一直没有顾得上过找吕西安问情况。在昨天收到玛蒂尔达的邀请之后,他就隐隐约约地感觉这个邀请肯定跟这件事摆脱不了关系了。

“是的,就是如此,就因为这事儿,把我的心给伤透了。我没想到,吕西安居然会背着我作出这样生死攸关的决定,他事先居然没跟我说!”朱莉点了点头,虽然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但是她的语气里还是有些怨怒,“结果,我们事前一点准备都没有。吕西安就给人停了职,如果只是停职那还没什么,我听说,上面的人还打算把他们这些拒绝服从命令的军官都给开除出军队!上帝啊!那他的前途不就都完了吗?!”

“这事确实十分严重。”夏尔也感同身受地叹了口气,“不过。您也不用着急,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的,总是能够解决的。”

朱莉突然抬起了眼睛,紧紧地盯着夏尔。

“夏尔,您可以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哦,当然可以。您尽管问吧。”

“那天您拜访我们家的时候。吕西安有没有跟您说过这件事?”尽管被掩饰地很好,但是这仍旧是质问。

夏尔并不打算在这种事情上扯谎,于是他直接点头。

“是的,他跟我说过,而且我支持他的想法,我跟他说他可以在违背了心目中原则的情况选择抗命。”

“所以。我们忠实的朋友夏尔,一边怂恿我的丈夫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一边对我守口如瓶?”朱莉的眼神越越凝重了。

“基本情况确实是这样。”夏尔仍旧平静如常,“不过,对您保密,这是吕西安自己的要求,因为他不希望您再动摇他的主意……”

听到了他的回答之后。朱莉轻轻伸手扶住了额头,显得愁困之极。

她不停地喃喃自语。

“吕西安,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你宁可信朋友也不愿意信妻子呢?就算你的决定无法更改,我也可以事前帮你做好准备啊……这个笨家伙……怎么能够让自己陷入到如此境地呢……”

“我很抱歉,朱莉……也许我事前是该跟您说说……”即使已经算是铁石心肠,这一幕仍旧让夏尔起了点恻隐之心,“不过,您也不用太担心,我当时就已经跟他说了,如果他因为抗命而面临困境的话。我会不遗余力去帮助他的,请您相信我吧,在这件事上我不会食言的,我一定会帮忙,为吕西安保住他的军籍。”

出乎夏尔意料的是。朱莉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的手慢慢离开了头,原本的愁苦也一扫而空。

“我并不怪你,夏尔,就算没有你,他也会做出这种决定的,我太了解他了。而且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向前看……再追究问题是怎么发生的已经毫无意义了,重要的是解决问题。”

“您说得很对。”夏尔点了点头,“对极了。”

“在这件事上,我之前恳求过爷爷了,他已经答应去帮忙——毕竟,他也用得上吕西安嘛,现在既然您也答应去帮忙,所以我已经不担心了。我想,这件事终究还是能够妥善解决的……”

然后,她突然话锋一转,“使我担心的,是别的事情。”

“还有别的什么烦心事吗?”夏尔轻轻挑了挑眉,“好吧,请尽管和我说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话,绝不要客气。”

“您能如此帮忙,那就太好了。”朱莉的回答有些意味深长,“某种意义上,可能还非得您不可。”

“嗯?”

朱莉突然重新笑了起,面孔再度荣光焕发,不过夏尔却觉得现在的笑容和刚才有了一些微妙的不同。

片刻之后,他想起了——这就是他,惯常爱使用的那种含蓄、温和的笑容。也就是那种人们常说的贵族式的笑容。

“夏尔,真正使人忧虑的不是过去,不是现在,而是未。”对视了片刻之后,朱莉轻轻地开了口,“现在出了问题,爷爷还可以帮忙,您还可以帮忙,以后呢?吕西安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

夏尔没有回答,他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没错,我就是在担心未。”朱莉轻轻点了点头,“在未谁保护我们呢?谁让吕西安出人头地呢?我爷爷已经快八十岁了,虽然这么说很难听,但是天晓得他还能在人间继续呆多久……万一有哪一天他不幸蒙主宣召而去的话,谁继续撑持我们呢?如果只靠我父亲的话,我是毫无信心的……所以您看,我就不得不为此而忧虑了。”

“听上去这确实是一个大麻烦。”夏尔一边沉吟着,一边不紧不慢地回答。

他已经稍稍懂了这位大小姐的意思了。不过没关系,他有耐心等着她自己说出口。

“夏尔,还记得我过去跟您说过的那些事吗?我到现在也还没有改变主意。”

夏尔当然记得,就在几个月前,在和自己的交谈中,朱莉告诉自己,她一定要让吕西安出人头地,然后给自己带回“德-勒弗莱尔夫人”的头衔。

这个愿望当然十分让人容易理解。

夏尔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等待对方的下文。

朱莉笑得越越浓了。

“这阵子的风波,让我更加想明白了,有些事我们必须事先想到并且防范到。直白一点说吧,我们需要一些保护人,让爷爷离开了之后,仍旧能够拉着我们继续登上阶梯的人。”然而她探询的眼神看着夏尔,“夏尔,既然您是我忠诚的朋友,那么您能不能够成为其中之一呢?”

夏尔有些迟疑了,他看着朱莉,而对方也微笑着回视着他。

“这件事吕西安知道吗?”夏尔郑重地问。

“他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以后他肯定会知道的。而且您放心,即使他不知道,我仍然能够替他作出决定。”朱莉的脸有些苍白,不过语气却十分坚定。

“可是……”

“这事儿太重要了,我不能让吕西安做决定,他太容易感情用事了,并且还有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原则,好像这世道只要讲原则就能发迹似的,好吧,这种天真也许就是他的可爱之处吧。”朱莉苦笑了一声,“既然他喜欢,那就让他继续保住他的原则吧,有些事我能够帮他做完……”

然后她重新看着夏尔,“您看我的提议怎么样?”

毕竟是迪利埃翁家族的女儿,果然了不得!夏尔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不过,感叹归感叹,他并没有什么犹豫。

“保护人什么的,实在说得太过于谦逊了,夫人。我喜欢当别人的合作者,尤其是您这样的爽快人。”夏尔微笑了起,“既然您能够如此有心,那么以后大家一起做攻守同盟吧,有时候我也觉得,我们年轻人之间,确实很需要互相帮助。”

“您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朱莉感叹了一句。

然后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整个人都满是那种贵妇人的派头。“德-特雷维尔先生,谢谢您的帮助。”

夏尔再度接过了这只手,然后再次轻轻地吻了一下。

“这是我的荣幸,夫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