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三章 协议与回答

第八十三章 协议与回答


                “德-博旺小姐,您的哥哥还没有过吗?”夏洛特颇有些不悦地看着面前的少女,“我们好像已经等了不少时间了。”

“您再等等吧,”大银行家博旺男爵的独女,萝拉-德-博旺小姐悠悠然地回答,好像丝毫也没有把面前这位公爵小姐的不悦当成一回事一般。“我哥哥的马今天要参加比赛,所以他先要去照顾他的那匹马……”

听到了萝拉的回答之后,夏洛特心头微微有些恼怒——在自命为天潢贵胄的夏洛特眼里,全世界恐怕也只有寥寥几千人值得她平等相待,而现在,她却要等人先去照料那些该死的马!

“夏洛特,他只是不知道你也过了而已。”虽然夏洛特面孔十分平静,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夏尔当然知道她此刻的心情,连忙安慰起了她,“如果知道了,恐怕会连忙赶过吧。”

“不管怎么说,这么严肃的事情跑到长野谈,实在有些太不着调了吧?”

听到夏尔的安慰之后,夏洛特不再说什么了,只是最后小声抱怨了一句。她知道现在夏尔欠了德-博旺一家一大笔钱,所以她也只能继续按捺住性子和这家人周旋。

【长野原本是巴黎近郊的一个著名的修道院。修道院在此时早已经毁弃,原址后改作跑马场。19世纪时,这里经常举行赌马比赛和社交聚会。】

“这是我哥哥一贯的风格。”

也许确实如此吧,萝拉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同时暗自期待等下自己的哥哥看到如此亲密的这两人时的表情。

在跑马场最大的一个马主包厢里面,德-特雷维尔堂兄妹和德-博旺兄妹今天聚在了一起,他们当然不是仅仅。而是要有业务上面的问题要谈——自然就是夏尔的那个钢厂计划了。

夏洛特今天穿着灰色的衣裙,头上戴着圆顶小帽,一头金发也被盘在了里面,显得简便正式了许多;而她对面的银行家小姐,却身着白色的丝绸裙子,还佩戴者一枚钻石花饰的胸针,一如既往的豪奢。

没有让萝拉等待多久。很快门就打开了,莫里斯-德-博旺快步走了进。

“萝拉,那些材料准好好了没有……马上给我看看……”他刚刚说出了这句话。就骤然收住了口。

因为,他看见了夏洛特,以及坐在夏洛特旁边、挨得很近的夏尔。

“德……德-特雷维尔小姐?”他脸上的笑容骤然僵硬了,“您……您居然也了……?”

“嗯。今天的事也和我有关系。”带着完美的微笑。夏洛特低声回答,眼睛都半眯了起,“所以我过看看。”

接着,她转头看了看她旁边的夏尔,“我记得你们两个见过面吧?这是我的堂弟,夏尔,他是特雷维尔侯爵的孙子。”

“哦……”听到了她的话之后,莫里斯才把视线转到了夏尔身上。他的目光好像有些复杂,“特雷维尔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德-博旺先生。”夏尔友好地冲对方点了点头。

“特雷维尔小姐,真没想到居然您也会过!”在他们致意了之后,莫里斯仍旧有些不好意思,“否则我怎么也会先过啊!真没想到……抱歉,啊,真是抱歉……”

“没什么,您事前不知道也很正常。虽然这事的经办人是夏尔,但那块土地其实是我们家的,而且我家已经许给了我当做陪嫁,所以现在那片土地的使用权是在我的手里……”夏洛特仍旧微笑地看着莫里斯,温声解释着,任谁也几乎看不出她对这一家人的真实感情,“所以……今天我也只好过看看,免得你们都把它拿去用了我还不知道。”

“陪嫁?”听到了这个词之后,莫里斯又惊呆了,几乎没有听清她后面的话。

“嗯,是的。”带着一种幸福感,和一种刺伤面前这个青年人的快意,夏洛特轻轻揽住了夏尔的手。双倍的喜悦,和羞涩夹杂在一起,让她的脸上被抹上了一层红霞,“我们过段时间就会结婚了,这笔投资也是夏尔为了让我们之后生活更加幸福而鼓起勇气跟您父亲借的。所以,莫里斯,现在我们需要您的帮助咯……”

“是的,那片土地是我们未的财产,我们打算以一种更为高效的方式利用它。而这就需要用到您父亲的贷款。”夏尔马上补充了一句,生怕对方这么吊儿郎当还没想起今天要谈的业务。

其实他不是特别喜欢在这种商务谈判中说起私人的事情的,但是夏洛特既然说到了,那他也只好奉陪了。

莫里斯似乎还是没有从这个新消息中恢复过,仍旧有些呆滞的样子。

“总之,我现在和那个年轻人在合作,他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的,所以你不要再去纠缠那位小姐了。”、“一个比你强多了的年轻人……”蓦地,他想起了父亲对自己的那番告诫。

他忍不住又看了夏尔一眼,发现这个青年人正微笑着和他对视。

“萝拉,把资料拿过!我要看看!”他下意识地避开了对方的视线,然后脱口而出。

萝拉听到了他的话之后,眉头微微皱了皱,但很快就消失了。她把自己手里拿着的几页纸递给了他。这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数据和字迹,显然是她自己和手下人们之前对这个项目的考察。

莫里斯接过了这些材料,然后随意翻动着,他其实并没有用心去看,只是在借此平复自己的心情而已。特雷维尔小姐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然而却带着她的未婚夫!这大起大落的剧情让他难以定下心。

“这是一笔好买卖。特雷维尔先生的计划十分详尽,我们事前已经看完了。”似乎是看出了哥哥根本没有用心在看,萝拉在旁边冷冷地解释着。“我和您的秘书计算过了。它未的盈利能力应该还不错。总计需要的投资在最后面。”

莫里斯依言翻到了最后一页,然后瞥了一眼。这上面的数字他并没有多关心,反正对他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好一会儿之后,他终于勉强恢复了心绪的镇定。

他想要拒绝,但是又想不出什么好理由,同时父亲的告诫又似乎在耳边不断回响。如果真的拒绝这个计划,他该怎么去跟父亲解释呢?这可是父亲亲自要求过问的商业计划啊。况且。如果惹得特雷维尔小姐生气,那岂不是更加糟糕?

考虑了片刻之后,对父亲大发雷霆的恐惧最终还是暂时战胜了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嫉妒。“好吧。好吧,既然你们都已经把项目研究得如此详尽了,那么我也就没什么意见了……”带着一种莫名的苦涩,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夏洛特。“特雷维尔小姐,您看,我们一家始终竭诚为您服务……”

他永远也想不到,听到这句话之后,被触动着想起了往事的夏洛特心头又升起多重的怒火。为了掩饰这股怒火,她连忙低下了头,装作是对对方致谢。

“谢谢您了,莫里斯。还有您父亲一直以对我的帮助。”她紧紧地抓住夏尔的手。

“那么,我们先签个字。然后庆祝一下吧……”看到此情此景,莫里斯颇为心痛地微微叹了口气,“萝拉,把协议拿过!”

萝拉又从旁边拿出了几份协议,递给了夏尔姐弟两个。然后,夏尔将整个协议随意浏览了一遍,发现其中没有什么特别不合规矩的条款之后,于是就轻轻松松地签上了名。接着,莫里斯也接过了这些文件,然后同样签上了名。

出于商业上的谨慎态度,这些投资和借款协议在签名之后还要送到公证人那里去进行公证。然后,夏尔对德-博旺男爵新一笔合作借款就完成了,而男爵的继承人也完成了他的首次商业交往——虽然这期间里他大部分时间是放在跑马场。

接着,为了庆祝合作的愉快完成,他们倒上了几杯红酒。同时,随着发令枪的响声,包厢对面的新一轮马赛也开始了。

喝了点酒之后,莫里斯颇为出神地看着外面的马赛,总算暂时忘却了刚才的失落。

“款子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到位呢?我希望最好能够快一点。”夏尔却对马赛没什么兴趣,直接问起了旁边的萝拉,他已经看出了,到底谁才是具体的经办人,谁只负责最后的签名。

“最快的话大约是在两天之后。您放心吧,我父亲对给您的这笔投资十分上心,所以他一直都是关照,要我们尽量加紧办理,不要耽误了您的计划。”萝拉慢慢解释着,“所以,如果一切都十分顺利,很快款子就能到位。”

“哦,那真要感谢男爵先生啊。”夏尔笑着回答,“我简直感动极了。”

“如果您真的感动的话,就不要用无聊的语言,而是用利润说话吧。”萝拉丝毫没有被打动的样子,“那种东西比较真实一些。”

“哦,当然会的,您放心吧。我有把握,过段时间全法国就会掀起建设的狂潮。”夏尔点了点头,“说到底,您父亲会这么热心,不正是因为同意我的这个看法吗?”

“特雷维尔先生,有兴趣赌上一把吗?”就在夏尔同萝拉交谈的时候,莫里斯突然开口了,他颇为感兴趣似的看着夏尔,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局促不安,好像这里就是他的家一样。“今天的战况应该十分激烈呢,下一轮马上就要开始了。”

虽然理论上他只是一个低等的男爵之子,而对面的人是名门之后、侯爵的继承人,但是在如今这个时代,到底谁更加尊贵,金钱是能够给出正确答案的。

在他的注视之下,夏尔耸了耸肩,虽然他对这种走鸡斗狗的活动十分不感冒,但是还是决定就陪着玩玩吧。

“您的马也参赛了吗?”

“哦。是的。”莫里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指着赛场内那些整装待发的马匹和骑士,“是五号。您看到那匹栗色的马吗?这匹小美人儿可是我从英国特意买回的赛马……”说起这个他似乎了精神,滔滔不绝地说了起,“英国纯种马,您一定知道吧?这些一辈子难得笑几次的英国人,总算对世界有点儿贡献了。他们交配出的马速度又快,而且爆发力强,在这种短距离冲刺比赛里简直棒极了……您看……”

萝拉皱了皱眉头。显得不太耐烦的样子,然后朝两个特雷维尔轻轻一耸肩,表示自己很无奈。夏洛特则暗暗朝夏尔看了一眼。叫他赶紧结束这里的事了,她不想和德-博旺家族的人多呆片刻。

“那我就赌您的那匹马吧,它一定是最快的,因为有您这样热心的主人精心照料。”夏尔微笑着回答。“德-博旺家族既然能在金融界无往不利。当然也能够在跑马场为所欲为。我打算为它投个两千法郎吧,一定能赢的。”

“您说得太好了!希望能如您所言吧。”虽然对夏尔还是有些酸涩的嫉妒感,但是莫里斯仍旧十分受用他的恭维,他招呼过仆人,“去按特雷维尔先生说的去做。”

仆人领命出去之后,他招呼夏尔走到他旁边,然后指着他的马,“您看。我的马可有精神了!整个法国也难得找得出同样好的,您买了它绝对亏不了!不过……因为太多人看好它的关系。可能赔率不会太高,哈哈哈哈……”

在他滔滔不绝的时候,因为对马赛都不感兴趣,两位小姐都呆在角落里。夏洛特在慢慢看之前的协议,而萝拉则慢慢地喝着酒,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有夏尔,为了礼仪缘故只能继续敷衍着这位年少多金的德-博旺先生。

“赔率不高没关系,只要能够赢,我就很开心了。”

“是啊,能赢就行,总比没了好!”莫里斯点了点头,“特雷维尔先生,我就说嘛,作为我们年轻人,哪有不喜欢赛马的?之前我的妹妹真是太无趣了,搞得半天都没人同我聊这些……”

然后,他突然放低了声音,好像是在感叹什么似的,“哎,有时候我真是不明白,作为我的妹妹,她居然对上流社会的娱乐一点都不敢兴趣,这倒让我担心她将的幸福了啊……到时候她怎么和别人共处呢?”

他跟我说这个是干什么?夏尔心里有些惊诧,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

“德-博旺家族的女孩不可能找不到幸福吧,除非幸福真的是钱买不到的。”他打趣了一句。“不过,就我个人的经历看,我还没发现钱买不到什么呢……”

“呵哈,您说得也对。”莫里斯突然转头看向了夏尔,目光有些闪烁,“您也知道的,因为生前馈赠的关系,萝拉她是注定得不到太多遗产的。不过,她再怎么说也是德-博旺家族的人不是吗?我父亲是绝对不会亏待她的,她至少也能带给别人五十万的年收入,我想这笔钱足够买到很多人的幸福了……”

【为了规避《民法》中关于女儿有平等继承权的法条,保留家族财产,当时法国不少贵族和资本家家庭都会让儿子在成年后从双亲那里接受一笔生前馈赠,以便摊薄未的遗产总数。

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家族内部通婚,让财产一直在家族内流转。罗特希尔德家族、杜邦家族等等,在早期就一直施行此种办法,鼓励堂兄妹之间结婚以积累资本。

当时法国的资本固定收入大约是5%左右,莫里斯这句“每年50万的进项”,是暗示德-博旺家族会给萝拉准备大约一千万法郎的陪嫁,以补偿她被变相剥夺的继承权。】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夏尔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暗示了。

他是想要暗示自己去追求能够有一千万陪嫁的德-博旺小姐,而他可以帮忙。

至于为了什么呢?答案很明显吧……

看这家伙比想象中要聪明不少啊。夏尔心头一凛。

不过,对此他当然只有一个回答了。

“哦,我想您说得对。”他点了点头,“可惜我已经有了夏洛特了,不然还真是跃跃欲试呢。现在,恐怕我只能祝福其他某位幸福的青年了。”

听到了夏尔对他暗示的回答之后,莫里斯又是心头一沉。

还没有等他再说什么,夏尔就向他告辞了。

“抱歉,我想我得回去了,接下还有很多事要安排……”他抱歉似的笑了笑,“您一定不会介意吧?”

“哦,当然了……”

夏尔直接转身,然后走到夏洛特的旁边,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们回去吧。”

“嗯,回去吧……”夏洛特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两个人就这样手揽着手离开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莫里斯-德-博旺微微怅然,但是又无可奈何。

“唉……”最后他只能摇头,叹了叹气,将眼光重新放在了赛场之上。

马赛,他赢了。(未完待续。。)

ps:发现有人在质疑本书是单线啊。

我再说一次,本书是纯爱后宫流……纯爱为先,后宫必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