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五章 倾谈与东方

第八十五章 倾谈与东方


                到了深夜时分,德-佩里埃特小姐所邀请的客人们大部分都散去了,只有这位小姐属意的寥寥几位客人会被留下,然后大家一起走到她那精致的小会客室当中。某种意义上,这个时候整个沙龙才真正开始。

路易-波拿巴在造势的效果基本达成之后,心满意足地告辞了,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多少兴趣陪伴这些文人雅士谈天说地,而夏尔和维克多-雨果却被热情的主人给留了下。

仆人们适时地奉上了精致的点心和蔬果,大家在吃饱喝足了之后,都处于一个体力上的倦怠状态。而正是这种体力上的倦怠反而带了精神上的清明,在此时人人都思维敏捷妙趣横生,自然也就能够得到那种精神上的乐趣。

“年轻人,这次您该好好介绍一下自己。”维克多-雨果仔细打量着夏尔,面带笑意地问,“我可被您和德-佩里埃特小姐瞒了好久了,这下该告诉我真情了吧?”

“这事儿可怨不着我呀,先生。”蓝丝袜小姐笑着回答,“他特意要求我隐瞒他的身份,我总不能不守信吧?”

“那么,现在总没必要继续隐瞒下去了吧?先生?”维克多-雨果继续看着夏尔。

眼见已经没法再敷衍了,夏尔站了起,然后郑重其事地向对方躬身行了个礼。

“抱歉,先生,之前我确实对您有所隐瞒,不过考虑到我的处境。您当然会理解我的苦心。”他顿了一顿,然后放低了声音,“我名叫夏尔-德-特雷维尔。是特雷维尔侯爵的孙子。”

一听到他这句话之后,雨果不出他所料,大为动容。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真没想到,您居然是德-特雷维尔家族的一员!难怪您对我之前的提议这么不上心呢!也对,您想要上进的话,自然可以找到比我有力得多的人士作为帮手。”

坐在沙发上的维克多-雨果看着夏尔。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惋惜的感叹。“只不过我真没有想到,原您竟然是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不过,也对啊。特雷维尔侯爵一直是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您选择跟随长辈的政治立场也很正常……哎,看您确实是没有兴趣在界发展了,真是可惜。”

夏尔只是笑了笑。然后十分严肃地回答。“我支持波拿巴先生,并不仅仅是因为跟随长辈而已,而是因为我赞同他的政治理念。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法兰西必将走向繁荣昌盛。”

“看不出您还是如此关心国家大事啊,”维克多-雨果点了点头,“不过,从刚才路易-波拿巴先生说的那些构想看。他确实比我所想象的要有才能得多,所以我倒希望他的梦想成真……”

“他的梦想肯定会成真的。为了拯救国家,我们必须帮助他成功。”夏尔以一种笃定的语气回答。

只是,未的拿破仑三世陛下的梦想,当然不是雨果这些人所想象的那些而已。直到被路易-波拿巴流放之后,他们才如梦初醒,可是那时候已经太晚了。

“只不过,现在却有很多的困难横亘在我们面前……”夏尔轻轻叹了口气,好像带着一点忧色,“虽然我们肯定能够克服这些困难,但是它们毕竟能够给我们带不少麻烦。”

“您是指什么呢?”维克多-雨果不动声色地问。

“您想必也知道吧?卡芬雅克将军,以及他的盟友们,最近打算提出议案……”夏尔一边说,一边在不经意间注视着对方的表情,“他们想要在未的总统大选当中取消普选,以便自己能够当选总统。”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维克多-雨果果然皱了皱眉。

“连您也听说了吗?确实有这个传闻。”沉吟了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知道这个消息。

然后,他又以坚定的目光看着夏尔,“不过,我是坚决反对这项提议的。法兰西共和国,当然应该与之前那些充满了残杀和献血的过去完全告别,它的国家元首,也应该由他的所有合格公民共同推选而出,否则对我们说,共和国还有任何意义吗?”雨果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态度回答,“我坚决反对任何想要把普选权从人民手中回收的举动。那位粗暴之极的卡芬雅克将军,他血腥镇压了工人,他当然心虚,不敢和其他人在全民选举中公平较量,他想要耍花招,但是我们一定不会让他得逞的!”

听到了维克多-雨果的坚定回答的之后,夏尔和德-佩里埃特小姐暗中对了一个眼神,而那位小姐的嘴角微微上撇,凑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但是很快又一闪即没。

夏尔知道雨果当然会这么回答,在这个时刻,他万万也不会想到,通过法国历史上第一次全民选举普选登上总统大位的人,竟然是个想要不择手段恢复帝制的野心家,这是历史上多大的讽刺!

得到了雨果的保证之后,路易-波拿巴先生应该也会放心了吧,夏尔心想。只要是全民选举,那么双手清白、能够得到各个阶层欢心的路易-波拿巴是有绝对把握能够在大选中战胜对手的——诚然在历史上也确实是如此。

在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之后,夏尔等人就不再谈这些政治话题,重新天南海北地闲聊了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话题突然谈到了东方。

“英国人犯下了一个大错,他们选择以枪炮强行敲开了清国的大门,这将使得一个高傲而且具有高度文明的民族永远愤愤不平,”在倾谈了许久之后。维克多-雨果小声感叹了一句,“而这个错误,法国人不应该犯。我们应该以和平而且平等的方式同他们往。我们应该帮助那个东方国家开化,让他们同样走上现代道路,他们一旦走向文明的轨道,对工业和资本的渴求将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而他们的这种需求不仅仅有利于他们自己,对我国本身的工业和商业发展也将大有裨益,我们可以从他们不断发展的需求中受益。”

“先生……恕我无礼。您的话虽然大有道理,但是却困难重重。”夏尔轻声反驳。

“嗯?”

“您的提议看上去很美,但是却难以得到对方的响应。您觉得大力发展工业商业对所有人都有利。尽管这确实是事实,但是那个国家的统治者们却不会这样认为。”夏尔冷静地叙述着自己的看法,“那个国家的统治者是些什么人呢?想必您也知道,他们是一群征服者的后代——二百年前他们的先祖征服了这片广阔的土地和上面的人民。所以。他们的兴趣在于维持自己这一少数族群的统治。而不是发展国力,他们害怕自己的统治会被占多数的被统治民族在力量得到发展之后推翻。”

“另外,这个古老文明的守旧程度,也超过了您的想象。他们的社会和文化精英们并不认为工业对自己有利,只希望一切都保持成那个古老而静止的农业社会,用过时的秩序和繁琐的礼法约束自己的国家,最好什么改变都没有……两千年前的一个老人不厌其烦的道德格言被他们捧上了神坛,却把真正重要的东西给抛到了一边。仿佛道德格言能变成枪炮似的。尽管这个民族有着惊人的勤劳,在古代有着无数惊人的发明和造物。但是现在他们的上层建筑却已经腐朽不堪、毫无用处了。”

中国第一条商业铁路吴淞铁路,是于1874由英国人修建的(当时西方工业强国已经各自拥有了数万公里铁路)。但是,因为反对声浪高涨,被当时的满清政府以5万两白银买了过,然后直接拆卸了,铁轨被扔进大海。

“所以,不想办法将那个鞑靼人集团和已经陈腐不堪的旧体制、旧思想给敲个粉碎的话,清国根本就不会去改变什么,而发展工商根本无从谈起。”最后,夏尔说出了自己的结论,然后若有所思地再次重复了一句,“是的,必须摧毁那些东西,这个文明才有可能重生。”

“哈,真没想到,您对东方也这么了解吗?”思索了片刻之后,维克多-雨果觉得夏尔说的东西也有些道理,同时他也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见识之广博大为惊异,“真是难以想象啊!”

“这只是一点个人看法而已。”夏尔谦逊地笑了笑。

………………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深夜了。

“那么,您未打算做些什么呢?”雨果继续看着夏尔,眼中满是好奇。“您是想要经商吗?”

“这您就把他给看错啦。”听到了前法兰西贵族院议员维克多-雨果先生的话之后,在旁边一直静静听着的德-佩里埃特小姐笑着回答,这位小姐仍旧拿着一把扇子放在手中轻轻把玩着,她脸上带着略有些促狭的笑,看着夏尔。“我们的这位年轻人,野心可是大着呢!他对在文坛上出名确实兴致缺缺,但是对出人头地可是渴望至极……”

“小姐,您这就言过其实了,没有您说得那么严重。”夏尔拿起了一杯咖啡,轻轻地喝了一口。“但是,我确实认为我应该在别的地方为国家效劳,而不是纸上。”

“为国效劳?”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维克多-雨果倒是并不惊奇,“您也是想到政界发展吗?还是实业界?”

“也许两者都有吧。”夏尔同样笑着回答。“未的事情谁说得定呢。”

“难怪,难怪啊。”雨果轻轻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了什么,“我总算明白那天见到您的时候,您为什么那样表现了……特雷维尔先生,您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

接着,他掏出了怀表,“哦,都到这个时间了啊……”

然后他从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一张名片,递给了夏尔,“抱歉,特雷维尔先生,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没法儿和您继续聊下去了。我们改天再聊吧,这是我的名片,您以后有空的话随时可以到我那里去坐坐……”

接着,他突然微笑了起。

“年轻人,我有一种感觉,您以后一定前途无量。我非常期待在路易-波拿巴总统的带领下同您共事,希望那时候我还能给您某些帮助。”

“谢谢您的夸奖。”夏尔也连忙站了起,接过了他的名片。

虽然他日后注定要被流放,但是至少现在,他仍旧是路易-波拿巴十分看重的盟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