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章 传媒帝国的雏形

第八十章 传媒帝国的雏形


                在巴黎第十区的战斗广场旁边,有一片新建不久的楼房。它所处的区域,在六月底的时候,曾经经历过政府军开进巴黎城清剿暴民的战火,虽然这一片楼并没有直接被战火所破坏,但是四周仍然不满了之前所留下的弹痕和污迹。这是六月革命留给人们记忆中的最后一点残留。

其中的一座楼房,是为一家报社所有的——在不久前转换了所有人之后,它已经更名为《观察报》。

今天,在这幢楼房的顶层当中,这家重新起航的报纸,正召开着新一次的高层集体的会议。

夏尔坐在主位上,颇为冷淡地看着自己手下的这些媒体人们。

“先生们,虽然一开始我只是个门外汉,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认为我已经对这一个行当有些了解了……正因为已经有了一些了解,所以我不得不得出一个令人遗憾的结论……”他冷淡的视线扫过了在座的每一个人,让他们都有些不大自在,“我们甚至谈不上是报纸,只是别人提供的信息的转述者而已,或者是一些刊登乱七八糟的社交新闻、罪案、三流小说的大杂烩!这对我说有什么用?我办一家报纸,就是为了转载这些东西的吗?简直可笑!”

他的这个结论,让其他人更加不自在了,但是没人敢出言打断自己的老板,只能任由老板继续说了下去。

“怎么,难道我有说错了什么吗?”看到房间里的气氛越越凝重,夏尔冷笑了起,“先生们,一家报社最重要的工作是刊登新闻。最新的新闻!而我们呢?我们的消息源是从哪里的?根本就是从别人那里买的!现在,哈瓦斯通讯社那里才有真正的新闻,他们才是报社,而我们,我们根本不是!”

【在1825年。银行家夏尔-哈瓦斯(chrles-hvs,1783~1858)建立了一个事务所,专门向金融商业界人士及政界政要供应本社主要从伦敦、布鲁塞尔、阿姆斯特等欧洲主要金融城市搜集而的金融、经济、政治等方面的信息。

这一商业行为带了超乎他意料的丰厚回报,并促使这个事务所在1835年发展为“哈瓦斯通讯社(gencehvs),成为了当时全世界第一家现代意义上的传媒组织。他们最初用信鸽,而后用电报线路传递信息。

而在原本的历史位面上。这家通讯社后成为了法国的媒体巨擘,几乎垄断了法国的信息供应和传播,其他各家报社都是接收他供给的信息,而哈瓦斯本人也成为了人们眼中全国消息最灵通的人。

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哈瓦斯社已控制法国80%的报业广告,成为法国最大的传媒垄断组织。直到1940年德国入侵法国之后。哈瓦斯通讯社才被迫解散。】

在这个年代,巴黎的各个报社也都加入了哈瓦斯通讯社的供稿系统,因为对于考虑成本的报社说,与其派人到各地去编译外国的新闻还不如购买哈瓦斯的消息更能节约开支。因此,在当时,虽然人们是在不同的报纸上看到了国外的信息,其实源都是一样的。极而言之。可以说,在对外消息方面,这个年代的法国只有一份报纸。

听到了夏尔的苛责之后,其他人更加如坐针毡了。他们互相对视了几眼,最终,主编玛奇安兹不得不出替自己的部下们说好话了。

“先生,我承认您所说的确实是有道理……”他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语气也十分的谦恭,“但是,您也能够看到我们的困难之处吧?在全国乃至全欧洲派驻记者将是一笔庞大的支出……而哈瓦斯已经建立了一个传递网络。我们难以同他们竞争。不仅仅是我们,全巴黎,几乎所有的报社都是如此,这也是没办法的……”

“那是过去的情况,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夏尔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能容忍这种状况继续持续下去。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们也要建立我们的通讯网络!”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果然如夏尔所料,房间内的凝重一下子变成了振奋。

“没错,我要加大投资,然后在这里,在全国,在整个欧洲建立一个可靠的信息传递网络,而《观察报》和我们的新闻社将成为这张网络的中心,它将用一切手段收集信息,然后以比所有人都快的速度将信息传递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夏尔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当然,这还只是我的初步构想而已,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们持之以恒地努力,这一天必将到。”

“太好了!太好了!!”玛奇安兹忍不住欢呼了一声。

他和他的部下们,当然会欢呼雀跃了——人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么,您打算怎样建立这个网络呢?”片刻之后,他总算恢复了一些冷静,“如果您追加投资,我们可以多招募一些记者,然后在国外开设新闻站点……不过,这样我们就要同哈瓦斯先生等人竞争。”

“如果想要壮大事业的话,那还怕什么竞争呢,想斗的话那就斗吧,谁怕谁呢!”夏尔笑了笑,继续用豪言壮语给这些人鼓劲,“想想吧,先生们,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把这件事办成,我们接下将会在新闻界处于多么优越的地位?”

接着,不管其他人的反应,他直接看向了玛奇安兹。

“玛奇安兹先生,您是资深的专业人士,所以我想这个构想需要依赖您实施,所以,这段时间要辛苦您一下了。您先去制定一个计划,列出我们未的行动步骤,以及所需要的预算,我们先想办法把网络铺开到巴黎全城再说。”

“好的,没问题。先生!”玛奇安兹略带激动地答应了下,“我一定尽力!”

“另外……”夏尔又补充了一句,“我希望您能够找一些精干的人,充实到我们人员当中,消息越灵通越好。只要他们能够得到消息,那么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都行。记住,只要有才能,我从不怕付出高报酬。”

“明白!”玛奇安兹连连点头。“先生,您放心吧,只要您有心去将这家报社投资壮大。我会竭尽全力地帮助您完成这个目标。”

“很好。”夏尔看着对方的反应,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们就是要这股决心。”

接着,他重新看着每一个人,“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的计划,和我们的前景,那么我相信你们会对自己的未作出明智的取舍。我已经为大家指好了方向。接下该怎么走就看各位的努力了,我希望诸位的表现能够让我满意。”

“是!”

“明白!”

“那么,散会吧。”夏尔做了个手势。

……………………

在其他人都散开了之后,主编玛奇安兹留下了。

“德-特雷维尔先生,您要的计划,我两天之后就可以给到您。”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

“玛奇安兹先生,您觉得我的构想。成功的可能信高吗?”坐在椅子上的夏尔,突然问了一句。

“当然……”

“说出您的心里话吧,我并不会怪罪您的。”

玛奇安兹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而换上了那种认真的凝重。

“您是要听实话吗?”

“是的。”夏尔点了点头。

“我……我……”迟疑了片刻之后,他最终横下一条心,决定说出了实话,“我认为困难很大。”

“哦?可以详细说说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玛奇安兹说了起。

“先生,也许您很有钱,也许您准备大加投资。这些都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是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是的,尤其是您准备做的新闻行业。”玛奇安兹轻轻叹了口气,“报纸和新闻是两回事,您之前说得很对。大部分报社都只是转载惊悚新闻和三流小说的大杂烩而已……真正的信息,都只掌握在那些极为少数的组织手里。他们不仅有钱,关键是他们有势力,能够搭建起于各国政府方面的关系,能够得到独家的信息。而到了现在这个年代,更加是如此了,谁能控制电报线路的运营,谁就天然地掌握住了信息的独占权。”

他又小心打量了夏尔,确定对方真的没有生气之后,才敢继续说下去。“先生,也许您的构想真的很宏大,但是……哈瓦斯先生已经先行您很久了,他已经建立起了足够深厚的关系网络,能够得到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尤其是,我还听说,他现在准备要租用那条从巴黎到布鲁塞尔的电报线路——一旦他完成了这样一笔生意,那么它的地位将是不可撼动的……”

夏尔知道,他说得没错。

说一千道一万,新闻,这种具有高度垄断性和集中性、涉及到国计民生重要方面的事业,不仅仅是有概念有投资就可以的,还需要有政府方面的维持——只要政府愿意提供信息给某家传媒,那么它就天然地拥有了优势;而如果政府愿意让这家传媒参与到电报和通讯网络的经营当中的话,那它简直无往不利。

但是,他又说错了一点。

夏尔-哈瓦斯有关系有势力,难道夏尔-德-特雷维尔现在就没有吗?

他有!

而且等到路易-波拿巴上台之后,他的关系和势力只会变得更大!

所以夏尔根本就不怕哈瓦斯新闻社的优势地位——在这个年代,他们还没有得到后的那种垄断地位,只是有先发优势而已。

他微笑了起。

“谢谢您,玛奇安兹先生。我感谢您的诚实和敬业。”

他确实是可以选择不说的——他可以拿着夏尔给他的预算和投资轻轻松松地玩一段时间,从里面捞一大笔。但是他直接对夏尔明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您没有足够的势力和关系,就不要去做这份事业了,免得浪费钱。

就凭这几句话,让他做主编就是一个极其正确的决定。

“您认清了形势,却还没有认清我们真正的地位。”夏尔故作神秘似的放低了声音,“您尽管放心吧,我不是那种喜欢拿钱打水漂的人。既然我决定投身大干一场,那么我肯定是有了我的全盘打算……您只需要好好地完成您的工作就行了。”

“您的意思是……?”

“没错,电报线路的运营权对我们说确实至关重要。”夏尔轻轻点了点头,“所以我们必须租下巴黎到布鲁塞尔的电报线路。”

玛奇安兹惊疑不定地看着夏尔。目光从难以置信,慢慢转变成了炽烈的热切。

“您真能办到?”

“肯定能。”夏尔点了点头,“不是现在,也至少是几个月内。”

中年人的太阳穴上凸起了青筋,显然已经激动到了极点。

他骤然伸出了手,抓住了夏尔的手。

“那么,请您放心吧,我将竭尽全力完全您的构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