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一章 忠诚与大有前途

第九十一章 忠诚与大有前途


                在之前夏尔绝没有预料到,自己能够和朱莉谈得这么欢畅,这位大小姐比他一直以认为的还要机敏聪慧很多。不过,他也没有和朱莉说上太久,毕竟她刚刚才成为母亲不久,需要好好的休息。

从她的房间出之后,夏尔的心情十分愉快。能够得到朱莉如此明确的许诺,为自己找到一个日后的帮手,不管怎么样看都是一件大好事。

正当他打算去找自己的妹妹时,一路穿着制服的老仆人突然走到了他的旁边。

“先生,请问您现在有空吗?老爷想要见见您。”

虽然是问询的语气,但是他话里话外总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神态既谦逊又带有那种大户人家的贴身仆役所特有的傲气。

“伯爵想要见我?”夏尔有些吃惊,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点了点头,“好吧,当然可以了,我有时间。”

既然都已经见了大小姐了,那么再去见一见伯爵本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接着,他跟着这位仆人,沿着走廊走到了年迈的迪利埃翁所居住的卧室。

这是夏尔第一次到这位前掌玺大臣所居之处,出乎意料的是,这里的布置并不奢侈,除了各种文件之外,只有一些钟表、花瓶之类的小玩意儿,既庄重又典雅。在大书架旁边,有一支张在微微摇晃的躺椅,而那位迪利埃翁伯爵,正躺在这张躺椅上,微微闭着眼睛,似乎正在休息。

仆人把夏尔带到了,然后向伯爵行了个礼。接着自行退开了。

伯爵微微睁开了眼睛,然后脸上微微动了一下,笑了起。

“特雷维尔先生,今天在我家还玩得开心吗?”

虽然努力想表示出亲切,但是伯爵的这个笑容里面并没有多少让人愉快的成分。只是让人觉得苍老虚弱而已,特雷维尔侯爵身上的那种充沛活力完全找不出。此时,任谁也能看得出这个老人真的已经是风烛残年、行将就木了,夏尔又想起了朱莉之前的那句话。是啊,他看上去确实不知道哪天就得被上帝给召唤去了。

而我,就算是重新再活了一次。看上去也是逃不过那一天的。

蓦地,他心里突然闪过一道奇怪的感触,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一丝感触给扔到了一边。

“是的,十分开心,谢谢您的招待。”带着一种淡淡的怜悯。他将语气放得十分温和,“也祝贺您,能够得到如此珍贵的宝物……小玛蒂尔达确实十分可爱。”

“呵呵……确实是挺可爱的。”听到了夏尔的恭维之后,伯爵笑容更加深了,“其实说起也奇怪,我年轻时,可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居然能够活着看到自己的曾孙女出世……想想。时光流逝的速度还真是让人恐惧啊,还没有回过味,我就已经只能躺在这里,整天就在回忆一些过去的事打发时间了。”

“这也是一种幸福吧。”夏尔谨慎地回答了一句,他不知道在感慨年华老去的老人面前,到底该说什么好。“至少您现在有荣华富贵,而且也有儿孙陪伴在身旁。”

“对,您说的没错!这已经是一种幸福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幸福。”伯爵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继续说了下去,“我年轻的时候。那场大灾难就发生了,我父亲和他侍奉的王上前后都上了断头台,我是费尽了心机才跑出的——就和您的爷爷一样,那二十年里我吃够了苦,几次还差点死掉。那时候我发誓我绝不会让自己的儿孙也遭遇这样的灾祸……我很欣慰的是。我做到了。”

伯爵抬起视线,看着夏尔,原本浑浊的眼睛里突然抹上了几道异彩,好像有些激动似的。“特雷维尔先生,我知道,很多人都嘲笑我毫无忠诚心,几次三番地改换门庭,可是我不这么做又能怎么样?难道我不背弃,波旁王族就不会倒台了吗?路易-菲利普就不会滚蛋了吗?不!这是他们命定的劫数。既然我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改变整个时势力挽狂澜,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去想想办法,让我的孩子们不用受我当年受过的罪?在我看,忠诚和才华一样,都只是一种商品,人只应该把它卖给胜利者。”

听到了这个老人的独白之后,夏尔仍旧没有答话,他隐隐约约觉得对方好像是在跟自己解释着什么。

他到底想要说什么呢?

“其实我并不反感您的这些行为,”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轻声回答,“在我看,您并没有刻意去背叛之前您所侍奉的君主,您只是在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之后才选择离开而已,这虽然并不是忠诚,但是也不是什么过失,况且,很多人都是这样,也并不只有您一个。”

“您能够这样看我,真是太好了!”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伯爵一下子好像就轻松了许多,“说到底,如果沙皇或者奥地利皇帝跑过的话,我们当然必须反抗,但是波旁、奥尔良或者波拿巴,他们对法兰西说究竟有多大区别?在我看是没有的,只要能够安定国家,那么谁上都是一样的。”

然后,他又看了夏尔一眼,“区别只是,谁上对我们更加有利而已,目前看,确实是波拿巴家族更加有利……”

“确实如此。”夏尔再度点了点头。

“那么,年轻人,既然您已经陪了我这个糟老头子说了这么多,那么您是否还能再听他说几句心里话?”

“您尽管说吧。”夏尔马上回答。

“想必,现在我们之间可以开诚布公了——年轻人,您想要帮助波拿巴先生上台,然后借着他飞黄腾达,对吧?驱使您对他效忠的理由,不是忠心。而是野心,对不对?”伯爵紧紧地盯着他,这一刻他的老态几乎一扫而空了。

经过几次的往,他已经确定了夏尔不是那种迂腐之辈,而是一个同样雄心勃勃。打算借着扶助路易-波拿巴上位实现个人欲望的野心家,所以他才直接摊牌。

还没等夏尔回答,他继续说了下去。

“您有这个想法,当然没错,甚至可以说棒极了,金融投机能够使人变成巨富。政治投机能使人变成巨富中的巨富,没有什么生意能够比政治投机更加划算了。但是,正因为它是一门如此高回报的生意,所以,以过人的身份我也要提醒您一句,您必须打起十万分的注意……以防某天突然从高处被摔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伯爵有意顿了一下,“没错,我的意思是,您如果和波拿巴家族绑得太紧,那么即使重新建立了帝国,也随时都有可能跟着他们一起被风浪掀翻……然后在汹涌可怕的狂潮中粉身碎骨。”

夏尔有些惊疑地看着这个老政治家,他的这一番危言耸听。让夏尔有些老不自在,吃不准他的意思。

“您可以详细解释一下您的意思吗?”他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

伯爵又笑了一笑。

“年轻人,事到如今您还没有把这些给看个清楚吗?不至于吧?”他调侃式地问了一句,然后面孔又重新归于严肃。

“只要您还没有被无谓的忠诚心冲昏头脑,只要在利益面前您还能够保持清醒,您就可以看得出,波拿巴家族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这个意大利小贵族家庭,只是借着时势冲上台前的。

他们没有历史,也没有足以蒙骗人的‘正统性’。所以并没有足以让抵御灾难实力和底蕴,就算再怎么烜赫一时,一次可怕的风浪就能把他们给掀翻!尤其是在这个谁也不服谁的国家里!

罗曼诺夫和哈布斯堡的正统君主们可以输几次,可以输得很惨,但是拿破仑呢?他在俄国失败了一次就再也爬不起了!”伯爵微微眯着眼睛。以那种淡漠的语气叙述着,“那么,既然连那位惊才绝艳的皇帝陛下都只能输一次,我们的路易-波拿巴先生呢?他能承受几次失败?”

也只能承受1870年的那一次而已,然后整个帝国就覆亡了,夏尔在心中默默回答。但是他当然不会说出口,只是静静地听着这位老人的话。

“特雷维尔先生,不可否认,您是个很聪明的年轻人,很多事情您都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但是,您毕竟出世尚早,经验上还有一切欠缺,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完全看个通透;而且您一家人数十年都坚持着对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这两点可能使得您不太愿意面对我的这番告诫。”伯爵微微地笑了笑,“但是,您可以仔细想一下,我说得到底有没有道理?难道您的感情会让您看不清现实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诚恳地看着面前的老人,他现在已经完全收起了刚才的那种怜悯心。

在路易-波拿巴还没有重建帝国之时,这些有头脑的老政治家们就能够看出他的帝国所面临的风险,即使行将就木,他的头脑也足够好用。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说出这一番话,但是他说得这些话是绝对没错的——甚至可以说是正确之极。

“您看得十分清楚,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他在这种人面前,完全没有兴趣去掩饰自己的看法,“波拿巴家族是深系于威望之上的,一旦威望受损,则权力也将荡然无存。不过……至少在现在,我觉得他们的威望还是很牢固的,至少值得我们去追捧去利用。”

“就是这话!”伯爵欣然点头,“您终于舍得跟我透底儿了啊,特雷维尔先生。我越越欣赏您了,在您这个年纪的时候,我的头脑可没有这么清晰,也没有这份儿机灵……我敢断定,您日后肯定会比我爬得还要高得多。哎,真可惜,我太老了,没有办法再去见证您所能达到的地方了……”

然后,他看似无意地加了一句,“但是,我的儿子,我的孙子孙女,还有我的小玛蒂尔达,他们都能看见吧!”

夏尔终于听明白了,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这位伯爵,已经感觉到自己寿命不会太长了,他正努力经营,想给自己的儿孙们安排好路。而如果想要保持荣华富贵,就要多多拉拢同盟和奥援,于是他就把自己也当成了未的一个可拉拢的目标。

而他之前说的这些,就是暗示夏尔——你也得给自己多找找后路。

想,朱莉之前向自己示好,想要给自己的丈夫找到未的保护人,肯定也是这位老人给指点的。

还真是不能小看这些人啊!他又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我们对朋友一向是忠诚的,因为他们也对我们忠诚。”他低声回答。

“那就太好了。”

伯爵笑得十分开心。然后,他们很有默契地换了个话题,“吕西安的事情,您已经知道了吧?”

“已经知道了。”夏尔点了点头,“而且我已经跟朱莉保证过了,我会尽全力去帮忙的。”

“这件事您倒不用费太多的心思,迪利埃翁家族现在虽然在野,但还是有不少办法可以去想的。”伯爵颇为和善地看着夏尔。“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

“您请问吧。”

“您之前怂恿过吕西安,让他抗命?”伯爵轻声问,“那么您对这整件事到底是怎么看的?您真的认为他做得对吗?”

“哦,也对也不对。”夏尔直接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

“首先,我并不认为抗命是好事。”夏尔慢慢地叙述了自己的看法,“军队是武器,武器是不应该有思想的。刀剑是用杀人的,要杀谁是由握着刀剑的人决定,而不是刀剑本身。吕西安既然是一个军人,他在接到命令后就应该去执行,而不是抗命。”

“那您为什么还要怂恿他呢?”

“因为现在刀剑并不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啊。”夏尔理直气壮地回答,“既然不在我们手里,那么敌人手中的刀剑越不称心越好。等到我们掌握了刀剑,那么谁敢违抗命令——哪怕看上去再不合理的命令,就得吊死谁。”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伯爵突然笑了起,笑声越越大,最后变成了连串的咳嗽。

“哈哈哈哈……您果然大有前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