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六章 六月屠城(7)

第六十六章 六月屠城(7)


                在上一世学习此段历史的时候,某位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将会体验穿越这一奇迹的年轻人曾经颇为兴致地考虑过一个问题。

在那激战的几天里,那个人在干什么?

是在兵荒马乱之前离开这座城市避难去了吗?还是留在了城内?是在为军队欢呼呢?还是为起义者们惋惜?

现在,这个年轻人终于得到了答案。

那个人并没有走,他只是站在高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

时间已经是傍晚了,但是整个城市的喧嚣仍旧还在持续,枪炮声和厮杀声仍旧声震霄。四处燃起的火光,和天边的红霞竟然蔓接到了一起,仿佛熊熊烈火已经烧到了苍穹之上。

路易-波拿巴站在楼顶,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战场。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这样静静地的看着远方,傍晚的风让他的衣服微微颤动着,但是他本人却耸然矗立在楼顶,丝毫也没有为外物所动。

他既然不说话,那么他旁边的几个人也就没有人大声说话打破这种寂静了。有人凑趣般的也拿着望远镜看着几公里外的战场,也有人在旁边低声交谈着。

夏尔也拿着一柄望远镜,看着远处激烈的战斗。

虽然交火十分激烈,但是在夏尔的眼前,穿着制服的士兵大军仍旧正以不可阻挡般的脚步,缓慢地向前推进着,他们的胜利。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夏尔,你觉得现在的形势怎么样?”在沉寂了良久之后,路易-波拿巴突然问出了话。

夏尔虽然一时间没有听清。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了。“您是指交战的形势吗?”

路易-波拿巴仍旧看着远方,不置可否。

“我觉得那些人的抵抗很顽强,但是仅有这种顽强是无法带胜利的。”因为闹不明白路易-波拿巴的态度,夏尔选择了比较中性的‘那些人’描述,“毕竟实力对比太过于悬殊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两三天内,他们的抵抗就将被完全压服……”

“…………你说得没错。”这位未的皇帝微微点了点头。“虽然顽强,但也没有用。”

然后,他又似乎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在这个国家内,除非握有军队,否则就像那些人一样,再怎么顽强也没有用。反过说……只要手里抓住了军队。谁也挡不住你。不是吗?”

“情况确实如此。”夏尔马上同意了对方的断言。“军队是一支无可阻挡的力量。”

这是实话。

“现在,这支军队,在卡芬雅克将军手下团结一心,”路易-波拿巴的语气里带上了一点不明的意味。“难道只是在这几天而已吗?”

夏尔先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很快他就猜出了。

虽然他没有直接明说,但是很明显,路易-波拿巴是在顾虑军队的态度。他看到军队在卡芬雅克将军的指挥下行动起之后。内心中已经在害怕卡芬雅克将军对军队的掌控能力了——他不想这位将军,到时候像他的伯父那样直接掀桌子发动政变。让他的所有图谋变成一场空。

军队真正行动起的时候,其威力太过于骇人,也难怪他的心里会生出一点点恐慌。

一想到这里,夏尔就觉得需要给自己的主君鼓鼓劲了。

“军队眼里的敌人是暴民,不是拿破仑的侄子。”他低声回答,含义也同样隐晦。

然而,路易-波拿巴当然明白夏尔指的是什么。至少,这是他最想听到的鼓劲。

“说得没错。”他点了点头,好像得到了一些安慰一样,“已经有了一个波拿巴了,他们不再需要一个卡芬雅克,我会让他们支持我的,为此我能够给他们一切!”

波拿巴。

一个辉煌的姓氏,同时也是路易-波拿巴乃至波拿巴家族最大的资本。

这个姓氏能够给他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如果没有这个姓氏带的光环,他怎么能够身负起全国上下的期望?没有这个姓氏带的光环,他又怎么可能得到军队的支持?又怎么可能重建起第二帝国?

然而,虽然姓波拿巴,但是这位拿破仑皇帝的侄子却并没有多少军事才能。

除了参与过烧炭党的几次不成功的造反之外,他年轻时代并没有上过战场,更别说得到系统的军事教育了,成年之后他也没有什么机会得到补课。

当上了皇帝之后,他对军事的痴迷和对军事的外行是同样显著和严重的,他喜欢随军去指挥打仗,但是却打得很糟糕。1859年对阵那个老迈腐朽的奥地利帝国,还有那个以无能著称的弗朗茨-约瑟夫皇帝,他尽管外行至少还能够取得胜利;但是1870年,外行的他,却用自己的错误决策和瞎指挥,给法国带了一场噩梦和灾难,让它一个世纪也难以从这场灾难中爬出。

这样的皇帝,当然只能对军队说“为此我能够给他们一切!”了。

如果是当年的那位皇帝,大概会说“我能够带着他们得到一切!”吧?

夏尔心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当然,很快他就把这种颇为危险的念头给压到了内心的最深处。

“砰!”

突然传了一声巨响,其声响之大,让整个大地似乎都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旁边有人问了一句。

“没什么,大概是军队开始炮击了吧!”卡里昂马上高声回答,“我以前在军队里呆过。听上去这大概是军队用重型榴弹炮在轰击某个据点吧!看这个动静,呵,军队可是用上了大家伙了呢!”

听到了卡里昂的解释之后。路易-波拿巴连忙又拿起了望远镜向远方看去。

“嗯,你说得不错,他们现在正在用大炮轰击!”

接着他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前方,夏尔等人也连忙拿起望远镜看了过去。

那里似乎是军队在进攻一处被起义者们所占据的据点,指挥官将大炮调了过,在不断地轰击着目标。而它的目标显然是经受不住这种打击的——在榴弹炮的轰击之下。大块的碎块不断从墙体上被强行分离出,被抛到空中然后又重重落到地上,看上去这几幢房屋已经摇摇欲坠。

果然。没过多久,一幢房屋轰然倒塌,发出了巨响。除了响声之外,灰尘和烟雾也飘散了起。然后一直往天上冲。又给这座城市增添了一根直冲霄的烟柱。

接着,一大批军士以整齐的队列向被轰碎后的废墟走去,似乎指挥官感觉时机已到,命令自己的部队去占领那些原本的工事。

蓝色的海洋,就这样又漫过了一片街区,留给起义者们的区域越越少了。

这个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即使已经在这个世界呆了超过了二十年,夏尔仍旧对那位青史留名的人不禁有些好奇。

他偷偷地瞟了路易-波拿巴一眼。似乎是想要从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发掘出一点什么。

然而,还没有等他猜透这位未帝王的心思。那个人又主动开口了,而且是夏尔从没有想到过的方面。

“那些大炮,太不方便了。”

夏尔再度收回了视线,发现那些士兵已经收拢了炮架,正在移动这些榴弹炮,似乎是打算带着它们去轰击新的目标,由于这几门大炮过于笨重,因而他们的行动速度十分缓慢。

“这也没办法。”卡里昂凑趣似的回答,“炮小了就没威力啊,轰不开那些水泥房子……”

“我们以后得搞出一种炮,它得集轻便和威力于一身,”路易-波拿巴的语气中带有一种不容质疑的神气,“这样的炮,能让我们的炮兵直接就强上一倍!”

“那是!如果真能搞出那就绝了!”卡里昂连忙笑着附和,“我当兵的时候就愁那些炮兵磨蹭呢!如果真能够让他们弄上这种炮,我们的行军速度可以快上不少!”

“他们会有的。”

您后是搞出了,夏尔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在登基之后,为了使炮兵的装备得到革新,简化后勤难度,拿破仑三世皇帝授意发明了一种新式的轻型十二磅加农炮,这种轻型十二磅加农炮被改装后,装在法军八磅加农炮的普通炮架上。

相对于原本法军使用的大炮,它较为轻便,并且威力巨大,制造和使用也极为简单,问世后即被法军和其他军队使用和仿制,流行一时。

但是在19世纪极快的军事技术进步和变革中,这种青铜滑膛炮又很快被更为轻便的铸铁线膛炮所取代。普法战争中,普鲁士的优势就在于动员速度和装备有大量新式线膛炮,并最终赢得了胜利。

另外一提,美国人曾大量仿制了这种加农炮并且在南北战争中大量运用,因为拿破仑三世皇帝的缘故他们又把这种大炮称作“拿破仑炮”。】

路易-波拿巴突然不再看战场了,他转回头,视线从每个人脸上扫过。

“你们看到了吗?这支军队有多么重要?!”他伸出手指向远方的战场,“我们,决不能,让它落到别人的手里,明白了吗?!”(未完待续。。)

ps:最近是怎么回事,收藏一直在涨,然而订阅却在下降……是写的不好了吗?还是说很多人在攒着?

总感觉不太开心呢……好像费尽了心思写,结果却不得认可一样……

虽然没指望靠这个挣什么钱,但是碰到这种状况,不由得对自己的坚持感到怀疑……我这样做究竟有意义吗?花这么心思和时间写究竟应不应该?

算了,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明天我有些事,需要停更一天,先行预告吧。

后天不知道,希望有空能更新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