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九章 二者选一

第九十九章 二者选一


                在回家的路上,夏尔坐上了夏洛特的马车,他打算先送夏洛特回家然后再回自己家去。

经过了刚才玛蒂尔达的风波,夏洛特先前还有些不开心,但是在夏尔刚才好说歹说地哄了一会儿之后,她总算相信了夏尔的说辞。

由于剧院刚刚散场,到处都是回家的人,所以马车的速度很慢,夏洛特靠在夏尔的肩膀上,心里则在想着刚才与萝拉-德-博旺小姐的会面。

这位小姐的高傲自负,在夏洛特心里留下了十分恶劣的印象,因此在恼恨之中她故意出言挑拨教唆了萝拉,虽然不知道这种话能够起什么作用,但是夏洛特心底里,是真心期待着这对兄妹斗个你死我活的。

只有这样,才能弥补一个特雷维尔受伤的自尊心。

在心里祈祷了一番之后,她把博旺一家人抛到了脑后,抬头看了看自己的爱人。然后,她发现夏尔一直在看着窗外,眉头微微皱着,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

“夏尔,你在想什么呢?”她轻声问。“有什么大事吗?”

夏尔仍旧沉吟着,好像在为什么事犯难一样。

“夏尔?”看到夏尔一直没回答,夏洛特摇了摇他肩膀,总算才把他惊醒了过。“我在跟你说话呢!”

“哦,抱歉……”看到夏洛特不悦的样子,夏尔连忙笑着朝她道了声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烦心事。”

“烦心事?说给我听听吧。”夏洛特靠得更紧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有麻烦了吗?”

“是的。”夏尔点了点头,“我刚才得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我们最近可能真的有些麻烦了……”

“我们?”夏洛特先是惊诧。然后她的脸又沉了下,“肯定又是那些和波拿巴家族有关的事情吧?怎么了?”

她对路易-波拿巴以及整个波拿巴家族的蔑视,恐怕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随着夏洛特的这一句问话,车厢中的两个人表情都变得凝重起,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甜腻与旖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于严酷的冷静。一个政治家族是永远也摆脱不了这种冷静的。

“夏洛特,我想问你个问题……”夏尔没有直接回答夏洛特。而是转换了一个话题,“你觉得卡芬雅克将军怎么样?你能接受他成为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吗?”

“他?”夏洛特先是有些惊讶,不明白夏尔到底说起他干什么。然后又不屑地笑了,“这个蠢货只是大家拉出剿灭暴民的而已,到了时间就得退场,最高统治者?就他也配吗?”

听到了夏洛特这种下意识的反应之后。夏尔心里骤然一宽。

既然夏洛特是这么想的。那么那些最保守的正统派贵族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在近年,卡芬雅克将军的政见一直是偏向于共和派的——任何一个非贵族出身的野心家都是共和派,至于登了顶之后是什么派那就只有天晓得了,所以他不可能得到贵族们的欢心。

接着,夏尔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夏洛特,如果要你选的话,你是愿意波拿巴先生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还是卡芬雅克将军?”

一听到他的这个问题之后。夏洛特就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夏洛特,这个问题很重要。回答我好吗?”看见夏洛特很不愉快的样子,夏尔连忙催了一句,“而且,请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而有所偏向,你就直接告诉我吧,从你的观感看,他们到底哪个更加让人讨厌?”

夏洛特的眉头皱得愈发紧了,夏尔也知道这种“两个人你最讨厌的人之中你更讨厌谁”的问题实在有些让人为难和反感,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夏洛特没好气地回答。“好吧,看上去路易-波拿巴还是更顺眼一点,至少他还有个好伯父,他伯父在世的时候,对从流亡地回国的贵族也挺不错的……”

然后,她又白了夏尔一眼——当年的特雷维尔侯爵一家,就是这种回国向拿破仑皇帝献媚取宠的贵族家庭之一,这种“意志不坚定分子”,当然是为夏洛特等人之所不齿了。

“这是你爷爷和我爷爷的共同决定,你也不能全怪我爷爷一个人吧?”夏尔不满地抗议了一句,“再说了,你也快成为人家的孙媳妇了,怎么说也该多带点儿尊敬吧……”

听到了夏尔的这句话之后,夏洛特脸上骤然飘过一丝红晕,她伸手重重地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把,“谁说我不尊重他了?我一直都很尊敬他的!”

然而,虽然看似是在怒斥,她眼中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抹消不掉的。

听到了夏洛特的回答,他终于定下了心——看,在保守的旧贵族的眼里,路易-波拿巴就算再怎么讨人嫌,确实也比卡芬雅克将军顺眼。

虽然旧日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亲口确认了一遍,夏尔总归是放心得多。

“那么,夏洛特,”他微微叹了口气,说出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如果卡芬雅克将军打算效仿拿破仑一把,你能不能接受?”

听到了夏尔的这个问题之后,夏洛特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她也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你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了吗?”

“是听到了一点儿……不过还只是传言而已……”夏尔连忙回答。

“不,绝对不行,这是决不能接受的!”夏尔刚刚回答,夏洛特就打断了他的话,“这世上有一个拿破仑就够可怕了,他给我们、给世界带了多少灾难?!我绝不想再看见第二个!不。绝不!”

她已经从夏尔的肩膀上离开了,极其坚定地看着夏尔,“再说了。卡芬雅克那种货色,配得上我们喊‘陛下万岁’吗?简直可笑极了!难道我们还要屈居于这种人麾下?绝对不行!别开玩笑了……”

夏洛特的反应之激烈,让夏尔都有些始料未及。

不过,从夏洛特的坚定态度中,倒也可以看出法兰西旧贵族们的心态。

在贵族们的眼中,为拿破仑服务,尚且还有“他毕竟是个天才嘛”之类的借口为自己开脱;为同为平凡之辈的卡芬雅克将军摇旗呐喊。那简直无法想象。

这简直太好了。夏尔在心里欢呼了一声。

“也就是说,即使除去我的关系,你也宁愿路易-波拿巴上台而不愿卡芬雅克?”夏尔最后确认了一遍。

“如果非要两者取其一的话。”夏洛特没好气地回答。“不过,我们现在明明有更好的选择,亨利五世陛下现在还在……”

“好吧,别管什么亨利不亨利的了。我们现在没时间管他。”夏尔直接打断了夏洛特的话。“那么,夏洛特,回去也跟你父亲还有爷爷说一声吧,就把我今天跟你说的东西也说一下,让他们也想想办法。”

他没有想到,听到他的话之后,夏洛特只是轻轻冷笑了一声。

“自己去说吧!你们自己商量好就行了,哪用得着我管什么?一直以你们不是合作得很愉快吗?”

夏尔心里叹了口气。在心底里,夏洛特还是很不满于爷爷和父亲的“背叛”的。

“那你现在跟以前的那些同党还有联系吗?他们应该也很反对卡芬雅克将军吧?”夏尔又问了一句。

夏洛特马上横了他一眼。

“怎么。你现在还想叫我为你跑腿儿?就为了帮科西嘉那个破岛子上的那一家人爬到我头上?”

糟了,真生气了。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好了,夏洛特,别生气了……”夏尔轻轻地抱住了夏洛特,“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做了这一切,不是为了哪个人,都是为了我们自己,也包括你。”

夏洛特没有回答,只是脸上还有些不愉快。

“用不着我说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就等着那个人上台了,所以我们得想办法排除掉一切挡路石,这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我们自己。”夏尔继续着说服工作。

“而且,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吗?在卡芬雅克和波拿巴之间,你宁愿选择波拿巴。那我们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争执的地方呢?我们应该同心协力……”然后,他又亲吻了夏洛特的额头,“为了我们未的幸福,我们现在多努力一会儿,我们未的幸福就会多加上一份,洛洛特,难道你只愿意看见我一个人去努力吗?”

在夏尔的劝说之下,夏洛特终于有些动摇了。

“事到如今你也该看出了吧?可怜的亨利这辈子是成不了国王了……面对现实吧,我们得找个有回报的人投资,愚忠是没有意义的……”夏尔又亲了她的脸颊,“洛洛特,这不是你的错,这是上帝的过失,不是你的。现在,帮帮我吧,为了我们。”

如果旁人听到了对上帝如此不敬的话,可能会大惊失色,但是从小到大夏洛特早已经习惯了夏尔的各种狂言,再加上她自己也对那位没有什么尊敬之情,因此根本没有当做一回事。

她感觉夏尔话里的逻辑,隐隐约约地好像有些不对的地方,但是也懒得深究了。

“好吧,好吧,随你便吧!”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终于叹了口气,“波拿巴多了你这样的忠臣,真是走了多大的运了!”

接着,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一样,她恶作剧似的捅向了夏尔的胳肢窝。

“先向我支付报酬吧!混蛋!”

“好了好了……别闹了……”夏尔连忙告饶。

“才不会停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