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六章 自作孽与零花钱

第七十六章 自作孽与零花钱


                当夏尔离开德-博旺男爵的书房回到大厅之时,舞会已经开始了,但是他并不因此而感到遗憾,只是昂首阔步地从一个个人身边经过。

在行进之间,在数十对翩翩起舞的舞伴当中,他骤然发现自己的妹妹也在其中,而她的舞伴却是自己的好友阿尔贝。片刻的惊愕过后,他友好地笑着朝那边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地走到了一个角落边去休息了。

很快,这一轮的舞曲就停下了,刚刚结成的舞伴们稍事休息,而阿尔贝和芙兰同时走了过。

“夏尔,我把你的妹妹安全领回了,”阿尔贝故意装作很严肃地说,“总算没有让她落入到那些可怕人物的手里,你应该怎么谢我呢?”

“我觉得你已经够可怕了,谁知道有多少女孩犯在你手里。”夏尔也故作严肃地回答,然后他看着芙兰,“啊哟,美丽的特雷维尔小姐,刚才玩得开心吗?”

芙兰只是闷闷地点了点头。

“很开心啊。”

看到芙兰这样的回答,夏尔疑惑地看着阿尔贝,眼神里好像是在问“你不会真的做了什么吧?”

而阿尔贝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该去找其他的伴儿玩玩了,你们先聊!”他笑着扔下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在目送着阿尔贝离开之后,他颇为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芙兰。怎么了,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好像有些不开心?”

“没什么……”芙兰轻轻摇了摇头,不过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阿尔贝跟你说了什么吗?他这个人一向不太正经。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他说了什么冒犯你的话,你不把他的玩笑话放进心里去就行了……”夏尔继续开导芙兰,然后恶作剧似的伸出手,抹了抹妹妹的头。“,笑一笑给哥哥看看!”

“特雷维尔先生,”芙兰突然把声音放得更低了,略微有些不安地看着夏尔。“刚才,那位德-福阿-格拉伊先生郑重其事地建议我……建议我不要跟这家人——她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说的就是德-博旺男爵一家——扯上任何关系。他说这家人都太过危险……”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夏尔心里一惊。

“他居然跟你说这些?这家伙真是的,要他操这么多心干什么。”

“那么,这些话是真的吗?”芙兰看着自己的哥哥。等待着他的回答。

“嗯。是真的。”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不管有人把这位男爵说得有多坏,你只管相信便是……所以,他建议你和这家人保持距离,是为了你好。不过我想,你应该也没和他们家有什么往吧。”

“那您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家接近呢?”芙兰略有些不安地问,“既然他这样危险。难道您不应该也远离吗?”

听到芙兰这句话之后,夏尔禁不住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他当然不打算好好跟芙兰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能和这位大银行家决裂。

“这是一种需要,”他含混地说了一句,“不过你放心吧,我心里知道与他们打交道的方式和规矩,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看出了夏尔不想再谈这个问题之后,芙兰只得收住了口,不再问下去了。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些隐约的不安,这种不安,让她禁不住又问起了那件事。

“对了,我还听到德-博旺小姐说,”她暗暗瞟了兄长一眼,然后继续说了下去,“她的哥哥,现在正在追求夏洛特?哥哥,他可是男爵的独子吧,肯定能继承他的财产的,我听说现在有很多的名门小姐,都在对这个继承人大献殷勤呢……您说,夏洛特是不是也会……”

听到了这个问题之后,夏尔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完全不复之前那样的轻松随意了。

“夏洛特完全不喜欢他,他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夏尔马上打断了芙兰的话,他冷冷地回答,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生硬。“所以,这只是一个无聊的笑话而已,你不用当真。”

他的回答,让芙兰的心情不禁也骤然沉到了谷底。

果然如此吗?她在心里暗暗一紧,但是脸上却丝毫也没有显示出动摇。

“原这样啊!我明白了……”她带着歉意笑了笑,“真是抱歉,我问了这么多事……”

“没关系的,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东西也应该知道了。”在芙兰转移开话题之后,夏尔的表情重新恢复了平静,“反正你迟早也会踏入到社交界的,多知道一些对你也有好处。怎么样?今天应该玩得还算开心吧?这里这么热闹……”

“如果这就是社交界的话,它未免太过于让人失望了。”芙兰突然低声叹息了一句。“和我以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嗯?怎么了?”

“照我目前所得的印象,那些人与其说对旁人感兴趣,不如说他们只对自己的利害感兴趣,他们个个都只关心自己,胜于关心我们女孩子;事实上,他们也没怎么想过要去掩饰这一点。他们和我们交谈时装出的一副面孔转瞬即变,大概以为我们眼瞎看不见。热闹倒是热闹,可是人多了的时候,除了吵闹以外,又有什么可让人记住的呢?这里简直就像是一片荒漠……”

就这样,芙兰在自己的兄长面前,一口气将自己的心中所想给说了出,而夏尔则一直带着微笑看着她。

“怎么了,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吗?”芙兰有些迟疑地看着夏尔。

“不,亲爱的小姐。您的话对极了,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十分深刻。”夏尔轻轻点了点头。以鼓励的眼神看着芙兰,他的语气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没想到你第一次出场就已经看透了,这进步真是让人惊讶!没错,所谓的社交界就是如此,你能三两下就把它看个通透,真是了不起,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沉迷于这种无聊的虚华当中挣脱不开呢!芙兰。我敢说你一定是能够成为社交界的明星的,因为从古至今只有真正不把社交场看做一回事的人,才能在社交场上混得开……”

“这样的社交场。就算成为所谓的明星又有什么意义呢?”芙兰有些惊奇。

“当然有意义了,”夏尔一脸的笑意,“虽然这里充满了夸夸其谈、装腔作势、自私自利与空洞无味,但是这里毕竟精英荟萃。你偶尔也能在这片荒漠里碰见真知灼见。或者碰见一些有意思的人,甚至……”他故意拉长了声音,“也许你还可以在社交场上,对所有有前途的青年才俊掂量一番,给自己找一个最合适的人共度未……唔,不过也不用着急啊,现在我还没法儿给你凑出一亿嫁妆,你还可以耐心找几年……”

他的这句玩笑话。让芙兰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度难看起。

她脸颊微微发红,然后伸出手重重地掐了一下哥哥的手。力度之大,让夏尔不禁小声呼痛起。

“您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满含着怒意的视线,宛如要刺进他的体内一般,“您就这么讨厌我吗?就这样想把我打发走吗!”

两个人的争吵,很快就吸引到了旁边许多奇怪的视线,这种巨大的尴尬,让夏尔不禁暗暗后悔。

“真是抱歉,对不起,对不起……”他连忙向芙兰致歉,“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哈哈哈哈,别当真别当真。”

芙兰也察觉到了现在的气氛,于是在夏尔一连声的致歉之下也不再继续声讨兄长了,只是满怀怒意的视线却仍旧没有稍减半分。

夏尔不由得在心中苦笑,暗骂自己真是自找苦吃。他连忙一叠声地道歉,这样才慢慢地让芙兰消了气。

“您总是爱开这种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她最后恨恨地斥责了夏尔一句,总算是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

虽然总算没有继续争吵,但是两人之间瞬间就变得冷淡了下,夏尔无奈地沉默了。蓦地,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哦,对了,芙兰,既然你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而且也懂得了交际场是怎么回事,那么……这样吧,从下个月起,我一个月给你两千法郎当做零用钱,你可以拿它去当做交际的费用,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他朝芙兰点了点头,“好好地让自己享受现在的青春年华吧,姑娘。”

“这么多钱?太浪费了吧?”听到了夏尔决定之后,芙兰有些惊讶了,顾不得再生气,“我们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

“没错,我们现在就是有钱了,所以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你不用担心,这点钱你哥哥承担得起,你尽管拿去花用吧,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让人人称羡!”夏尔略微有些自豪地回答,“而且,这点钱也不算多啊,夏洛特一年可以花掉好几倍呢。芙兰,现在你也是个大小姐了,别怕……”

他无意中举起的这个例子,让芙兰面色又再度沉了下,不过,这次她没有发作,然后很快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

正当夏尔想要回答的时候,门口方向突然传了一声骚动。

他视线往对面看过去,原是博旺男爵和路易-波拿巴一起出席了舞会。

此情此景,让原本嘈杂的大厅几乎瞬间鸦雀无声,然后马上又变得比刚才还要嘈杂。

而男爵和路易-波拿巴则丝毫没有注意其他人的反应,仍旧在低声谈笑着,显得十分亲切融洽。

此情此景,让不少人心中打起了自己的算盘,猜测着自己能否从这一幕中捞取好处。出席舞会的名流和公使们,互相窃窃私语着,猜测着这同时公开露面的两人,是否已经联手合作了、以及他们到底打算做什么——而这正是博旺男爵将他们请过的目的。

大银行家和落魄皇族的联袂出席,为他们的政治合作打了一个最响亮的广告,他们在这种政治宣示当中各取所需,也让刚刚勉强恢复了平静的政治界再度掀起了新的风暴。金融界对路易-波拿巴上位的支持,虽然姗姗迟,但终于还是如期而至了,而路易-波拿巴,必定是不会错过这种东风的。他会乘着风势飞向巅峰,带着他的那些臣仆们鸡犬升天。

而处在风暴中心位置的这位年轻人,对这一幕却出奇地平静。他静静地看着慢慢走到大厅中心的两个人,暗自猜测着两人此刻的心情。

就在这时,乐队重新奏起了新一轮圆舞曲的旋律。

真是个好时候啊!他在心里暗暗感叹了一句。

然后,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笑容变得更加浓厚了。

“亲爱的特雷维尔小姐,能和您的哥哥共舞一曲吗?”(未完待续。。)

ps:一天没更新,手都有些生涩了……

最近工作有些忙,所以更新速度快不了,至少最近是如此。再加上,本书乏人问津,实在也无法给作者太多动力。

近期内无法保证更新速度了,只能看情况更新。受得了就继续看,受不了就下架吧,抱歉,就是这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