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七章 斥责与谅解

第八十七章 斥责与谅解


                正当朱莉因为丈夫的事情在向自己的妹妹求助的时候,她的丈夫也到了年迈的迪利埃翁伯爵的房间里,为自己现在的困难处境而寻求帮助。

在仆人的引领之下,吕西安-勒弗莱尔到了伯爵的身边,这位年迈的前掌玺大臣现在微微眯着眼睛,似乎好像仍在睡觉一样。只是,在吕西安凑近之后,老人轻轻地哼了一声,表明这位老人实际上还保持着清醒。

吕西安静静地看着这位老人,一时沉默了起。

虽然他明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软语向对方求助,但是那些他夫人教过的话这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这种诡异的沉默就一直持续了下去,他笔直地站在老人旁边,好像一个接受检阅的士兵一样。

房间里十分安静,只有摇椅晃荡时的咿呀声回荡其中,好似是在提醒着什么似的。

沉默了良久之后,反倒是迪利埃翁伯爵先开了口。

“您好像干了一件傻事,先生。”年迈的伯爵仍旧眯着眼睛,轻轻地说。

听到了伯爵总算说出了话之后,吕西安心里松了口气,但是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听着。直至此刻,他心里仍旧不认为自己之前抗命不遵是做错了。但是他今天不是吵架的,所以当然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作为一个军人,不服从上级的命令,这违背了您的天职。这一点您不会质疑吧?不过,这并不是您做得最傻的地方。”伯爵仍旧半眯着眼睛看着壁炉上的挂钟,“您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方是。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后,居然事前没有跟我们说一声!我知道您是为什么,您害怕我们阻止您,所以您干脆就选择了独断专行。等到事情发生了之后,您才双手一摊:‘哦,抱歉,我已经把傻事干完了!’。事实证明您干得不赖,您让您的妻子茫然无措,让我们也大吃了一惊……”

这一通指责。让吕西安微微低下了头——自从在夏尔的鼓励之下做出了抗命的决定之后,为了不让别人再动摇自己的意志,他一直没有跟包括妻子在内的任何人说,因此在得到了吕西安因为抗命被关押起的消息。朱莉几乎崩溃了。好不容易才恢复过,四处奔走才让他躲过了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厄运。不过,虽然不用被军法从事,但是这种抗命行为当然会受到惩罚,他现在已经被解除了一切军职,甚至还有可能被从军队中除名。

即使到了今天,他也没后悔过那天的决定——至少我没有弄脏我的手,还有我的良心。他暗暗心想。

但是,他理所当然地会对妻子有些愧疚。而这种愧疚,也让他只能低着头听着这位贵族老爷的训斥。

“不过,我想,您拿自己的前途去冒险之前,已经知道自己要面临的后果了吧?”指责了几句之后,也许是气消了一点,伯爵的语气放缓了许多,“所以我现在这样指责您,也没有了多大的意义。现在,我想问问您别的几个问题……作为朱莉的丈夫,您想必是可以用您的本心回答我的吧?”

他骤然睁开了眼睛,冷冷地盯着吕西安,让这位向在战场上无所畏惧的军人都感到有些发毛,片刻之后他才回过神,然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当然会回答。

“吕西安,我想知道,事到如今,您到底是怎么看我们的?您是把我们这些人当成是亲人,还是当做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贵族老爷?您是以我孙女婿的眼光看我们的,还是以弑君犯的孙子的眼光看我们的?”

老人的第一个问题就让吕西安感觉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虽然这也是他第一次听到对方不喊“勒弗莱尔先生”,而是喊“吕西安”。

“我现在并不讨厌你们。”沉默许久之后,吕西安终于开了口,他看着对方,认真地回答。

言下之意,也就是并不感到亲近。

虽然是请求帮助的,但是他还是决定说实话,哪怕触怒对方,也比违背本心去说假话奉承对方要好。

正如他自己所说,经过了这接近一年的往之后,虽然还是有那种源于出身的隔膜,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迪利埃翁一家人是那种旧日传说中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贵族老爷,所以原本对贵族的反感反而因此被冲淡了不少,但是如果说可以完全当成休戚与共的亲人,那肯定也不太现实。

所以,吕西安现在对迪利埃翁家族的观感也就十分微妙了:他既不感觉亲近,却也并不讨厌,只是因为过去经历的原因,他并不想与这家人往过多——只可惜世上太多事是不能顺遂人愿的。

“哦?”听到了他的话之后,伯爵微微颔首,表示他的回答在自己意料之中。“那么,您想听听我对您的看法吗?”

“请您说吧。”吕西安点点头。

“平心而论,您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但是并没有优秀到无可或缺的地步,我也并不觉得您是我希望所拥有的那种孙女婿,而您最后的表现更加让我失望。”伯爵缓缓地说着,好像丝毫不怕激怒对方似的,“您想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好吧,呵,原则……可是您如果如此坚持原则的话,那么为何又不敢堂堂正正地跟我们说出呢?您不肯缠住我们,原因是您更加害怕我们缠住您,对吧?您觉得我们根本不会考虑您的个人意见,对吧?”

顿了一顿之后,他瞥了吕西安一眼,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我并不生气您坚持自己的原则——虽然这听上去已经很可笑了,我最生气是您居然如此独断专行!您既然跟着朱莉回了,就应该明白,有的时候人不是为自己活着的!”

在有些激动的老人面前,吕西安只得重新选择了沉默。

“说到底,是您的成见太深了。您总觉得我们又自私又看不起人,没错我们确实自私自利,但那是对外,如果在一家人之间我们都无法互相依靠的话,那么谁还有资本去跟外人自私自利?这一点您不会想不明白吧?既然这样,为什么您不肯信任我们呢?”伯爵继续追问,然后他轻轻叹了口气,“也许您认为我们自恃有爵位在身,就看不起所有平民。但您绝对想错了,我们并非蔑视平民,而是蔑视一切没有头脑的人,一切不会好好为自己打算的人……在这几十年里,我最欣赏的一个人是我的一个旧日的下属,他也是平民出身,小时候家里无权无势什么都没有,但是他自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他看出什么对他最有利,他的脑子灵光极了!他考上了半官费生进了中学,然后自己跑进了政府去钻营,现在……他已经成了里昂税务局长!我对这种顶呱呱的人从都只有尊敬,可是,您现在能够得到我的尊敬吗?不能,不能,先生。”

【当时法国的顶级中学亨利四世中学中,平民子弟可以通过考核后以半官费生形势就读。】

说了一大段之后,老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些激动过后的红晕,有些气喘地停下了。

“现在既然您已经这么干了,我们再说很多也没有用处,我也没有兴趣惩罚您什么,谁叫您已经是朱莉的丈夫,她女儿的父亲呢?我会想办法帮助您解决目前的困难的。总之,以后我希望您能够想清楚,到底什么对您有利,什么对您不利?”

明明得到了伯爵的承诺,但是吕西安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了。

“对不起。”在一种油然而生的愧疚当中,他下意识地道了一句歉。

“您对不起的人并不是我。”伯爵低声回答,“而是您自己!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原本该有什么样的前程!”

他的话很明显了,他并不是反感吕西安的决定,而是恼怒于吕西安的独断专行。

“即使是现在,只要您能幡然悔悟,搞清楚我们不会您的敌人而是您的帮手,一切也都还不晚,您难道就不明白吗?!”

这语重心长的一句话,让吕西安有些发愣了,他呆呆的看着伯爵,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没错,我直到现在仍旧有些介意您和朱莉结合的方式,但是……那都已经是过去的历史了,现在,我们都应该向前看!我已经忘掉了之前的种种不愉快,难道您就不能忘记吗?先生,别把一切弄糟,断送了原本能够属于您的一切!”

吕西安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老人突然抬起了自己的手,然后示意吕西安。

吕西安伸出了手,握住了这只手。这只手已经软绵无力而且布满了皱纹,但是却好像又有千钧之重。

“我的孙女婿,”伯爵又是轻轻叹了口气,“现在我们终于坦诚相见了。以后也请保持这种状态吧,我想您保证,这对您百无一害。”

“您……”吕西安想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说了出口,“您……比我想象中……还要开明……”

“那是因为不开明的贵族都已经上了断头台,要么就已经在乡间抱着庄园一同朽烂了。”伯爵冷笑着回答,“我们是旧时代的最后遗存,当然也得明白什么是新时代。”(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