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章 新盟友

第一百章 新盟友


                对卡芬雅克将军的忧虑,并不仅仅是局限在夏尔一个人身上,他的同党们对此同样忧心忡忡。而对最为戒惧的,当然就是雄心勃勃只等着爬上法兰西最高位的路易-波拿巴先生了。

在波拿巴党人的聚会上,夏尔将自己从吕西安那里听到的消息原原本本地讲给了路易-波拿巴听,而其他人也纷纷将自己得到的相关信息转述给了他。各方的消息一起汇集之后,事件的轮廓也就越越清晰了。

一时间,莫名的阴郁在整个餐厅内汇集盘桓,幽暗而不断颤动着的烛光,照得每个人都阴晴不定,杀气腾腾,仿佛是一群盗匪聚在一起。

“这个混蛋!凭他也配!”卡里昂的情绪最为激动,他首先骂了出,“就他还想学皇帝?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模狗样!”

他发泄了几句之后,发现整个大厅仍旧静得吓人,并没有人附和他,所以他也只好悻悻然地住口了。

事到如今,再开口咒骂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亲自带人剿杀巴黎暴民的关系,卡芬雅克将军在新获得选举权的平民当中民望极低,因此想要通过“捷径”确保自己能够获取法兰西的最高权力也无可厚非。

在政治议题上,只要胜利了,一切就是不受指责的——拿破仑当年不也是靠着政变,带着兵冲进五百人院上台的?结果整个民族到现在都还怀恋他!

当然了,作为这位将军的政敌。夏尔和他的同党们肯定是不愿意他真能成功的。

“不要心急,”一直没说话的路易-波拿巴。为了稳定自己同党们的情绪,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要害怕,他成不了事的。他不是皇帝,皇帝打赢了马伦哥战役保卫了整个国家,他可没有。”

他的这句话,让几乎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他说的也对,想要靠发动军事政变上台,需要极高的威望。至少能够在军队里说一不二,卡芬雅克将军可做不到这一点。

“他们没有跑到马伦哥,倒是跑到了马克塔河……”约瑟夫-波拿巴有意说了一句刻薄的嘲讽话,引起了几声会心的笑。

【1835年6月28日,七月王朝的法国殖民军在阿尔及利亚的奥兰省马克塔河畔与阿卜杜-卡迪尔亲王率领的地方武装之间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一次战斗,结果法军大败,死伤惨重。

这也是法国在北非的殖民开拓史上为数不多的重大惨败之一。】

“你说得对。”路易-波拿巴倒是没有笑,“军队不可能对这样毫无威望、只是凭着机遇跳上台的人矢志效忠。我们必须在军队里面散播这种观点。”

“明白!”所有人同时回答。

“光是宣传还不够。”路易-波拿巴又沉吟了起,“我们还得想一些更直截了当的办法。”

又是片刻的沉默。

眼见时机已经成熟了,夏尔终于适时地开口了,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先生,我们也许可以同正统派合作。虽然他们现在势力和影响力都大大衰弱了。但是毕竟在军队里还是有不少支持者的。”夏尔注意着路易-波拿巴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那些贵族军官们,可不愿意屈居于卡芬雅克将军之下。”

自从波旁王朝复辟之后,大革命的历史残余被复辟王朝刻意地清洗埋葬了。在清退了大批具有危险倾向的军官之后,那十五年的复辟王朝当中。贵族子弟们在军队里的优先晋级又重新成为了军中的惯例。尤其是骑兵,那时其中的官衔几乎全包给了贵族家庭的次子幼弟,成为这些继承不到世袭遗产的可怜人们的最好去处。虽然,在七月王朝时代这种情况稍微有所改善,但是贵族军官们仍旧是军队中一股强大的势力。

至于他们对卡芬雅克和路易-波拿巴的态度……夏尔觉得在夏洛特身上就已经测试得很清楚了——两个都讨厌,但是比较起,拿破仑的侄子总归不是那么特别令人讨厌。

听到了他的建议之后,路易-波拿巴微微皱了皱眉头。倒不是因为反感夏尔的建议,而是在认真考虑。

“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片刻之后,他低声回答。“可是,你打算怎么办到这一点呢?”

他当然不会有什么道德障碍,为了重新夺回帝国他甘愿同魔鬼合作,更别说区区正统派了。

“特雷维尔公爵一家在正统派里声望卓著,我已经问过了,他们极其讨厌卡芬雅克将军。”夏尔不动声色地回答,“我想,他们的态度,应该是能够代表很大一部分正统派的,也应该能够影响到一些贵族军官……”

“很好,很好。”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路易-波拿巴连连点头赞许,看得出他的心情宽松了不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那就顺着这条路线去说,要让他们都明白,在反对卡芬雅克将军的立场上,我们是同盟军,会不遗余力地给予他们支持,他们不用事事都听那位将军的!”

“当然如此。”夏尔微笑着回答。“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和他们走到一条道上。”

“你说得很对。”路易-波拿巴,这位未的皇帝,此时的笑容是如此亲切,让夏尔都有些受宠若惊,“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呢?就按照既定的方针去办吧。”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另外,军队里最近清退了许多与上层思想不合的军官,他们现在肯定对卡芬雅克将军以及共和政府充满了怒火,我们也要想办法同他们多接触接触,从中甄别出一些能够和我们志同道合的人。虽然他们现在没有了军籍,但是没准儿以后我们还用得上他们……”

然后,他递给了夏尔一个含而不露而又意味深长的眼神,夏尔马上想起了上次他对自己的叮嘱。他心领神会,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路易-波拿巴满意地笑了笑,然后他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要夏尔好好去办。

接着,他扫视了一圈自己的同党们,让他们的窃窃私语马上戛然而止。

“先生们,现在,事态已经很清楚了……”他以那种特有的冷漠语气,平淡地总结着,但是没有人会怀疑其中的意义。

“只要我们把握住军队,或者至少让他们中立,卡芬雅克将军就没法政变;他不能政变,就只能乖乖地和我去公平选举……只要他站出和我选举,我就马上可以叫他滚蛋!我们所期盼的那一天就要临了,诸位,做好准备吧!”

他的话,引起了片刻的欢呼,这也是他想要的给部下们打气的效果。

这场聚会,直到深夜才结束,人们三三两两地散去之后,夏尔却被未的皇帝给留了下。

路易-波拿巴拿起了桌上的咖啡,静静地喝了一口。这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亢奋。

“夏尔,如我所说的,我所期盼的那一天,你所期盼的那一天,就要临了。”和刚才的神气不同,他的语气里好像多了几分感慨。

“我从没有这样受人期待,受人追捧。正统派贵族,农民,工人,市民……他们都支持我上台,我从未有过这么多的支持者,说实话,我之前也从没想到自己能够如此接近于梦想成真的时刻……现在回想起,真是让人感慨万千。没错,我很高兴,非常高兴。”

“这也说明,您在人们的心目中卓有威望,是引领这个国家的合适人选。”夏尔连忙适时地恭维了一句。

路易-波拿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这种无意义的吹捧。

“但是,越是这种时刻,我们就越是需要冷静,我们不禁要看到远方指引着我们的灯塔,还要当心那些隐藏在水面之下的暗礁……”

“您是指什么呢?”

路易-波拿巴没有马上回答,他转过头去,看向墙上挂着的拿破仑戎装骑马画像,沉吟了很久。但是夏尔自然有耐心等着他,根本不会去催促。

良久之后,路易-波拿巴才重新开口。

“我们拉拢的支持者仍旧不够多,不足以让我确保胜利,”他已经恢复了那种不带感情的冷静。“我还得给我们再拉一批盟友。”

夏尔被他的郑重其事给弄得有些惊奇了,但是他脑中灵光一闪,明白了他的意思。

“您是指梯也尔先生和秩序党吗?”

路易-波拿巴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奇,仿佛是对夏尔悟性很吃惊,但是他很快就微笑了起。

“你猜得没错,就是他们。只有拉拢了他们这些人,我才能确保国民议会不会倒向卡芬雅克,才能确保选举的正常进行,不然,他们没准就直接废除了全民选举了,我们的打算就全部成了空!”

“没错,虽然他们以前是我们的敌人,以后还会是我们的敌人,但是……”

他笑得更加欢畅了。“为了掐烂他们的脖子,我们首先得和他们握握手。”

然后,他看了看夏尔。

“那么,年轻人,你对此怎么看呢?”

夏尔马上低下了头。

“我完全赞同您的看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