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七章 祸水东引与谆谆教诲

第七十七章 祸水东引与谆谆教诲


                “…………在现代社会,我们得到了无数因文明进步而产生的福泽,我们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繁荣昌盛过,无数知识的宝藏等待我们去发掘,无数科学的进步引领着我们的前进。

然而,在这个无比昌明的时代,我们却惊奇地发现,一个怪物,一个无恶不作的怪物,正在用他们那钢铁一般的利爪,试图将所有一切都掠夺到自己手中。

他们通过高额的利息盘剥和恶意搅动的金融风潮,将一个个人盘剥殆尽,无数人因为他们玩弄奸诈邪恶的伎俩而最终破产。他们蔑视诚实嘲弄慷慨,他们喜爱耍弄阴谋,他们吝啬无比而又贪得无厌,与人打交道时,非得榨尽人们手中的最后一个铜子才罢休。

他们,用金钱腐化了整个社会,使得诚实正直一无用处,使得勤恳努力到头只能是以破产收场,看看吧!因为他们,现在整个社会到处都是罪恶横行!

他们是谁?

他们并非形象可怖的恶魔,他们文质彬彬衣冠楚楚;他们并非置身于黑暗的灾厄之地,他们盘踞在交易所和掠夺而的高堂华厦当中整日欢宴不休;他们并非和我们一样的族类,他们是上帝所降罚的罪民!

他们就是犹太人!

他们就是那些我们的先祖以仁慈之心接纳的这群逃难而的犹太人,他们就是用无比的恶意回报仁慈的犹太人!

这群贪婪狡诈的犹太人,用处心积虑的邪恶伎俩诱使人们破产。用冠冕堂皇的‘公平交易’掩盖掠夺!他们拿我们的法律做护盾欺凌弱者,他们用文明的智慧结晶当做武器抢劫他们所寄生的这个国家!

看看吧!这群犹太人的贪婪,给我们的国家造成了多大的灾祸!我们挨饿受苦。他们欢宴高歌;我们辛勤工作,他们坐享其成;我们的财富被他们以惊人的手段鲸吞掠夺,却还要自己去流血抵偿他们的罪孽!

人世间一切关于不公平的设想,都被这群人以其恶毒的双手化为了现实,他们贪得无厌的欲念绝不会有片刻的满足,直到将整个国家掠夺一空之前,他们绝不会停手。如果我们继续对他们抱有天真的善意。任由他们继续作恶,那么接下等待我们的将只可能是文明和国家的毁灭,还有我们整个民族的消亡!

我们能够接受这一切吗?我们能够安然看着整个民族在他们的欢歌中走向消亡吗?

请你们扪心自问。我们究竟是要做一个自由平等的法兰西公民呢?还是要成为犹太人的奴仆,成为被上帝所厌恶的弃民呢?

如果你们的回答是不,那么请你们站起,用你们的行动。阻止这些可鄙可耻的族类!重新将美德从他们的保险柜中抢夺回!我们现在还有时间还有机会拯救这一切。现在就行动起吧!

法兰西人民万岁!

………………”

在德-博旺男爵的书房当中,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台投射到了樱桃木书桌之上,金色的晨曦在进口自清国的蓝粉色珐琅彩花瓶上,混合出了七彩的光芒。而在花瓶中,刚刚被仆人采摘下的银星马蹄莲,散发出自然的清香。

这一幕,足以让任何人在开始工作之前心旷神怡。至少,德-博旺男爵这位大银行家现在的心情就十分好。

“如果我们任由他们继续作恶。接下等待我们的将只可能是文明和国家的毁灭,还有我们整个民族的消亡!请你们站起。用你们的行动,阻止这些可鄙的族类!”他又拿起了这本小册子,将这句话重新读了一遍,然后忍不住笑了出。

“这个家伙,还真是能写啊!”

没错,这本小册子,正是夏尔按照之前和这位大银行家的约定所写出的攻击犹太人的宣传品小册子。

对博旺男爵这种金融家说,虽然他们已经在最近的金融风潮中大发横财,从人民手中掠夺了一大笔,但是激起的沸腾民怨也终究是不能任意忽视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化阶级矛盾为种族矛盾,那么对他这种非犹太人金融家说,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而且,作为一个有志于夺取法兰西银行总裁大位的银行家说,能够打击一下竞争对手们的声望,也是惠而不费的大好事。

因此,在尽量模糊出处的前提下,他提供了大量的黑材料,编纂成了一本小册子,然后经过夏尔这种笔杆子的润色,两个人的通力合作之下,一本恶毒攻击犹太人(金融家)的宣传册子就新鲜出炉了。

仔细阅读了一遍序言,并且翻阅了一下里面的内容,确认攻击材料不会让人怀疑到自己身上之后,德-博旺男爵重重地合上了这本册子。

“我要你想办法把这本小册子大量散发出去,越多人看见越好,不管花多少钱都行,明白了吗?你亲自去组织几个人,要靠得住的,让他们去大量散发!”他抬起了视线,冷厉地看着一直站在自己面前的贴身男仆,“记住,你亲自负责,散发的人不要多,信得过的就行……”

经过杜-塔艾的卷款潜逃事件之后,博旺男爵办事更加小心了,只有寥寥几个人他才肯托付以信任。所以,这样的动作,他当然会希望严格保密了。

男仆连忙点头应是,保证完成主人的任务,而听到了对方的保证之后,博旺男爵满意地挥了挥手。

“好了,那你就去办吧,越快越好。”然后,他又补充了一个命令,“对了,出去之前,如果莫里斯现在还在家的话,你把他给我叫过。我有话要对他讲……”

“是!”

……………………

很快,博旺男爵的独子,莫里斯-德-博旺带着一丝忐忑。到了父亲的书房当中。

“父亲,您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呢?”他有些局促不安地瞟了父亲几眼。

“哦,感谢上帝,你居然今天还在家里啊。”男爵脸上有些嘲讽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怎么,最近倒是收心了?”

莫里斯脸上闪过了一丝惭色,没有回答。

其实。今天他原本打算是想要出去和朋友们寻欢作乐的,只是刚刚才从床上爬起没多久,就被父亲给召唤过了。当然。这些话他是绝不敢跟父亲说的。

“好吧,既然你在家,那我就不多废话了。”男爵看也不看自己的儿子,继续说了下去。“莫里斯。你现在年纪越越大了,我想,你也该逐步学会怎么接手我的工作了……德-博旺家族也该去好好培养第二代的接班人了。”

听到了父亲的话之后,莫里斯的脸上又闪过了一丝苦涩,只是很好地掩饰了下,不然可能又要惹父亲的大发雷霆。

“我打算将一些业务交给你办,还有一些业务往,你也要顶替我去参加。我得先让你在圈子混熟脸,这样你才好接手那些人脉资源……”博旺男爵仍旧只是看着桌上的一些单据。冷淡地对儿子命令着,“所以,最近你少给我出去晃荡,老实给我干活,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父亲。”莫里斯恭敬地点了点头,然后,他以极其小心的口吻,为自己争取一些余地,“可是,那些业务都不是一个新手就能随便去做的啊,我怕我现在就去接手那些工作的话,会不会影响到业务……”

“混蛋!谁不是从新手慢慢混过的!如果你现在不去尝试着做,以后难道可以自动学会吗!”听到儿子想方设法要推诿之后,男爵心里又是一阵怒气,“你是德-博旺男爵的儿子,犯错了又怎么样?谁能追究你?尽管给我去办事!去办事!明白了吗!”

眼见又触犯到父亲、惹得他大发雷霆,莫里斯不由得心里再次叫苦,从小到大他不知道被男爵这样教训过多少次了,每一次都让他噤若寒蝉。

“好的父亲,我明白了!”他不住口地答应了。

“你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和别人去斗!”男爵余怒未消,又怒斥了几句,然后才慢慢平过气。“算了,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总之,从明天开始,你就要给我好好办事,你要敢推诿敷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莫里斯心里的叫苦声越越大,但是只能继续点头应是。

看着儿子这幅模样,恨铁不成钢之余,男爵也只能暗叹了口气,然后放缓了口气。

“我也知道,刚刚接手你肯定会面临各种困难,你让你的妹妹也帮忙吧,她很聪明,足可以胜任你的帮手了……”

经过杜-塔艾的事件之后,他愈发不敢让外人影响自己的儿子了,所以决定还是尽量信用自己人,所以决定让自己的女儿辅佐儿子。

“那就太好了,父亲!”听到父亲这个打算之后,莫里斯总算开心了不少——虽然他和妹妹的关系并不太好,但是听到有人能给他分摊压力,他当然十分高兴。“我会让萝拉好好帮我的……”

“你是主要的,她只是负责给你打下手而已,继承家业的是你,不是她,明白了吗!”男爵又没好气地说了他一句,不过总算语气缓和了下。“另外,还有一件事,你也得给我照办。”

“什么事?”莫里斯连忙问,“您只管说吧,我全都听!”

“以后,离那位德-特雷维尔公爵小姐远点,不要再去追求她了。”

“您说什么?”听到了父亲的这句话之后,莫里斯心中无比惊骇,几乎忘记了对父亲的恐惧,失声问了出。

“我说得很明白,我不允许你再去追求那位小姐了。”父亲的语气十分冷淡,但是却不容置疑。

“为什么?!”莫里斯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父亲,眼中满是不解。

“这时候倒有点儿像个男人了啊……”男爵冷笑了一声,“那位小姐已经有未婚夫了。”

“谁?!”莫里斯反问。

“一个比你强多了的年轻人,那天和她一起过我们家的。”

莫里斯一时间好像脑中闪过了一些印象,但是又不太真切。也许那个人自己已经见过了?

“总之,我现在和那个年轻人在合作,他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的,所以你不要再去纠缠那位小姐了。”男爵继续吩咐自己的儿子,“况且,你又何必执着于她一个?世界上的公爵小姐多得是,我能给你找出几打让你慢慢挑,只有这个不行!”

“可是那又怎么样?至少她现在还没结婚。”莫里斯难得一见地反驳了父亲的话。

“没什么可是的了!”男爵粗暴地打断了儿子的话,“这是我的命令,我不允许你质疑,乖乖给我听着,这是为你好,懂吗!”

在父亲严厉的视线之下,莫里斯虽然还想说什么,但是最后只能收住了口。他微微垂下了头,让父亲看不清他的表情。

“好的,我明白了,爸爸。”(未完待续。。)

ps:好了,昨晚的酒终于已经醒了……

心情好多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