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三章 哈瓦斯与回绝

第九十三章 哈瓦斯与回绝


                “尊敬的特雷维尔先生:

很遗憾地通知您,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本人都在努力为您争取,但是您之前委托于我的那件事可能已经无法完成——哈瓦斯先生已经说动了部长先生,而图赫先生现在已经在跟本人施加压力,要求马上将国际电报线路的经营权租让给哈瓦斯通讯社。

您想必明白,作为部长先生手下的职员,本人必须首先以部长先生的考虑为行事准则,因而现已经对您的要求无能为力。

很抱歉,由于时间仓促,我只能写下本函告知于您。不过,请您放心,上次与您共进晚餐时,我们已经彼此留下了极其深刻和友善的印象,相信在不久的将,我们的友谊必将在其他地方结下累累硕果…………”

【这个“图赫先生”是指夏尔-吉尔伯特-图赫(chrles-gilbert-tourret,1795-1858),法国政治家,在1848年6月28日开始的卡芬雅克内中担任农业与商业部的部长,现在是让-卡尔维特的顶头上司。】

在法兰西新闻社的办公室当中,夏尔轻轻地读着这封信,这是从农商部的署长让-卡尔维特那里寄过的。

他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手却越攥越紧。

抛开官员惯用的那种毫无意义的虚华辞藻,这短短的几行字要说的东西很简单:你要拜托我干的事我没办法了,因为我的上司——部长大人本人在给我施压。打算把电报线路的经营权交给他,我扛不住,所以不打算办了。以后在其他地方我再给你帮忙吧。

读完了之后,夏尔右手狠狠一抓,把这封信给揉成了纸团。

“所以,这家伙就甩手不干了吗?以为写封这样狗屁不通的信就能安抚住我?这个地方他帮不上忙,其他地方我还要他干什么!”夏尔抬起头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孔泽,目光中充满了怒火,“呸。什么扛不住压力,这些官油子的手段我还不明白?想要拖的话,一百种方法都有!他只是不想帮我们出力而已。这个混蛋!”

夏尔是路易-波拿巴的同党,他要是去求卡芬雅克将军手下的部长办事,那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所以只好去找了那些官僚。结果还是天不遂人愿。被人卡了一道。

“您说得对,他只是不想办而已。”即使在盛怒的老板面前,孔泽也没有丝毫的不安,语气还是一贯的沉静和冷漠,“上次我就看出了,他很不热心,现在碰到一点挫折就想着后退,实在是太正常了。”

“这个混蛋!”夏尔又忍不住骂了一句。“真是个缺德鬼!”

“他们就是这样,这些官油子公务员们关心的只是如何自保。在任时领取薪金捞好处,最后获得丰厚退休金。为达到这个伟大的目标,他们自认为可以为所欲为。就为了这个他们阿谀奉承、溜须拍马无所不用其极!”

孔泽点点头,表示自己完全同意夏尔的看法。

“他们在部里勾心斗角,在外面还是勾心斗角。我以前算是见多了,穷公务员们同没落贵族斗,而这批贵族破落子弟又想尽办法削尖了脑袋要在薪水簿上争一席之地。在这种环境里,有能力的人是很难上进的,他无法在这只有几个显赫人物作威作福的污泥浊水中卑躬屈膝,匍匐而行;即使爬上去的人呢?为了爬上高位他也得未老先衰……我算是把他们都看透了!”

因为切身经历的关系,孔泽说着说着就不免带上了一些个人的看法,不过这也很容易理解,一个在官僚体系中不幸因为意外掉下的人,总会充满了某种愤愤不平的情绪的。如果他还在那个体系里,他当然是不会这么说的。

“没错!自从新世纪以,这个国家一切大声疾呼的争论、翻覆去地衡量得失,都通过书面进行。结果报告尽管写得漂亮,法兰西却濒于破产了。人们总是坐而论,却不起而行。这个国家每年要写几百万份报告!官僚体制就此统治一切!各种档案、卷宗、文牍成捆成捆地增加,膨胀,而且日益美化。好像没有这些公文,国家就要垮台;没有这些通函,国家就寸步难行!这官僚阶层利用收入与支出之间的互不信任为自己谋利,他们不惜诽谤政府维护自己的声誉,好像一切都是政府逼着他们干得一样。

总之,我们这个可怕的官僚体制把国家变成了小人国,把全国拴在首都的中央集权的铁链上,好象当时国家没有这些公务员时,什么事也没干过似的。他们象香菌寄生在梨树上一样,依附于公众事务,而又对公众事务全然漠不关心!”

夏尔也大骂了一通,用这样一番议论发泄自己事业暂时受挫的愤怒。

不过发泄归发泄,两个人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就算骂得再狠也无助于解决问题,于是两个人很快就都收敛住了自己的情绪。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孔泽瞟了夏尔一眼,低声问,“是放弃还是继续?”

“为什么要放弃?不过是一点小挫折而已。”夏尔冷冷地回答,“事前我就想到了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所以,没关系,我不会放弃的,这点打击我受得了,更不会因此而放弃。他们既然现在想租给哈瓦斯那就让他租吧,到时候我准把他们给搅个天翻地覆。”

“好吧,既然您这样想……”孔泽刚想说几句,突然门口传了几声敲门声。

“进!”夏尔喊了一句。

然后一位职员走了进,在夏尔耳边轻轻耳语了几句。

“什么?”夏尔皱了皱眉头。然后马上反应了过,“让他进,我现在就见他!”

等职员领命而去之后。夏尔抬起头看着孔泽。

“哈瓦斯先生亲自过了。”

“什么!”孔泽表现出了和刚才夏尔一样的震惊。

“您先出去吧,等下我和他谈完了再过,我倒要看看他想干什么。”夏尔现在已经完全镇定了,他反而有些好奇,想要弄清楚对方突然跑过拜访自己是什么意思。

………………

当一身衣冠楚楚的老人拿着一根手杖走进夏尔的办公室的时候,夏尔马上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满面笑容地朝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好像刚才那个大发雷霆的人不是他一样。

“哈瓦斯先生,您今天能特意前指点我这个后辈,我很荣兴。”

虽然又见到了一个在后世历史上能留下名字的大人物。一个未传媒巨头的创始人,但是他已经生不起什么古怪的感触了——皇帝国王劳资都见过了,一个垄断巨头(未的)又能算得了什么?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最基本的社交礼节他还是要遵守的。毕竟生意上的竞争是一回事,私下里的交往是另一回事。

头发和胡子都已经花白了的老人,很快握住了夏尔的手,用力地握紧了。“德-特雷维尔先生,您果然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年轻,真是让人惊讶。”

他的声音很平和,但是却也很有力。

而就在这一握手之间,法国商界也正式承认了夏尔-德-特雷维尔作为一个新玩家的登场。

“正因为年轻。所以我才更需要向您和其他有经验的人学习嘛……”夏尔仍旧笑得十分欢畅,“您之前就给我很好地上了一课。直接通过图赫先生解决我们之间的竞争难题……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学习。”

“关于这一点,德-特雷维尔先生,我也十分遗憾,”哈瓦斯又笑了笑,好像真的很歉意似的,然后他坐到了夏尔的对面,“平心而论,我是极其不愿意将事态演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对特雷维尔家族我也充满了敬仰,可是……我想您也明白,电报线路的经营权对我们十分重要,所以我们无法坐视您抢在我们之前,很抱歉。”

虽然说得彬彬有礼,但是夏尔当然明白他的坚决态度。

“哦,没关系,商场嘛,大家都不能只讲情面……”他连连点头表示对对方的理解,“没关系的……既然我们决定投身于这个行业,这种程度的挫折我们还是受得了的……”

“您不生气的话那就太好了。”哈瓦斯先生又点了点头,然后又颇为奇怪地扫了夏尔一眼,“特雷维尔先生,既然您一直说希望听听老人的话,那么……我能给您几句建议吗?”

“您尽管说吧,我一定好好听着。”夏尔连忙回答。

“特雷维尔家族非要跑到这里不可吗?”夏尔表态之后,哈瓦斯先生用了一种诚恳地语气,同时看着夏尔,“就我看,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如此竞争……”

“可是……”

“特雷维尔家族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大显身手,何必又跑到这个行业,它的利润难道有铁路,有股票那么高?难道有田地和国债收入那么稳定?”夏尔刚想说什么,哈瓦斯先生又开口了。他的神气十分平和,好像老师对学生那样规劝着夏尔,“这些地方都可以让您取得满意的回报,您实在没有必要跑到这些地方和我们拼杀,那完全是得不偿失的。”

听到了在礼貌中蕴含的警告和威胁之后,夏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接着,出乎夏尔预料的是,哈瓦斯先生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张期票,放到了夏尔的办公桌上。

“我听说您之前找了卡尔维特先生办事?哎,这个人出了名的滑头,您找他可就是得不偿失了……”哈瓦斯先生叹了口气,好像真的为夏尔惋惜似的,“既然现在他没有把事情办成,那么您就没必要将钱给他了,您把这些钱拿回去吧,免得白白打了水漂……”

他的语气里,既有安抚,又有那种老年人特有的对毛头小子的藐视,让夏尔心头不由得又闪过了一道怒火。

不过,说实话,他这话倒也不是一种伪装——在现在这个年代,也没有多少人明白垄断信息传递到底是一门多么可怕的生意。而且,他已经65岁了,实在没有精力去和别人拼争,只想着安安静静地经营自己的生意——在他看,夏尔接下了支票然后带着特雷维尔家族体面离场是理想的结局,对方哪边都好。

看了一眼桌上的期票,发现上面的数目竟然比自己贿赂给那位让-卡尔维特先生的数目还要多上不少。

就想要用这点钱把我给打发滚蛋吗?

呸,你休想!

夏尔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不过他当然不会将这种怒气表现出了,他只是继续微笑着,然后拿起那页纸,恭恭敬敬地重新送回到了哈瓦斯先生的面前。

“对不起,先生,您的教诲对我十分有用,但是您的钱我却无法接受……”夏尔笑着回答,“我们不会因为这次的挫折而放弃的,特雷维尔既然决定了目标,那就不会轻易放弃。”

听到了他的回绝之后,哈瓦斯先生倒也没有显得很生气,只是微微挑了挑眉。

“哦?是吗?那就没有办法了……哎,真是抱歉,这样的话我们只能按既定的程序办了——哈瓦斯通讯社将很快获得巴黎-布鲁塞尔电报线路的经营权。”

“您尽管自便吧。”夏尔仍旧微笑着。

他并不讨厌哈瓦斯,更不想说什么“莫欺少年穷”之类的蠢话,人家今天已经给了自己足够的面子了,只是自己不接受而已。

这一切都只是在商言商而已,跟个人的喜恶是没有关系的。

“好吧,那么也祝您好运,年轻人。”哈瓦斯轻轻地站了起,然后慢吞吞地将支票收回到了衣兜里。直到这时,他也没有失去那种未巨头的风度。

接着,他重新拿起了自己的那根手杖。在那一瞬间,夏尔甚至产生了这把手杖里会突然出现一把剑的错觉……当然这只是一种错觉而已。

“年轻人,祝您好运。”老人又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然后打算告别。

“也祝您好运,哈瓦斯先生。”(未完待续。。)

ps:今日二更奉上。

新月新气象,我要告别之前的颓废,更积极地生活下去……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吧,我要一直走到底。

继续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