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九章 专栏

第八十九章 专栏


                在谈完正事之后,夏尔和让-卡尔维特又花里胡哨地谈了一通,不停地恭维对方然后暗示后面的合作空间很大。直到最后,差不多已经快要天黑之后,这位官员才拿着夏尔给他的馈赠,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包厢。

“看上去他好像不是很积极。”等到确定了他已经离开了之后,孔泽冷冷地说。“他只打算拿了我们的钱,然后拖个一段时间,再跟我们说这事儿他办不了。我在政府里面混过,对这种官油子的做派,我再了解不过了。”

“是吗?也许吧。”夏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难道您不担心血本无归吗?”孔泽对夏尔的反应有些奇怪,“这个人只是给了您口头上的承诺而已,他答应慎重考虑,实际上却什么保证都没有……先生,他含糊地把您应付过去了,却收下了您的真金白银。”

“他需要去‘慎重考虑’,这不就够了吗?”夏尔轻轻地喝下了一口酒,“只要他想继续从两边捞好处,拖着事情不办,一直不作出决定,那我们就好办了,毕竟时间在我们这一边。只要过得几个月,到时候他不肯也得肯了。”

说到这里时,他的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决绝,“您以为我看不出他只是在敷衍我们吗?没关系,就让他继续吊着吧……”

“您好像真的对路易-波拿巴先生十分有信心?”孔泽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尔,“您就这么肯定到时候他会成为政府首脑吗?”

“必须是如此。”夏尔笃定的回答。然后他站了起,走向门口。

“好吧,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按您说的办吧。”孔泽耸了耸肩,“您是老板,我现在听您的。”

“那就好。”夏尔从架子上拿走帽子,然后打开了门,“您继续去办您的事吧,找找您过去的线人,看看还能有什么收获……我先回家了。再见。”

“好的,再见,先生。”

……………………

当夏尔走下马车回到家中的时候。他家的晚餐也已经到了尾声,他走进餐厅,向正在就餐的两人致意了一下,然后坐到了自己平常的座位上。老侯爵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不过。因为已经吃了一顿饭的关系,他并没有再吃什么东西,只是随便喝了点汤当做解酒。

正当他拿过报纸准备浏览一番新闻的时候(顺便说一句,他给自己家也订了一份《观察报》,以便随时监督自己手下们的工作状况),他的妹妹突然站了起,给他递了一封信。

“先生,这是玛蒂尔达叫人送过的。说是专门写给您的。”她轻声解释。

“嗯?迪利埃翁小姐?”夏尔有些好奇,然后接过了信。马上拆了开。然后,他发现里面只是一张便条。

“尊敬的特雷维尔先生:

最近我的姐姐已经回到了巴黎,在外省避难的时候她已经生下了孩子,是个可爱的女儿。因为刚刚生产的关系,她现在寄居在我们家中,我们正悉心照料着她。作为她的朋友,如果您明天没有别的事项要办的话,能否赏光在明天到我们家见见她呢?

想必在这个时候,朋友们的欢笑,对医治刚做母亲的人的产后烦闷最为有效。

不胜感激。

您忠实的朋友

玛蒂尔达-德-迪利埃翁”

“原他们都已经回了啊!”看完这张便条之后,夏尔忍不住惊噫了一声。

“怎么了,哥哥?”旁边的芙兰听见了他的呼声,于是有些疑惑地打量着他,“玛蒂尔达说什么啦?”

“哦,没说什么,”夏尔笑着将这张便条又重新递了回去,同时笑着解释,“玛蒂尔达的姐姐已经生下了孩子了,是个女儿。现在正住在她的家里,她邀请我明天去她家里玩玩……”

“是这样吗?”听到了他的话之后,芙兰和旁边的莱奥朗侯爵小姐同时惊呼了一声。

然后芙兰从夏尔手中又拿回了便条,和侯爵小姐一起看了起。她们一边读,一边相视而笑,显得喜上眉梢。

“真是太好了!”她们两个都是知道当时事件的始末的,而且也一直都在为朱莉抱以祝福,如今得到这个好消息了之后,自然是喜不自胜了。

“那明天我带你们一起过去吧。,玛蒂尔达一定会欢迎你们的。”看到两位少女如此高兴的样子,夏尔于是也就笑着提议,然后得到了两位少女的热烈响应。

“谢谢您,先生。玛蒂尔达一定也会很开心的,这段时间这么乱,她应该也在家里闷了很久了吧。”玛丽笑着向夏尔道谢。

在得到了夏尔的鼓舞之后,餐厅的气氛变得比刚才还要融洽起。

“先生,最近您可是真的忙啊,老是看不见您啦!”闲聊了一会儿之后,芙兰用说不清是抱怨还是撒娇的语气同他说,“事业现在已经忙成这样了吗?”

“哦,那可不是。”夏尔点了点头,“我现在忙得连寻欢作乐都没时间了,更别说别的了。不过,说到这里我还得感谢您……”他趁机恭维了一下自己的妹妹,“正因为您能够接手我们的家计,所以我才能有这么多的精力在外面,特雷维尔小姐,您可帮了我大忙了。”

“能帮到您,那自然最好了。”芙兰看似平淡地回答,不过她脸上蓦然掠过的红晕,还是显示出了她的心情有些激动。自从两个月前,现在特雷维尔侯爵一家的开支账目都是由芙兰一个人掌握的,“我以后还可以帮到您更多……”

“这当然好了。不过,我觉得您也不用太难为自己。”夏尔仍旧微笑着。“安心享用无忧无虑的生活不是更好吗?不用怕,现在您可以尽情花用了,你的哥哥负担得起……特雷维尔小姐。好好享受您的青春年华吧!这可是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

他绝没有想到,因为他的这句话,餐厅中的气氛突然陡然一变。

芙兰有些不安地瞟了她的女伴一眼,好像因为夏尔的话而受到了什么伤害似的,一时间,餐厅陷入到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怎么了,芙兰?我说错了什么了吗?”他有些惊奇。

“可是。先生,我就是想要帮上您的忙啊!我可不想当一个只会花钱的蠢物啊,难道您喜欢我虚度年华吗?”。芙兰好像有些着急,“哥哥,别把我当成局外人好吗?我是您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喜欢帮到您的人。对于我您难道不能给予一些信任吗?再说了。平常我们呆在家里也挺无聊的,找不到什么事情好做,去社交场的话也没什么意思……”

夏尔被这种气氛搅得有些紧张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芙兰这么坚持想要帮上他一点忙,但是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这段时间忙于事业,冷落了妹妹,所以可能让她有些不安了,她似乎是想要用帮上忙的方式。维持兄妹之间感情的羁绊。

这个傻姑娘,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傻透了。

“好吧,既然您这么想要坚持的话,其实也不是不行……”最后,他决定顺着妹妹的意思,给她一点事情做,好让她平心静气,“说到这里,我最近还确实有些事情想要拜托您呢……”

“什么事呢?”果然,听到了他的话之后,芙兰马上重新喜形于色,“您尽管吩咐吧,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

“说起,这事儿其实也挺复杂的。”夏尔有意卖了一句关子,等到她明显有些焦急了之后,他随手从旁边抽起了一份报纸,给她递了过去。“您知道这个吗?”

芙兰接过了他手中的报纸,然后仔细看了一下,接着她有些疑惑地抬起了头,“这就是一份普普通通的报纸呀?”

“没错,这就是一份普通的报纸。”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在芙兰发怒之前他马上加了一句,“但是,这份报纸现在是你哥哥的。也就是说……这是我们家的报纸。”

听到了他的这句话之后,两位少女都大吃了一惊。

“您办了一份报纸?”

“是的。”

“您为什么想要去办报纸呢?”芙兰仍旧十分惊奇。“而且,这一定很花钱吧……我听人说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行当。”

“为什么?因为我能。”夏尔直接给了一个回答,他当然不行花心思去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投身新闻行业了,“不过,你说得没错,这一行确实不是什么轻松行当,确实很花钱,所以,我现在一直在冥思苦想呢,想要怎么拿它挣钱……”

“您想要我为您做什么呢?”芙兰听懂了他的意思,跃跃欲试地看着他,“尽管吩咐吧!”

“其实这也不难,说穿了很简单的。”夏尔继续解释,“报纸嘛,最要紧的是销量,只要销量上去了,自然而然地它就挣钱了,而报纸的销量又与内容息息相关。我决定了,在报纸的平常版面上,除了刊登一些政治新闻和评论、以及小说连载之外,我还想找点其他的东西充实内容,以便提高它的吸引力。所以,我最近想为这份报纸开辟一些专栏,专门写些其他方面的东西。芙兰,还有玛丽,你们两个都是学过画的吧?所以,你们也在我这里发发评论吧,我聘用你们做我的专栏作者,你们专门负责写那些关于画作、雕塑等等艺术品的评论……”

听到他的叙述之后,两位少女又对望了一眼,眼中渐渐有些激动,她们已经明白夏尔的意思了。

接着,他故作严肃地拍了拍手,“小姐们,这可是很重要的工作啊,你们可要认真对待,至于报酬,您放心吧,我是绝不会亏待你们的。所以,你们一定要认真去写评论啊,就算是用笔名写评论也该认真,可别到时候被一大群读者上报社门投诉了!”

听到夏尔的话之后,芙兰既十分振奋,又有一分迟疑。她刚才还请哥哥给她找些事做,现在事到临头了,反而又有些紧张。

“就让我写这个……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只要您认真写就行了,对我妹妹的鉴赏力,我是有完全的信心的。”夏尔马上回答,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难道您怕了吗?不至于吧,您想想吧,对于您的天赋,您的老师可是赞不绝口的……”

听到了夏尔的鼓励之后,芙兰脸上更加红了,她看着夏尔,然后有些羞涩的垂下了视线。

“好的,谢谢您,哥哥……您放心吧,我一定会为您好好去做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