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七章 消息与搭讪

第九十七章 消息与搭讪


                正当夏洛特还在自己的包厢里,以上流社会特有的方式,颇为露骨地教唆一位少女的时候,夏尔也到了一个包厢前,他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直接走了进去。

“真没想到您今天也这儿了,夫人。”他殷勤地笑着,朝朱莉点头致意。

确实很出乎他意料之外,没想到今天迪利埃翁家族的两姐妹都一并到剧院中观剧,更让他意外的是,朱莉的丈夫吕西安-勒弗莱尔也呆在包厢里面,正陪着自己的夫人和小姨看戏。

“没办法啊,最近憋在家里可把整个人都憋坏了,”朱莉也微笑着向他致意,“总得想点儿办法给自己找找乐子吧?”

“那您可真找对地方了。我听人说,今天的戏可好看了……”夏尔连忙回答。

“天哪,我还第一次看见有男的进剧院是为了看戏呢!不都是为了看女人吗?”朱莉又夸张地打趣了夏尔一句,然后,她指了指旁边的吕西安,“您看,我家这位可是老大不自在呢……”

听到了朱莉的打趣之后,吕西安更加显得有些尴尬了,苦笑了一声。“你说得没错,我确实看不大懂……”

夏尔倒也不奇怪,一个在北非的沙漠里游荡了几年的军官,能够看得懂、能够喜欢看这种情景喜剧才是咄咄怪事呢。他恐怕一直都难以学会上流社会的高雅乐趣,更学不会上流社会那种“感觉很无聊但仍旧能够装作十分感兴趣”的本事了。

“这得怪您,夫人。”他故作严肃地看着朱莉。开了一个小玩笑,“因为您在这里,所以他没法看那些花枝招展的小姐夫人们。当然只能觉得无聊了,如果您不在这里,我想他会自在得多……”

听到了这句玩笑话之后,夏尔对面的三个人都笑了出,就连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玛蒂尔达,嘴角上也不禁微微浮动了一下。包厢内的气氛登时就更加融洽了不少。

“哈哈哈哈,您可真能开玩笑呢。夏尔……”朱莉笑得最是欢畅,然后她饶有兴味地看着夏尔,“不过您说得倒也不错。男人们,说到底不都是这么回事吗?不说别人了,刚刚我们可一直在看着您跟一位小姐颇为亲密地呆在一起……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是您的堂姐德-特雷维尔公爵小姐吧?如果不是知道这一点的话。恐怕我还会当您是她的恋人呢!”

特雷维尔公爵两兄弟的关系十分恶劣。上流社会尽人皆知,所以朱莉当然也不太会相信夏洛特和夏尔会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刚才的亲昵动作,在她看只是姐弟两个的友好表示而已。

夏尔没有兴趣去特别炫耀自己和特雷维尔公爵小姐已经如何如何亲密,所以只是含糊地点了点头,“您说得没错,这确实就是我的堂姐,德-特雷维尔小姐。”

“她今天打扮得可真是漂亮呢……”朱莉打量了对面的包厢一眼,而这时夏洛特和萝拉正在貌似亲密交谈着。

“她一直都是这么漂亮。”夏尔笑着回答。然后他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吕西安,“吕西安。你最近还好吧?没关系,现在虽然停职了,但只是休养一段时间而已,过阵子我们就会把你重新弄回去的。”接着,他亲密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的朋友,养精蓄锐吧,这个国家用得上你的地方多着呢!”

感受到了夏尔的鼓励之后,吕西安的眼中也露出了些许感动的神色。

“谢谢你,夏尔。”他突然伸出了手,拍了拍夏尔的肩膀,极为诚恳地看着他,“我们是朋友,以后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跟我说吧……”

这位前阵子因为抗命不遵而面临严厉处罚的军官,在迪利埃翁伯爵和夏尔说动的路易-波拿巴等人的帮助之下,终于保住了自己的军籍和军阶,虽然被解除了指挥官职务,但终究还是避免了被陆军扫地出门的厄运。而经过了这番折腾之后,吕西安-勒弗莱尔自然也成了夏尔的同党、波拿巴分子。

虽然现在他只能赋闲在家,但是未会发生什么,谁又能说得准呢?至少,路易-波拿巴可是极其渴望军人们能够对他效忠的。

“好啦,都是好朋友,就别说什么谢不谢的啦……”朱莉一边笑着打趣,一边不动声色地将两个人的亲密关系给坐实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大家互相帮忙也就是了。”

“您说得很对。”夏尔连忙附和了一句。

闹了这么一出之后,包厢里变得更加其乐融融了,再加上有夏尔和朱莉两个善于调侃的人,欢声笑语一直不断。

原本有些寡言少语的吕西安,在两个人的感染之下,渐渐地心情好了很多,话也多了起,他一直在说自己在各地服役期间的一些见闻,让夏尔听了也十分神往。

“夏尔,之前我推荐给你的那几个人,现在都已经回到军队里了,说起你的时候都赞不绝口呢,都说你又慷慨又健谈……”吕西安突然看着夏尔,“听说他们重返军队之后,你还借给了他们钱?”

他说的这几个人,就是当时夏尔在国民自卫军里当连长的时候让吕西安推荐给自己当手下的。在从国民自卫军里退出了之后,夏尔并没有对他们不管不问,而是帮助他们重新回到了军队里。

因为大规模清退“不稳定分子”的关系,这次陆军里的缺儿很多,再加上有参与到国民自卫军镇压暴民的经历,他们当然会被视作“可靠分子”,没费什么功夫就回到了军队顶上了军士长或者士官缺。因为之前的愉快经历,他们当然对慷慨大方的夏尔充满了好感,再加上夏尔还明借实送地给了他们一点钱,更加在这些人心里培育起了那种好印象——这也正是夏尔的目的。

“一点点小意思而已,毕竟重新回军队到军队,要打点要开销的地方多着呢,”夏尔故作谦虚地笑了笑,“能够帮到他们就太好了!”

“夏尔,你可真是个好人。”吕西安又赞扬了他一句。

然后,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不过,夏尔,我最近从团里的朋友那里,听说了一些事情……”

他的神情有些犹豫,好像在考虑这种没根没据的事儿到底该不该说一样。

“什么事呢?”夏尔连忙追问了一句。“尽管跟我说吧!”

得到了夏尔的鼓励之后,吕西安终于说了下去,“我听他们说……最近卡芬雅克将军和尚加尔涅将军打算从北非再调一批部队过,把一些不太稳当的部队给换走……他们都说杜伊勒里宫那边现在拼了命地想要掌握住全巴黎的军队。”

【尚加尔涅将军是指尼古拉-西奥多-尚加尔涅(nicols-théodule-chngrnier,1793-1877),法国将领。

1848年二月革命之后,阿尔及利亚总督卡芬雅克将军回国投机政治,他接替卡芬雅克担任阿尔及利亚总督。在6月底,卡芬雅克将军成为政府首脑之后,他被卡芬雅克召回,任第一师师长(驻防地为巴黎)和国民自卫军总司令,掌握了整个巴黎的驻防大权。

当时,他的办公地点为前王宫杜伊勒里宫。】

听到了吕西安的话之后,夏尔轻轻皱了皱眉头。

吕西安说自己只是“听说”,他自己也不敢确认真实性,但是这种事毕竟是事关重大,宁可信其有。再说了,虽然他现在已经解职回家了,但是团里的军官当中,同情他的人却大有人在,所以能够得到这种消息也不足为奇。

他很快就陷入了沉思,并且绝对等会儿马上报告给自己的老板,大家一起商量对策。

不过,在表面上,他仍旧装得不动声色。

“嗯,好吧,希望不要出事。”他随口敷衍了几句。

就在这时,朱莉突然轻轻地摇了摇自己丈夫的手,“吕西安,我们一起去德-杜里奇小姐那里去转转吧?她是我的好朋友,最近老久没去见她,我怪想念她的了。”

“嗯,好吧!”一贯宠爱妻子的吕西安连忙回答,他拉住了妻子的手,然后抱歉地朝夏尔笑了笑,夏尔则耸了耸肩表示无妨。

“夏尔,我们先过去了,”朱莉这时候也看着夏尔,“这里就交给您和玛蒂尔达了,等下有人了就说我不在吧。”然后她又开玩笑似的挤了挤眼睛,“我的朋友,如果您能把我们的玛蒂尔达给逗笑的话,那您可就立上了大功了啊!我还没见过哪家公子办成过这等伟业呢!”

丢下了这句怪里怪气的玩笑话之后,她拉着自己的丈夫离开了包厢。

一时间,包厢重新陷入到了沉默当中。两个人都沉默着,包厢中一下子只剩下了两个人轻轻的呼吸声。

如果没有朱莉的玩笑话一切还好,在她说了那句话之后,夏尔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了起。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最终还是决定说些什么打断这种尴尬。

“迪利埃翁小姐,没想到您居然也喜欢看戏啊?”他随口问了一句。

玛蒂尔达拿下了自己的眼睛,然后用绸布轻轻擦拭了一下。她的动作十分轻柔舒缓,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我一直都喜欢看书看戏啊,先生。”片刻之后,她低声回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