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八章 原谅与约定

第七十八章 原谅与约定


                明明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然而随着夏尔的拜访,特雷维尔公爵府上,今天突然又变得阴密布起。

听到他登门的消息之后,夏洛特的父亲,小菲利普-特雷维尔公爵直接让人把他带到了自己的会客室。

而一见面,他连招呼都不打,直接走上前揪住了夏尔的衣领。

“臭小子!你这下倒敢了!我还以为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呢!你这个下流胚!”

他勃然大怒的样子,几乎让这张俊朗的脸变得有些狰狞起。

而一贯吊儿郎当的小特雷维尔公爵,居然摆出一副如此疾言厉色的模样,让仆人们看了都觉得噤若寒蝉,他们慌忙都退开了,不敢搀和到主人的事当中。

“就算是为了把人吓跑,您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夏尔在仆人走了之后,低声抱怨了一句,“您把别人吓成什么样了。”

“谁说我是装的!”小特雷维尔公爵似乎更加恼怒了,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衣领,“我有骂错你吗?在那几天,我让你躲在我家里,是为了你考虑,想要保护你的安全……可你呢,你是怎么回报我的?我在外面和暴民打得热火朝天,子弹几次擦着我的身边飞了过去,而你……你这个下流胚却带着我女儿,滚上了她的床!你这个厚颜无耻的混蛋,你居然胆敢在别人家里和未出嫁的姑娘干出这种事!”

说到这里,说到这里,他的手更加用力了,然后重重一甩,让夏尔跌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也怪不得他这么生气。未婚女性在家里和"qing ren"私通——就算是19世纪的法国,这种事也是十分伤风败俗的,传出去的话绝对有碍风评。

“而现在,你居然还敢像个没事人一样跑到我家里?你打算让我怎么接待你,啊?我们可爱的年轻人?指望我乐呵乐呵就过去了吗?我恨不得把你揍个半死!”

还不是因为你父亲特意下了药……夏尔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不过。他也不打算为自己的行为找什么借口,自己,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一个在未出嫁的姑娘家里半公开地干下了“丑事”的下流胚。

“您放心吧,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他郑重地看着自己的堂伯父,一字一顿地说。“夏洛特现在在哪儿?我想去见见她,我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

“负责?”听到这句话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惊奇地看着他,“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夏尔干脆地回答。

“嚯?”小公爵也坐了下,“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是那个意思?”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夏尔,宛如刚才那个大发雷霆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嗯……”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不再想跟他多废口舌了。“我先去见见她,把话都跟她说清楚。”

小公爵又端详了他片刻,直到确定他的态度极其认真之后,他才略微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这样才像句人话!好吧,既然这样,我允许你去见见她,她现在在花园里消遣呢。”接着。他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因为我们跟她透了底的关系,她现在心情不好,你好好哄一哄吧。”

“谢谢。”夏尔致谢了一句,然后直接起身,转身向门外走去。

“得了吧,开心点,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别搞得好像伤了心一样!”在他背后,小公爵半是叮嘱半是告诫地喊了一声。“朋友,在这世上,又有几个人是因为毫无保留的激情而去结婚的呢?别指望那种东西了,和信得过靠得住的人共度一生才最重要!而且,那种只为激情而缔结的婚姻。就我几十年的观察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得不到好的结果……小子,听见了吗!”

夏尔没有停顿,径直地离开了房间。

………………

此时的夏洛特,正如她父亲所说,正呆在花园里消遣时光。

自从夏尔将真相告诉了她之后,她一直心情十分不佳,不过在最初发作了一会儿之后,后面就只剩下了阴郁的沉默。

她静静地坐在花园的秋千上,看着面前的玫瑰花圃,眼神却没有聚焦,神思好像飘到了九霄外。最近,每天她都要这里打发时光,也没有人敢过打搅大小姐。

红霞渐渐从落日的身旁延伸,眼看就要蔓延到半空之中了。秋千咿呀咿呀的响声,犹如提琴的伴奏一般,让人不禁思绪万端。

蓦地,秋千摆荡的幅度越越快也越越高了,好像得到了外力的注入一般。

被骤然加快的风势给惊醒了的夏洛特,恼怒地看向了旁边。

结果,她更加恼怒了。

她一言不发,而且是立刻别开了脸,幅度之大速度之快几乎让人怀疑她会不会扭到脖子。

夏尔心里知道她仍旧在生自己的气,不过这倒是在意料之中。

他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摆荡着秋千。

这一瞬间,两个人都想起了小时候,他们一起玩的时候的情景。那时候他们也经常玩荡秋千的游戏的——甚至,很多次,就是在这样的夕阳下,就是在这座花园里。

“放我下!”眼见自己要被回忆所沁没,心有怨怒的夏洛特开口喊了出,“我要回去了!”

“洛洛特,再玩儿一会儿吧,我还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呢。”夏尔满面笑容地看着她。

“放我下,我不想听你说话!”夏洛特厉喝了一声。

“我不会放的。”夏尔当然没有听她的,而是继续摆荡着秋千。

夏洛特的怒气愈发浓厚了,这种怨怒让她不顾危险,准备强行从秋千上跳下。

“别这样,危险!”夏尔见状心里大惊。连忙喊了一句。

但是,已经晚了。

夏洛特已经从秋千上一跃而下。

夏尔连忙扔开秋千,伸开手臂去接住夏洛特。

他成功了,夏洛特从半空中被他接住了,总算没有出什么状况。而就在这时。回荡而的秋千重重地打到了他的膝盖上,发出了“砰!”的一声。

巨大的痛苦,让他不禁喊了一声痛,然后禁不住松开了夏洛特,单膝盖跪了下。

看到他这幅样子,站在他面前的夏洛特。眼神里虽然仍旧有些怒意,但是更多地却被换成了关切。

“我没事,夏洛特,别慌!”夏尔忍着痛苦,嘶声喊了她一句。

“谁关心你有事没事!”夏洛特冷冷地说,“我要回去了。”

“别这样。洛洛特!”夏尔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的腰。“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跟你道歉!对不起,洛洛特!”

听着他这一声声的“洛洛特”,夏洛特的眉头皱得越越紧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听到这句话之后,夏尔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只要她开始听,那就说明大事可期了。

“洛洛特,还记得我们前几个月去的那个小镇吗?那个叫吉维尼的地方?”夏尔紧紧地搂住了夏洛特的腰,深怕她转身就跑了,“我们一起去过的,还呆过好几天……”

这个问题让夏洛特心里一紧,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她没有回答。

“那时候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觉得那里很合适建一个钢铁厂,那里的环境和位置都很不错,所以今天我过,就是想请你答应我。让我在那个农庄上建厂的……”

竟然是为了这种事!他的话,让夏洛特心中一冷。那里是自己的嫁妆,自己曾多少次构思过怎样改建那里的别墅,这样就可以在与他结婚之后去消夏,去……做这样那样的事。可是……他竟然只想着这个!简直……简直无药可救了!

她转身就想走,但是夏尔实在抓得太牢了,让她的打算无法实现。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没兴趣听你的那些疯言疯语!”夏洛特怒叱了一声。

“不,我不放!”夏尔仍旧满怀期待地仰面看着她,“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得去死了,我真的只能去死了!”

更加疯了。

“你要死就去死吧!”夏洛特怒视着夏尔。

“我是说真的!”夏尔也加大了音量,以示自己是完全认真的,“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会被博旺男爵给逼得破产了,就得上法庭进监狱!一个姓特雷维尔的人怎么可能上法庭呢?所以我就只能去死了!”

听到那个姓氏之后,夏洛特的眼眶都睁大了一圈,夏尔?死?她不禁心里有些发慌了。

“跟他有什么关系?你欠他钱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候,她倒是忘记自己根本不想同夏尔说话了。

“是的,我欠了他一大笔钱,一大大笔……”夏尔回答——某种意义上这其实也是实话,“所以我得想办法尽快去找些钱的路子,这年代,还有比投身钢铁行业更挣钱的事业吗?夏洛特,我跟你说,现在只要高炉一烧,金钱就滚滚而!你尽管听我的吧,错不了!”

然而,夏洛特的关注重点却不在这里。

“你这个家伙,你怎么又跟那个魔鬼扯上关系了?你不是知道他是什么货色吗?!”她怒视着夏尔,眼中满是痛心和难以置信,“在有了我的教训之后,你居然……居然还跑去找他……你不是自称聪明吗,怎么居然干出了这种蠢事?!”

说到了,因为焦急,她的语气都有些颤抖了起,对夏尔的关心,使得她几乎忘记了别的一切。“你欠了那个贱民多少钱?跟我说实话!我们一起想办法把这个债务填上,实在不行就去找我爸爸,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别说什么死不死的蠢话!还有,还了钱之后,永远不要再跟那家人扯上关系!”

“你的爸爸解决不了的,而且也没人解决地了。”夏尔轻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然后他又说了一句实话,“我欠了那家伙几百万……真的,几百万法郎,货真价实。”

“几百万!”听到了这个数字之后,夏洛特心中一凉。几乎感觉天旋地转。

没错,到了这个数目之后,那就不是任何人能够帮上忙的了,就算还得起,她父亲也绝对不会出手为侄子的蠢行负责的——亲情再怎么也值不了那么多。

那样的话,不是只有去死了吗?她心里闪过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不。不行,决不能这样!巨大的恐慌笼罩住了她的心头。

“你怎么会作出这种傻事!”她痛心地看着夏尔,眼睛里泛出了点点泪花。

“夏洛特,不要急,”夏尔的声音还是如同往常那么镇定,“没错。几百万是一笔很大的债务,但是这也是很大的本金,只要我们拿着它,好好去干上一票就能挣大钱了!真的,是一笔你现在想不到的数目!只要听我的就好。第一步,我们先把那个农庄改成钢厂吧……”

“挣钱……你就想着这个,你疯了吗?如果没挣到呢。你打算怎么还?”夏洛特仍旧斥责着夏尔,情急之下她甚至伸出手揪住了他的耳朵,“你是被钱迷了心窍吗?”

“因为只有发了大财,我才有资格说我能够给你幸福,才能够跟你求婚……”夏尔满面激动地看着夏洛特,“洛洛特,我会拿着这笔钱挣大钱,然后风风光光地从你父亲手中带走你的,然后我们共度一生!”

夏洛特呆住了,她骇然看着夏尔。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片刻后,她才重新开口,却断断续续地怎么也说不出完整的话。

“你刚才……刚才……说什么?你是说……你是说……难道……?”

“没错,我是想挣了一大笔钱。然后跟你求婚,所以我咬了牙找德-博旺那个家伙借了钱当本金,这样我才能快速地发大财。怎么,洛洛特,你不愿意吗?”夏尔的声音带着点颤抖,“如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也好,这笔债务我也不管能不能还上了,反正这样活着也无异于死!”

他娶不到我就打算去死?如夏尔所愿的,夏洛特想到了这里。

巨大的冲击,让夏洛特一时说不出话,甚至脑子也转不太动了,几乎一片空白。

一直所期待的幸福终于如她所愿般临了,她却好像完全没有做好准备,或许正是因为幸福得太快,所以完全冲昏了她的头脑。

“我……我考虑一下……”下意识地,她说出了这句话。然后蓦地心里闪过了一丝后悔。

还好,没有如她所害怕的那样退缩或者放弃,夏尔仍旧坚持着。

“你还要考虑……?洛洛特,求你了,博旺男爵的债务可不会考虑,它按期增加利息,每分每秒都会给我,还有给我们的幸福增上重压……洛洛特答应我吧!我们现在就该去行动!只要我们抓紧,那个工厂两三年后就可以开始运营了,到时候那将是我们最好的结婚礼物,我们会在那里得到无数金钱的祝福的!我们就在那时结婚,我会倾尽全力让你过得像个王后一样,洛洛特,答应我吧!”

在夏尔热切的注视之下,夏洛特终于承受不住了。

好吧,就算他想要把那里挖成地狱,也随他去吧。

夏洛特心里想。

她别开了头。

“那你去问问我父亲吧……”带着别样的羞涩与哀愁,她淡淡地说,然后再也不吭一声。

…………………………

在恢弘的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有一个小楼,在那里,特雷维尔公爵花了大钱修缮的府邸,整个地都可以被尽收于眼底,包括那个精致美丽的小花园。

今天,公爵府上的两个主人难得一见地齐聚在了一起,观赏着远处的风景,以及……那两个年轻人。

“喔!居然现在还在跪着!”小特雷维尔公爵惊呼了一声,“这家伙比我想象的还要懂啊!居然这么放得下身段?”

“也许是因为被秋千打到膝盖,太疼了吧。”特雷维尔公爵冷冷地评论了一句。

“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事儿总算告一段落了。”儿子又叹了口气,“哎……这两个小家伙真是让人不省心啊,明明直接说一说就能成的事情,非要搞成这样!不过,您那杯酒还真是厉害啊……”

“夏尔其他方面很好,不过在感情方面令人惊叹地迟疑,”公爵仍旧看着窗外,“所以老人当然得帮帮忙了。”

“呵,也不错了。”小公爵笑着为堂侄辩解了一句,“你看他现在那样儿,简直棒极了,能上舞台了吧!嗨,谁没有年轻过呢,大家都有过那种时候,应该宽容点儿……”

说到这里,他开玩笑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不过他们应该挺怨你的吧?毕竟……这种方式可不是太常用。”

“不,谁会去怨我们呢?我们这是做了好事。”公爵以罕见的轻松语调,调侃式地说了一句,“没准儿过得不久,你的女儿还会在心里谢谢我们呢。”

看着对老父的玩笑话目瞪口呆的儿子,特雷维尔公爵的嘴角稍微动了一动,凑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然后,他拿起了杯子,“你要不要再一杯?上好的杜松子酒……”

ps:酒醒了之后,脑子清醒多了,今天居然码了8500字儿……

不知道明后天周末还能坚持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