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二章 皇储

第八十二章 皇储


                已经是七月的好时节了。仲夏的风在林间草地四处游荡,轻轻拂过每一处景色,喷泉中涌出涓涓清泉,也给大地带了丝丝凉意。

这确实让人感到舒适惬意的好去处,就连空气里都好像都弥漫着小提琴的旋律,让人不禁想要沉睡其中。

但是在座的几位当中,却没有人有心情欣赏这一片美景。因为,在1848年汹涌澎湃的狂潮面前,整个哈布斯堡帝国正处于风雨飘摇当中。

在3月13日,得到了法国二月革命的胜利的鼓舞之后,奥地利帝国首都维也纳发生了暴乱,时任首相的梅特涅亲王被迫出逃。而在5月15日,对王朝仍旧不满的维也纳人民再次发动起义,迫使奥皇及其皇室在5月17日由维也纳逃至因斯勃鲁克。

此时此刻,在这种险恶的形势之下,庞大的中欧帝国的统治者们又怎么能够安下心欣赏这一片美景呢?

“殿下,我们一定要把那些不知好歹的普鲁士人给碾个粉碎!”

在一个沉思中的青年人面前,在外交界卓有名望的费利克斯-施瓦岑贝格先生对他大声疾呼。

他穿着精致的礼服,一头略有花白的卷发被梳理得十分整齐。然而虽然他的言谈举止间极有外交官的派头,但是他此刻的表情却十分激动,丝毫没有外交官平常的那股沉稳。他的家族是波西米亚人,却成为了奥地利皇室最为倚重的贵族家庭之一。虽然看上去很奇怪,但是在这个年代倒也屡见不鲜。

“殿下,就在此时此刻。这些阴险的普鲁士人,正在德意志各个邦国中私下串联。打算利用最近的不幸事件作为自己的筹码,想要趁我们无力的时候排除我们在德意志的影响力。他们打算建立一个将我们排除在外的德意志联盟,他们满以为暴民能让我们束手就擒!这些无耻之徒,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的图谋得逞。”

【费利克斯-施瓦岑贝格(felix-zu-schwrzenberg,1800-1852),出身于波西米亚贵族名门。祖上一直为哈布斯堡皇室效力。

1804年,第五代施瓦岑贝格亲王的第三个儿子卡尔-菲利普因为战功卓著,被皇室特封为亲王。后成为反法同盟总司令,并于1813年率军打赢了莱比锡战役,迫使拿破仑皇帝第一次退位。所以施瓦岑贝格家族在这个年代同时拥有两个亲王支系,是哈布斯堡帝国最杰出的名门贵族之一。

费利克斯?施瓦岑贝格是第六代施瓦岑贝格亲王的次子。1818年加入奥地利陆军。1824年进入外交界,先后在奥地利帝国驻葡萄牙、俄国、法国、英格兰、撒丁和两西西里王国的驻外使馆任职。

1848年,法国兴起的革命蔓延到奥国之后,他力主对暴乱者实施镇压,在11月他接替梅特涅出任首相兼外交大臣,12月拥立弗兰茨-约瑟夫取代有智力低下的斐迪南一世为奥地利帝国皇帝。

他具有极端强烈的意志和保守倾向,十分反感普鲁士对奥地利在德意志国家中优越地位的侵蚀。在1848年冬天起担任首相之后,在1850年11月他强迫普鲁士暂时放弃了排除奥地利建立小德意志的设想。和普国签订了奥尔米茨条约,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在军事威胁下被迫对奥国称臣。

他于1852年死去。青年的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对此大为悲伤。】

听到了中年人的呼声之后,青年人端正地坐着,微微皱着眉头,沉吟不语。从内心底里,他并不愿进行如此耗费脑力与精力的国务活动,更不想天天去与人讨论什么无趣的普鲁士人或者俄罗斯人。但是,他没有权利逃避这一切,只能安安静静地坐着,听着他未的臣僚的陈词。

因为他是奥地利帝国的皇储弗朗茨-约瑟夫,注定要继承垂垂老矣又盛名显赫的哈布斯堡家族的祖业,注定要统治这个庞大的中欧帝国,所以即使只是个还没有脱离稚气的十八岁的青年,他仍旧只能抹杀自己的一切天性,努力去扮演一个统治者,一位皇帝。

因为年纪的关系,此时他的面孔既像是少年又像是青年,既精致又多了几分通晓世事之后的沉思,金棕色的分发同样梳理得整整齐齐,好像是要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成熟一般。

他会说十几种语言,但是却没有一种思想;他只想着守好祖业,但是想不出让它适应新时代的办法,只能在默默的叹息中以一种沉默坚守着,仿佛是帝国的守夜人。

除了在某些以他妻子为主角的电影和某些架空小说中以贤君出场之外,他并没有令人铭记的成就,更没有在历史上并没有什么好名声——对一位有志于名垂青史的君主说,还有什么比这种“吹捧”更为伤人的呢……?

好在,在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位正处于风华正茂、意气飞扬的青年,弗朗茨-约瑟夫-冯-哈布斯堡殿下是不会知道自己正面临此种命运的,这是他的幸运,抑或是他的不幸。

“我们现在还没有精力去管他们。”沉默了片刻之后,青年人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我们得把自己家里的家务事先料理完。此刻我们先要将各处的乱贼一一平定,然后才能去管外面的事。”

“殿下,德意志的事就是您的家务事!就算神圣罗马帝国已经不复存在,奥地利帝国也必须在德意志境内说一不二,决不能放弃它的应有地位!”费利克斯-施瓦岑贝格严肃地告诫这个年轻人,“如果我们放弃了德意志。那么帝国就什么都不是了……”

听到了这位大臣滔滔不绝的新一轮谆谆告诫之后,皇储殿下本能地就感到一阵厌烦,但是只能无可奈何地继续听了下去。

“虽然帝国之前曾面临着莫大的危机。但是我们终究已经挺过了,帝**队已经调集完毕,很快您就可以重新肃清帝国的首都。而温迪施格雷茨亲王,和冯-海瑙男爵他们将会为您平定整个波西米亚和匈牙利,就算那里还有一些死硬的抵抗分子,终究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他们活不长的。为君者必须高瞻远瞩。您不应该只执着于眼前的祸端……”

【指温迪施格雷茨亲王阿尔弗雷德-坎迪杜斯-温迪施格雷茨,(lfred-cndidus-zu-windisch-gretz,1787-1862)。此人也是波西米亚贵族,家族为哈布斯堡皇室效力,从1804年开始即加入到帝**队当中,参加了后的历次反法同盟战争以及莱比锡战役。

1848年3月。他参与镇压维也纳暴乱。1848年6月波西米亚地区发生暴乱,亲王夫人被流弹所杀,亲王遂带兵血腥镇压了暴乱,宣布整个波西米亚戒严。他被一些自由派团体称为“布拉格的刽子手”,1848年10月被晋封为帝国元帅。

和朱利叶斯-雅各布-冯-海瑙,(julius-jcob-von-hynu,1786-1853),德意志黑森选帝侯的私生子。早年即加入了哈布斯堡帝**队,参加了整个拿破仑战争。

在1848年暴乱中。作为帝**队的将领,参与到了镇压匈牙利和意大利暴乱的行动中,以坚决和残忍著称。因为被称作“阿拉德刽子手”、“布雷西亚的鬣狗”。

随后,作为占领军司令,海瑙指挥的奥地利军队镇压了坚持反抗的匈牙利所有爱国组织,并进行了残酷的报复。13名匈牙利将军被绞死,数千名平民百姓亦遭杀害,或被投入监狱。

因为作战有功,冯-海瑙在早年被封为帝国男爵。】

“俄国人已经决定出兵了吗?”皇储殿下突然问。

他突然打断对方的话,部分是因为他真的关心俄国人对他的帮助,部分也正是为了打断施瓦岑贝格这种老师式的长篇大论。

“是的,沙皇陛下已经决定出兵匈牙利帮助我们解决那里的叛贼,足足15万之众!”施瓦岑贝格马上回答,“有了这样一支大军的帮助,我们很快就能把那些叛贼荡平!”

听到这句话后,皇储的眼中掠过了一道喜色,然后又突然被某种焦虑所替代了。

“我们已经沦落到了需要从外国借兵剿灭叛乱的地步了吗?”他轻轻叹了口气。

“殿下,您不用太过于担心。这只是形势所需而已,只要渡过了难关,以您的智慧和才华,我们能够让国家在短时间内恢复过,重新取回它应得的位置……”亲王马上安慰皇储起,“俄国人虽然帮助了我们,但是他们肯定是有他们自己的图谋,我们绝不能完全依赖他们。”

“是的,我们不能太过于依赖他们。”皇储轻轻点了点头,小声重复了一遍亲王的话。

和之前以及未一样,此时奥地利帝国的统治者们,一面敬畏于俄国人的实力,一面又警惕于他们的野心,同时又深怕俄国人抢走他们所觊觎的巴尔干。他们不敢独力对抗俄国人,但是得到了足够有力的后盾之后,上帝才知道他们能够干出什么……

“暴民,普鲁士人,俄国人,我们面前的麻烦事还真是多啊。”再次沉默了片刻之后,一想到内忧外患、如今正面临着莫大危机的帝国,皇储殿下不禁忧心忡忡地苦笑了一下。他现在所面临的如此糟糕的内外形势,又怎么能不让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心头发愁呢?

“但我们一定能够克服这些困难。”施瓦岑贝格亲王坚定地看着皇储殿下,“之前数百年,您的帝国都在无数危机中安然无恙地挺了过,每次它都面对着看似不可动摇的敌人,结果每次它的敌人都比帝国先躺下。尼德兰人是如此,波旁家族是如此,就算拿破仑也是如此!

接下我们肯定也能在上帝的庇佑之下继续坚持下去。您只需要坚定,坚定!作为帝国未的皇帝,只要您能够在这些狂潮中保持坚定,帝国就能克服一切困难。拿破仑的时代,您的先祖们所面临的情况要比现在糟糕得多!结果拿破仑现在已经消失不见,而您的帝国却仍旧屹立不倒,殿下,请记住我的话!”

接着,他轻轻舒了口气,换上了一种满是期待的口吻。

“殿下,我们接下就会行动起,让皇帝陛下让位给您。既然您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形势,那么您肯定也知道帝国这个时候必须交给一位能做出清醒判断的人手里。殿下,请您不要推辞,这是您必须要履行的义务。”

在中年人热切的注视之下,青年人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看着施瓦岑贝格亲王。

“好吧,您说得对……我希望您到时候能够作为我的首相,帮助我完成我命中注定必须要去完成的事业。”

眼见自己对这位青年皇储的告诫已经起了效果,大臣不禁在心里也充满了如释重负。

他只是太年轻而已,只要有我们在旁边好好辅佐,他能成为一位有作为的皇帝、让这个帝国重新变得繁荣昌盛起的。大臣心想。

“殿下,您不必太过于忧愁,眼前的形势虽然危机,但是我们并非毫无办法。”施瓦岑贝格亲王放低了声音,继续向皇储殿下建言着。“没错,我们需要警惕普鲁士人和俄国人,但是世界上除了他们之外,并非没有强国,其他人也同样会警惕于他们……”

“您是指英国人和法国人?”皇储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的,没错。”亲王点了点头。

“可是,英国人并不会喜欢过于干涉欧洲大陆上的事务,”皇储说出了自己的迟疑,“而法国人……他们现在正在内乱,还变成了一个共和国。”

说到“共和国”这个词的时候,出于帝胄的习惯,皇储不禁带上了点嘲讽。

“英国人虽然不太喜欢干涉大陆,但是他们更加不喜欢强国在大陆上肆无忌惮,而现在俄国人已经接近于肆无忌惮了。”亲王马上回答,丝毫不顾及现在俄国人正在帮他们平乱这一事实,“至于法国人……只要对您对帝国有用,就算是魔鬼您也可以和它好好周旋一番,更何况是一个共和国?只要他们肯抵御您所担心的恶劣影响,那么他们就是好的。”

听到了未首相的构想之后,皇储殿下皱了皱他那颇为秀气的细眉。

但是很快又重新舒展开了。

“我明白了。”他轻轻点了点头。“希望一切能够如您所言。”(未完待续。。)

ps:又重新去看了看弗朗茨约瑟夫小时候的画像,还是感觉……真的……好受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