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一章 再就业

第八十一章 再就业


                清晨的城市充满了活力,到处都是行进的人群,他们行色匆匆目不斜视,为现代生活做出了一个完美的注解。而就在临街的一幢楼上,一个青年人正站在窗边,眺望着远处的街道。

他面无表情,然而眼睛里却好像能够喷出火,像是要把一切都烧个干净似的。

他是有理由这么愤恨的——作为一个之前已经在机关里熬出了头,得到了领导的赏识、眼看就要出人头地的职员,他的全部希望却在一夜之间被一场突如其的灾祸给冲了个干干净净,这怎么可能让人不愤怒?

他是不久之前才得到自由的——作为率人抵抗共和国的“罪人”,孔泽在二月革命结束后就马上被人抓进了牢里,直到两个多月后,他才被逐渐和暴民们划清了界限的政府放了出。

祸不单行,好不容易走出了牢狱,回到自己的租房之后,他发现在那局势混乱的几个月当中,他放在房子里的很多贵重或者重要的东西,都已经不翼而飞。总算是房东留了情,才没有在他欠缴房租的情况下把他的东西都扔掉,让他还有地方可以住。更有甚者,他的存款也在金融风潮中大受打击,目前仍旧取不出,政府只给了一些存款债券糊弄。

自然而然地,经历了这一连串打击之后,他也就对夺走了他一切的共和国充满的痛恨。

这种痛恨在经过现实的打磨之后,现在愈发闪亮了。

对他十分欣赏的上司。在革命中到了台,只能躲到乡间去了;而他的那些同事们,却个个精乖得很。在不断变幻的局势中马上改换门庭,这下子突然成为了共和国的忠实保卫者——总算是他们还念点旧情,因而没有让孔泽在牢里吃什么苦头。有时候孔泽不禁扪心自问,自己和那些原先他瞧不起的无能同事们,到底谁更傻一些?

在这段时间里,孔泽也不断地总结自己之前的教训,反省自己的失误。

但是。即使出人头地的希望破灭,即使之前十几年的积累都被化成了一场空,孔泽先生也并没有失去心中燃烧着的那股斗志。和他那一定要出人头地的决心。在遭受到这么多打击之后,他心中那股向上爬的欲念反而愈加浓厚了,仿佛不这样就没法抵偿自己的损失似的。

现在,他依靠自己之前积存的现金勉强维持着生活。同时每时每刻都在寻找自己重新出人头地的机会。虽然政府机关他现在肯定暂时进不去了,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希望。他坚信,以自己的才能和努力,绝对可以得到他人的赏识——只要得到一个机会就行。

然而,他等了几个月,见证了之前的骚乱和政府军镇压暴民的惊人场面之后,这些机会还是没有到,眼看手里的现金已经在高涨的物价之下慢慢耗尽。他不由得暗自叫苦,只得打算折价卖掉自己的债券以缓解财政危机。

“我绝对还能够再出人头地的!”

望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青年人握紧了拳头,像是在给自己鼓劲一般。

仿佛被冥冥中的上苍听到了这句话似的,他刚刚说完这句话,房间的门突然响了起。

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能找我?孔泽在心里苦笑了一声,然后马上走过去开了门。

“是你?”看到者的身份之后,他微微吃了一惊。

者名叫玛奇安兹,是一家报社的高级职员,之前和他算是认识,他在担任内政部的职务时因为职业的关系和他有过一些往。

看到孔泽之后,中年人脸上带着夸张的微笑。

“孔泽先生,看到您还这么精神,我很高兴。”

“谢谢。”孔泽却如同往常那样冷淡,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请进。”

玛奇安兹连忙走了进。

“请坐。”孔泽指了指一张椅子,示意他坐下。

玛奇安兹将自己的帽子挂在门口的架子上,然后按照主人的吩咐坐了下去。即使已经落魄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孔泽的房间仍旧和过去一样被打理得干干净净,东西也被码放地整整齐齐。

“先生,您今天过找我,是有什么事呢?”孔泽单刀直入地问,并没有讲什么客套话。

对方却不慌不忙,他仔细扫视了房间一圈,然后从整洁的陈设中微妙地看出了主人目前在经济上所面临的窘境,所以他的心里就更加有底了。

“孔泽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如今您很缺钱,对吧?”

“对,是的,我很现在缺钱,非常缺钱。”孔泽冷淡地点了点头,“那么您这儿的目的,就是想要看我的笑话吗?”

“您不仅仅缺钱,还要恢复您失去的社会地位,重新得到人们的尊重,对吗?”玛奇安兹接着问了一句,“就我看,孔泽先生,虽然我们往的次数不是很多,但是我看得出,您有志气,您不想只做个小人物……”

听到了玛奇安兹的鼓动之后,孔泽不禁心中一动。

“看上去您对我很了解啊。”他仍旧不动声色。“那么,您到底找这样的我,想要做什么呢?”

“机会,我们想要给您机会,让您从目前的窘境中恢复过,并且可以重新看到人生希望的机会。”

孔泽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孔泽先生,我不瞒您,”玛奇安兹继续说了下去,“我们的报社最近换了个老板,这个老板的心气很大,他想要扩张我们的业务,让我们变成全国首屈一指的新闻机构。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现在就需要找一些人才帮忙。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呢?当然就是那些消息灵通而且脑子活泛的。朋友,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就想到了您!您的才能、还有您之前工作时遗留下的关系。绝对可以胜任我们的要求!而且,您要求得到的东西,我们都能提供:您现在缺钱,而我们的老板不会吝啬于薪酬;您想要出人头地,不也能在我们这个新成立的机构得到实现吗?”

在玛奇安兹的叙述之下,孔泽的心越越热切了。

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吗?这不就是自己重新再起的机会吗?自己的才能终究还是没有被埋没掉啊!

不过,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孔泽仍旧本能地保持着一定的清醒。

“玛奇安兹,你们的老板靠谱吗?不会是那种脑子一热就随便吹嘘的人吧?”

“哦,当然不会了!”玛奇安兹摇了摇头。“如果他是那种人,我今天还会找你吗?放心吧,他觉得他这个人挺靠谱的。另外,他的背景好像也挺深。他可是德-特雷维尔家族的人。我看他既然打算干下去了,那就绝不像是要小打小闹……我的朋友,我们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了,我想您也不会轻易放过吧?”

“德-特雷维尔?”听到这个姓氏之后,他的心里蓦然一动,脑子里好像突然起了一点儿印象。

不会是那个人吧?

“他很年轻吗?”他低声问了一句。

“是的,很年轻。”玛奇安兹颇有些奇怪地瞟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是他还是如实回答了,“他现在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不过,您不用担心,您见过他就知道了,他脑子很活络也很沉稳,而且懂的东西也很多,完全不像是那种毛头小子,我看他不像是个毫无计划的人……不然我干嘛这样热心地帮他干活呢?”

玛奇安兹喋喋不休的解释,孔泽完全没有听下去了,莫非就是那个在王宫里见过的特雷维尔家的年轻人?

自己那天好像听了迪利埃翁子爵的劝告,没有太为难他,这样应该在他那里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吧?这样说的话…………

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孔泽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请带我去见见他好吗?我总得知道自己在给谁干活啊。”

听到了孔泽这句话之后,玛奇安兹的眼睛里掠过了一丝喜色,他就知道,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的孔泽是不会放弃这种好机会的。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他高声答应了下。“今天下午您过吧,那时候他正好会我们这里视察,到时候您好好跟他谈谈,薪酬什么的您也可以和他面议,放心吧亏不了您的!”

……………………

当孔泽到《观察报》总部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变暗。

他在玛奇安兹的带领下,到了最高层的一间办公室。

当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之后,孔泽心中一凝——果然是那位自己在王宫里见过的年轻人。

居然在这种年纪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样的事业!他心头不禁又是微微一痛,闪过了一道夹杂着嫉妒和酸楚的思绪。

不过这道思绪很快就被他扔到脑后了。

“孔泽先生?”对面的年轻人微笑着站了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孔泽有些拘谨地走了上去,然后隔着办公桌握住了对方的手。

“德-特雷维尔先生,我十分荣幸……”

………………

两个人握了一会儿手之后,夏尔示意对方坐在自己的对面,然后打了个手势示意玛奇安兹离开这间办公室。

“我想,具体的情况玛奇安兹先生已经跟您说了吧?”对面的年轻人仍旧微笑着,“孔泽先生,您知道我们需要您去干哪些工作吧?您有什么意见吗?”

“是的,我已经基本清楚了。”孔泽点了点头,“你们需要我去收集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当成新闻发布出。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份工作跟我以前的倒是有很多的相同之处,我们也是要收集各种信息,不过不是为了卖出去而是为了抓罪犯。”

“对的,没错,您能够这样理解真是太好了。”夏尔点了点头,表示对方理解得很对,“我想把我们的新闻机构——我决定把它叫做‘法兰西新闻社’——变成一个高效的信息收集组织,我认为您才能是可以帮我实现这个目标的。至于薪酬……”夏尔用笔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然后递给了对方,“您看这个数字作为年薪,够了吗?”

看到这个数字之后,孔泽马上诚实地回答。

“够了,甚至比我预想得还要多。”

“那么,我希望您的成绩比我预想得还要好。”夏尔看着对方,“对有用之才,我们一向是非常非常慷慨的。”

对无用之人,那就当然不用说了。

孔泽郑重地将这张纸片收进了怀中,好像是一张支票一样。

“我明天就可以正式开始工作。”

“很好,您的办公室就在楼下,到时候会有人告诉您的。”

“谢谢您,德-特雷维尔先生,您会看到我的回报的。”孔泽站了起,诚恳地看着夏尔。

“我相信如此。”夏尔又点了点头,“顺便,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您,很重要。”

“请说。”

“我是个波拿巴党人,坚决拥护路易-波拿巴先生。所以,您也必须成为一个波拿巴党人——至少在目前必须如此……”夏尔故意以一种奇特的声调,将这句话说了出。

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听到这句话之后,孔泽的瞳孔瞬间睁大了,他定定地看着夏尔。“你……您……难道……难道……”

“哦,不用惊奇。”眼见自己的玩笑起了作用之后,夏尔忍住心中的笑意,勉强用严肃地表情看着对方,“虽然我确实是波拿巴分子,但是那一场王宫的不幸事件确实不是我策划或者参与的,所以您当时也并没有渎职……而现在,我们都应该向前看,不是吗?”

听到夏尔这些话之后,孔泽的心里总算稍微定了定神。

不管怎样,现在那都已经是毫无意义的历史了,再纠缠那些还有什么意义?

在当时,这都算不上渎职,在七月王朝已经灰飞烟灭的今天,那就更不需要去理会了。孔泽在心里告诉自己。

“是的,我们都应该向前看。”他静静地看着夏尔,面孔已经恢复到了惯常的冷漠,“我现在为您服务,先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