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四章 政治团体与交易

第九十四章 政治团体与交易


                在送走了夏尔-哈瓦斯先生,并且办完了新闻社剩下的事务之后,夏尔在傍晚十分直接到了路易-波拿巴的宅邸。

按照这位未皇帝本人的喜好,他的接见室被放在了宅邸中最幽深的地方,深色的挂毯被装饰到墙壁上,窗户也被猩红色的窗帘给遮拦住了,几乎能够隔绝外界的一切。

在这人造、阴沉沉的寂静当中,夏尔恭恭敬敬地站在端坐着的路易-波拿巴之前,炎炎夏日的暑意,这两个人之间好像完全消失了一般。

即使是在接见别人的时候,路易-波拿巴也微微皱着眉头思考自己的事,神态间有些疲惫。

他现在已经是国民议会的议员了,平日里出席议会就是一件大忙事,再加上还要参与各种政治事务和谋划,所以疲惫一些倒也十分正常。

夏尔静静地等待着,他目前没有权力去打断这位未主上的思考。

“夏尔……”他等了一会儿之后,路易-波拿巴终于开了口,不知道是否是夏尔的错觉,他的表情好像愈发凝重了,“您知道,在目前,最使我忧虑事情的是什么吗?”

大人物开口之前总喜欢这样吊吊人的胃口,夏尔当然不为己甚,配合地猜测了起,“是未的选举的事情吗?”他小心地问。

“不,那虽然是件麻烦事,但是并非让人忧虑。”路易-波拿巴轻轻摇了摇头,“更何况现在我们的形势越越好。支持我的人越越多,我们更加没有必要过于忧虑。”

接着,不等夏尔再开口询问。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现在最让我忧虑的是,我们现在对目标缺乏一种清醒的认识,也不够坚定和团结。”

“清醒的认识?”夏尔有些疑惑了。

“对,就是这样。”路易波拿巴轻轻叹了口气,“您难道不觉得吗?波拿巴分子还是没有能够凝结成一个足够强大的实体,我们太过于松散了。如果我们能够更团结一致的话。那么我想我们的成就会比现在还要大得多……而现在呢?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以后怎么去和敌人们斗?怎么去把国家揽在手里?”

然后,他又微微地扫了夏尔一眼。

“这一点。可能您也看得不够清?”

这个眼神,这句话,搭配在一起,让夏尔在不期然间有些毛骨悚然。

他当然不能说自己看不清了。这个时候必须紧跟领袖。

“您说得对。很多时候我也觉得我们必须更加团结一致。”夏尔连忙附和,一边在心中揣摩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在路易波拿巴并没有太多心思跟他打哑谜了。

“我已经决定了,我们不能只靠松散的组织过活下去,一定要想办法拧成一股绳。”他冷冷地说,“在总统选举之后就要办,我要把我们的支持者变成一个有战斗力的团体,这事绝对不能拖。”

然后,他又不带任何感情地扫了夏尔一眼。“对于这种状况,年轻人。您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夏尔终于明白了。

路易-波拿巴是想要为自己招揽一批心腹——真正的心腹。

把他看得比那位皇帝更加重要的心腹。

是的,路易-波拿巴很烦扰的一点是,他的支持者们主要支持的是波拿巴家族而不是他本人,他并没有足够的威望使得人们像崇拜皇帝那样崇拜他,哪怕他的同党们也一样——也许因为挨得更近的缘故,他的同党们对他的态度反而比一般人更加冷静客观。

一句话,波拿巴党人依附于他,是因为他是皇帝的侄子,而不是因为他本人。

在夺权阶段,他自然不会在乎这一点,甚至反而利用这一点,整天大肆宣扬他对皇帝精神的继承,然而到了他自己当了总统甚至皇帝的时候呢?难道他不需要一批真正只忠于他、服从于他威望的人吗?

而且,到了那时候,难道还能只靠伯父这个招牌包打天下吗?

于是,在这种考虑之下,他就打算为自己组建一个私人的政治团体,一个只依附于他、服从他的威望的政治团体。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当选了总统之后,他让自己的心腹搞了一个组织——“十二月十日社”,也就是革命导师以极其轻蔑的语气嘲讽的那个“充斥着破落户、野心家、退伍军人、刑事犯、骗子、盗贼、赌棍、私娼、妓院老板”的“流氓无产者组织”。

这个组织完全奉他为领袖、宣扬对他本人的个人崇拜,经常到他所视察的地方欢呼万岁,其狂热程度甚至到了原本的波拿巴党人自己也看不下去的地步。

当然,这个整个组织的命运也很容易被猜到了——波拿巴主义其实质就是野心至上,胜者为王,并不是什么成型的政治理论,所以也根本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政党,新加入这个组织的人,和旧有的波拿巴党人没有任何区别,都只是把波拿巴这个姓氏当成自己谋取荣华富贵的工具而已,所以他们也没有能够对第二帝国和拿破仑三世本人的命运起到多少帮助。

路易-波拿巴此时此刻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未的事情”,所以他踌躇满志地打算给自己私立山头。

想清楚这一切之后,夏尔终于松了口气。

他知道该怎么表态了。

“如今整个欧洲都在混乱当中,我们的国家也深受灾厄,现在只有您能够拯救国家,我一直认为,我们必须坚定地团结在以您为核心的集体中,以最认真的态度贯彻您的所有指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战无不胜。”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路易-波拿巴满意地笑了笑。

这个笑容鼓励了夏尔,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认为,我们必须搞一个真正的政治团体,坚定地服从于您,遵照您的所有指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达到以上的目标。”

“您能想到这些,真是太好了!”路易-波拿巴轻轻叹了口气,“毕竟是年轻人,脑子灵活啊……这样吧,您平时也多注意一下,多结交一些能和您志同道合的人,这样才能真正壮大政治团体。而且,您现在也有宣传工具了吧?放手去干吧,年轻人,我们都相信您的能力……”

他这番话的目的,夏尔当然明白。

在他眼里,夏尔这种年轻人好笼络好摆布,比那些遗老要服从得多,他打算让夏尔这样的年轻人去替他物色人员,充实那个,呃,“流氓无产者组织”

“这当然是必须的。”夏尔连忙点头答应。

就这样,他发现自己成为了未的十二月十日社的创始人之一。

然后,他微微皱了皱眉,“不过,说到宣传,我这里最近还遇到了一点问题……”

“问题?”

“是这样的……”趁着这个大好机会,夏尔连忙将自己之前和哈瓦斯新闻社的龃龉给说了出。

“您的意思是说,图赫知道了您的事之后,所以特别关照别人刁难您?”听完了夏尔的叙述之后,路易-波拿巴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

“也许并非是特意吧,”夏尔谨慎地回答,尽量让自己不要表现得像是在告状——尽管他确实就是在告状,“总之,这事儿本我十有八九就要拿下了,部里的人都跟我谈好了,结果……结果他突然站了出否决掉了我的请求,现在让哈瓦斯先生抢了我的先……哎……”

路易-波拿巴一直面无表情地听着夏尔的话,沉吟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慢慢地开口。

“我明白了,他这就是针对我们的。”然后,他又加了一句,“不过您放心吧,这东西到时候准归是您的,绝对跑不了!您一家人为我们帮了那么多忙,难道这点回报我们都给不了吗?耐心等等吧!到时候只要我上了台,那就是您的!”

听到了他的这句话之后,夏尔得偿所愿,暗暗松了口气。

这就是夏尔所做的两手准备了。如果正常的路子走不通,他就走路易-波拿巴这边的路线,打算直接釜底抽薪,让哈瓦斯新闻社白忙活一场——只要路易-波拿巴上了台,卡芬雅克内就要完蛋,然后农商部的部长也得换人,到时候前任部长的决定,要改不是容易得很?

既然按规则玩已经玩不过了,那夏尔就只好不按规则出牌了,反正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就好。哈瓦斯先生给他带的挫折不但没有让他心灰气冷,反而给他带了新的动力。

不过,夏尔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君王的眷顾,就像信用卡一样。总是有个额度的,不可能予取予求。哪个君王喜欢看到臣子和部下贪得无厌整天要这要那?

正因为如此考虑,所以夏尔一开始没求他帮忙,就是为了尽量不消耗他对自己的眷顾,只是天不遂人愿,事到如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路易-波拿巴让他去帮忙组织政治团体,他让路易-波拿巴完成自己的心愿。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完成了这种交易。

“夏尔,好好去办吧。”在不动声色间谈妥了之后,路易-波拿巴抬起头,温和地看着夏尔。

“是。”(未完待续。。)

ps:对本章看不太明白的人,可以这么看:

把拿党当成kmt

把路易-波拿巴当成蒋队长

把十二月十日社当成蓝衣社

差不多就能明白了……

两人的结局也差不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