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八章 官员与贿赂

第八十八章 官员与贿赂


                在圣雅克街鳞次栉比的众多建筑中,有一幢颇大的酒店,这家久负盛名的酒店被人称作蓝鹊酒店,素都以豪奢著称。

今天,夏尔就呆在这家酒店中的一个小小包厢里,静静地等待自己客人的临。

他无心欣赏房间四壁中挂着的装饰画,也没有兴趣去看窗外的草坪和花圃,只是静静地把玩着手中的餐具,心里想着其他要紧事。

终于,在他第三次拿出怀表看时间的时候,门终于打开了,穿着黑色便装的孔泽,面无表情地走了进。

“他终于了吗?”

“是的。”孔泽点了点头,“他已经到楼下了。”

“比预定时间迟了快一个小时。”夏尔有些不悦。

“能就不错了。”孔泽语气还是一贯的冷静,“他是个大官儿,我们还有求于他,他们当然会摆摆谱了。”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但是这股不悦很快就被强压了下去。

“没关系,只要能把事办成,他摆谱就摆谱吧。”

接着,他也站了起,和孔泽一起亲自到下面去迎接今天的客人。

没过多久,这位长得矮矮胖胖的客人就被夏尔等人迎了上。他穿着考究的便服,灰黑色的头发梳理地整整齐齐,脸上带着和善的笑,但是却有意好像装得矜持,官员的派头被耍得十足十。在和夏尔答话的时候,他也总是只哼哼几声。他那有些发黄的脸上皱纹密密麻麻,再也无法展平,形成了沟底发白的永久性皱褶,棕色的眼睛里不断闪过狡狯的光。

这幅模样既是和善又是冷漠。极度善于变化,根据需要,可以在一秒钟内由对下属时的倨傲无礼和颐指气使,变成对上司的逢迎拍马和阿谀奉承。

“卡尔维特先生,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拨冗前。”刚刚一落座。夏尔就笑着向对方致意,同时轻轻举起了酒杯,示意了一下之后自己喝了下去。

“德-特雷维尔先生,您知道的,为了帮助那些有志于事业的商业家们,我们向不遗余力。”这位官员也同样微笑着。“您不用这么客气。”

“哦,谢谢。”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夏尔笑得更加欢畅了,“您能这样说真是太好了,我们极其需要您的帮助,只要有您的帮忙。我们就能把那件事给办成了!”

是的,夏尔今天找到这位官员,就是为了寻求帮忙的。

他想要为自己新成立的法兰西新闻社租用从巴黎到布鲁塞尔的国际电报线路,就必须得到政府的允许,因为这条线路是政府所有的。

所以,在做出了决定之后,他马上辗转各路的关系。终于在今天请了农业和商务部的一位署长让-卡尔维特先生,向他提出自己的要求。这位署长大权在握,如果他能够点头的话,基本上就能够决定整个租用权的最终归属了。

【当时法国的内部委还不如后那么复杂,内中农业和商业被归为一个部同时管理,直到1881年的莱昂-甘必大(léon-gmbett)内,农业部和商务部才第一次分为两个部委。】

进入19世纪之后,法国平均每十几年就几乎要更迭一次政权,在短短的七十年当中总共出现了两个共和国、两个王国和两个帝国,如此剧烈的政权变动。使得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都处在一种朝不保夕的状态。

而在这种动荡状态中,国家的治理权,便在很大程度上就转到了中央那些基本保持着稳定的官员手中。在那几十年中,王朝和政府的屡屡更迭,但是政府官厅里的官吏们却相对保持稳定。好像只是换了几块牌子一样,在政府的中央部门当中,官僚治国的形态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

这个国家,在这个年代,已经拥有了数十万人之居的庞大官僚队伍,既让国家掌控能力前所未有地庞大,可以深入到国家的每一个角落;也让国家难以摆脱官僚机器的桎梏和掌控。部长们去去,但官员们却一直都在那里。

即使到了第三共和国之后,情况也并没有多大改观,甚至反而愈演愈烈。频繁更迭且经常瘫痪的内(总理和部长平均只有一年左右的任期,在1911-12年的一年间,法国政府总共换了3次外交部长,5次国防部长),也使得政治家根本无法有效地掌控政府。在第三共和国,实际上主持政府事务的就是政府的官员,而政客们主要负责在议会里互相吵吵嚷嚷,同时宣泄选民的恼怒而已。

不过,夏尔此时当然不是探讨政府问题的,他和卡尔维特先生两个人好像相谈甚欢,一边吃着饭一边闲谈起。

“真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就有了如此雄心,真不愧是德-特雷维尔家族的人啊!”酒酣耳热之际,卡尔维特先生好像有些感触,他感叹了一句,“老实说,我一开始还真不敢相信,这位想要同哈瓦斯先生竞争的人竟然如此年轻。在您这个年纪的时候,我才是部里的一个小职员呢,那时候还是波旁家族的天下呢!”

“瞧您说的,德-特雷维尔这个姓氏也无法让我们心想事成,一切都得看个人的努力。我的爷爷在之前几十年里也受够了气,因为他是皇帝的支持者。”听出了他语气里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嫉妒之后,夏尔连忙解释起,“只有等到现在,我们才能出透透气,哎……我们整整浪费了三十年!”

一边自谦,一边他暗示自己只是家族中出面的经办人而已,实际掌控者是家里的老人,免得对方因为自己的年纪,而怀疑自己的能力和决心。

果然,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卡尔维特先生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好像自己已经掌握了全部状况了。

“原是特雷维尔侯爵决心搞这种大投资啊,我就说嘛,难怪!不过,既然能说动老人家投资这种新事业,想必您也在其中出了很大力吧?”

“只是建议了几句而已,作出决定的还是他们。”夏尔谦虚地笑了笑,一边继续不客气地拿自己的整个家族做虎皮,“先生,在这件事上,只要您肯给予我们一些惠而不费的帮助的话,我们自然也会对您感激不尽,就连我爷爷的兄长特雷维尔公爵都对这件事十分感兴趣……”

“可是……您的爷爷和他的哥哥不是关系不大好吗?听您的意思好像公爵也插上了一手?”特雷维尔家族两兄弟的轶闻,就连这种官员都知道了,可见其在上流社会传播得有多广。

“虽然平时有些不和,但是谁又会跟金法郎过不去呢?”夏尔微笑着回答,“只要能够获利,那么政治观点的障碍从都不是问题。”

“原是这样!呵呵,我明白了……”卡尔维特先生连连点头,好像恍然大悟。

在夏尔的诱导之下,他已经认定这项事业是名门特雷维尔家族整个决定的投资方向,而夏尔是家族事业的具体经办人了——不过这也不奇怪,刚见面的时候谁会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会有如此远见,又会有如此大的气魄呢?

平心而论,这位官员当然是欢迎夏尔出现的,因为法兰西新闻社和哈瓦斯新闻社如果为电报线的租用权而开始明争暗斗的话,他这个经办人和决定人,当然就可以依靠出售自己的权力从其中大捞好处。

“既然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想法,那么我想政府当然是会乐见其成的,毕竟公爵从前还当过大臣嘛,跟不少人是熟人。”卡尔维特先生先不动声色地给夏尔打气鼓劲,然后马上又吊起了胃口。“不过……其中也有不少的困难。您明白的,哈瓦斯先生在这个行业已经耕耘了很久了,认识的人也相当多,不瞒您说,一直都有不少人想要我帮忙,把线路的经营权出租给他……”

看着他的表演,夏尔心里不禁更有些不悦了,不过既然他肯这样打官腔,那就说明一切有戏。

“我们当然能够理解您的为难。”夏尔马上诚恳地回答,“对哈瓦斯先生,我们一直是相当尊敬的,虽然我们现在是竞争对手。事实上,为了电报线路的经营权而不得不与他进行竞争,我们也感到非常遗憾。但是,既然我们决定了要涉足于这个行业,那么我们当然应该全力以赴,不是吗?”

“哦,当然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全力以赴。”卡尔维特先生马上附和了一句。

然后,夏尔将一个信封交给了对方。

“这是我们对线路经营的详细计划书,并且我们保证可以在任何时间配合政府,您当然知道消息对政府的重要性吧?所以,您可以仔细考虑一下……”他有意加重了音量,重复了一遍,“仔细考虑一下。”

听到了夏尔的暗示之后,卡尔维特接过了信封,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好的,我会仔细考虑的,您放心吧。”

信封中夹着的支票能够让他考虑个清楚,夏尔在心里说。

他并不介意贿赂官员,因为在19世纪的法国,官员们利用职权捞取好处几乎是天经地义的。

“谢谢您,卡尔维特先生先生。”他笑着举起了酒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