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九章 责任与权力

第七十九章 责任与权力


                经过了一番或真或假的哀求之后,夏洛特终于暂时遗忘了对夏尔的气恼,答应了夏尔的请求,让他不禁在心里如释重负。

说实话,他为了这事求夏洛特,倒也不是纯为了看上了她的那份嫁妆——如果只想建厂的话,比那个更好的地方不有的是?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找个更好的理由,让夏洛特能够暂时抹开那些立场、政见还有其他的烦心事,和夏尔重新和好,更加是为了抹平心中对夏洛特的负疚感。

看,虽然对夏洛特撒了很多谎,但是这次他是认真的,他确实打算到时候就同夏洛特结婚。

夕阳之下,在充满了花香的小花园中,两个青年人的影子紧紧地挨在了一起。

“你还抓着我干什么!”好一会儿之后,大感羞惭的夏洛特终于低声呵斥了夏尔,“我要回去了!你不是要向我父亲征求意见吗?等下吃晚餐的时候你就去问问他吧!”

虽然她的脸上还是装得怒气冲冲的样子,但是夏尔却能够感受到她那份喜上眉梢的欢欣之情。可想而知,这个突如其的承诺,对夏洛特说究竟有多大的意义。

然而,虽然看上去同样沉醉其中,但是夏尔在内心深处却十分地冷静。

看着这个眼角都洋溢着兴奋的姑娘,他再度在心里确认了一个事实。我不如她爱我那样爱她。

不管性格有多么执拗高傲,世界观里有多少陈腐之见。但是夏尔必须承认,夏洛特对他一直是有着满心的爱意的,甚至是那种近乎于执念的迷恋。

虽然他无法以同样炽烈的感情回报。不过,他的堂伯父说得很对——说到底,这世上又有几个人是纯粹为了爱情与激情去结婚的呢?能够被这样一个女孩子从小就认定为可以寄托此生的幸福,这本身就是一种难言的荣幸吧。

“我一定会让她幸福的。”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如果这样爱我的人,跟着我还要受苦,那我这两辈子都岂不是白活了!”

然后,他重新笑了起。

“嗯。好吧,我们快去吧,别让老人家久等了。”

………………

在公爵府中的餐厅里。夏尔正式将自己的那些请求说了出,然后小特雷维尔公爵随口用一句“那个庄园是我们送给夏洛特的嫁妆,你们爱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吧”给打发了,显然。他们也同时默认了两个人到时候结婚的约定。

于是。今晚的晚餐特雷维尔公爵府上难得地其乐融融,最近一直有些压抑的气氛,也在这件大喜事当中化为乌有了。

直到接近深夜之后,夏尔才告别了自己的亲戚们,乘坐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一回到家里,他直接就走向了特雷维尔侯爵的卧室,那位老人也坐在床头上。

“夏尔,你回得比我想得要快啊。”带着一种满是调侃的笑容。老侯爵看着自己的孙子,“怎么样。一切还算顺利吧?”

“嗯,托您的福,一切都还算顺利。”夏尔点了点头,“夏洛特答应了我的提议。”

“全部的?”

“全部的。”

“太好了!”听到了这个好消息之后,老人禁不住笑逐颜开,握紧了拳头,“小子,你可真行啊!终于没让我和我那个哥哥失望!我们老早就盼望你和夏洛特能够最终成婚了!”

夏尔当然能够体会到那种老年人看着小辈准备成家时的那种兴奋,所以也不多说话,只是陪着笑了起。

笑了一会儿之后,老人的表情又重归于严肃。

“夏尔,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那么接下有很多责任你就必须承担起,家庭对我们说可不仅仅是一个词儿而已,这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信仰,和上帝一样重要!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所有我不想多说什么,那些大道理你肯定比我这样的老人要懂得多。但是,你要明白,有些事对你说是必须要去承担的义务,而不是可以随意糊弄的借口,你明白吧?”老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深情。

“现在,看着你的事业已经开始起步了,我很高兴,也很激动,我知道你所能做到的不仅仅只是这些而已。而且,我真的希望能够活着看到我曾孙子降生的那一天……就为了这个梦想,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上帝把我给提前带走的。”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夏尔不禁心里有些发窘,说不出话。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现在在想什么,谁没年轻过呢?”看到孙子尴尬的模样,特雷维尔侯爵也不再继续说这个了,笑着转移了话题,“夏尔,你准备大干一场,你的爷爷也没有准备闲着的,我最近已经在走以前的关系,看上去已经很有眉目了。只要波拿巴先生能够尽快走到台上,我就能被军队重新征召,重新成为一名将军。你知道的,波拿巴现在多么希望能够得到军队的支持,所以他肯定急切地盼望着支持者里面能够又多上一位将军,他一定会暗自窃喜的吧?哈哈哈哈,真没想到我还有能够重新带兵打仗的一天!上帝终于让我们的霉运一扫而光了!”

一听到这个,夏尔有些百味杂陈,他当然明白爷爷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年轻人,别摆出那么伤心的模样,你不是应该为我高兴吗?”他仍旧微笑着,两鬓的白发都颤动了起,显得十分意气风发,“能够带着大军为国出征,那是多少人儿时的梦想,多少人做梦都想得到这个机会呢?如果我真的实现了,你应该为我的幸运感到激动才对!”

说起这里,他重重地拍了一下夏尔的肩膀。

从这重重的一拍当中,夏尔彻底感受到了老人的意志和愿望有多么的坚决。不过,他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规劝了。不仅不打算规劝,他还想要尽自己全力为爷爷未的征途添上一份力——顺便让自己也从中沾光。

“爷爷,说到这里,我正好还有一个请求想要跟您说。”夏尔抬起头,颇为严肃地看着老侯爵。

“什么?尽管说吧。”老侯爵虽然有些惊奇,但是马上点头答应了。

“您听说过电报吧?”夏尔低声问。

“电报?”老人皱了皱眉,不过他很快从脑海中找到了对这个词的印象,“就是那种用电线传递消息的东西?”

“没错就是那种东西。”夏尔知道没必要详细解释,对方只要知道个大概就好。

“你想拿它做什么?”侯爵更加惊奇了。

在如今这个年头,电报线已经不再是闻所未闻的东西了,但是对它的意义,还没有多少人能够看个通透。

“爷爷,您也知道,现在电报是个多么时兴的东西。我看,它迟早要铺遍整个欧洲大陆,成为政府和商家传递消息的首选。”夏尔郑重其事地看着老侯爵,“您看,它现在就已经铺到了布鲁塞尔,接下呢?伦敦,柏林,维也纳,甚至莫斯科还有拜占庭,这些地方都会被电报线连成一张网……”

【法国政府在1845年春季建设了一条实验性的电报线路,连接着两个最重要的城市——巴黎和里昂。不久之后(1848年),巴黎与布鲁塞尔(当时是比利时的金融中心)之间电报线路开通,成为了法国的第一条国际性线路。虽然经历了二月和六月的风潮电报线的建设有所延缓,但是总体上,法国和欧洲大陆的电报线路建设仍旧十分快。

在1850年,首条海底电缆横越英吉利海峡,把英国及欧洲大陆连接起。英国也正式连入了欧洲的电讯网络当中。同年底,巴黎-柏林的电报线路也告开通。】

顿了一顿之后,夏尔继续说了下去,“想想吧,有了这个东西,军队将会变得有多么便利!消息可以瞬间从前线传回到法国本土,不管是关于什么方面的。打个比方吧,如果未在黑海附近我们真的同俄国人打仗的话,如果没有这东西,我们传递消息回就要多少天?而有了这个的话,如果您的部队缺乏了某些物资,粮食、被服甚至炮弹,不管是什么,只需要几个小时,我们国内就可以筹集物资了,然后赶紧给军队送过去……”

听到了夏尔的叙述之后,老侯爵紧紧地皱了皱眉,显然陷入了思索。

“听上去很有道理,所以,你是想要做什么?”

“我要做的十分简单。”夏尔的声音放得更低了,“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线路垄断信息……您想想吧,只要您让我们的人独家使用这些信息,我们就可以先人一步地得到战场的情况,然后……然后我们就可以用这些信息大发横财了。只要先比别人提前几个小时知道大捷或者大败,我们就可以在交易所里面无往不利!”

听到了孙子的解释之后,老侯爵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愧是我的孙子,想得真是通透!”他突然感叹了一声。

我也只是拾人牙慧而已,夏尔在心里惭愧地说了一声。

“这事儿不止要靠想法超前,还得靠权力庇护。”夏尔笑了笑,“如果您进了军队之后,您可以想办法,让我独家供应有关于军队的信息,爷爷,只要这事儿办成了,我们就什么都能办成了……”

“我明白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老人重重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