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五章 评论与疑问

第九十五章 评论与疑问


                “无论从任何方面看,《筛谷的人》都是一部极其优秀的作品,在‘自由沙龙’最新的展出当中,肯定是其中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米勒先生将技巧与表现力融为一体,只要他继续沿着现在的路线创作下去,肯定将会成为我国顶尖的画家之一,同时也将会把乡村画派推向一个新的高峰……他已经证明了自己拥有足以成为最顶尖画家的实力。

总而言之,虽然已经崭露头角,但是米勒先生还没有享受到他应有的荣誉,我们可以拭目以待,期待着那一天的早日到……”

【让-弗朗索瓦-米勒(jen-frnois-迷llet,1814-1875),年轻时因为有极高的绘画天赋而小有名气。在1847年开始,米勒开始将他的兴趣专注在乡村题材的作品中,《筛谷的人》是其在1848年的作品。

在第二帝国时代中,他以写实彻底描绘农村生活而闻名,被称为是法国最伟大的田园画家,以善于在乡村风俗画中透出人性在法国画坛留名。】

在清晨的阳光当中,在自己的卧室里,夏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轻轻地朗读着这篇评论。

这是芙兰一大早就拿过的。

而她本人,此刻就站在夏尔的旁边,忐忑不安地看着夏尔。

清晨的空气十分清新,坐在窗口边的夏尔,一边呼吸着这略带着花香的气息。一边细细地欣赏着自己妹妹颇为娟秀的笔迹。

很快,他读完了。

“写得怎么样,先生?”在一片沉默之后。芙兰战战兢兢地问了出,尽管想要刻意装得十分平静,但是谁都能够看出其中的紧张,“快告诉我呀,写得怎么样?”

她今天穿着呢料制的无袖连衫裙和棕色薄呢高帮鞋、,头发也盘起了一个发髻,看上去清新可人。好像长大了不少了一样,只是这种战战兢兢的样子,倒是像极了面对老师的中学生。让人不再怀疑起她的年纪。

“写得很好。”夏尔点了点头,不再卖关子了,他鼓励性地向妹妹笑了笑,“不用这么紧张。真的写得很不错……反正在我看。已经是一篇合格的评论了。”

听到夏尔的话之后,芙兰明显地松了口气。

“这就太好了!这可是我的第一篇评论啊……感觉太奇怪了……”

“嗯,您放心吧,我回头就会让编辑把这个发出的,用不了多久您就能在报纸上看见它了。”夏尔拍了拍她的头。然后他又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不过,您以后也可以考虑发一些批评性的东西,最好措辞要激烈一点儿的。让人越不自在越好。报纸嘛,最喜欢的就是有笔仗。只要骂了起,感兴趣的人就多了……反正这是用笔名打嘴仗,谁知道你是谁?”

“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啊?”芙兰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好像有些害怕一样,“在报纸上随意写批评的话,那么多人看到了……总感觉有些难为情……”

这个傻孩子。

夏尔没想到自己随意指派、只当做哄妹妹的任务,竟然会被她这么看重。好吧,算了,原本就没指望她能弄得多好,随便她自己吧,反正这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好吧,”夏尔笑着拍了拍她的头,“没关系,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而已,实际上写的人还是您自己,您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吧……”

芙兰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啦。”

“嗯,那就好。”夏尔拉开了抽屉,把自己妹妹写的稿件收了进去,然后又拿起自己的其他书信,打算拆开看。

蓦地,他感觉有些不对劲,然后他又重新转回了视线,发现自己的妹妹竟然还没有走。

“您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夏尔有些好奇地问。

十分罕见地,芙兰脸上有些迟疑,好像说什么又不敢说一样,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

最后,好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样,她敛起眉头轻轻问了一句。

“您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先生?”

“哦,当然可以了。”

得到了哥哥的允许之后,芙兰的脸上总算多了一些振奋。

“哥哥,我们最近怎么会这么有钱了啊?您又能够收购债券,又能够创办报纸的……这些不都是很花钱的地方吗?这些钱,家里是攒不出的吧?至少我没听爷爷说过他有那么多积蓄。”她抬起头,眼神有些闪烁,“我只是有一些好奇而已,真的,只有一点点,如果您不方便回答我的话,那就不用说吧……”

经过这阵子的历练,她再也不至于像以前那样,对金钱上面的事务几乎完全懵然无知了。另外,因为自己亲自负责的关系,她也对特雷维尔侯爵一家的财务状况十分了解,十分明白,单靠家里的产业(如果不能说完全没有的话)根本不足以支撑起夏尔的商业活动,所以理所当然地会产生一些好奇了。

听到了妹妹的问题之后,夏尔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中。

不过,既然她已经开始了解家里的财务现状,那么对夏尔的这种状况感到好奇也是很正常的吧?任何一个了解这些的人,都会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弄到了那么多钱吧。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成长吧,她也到了能够考虑实际事务的年纪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夏尔排除掉了这些繁杂的思绪,然后他轻轻点头。

“您说的没错,我现在手里的钱,都不是家里的,而是从别处那里弄过的。”

是从许许多多受损失或者破产的家庭那里弄过的——或者该说抢过的。

“那是哪里的呢?”芙兰连忙追问了一句。然后她放低了声音,“是从夏洛特他们家那里借的吗?”

“当然不是了,这怎么可能呢?您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夏尔马上回答。然后他有些不解地扫了芙兰一眼,“我没有找夏洛特一家借过钱,以后也不会。他们家是我们家,我们是我们。”

这话夏尔倒是发自内心的,他很讨厌和亲戚扯上金钱的纠缠。之前找上夏洛特的田庄也只是互惠互利的合作而已,谈不上什么借不借的。

“那就太好了。”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芙兰小声自语了一句。整个人都好像松了口气一样。

“我的钱,是从德-博旺男爵那里借的。”夏尔继续解释起,反正这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我从他那里借了几百万。”

“萝拉的父亲那里?几百万?这么多啊?”芙兰吃了一惊。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您怎么借了那么多?”

“借得多才会挣得多嘛。”夏尔含糊地回应了一句,他当然不会跟自己的妹妹详细解释自己和男爵之间的具体情况,以及他们勾结起、胡作非为大发国难财的事情了。“你不用为我担心。这些事我都会自己把握的。风险绝对在控制范围之内,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可是,这还是太危险了吧……”芙兰还想再说什么。

“好了,我都知道的。”夏尔站了起,拍了拍她的头,“不用为我担心,你安心享受财富给你带的便利就好,为什么非要对财富去追根溯源呢?这没有任何意义。我说过。你会过得像个公主一样,我不会食言的。用不了多久……”

他恶作剧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就能够拥有一切啦!”

芙兰静静地听着哥哥的安慰,这次她并没有抗拒兄长的抚摸。

“好吧,既然您这样说,那我就不再追问了。不过……有钱当然是好事,可是您知道的,我并不是个太重视奢华的人,钱不是只要够用就好了吗?以前我们家并没有什么钱,我们不都照样好好地长大了?所以,我觉得您不用为了这个而去承担太多风险……”她轻轻抱住了自己的兄长,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前,“在我看,只要您在我的身边,我就已经有了一切了……先生,您送我什么,也比不上这个啊!”

听到了妹妹这番显然是发自内心的倾诉之后,夏尔也忍不住有些感动了。

金银珠宝也买不到这样的忠诚吧?太让人感动了。

“谢谢你。”他也抱住了自己的妹妹,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真是个乖孩子。”

“已经不是孩子了。”芙兰抬起头,认真地抗议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夏尔忍不住笑了出,“好吧,你长大了。现在没有别的问题了吧?”

“没有了。”芙兰轻轻地离开了夏尔的怀抱,“谢谢您,先生。”

“嗯,那先再见吧?”夏尔指了指自己的文件,表示现在自己还有不少事要做。

“再见,您处理自己的事情吧。”芙兰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转身,离开了夏尔的房间。

然而,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又重新回过神的,脸上又重新布满了原本的那种天真烂漫。

“对了,先生,我还有件事忘了跟您说啦?”她用极其轻快的语调说。

“什么呢?”

“您不要老是摸我的头啦。”她语气里好像有些嗔怪,“我都说过好几回了!我已经这么大了,您不能老是像对孩子那样对我……”

果不其然,听到了她的抗议之后,夏尔噗嗤一声笑了起,“哦,哦,那还真是抱歉啊,我以后一定改。”

您开心就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