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八章 六月屠城(9)

第六十八章 六月屠城(9)


                就在小特雷维尔公爵跟着拉-摩里西尔将军的部队,跟着他们一路用枪炮在街垒中杀开血路的时候,这位国民自卫军的上校,有意隐瞒了在自己手下充任军官的堂侄没有拿枪上战场的事实。

而他的那位堂侄,现在正好就躲在他的家里——现在,就算是有人知道了夏尔临阵脱逃的事,也没人会胆敢跑到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抓逃兵。

于是,在眼下这种全城都陷入到了骚动的境况之下,夏尔却大可以悠然呆在特雷维尔公爵府中,享受着对很多人说是一种奢望的安全。

正当部队开始猛轰起义者们以路易-菲利普医院为核心的工事区的时候,公爵府上的晚餐也按照平时的时间准点开始了。即使是在这么兵荒马乱的时刻,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的晚宴仍旧十分奢华,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到外界的任何一点影响似的。

然而,此时此刻,坐在席位上的人却非常少——仅有特雷维尔公爵和夏尔两个人。

在烛光的掩映下,一身便装的夏尔拿起了酒杯,然后细细地品了一口杯中的酒。

“这酒还真不错啊。”品完了他轻声赞了一句。

“这可是我们在南方的田庄里酿得最好的一批杜松子酒,那里只是‘不错’而已?”特雷维尔公爵端坐在主位上,表情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冷漠,只是声音里却多了几分柔和,“我老了。喝不动烈酒了,你多喝点吧……”

“哦,谢谢。”夏尔点头致意。然后又喝了一口,“不过我还是不能多喝,最近还忙得很呢,保持头脑清醒可比什么都重要。”

“你知道就好。”公爵微微点了点头。

“轰!”

这两个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在谈话时,餐厅内一直都响彻着外面传的枪炮声,但是这两个人谁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一样,好像浑然未觉似的。

在享用了一会儿晚餐之后。特雷维尔公爵终于问起了正事。

“波拿巴先生最近怎么样?”

他的意思当然不会只是问好而已。

“他还不错。”夏尔低声回答,“他认为有卡芬雅克将军替他排忧解难,为他铺好进军总统的路。这是一件好事。”

“是吗?”公爵仍旧神色不变,继续餐刀切下了一块鹌鹑肉,“如果是我,我也会感到很开心的。但是……”

他的语气里突然多了一丝玩味。

“但是什么?”夏尔连忙追问。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对方诈赌的可能性呢?”

“诈赌?”夏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

他好奇地看着公爵。“您是指什么?”

“你们难道真的觉得……”特雷维尔公爵略微不悦地看着夏尔。似乎是对他的不开窍有些失望,“在用枪炮杀了成千上万人之后,我们亲爱的保护者卡芬雅克将军还会希望同你们公平竞争,竞选总统?”

夏尔的心脏猛地一跳。

“您的意思是,他们可能不按预定的日程办了?直接废掉总统选举?”

特雷维尔公爵用餐巾抹了抹嘴唇,然后才回答。

“这个还不太确定,我只是听到了一点这样的风声——有人想要在乱事被平定之后,通过国民议会投票。直接废除掉大部分法国人的投票权,以增加卡芬雅克将军胜选的成算。目前看。似乎还是在动议阶段……”

夏尔被这个突如其的消息搅得有些心绪不宁。

没错啊,既然卡芬雅克将军他们打算把巴黎里面的暴民血洗一次,那么他干什么还要去让这些人在总统大选中投票?这些人、还有同情他们的人,如果有权投票的话,肯定是不会投他的票,而会去选择他的竞争者的啊?而且,这些人虽然穷困,但是人数却十分多,在全民普选的情况下,他们的选择足可以决定总统大位的最终归属——而这也是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同党们所暗自期待的。

假如卡芬雅克将军既想镇压暴民,又想同时在年底赢得总统大选,那么看上去“直接废除掉所有下层阶级人民的选举权”肯定是一种极好的捷径,总比先血洗暴民然后再讨他们欢心要得方便一些。

那么,假如他真的办成了这件事,那么对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的梦想,将是决定性的一击,对夏尔的野心当然也是如此。

在这种巨大的威胁和打击面前,夏尔心里有了一些焦虑。

片刻之后,他才勉强定下了神。

既定的历史告诉他,这肯定不是世界末日。

无论如何,“路易-波拿巴在1848年底的全民选举中当选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的历史事实是确定无疑地发生了的。在原本的历史线上,卡芬雅克将军等人一定也想这么做,然而既然路易-波拿巴仍旧在全民普选中上了台,那么他肯定是挫败了这个阴谋。这就说明,这件事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的。

而且,必须尽快解决,以便不留后患。

“不要紧张,夏尔。”特雷维尔公爵的声音还是如同一贯的冰冷和镇静,“现在这还只是一个动议而已,想要成为事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就算你着急,也没有用,要解决问题只能靠心平气和。”

“我明白了。”夏尔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着自己的堂爷爷,“那么请告诉我,是哪些人在鼓吹这个动议?”

“是秩序党的几位先生们,梯也尔还有巴罗先生他们,还私下里问过我们这些王党,试探我们能不能同意这个提议。”公爵淡然回答,“我倒也挺奇怪。他们居然会为卡芬雅克将军而效劳……”

梯也尔,好熟悉……

听到这个姓氏的时候,夏尔不禁有些心中一动。托两位导师的福。这个人在后世享有大名,而且凶名昭著,他穿越过之前就早已经熟悉了这个姓氏。然而穿越过二十年后却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今天却因为这种事与他扯上了关系。

不过,对此夏尔也早有心理准备——梯也尔这些年一直是七月王朝奥尔良王室的拥护者,而自己却是波拿巴党人,两个政治团体发生冲突和矛盾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得这么快而已。

好吧,我倒真想去会会你!

夏尔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

这个让人忧虑的消息,已经让他渐渐地丧失了食欲。他只想快点跟路易-波拿巴他们报告这个消息,并且早点商量出对策。

“年轻人,凡事要多想!多用脑子,别老等着别人提醒你!”特雷维尔公爵又告诫了他一句。“不要事到临头了才知道慌慌张张。那有什么意义?”

“谢谢您的提醒。”夏尔诚恳地道谢。

“你知道就好。”公爵点了点头,然后又重新看着夏尔,眼睛里好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吃饱了吗?要不要再点儿?”

“哦,不用了,我吃饱了。”夏尔连忙回答。

“既然你吃饱了,那么……就去给夏洛特送送饭吧?她一定已经饿了。”

“呃……”夏尔吃了一惊,“为什么是我?”

虽然公爵的神态和语气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夏尔总觉得他似乎是含着恶意的笑。

“为什么不该是你?”公爵冷冷地回答,“她碰上这种事。当然会很生气了。只有你去劝她,她才会合作一点吧?而且,你自己造成的问题,当然要自己解决,不是吗?”

“可是……”夏尔还想说点什么。

“好了,别耽误时间了,快去吧。”公爵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唯一的孙女儿现在在挨饿受苦,我现在心疼得很,早点完事儿吧。”

喂,刚才我们都吃了这么久的饭了,我可没看见你有哪里像是在心疼自己的孙女啊,不都是好好的吗!夏尔在心里大声抗议了一句,但还是低下了头,服从了特雷维尔公爵的命令。

没想到一脸死板冷漠的特雷维尔公爵,也这么有说冷笑话的潜质……

“夏尔,事到如今,也该跟她好好说说了。”在夏尔临走之前,特雷维尔公爵突然低声说。

夏尔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我会好好跟她说的。”

“辛苦你了。”

……………………

在不绝于耳的响声当中,夏尔端着一些饭菜,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走过楼梯和走廊,到了夏洛特卧室的门口。他没有敲门,而是直接用钥匙打开了门。

“夏洛特,我给你送饭了,现在饿了吧?”一进门,他就直接问。

“呜……呜呜……呜……”夏洛特的回答很模糊。

她正坐在床上,盯着刚刚进的夏尔。

“你爷爷可担心你了,刚刚吃完就叫我给你送饭。”夏尔关上了门,继续微笑着,“所以我就过了。”

“呜……呜呜……”

夏尔将食物都放到卧室里的书桌上,然后走到床头边,“哦!我都忘了!你堵住了嘴怎么回答我呢?啊哈,抱歉,抱歉……”

然后,他无视了夏洛特愤恨之极的怒容,伸出手,解开了绑在夏洛特嘴角上的丝巾。

在躲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的时候,出于对夏尔安全的担忧,以及害怕仇恨暴民的夏洛特也去参与到危险的城市巷战当中,特雷维尔公爵授意夏尔先暂时让夏洛特“安静”下,不得已之下,夏尔也只好行此下策,亲自动手将夏洛特给绑了起。

很明显,他开的玩笑一点也没有把夏洛特逗高兴,一旦可以说话了之后,夏洛特就大声地骂了出。

“快点给我解开!你这个懦夫,逃兵,混蛋!我讨厌你!你这个无耻之徒!”

一边骂,她还一边挣扎。可惜她的双手被夏尔之前绑在床头绑得实在太紧,因而夏洛特尽管用力挣扎,但是仍旧没法挣脱束缚。只能继续斥骂夏尔。

我就知道我肯定是这结果!夏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重新摆出了笑容,“好了,别生气了,我这样也是迫不得已……”

“别跟我说话!”夏洛特脸上仍旧满是怒气,“走开!你这个逃兵!”

“夏洛特……”

“走开!我不想看见你!”夏洛特仍旧在斥责着他。

夏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夏洛特,够了!好好听我说!”

两个人面对面地看着。相距只有十几厘米,夏尔似乎都能感受到夏洛特因为剧烈挣扎而变得沉重的呼吸。

在夏尔难得地变得严厉之后,往年的积威。让夏洛特一时间懵然住了口。但是很快她又回过了神,但是却没有再骂,而是将头转开了,不愿意看夏尔。

好了。现在终于可以好好说了。

“夏洛特。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是从国民自卫军里面跑了,没有参与到最近的战斗当中。”夏尔镇定地向夏洛特解释着,“但是这是有原因的……”

夏洛特仍旧偏开着视线,没有回答他。

“我的党派首领,你知道的,路易-波拿巴先生,他决定要去参与年底的总统大选。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我不能去参与到镇压活动当中,因为这会连累到他的名声。影响他的选举……夏洛特,并不是我抛下了你的父亲。”

夏尔一边解释,一边看着夏洛特白皙的脸庞。

“夏洛特,我也有我的考虑,你想想看……”

夏洛特骤然回过了头,湛蓝的眸子,紧紧地盯住了他。

“我对你太失望了。”

“什么?”

“你从你应该战斗的地方离开了,你躲到我家里,你逃避了自己的义务!”夏洛特的眼睛上布满了一层水雾,显然是对夏尔的这种临阵脱逃的表现十分不满意,“就连我父亲那种不着调的家伙,都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去做些什么……而你,而你!却躲了起!为了害怕我高密,你居然还把我绑了起!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你也只是想着你那点私利而已,你太让我失望了!”

“私利?你错了!我之所以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还为了整个特雷维尔家族,还有你!”

“呸!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夏尔伸出了双手,揽住了夏洛特的双肩,“看着我!我告诉你,我所做的这一切,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决定,也是你父亲和你爷爷的决定!是他们打算叫我加入自卫军的,也是他们让我不要参与到镇压当中的!”

果然如同夏尔所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夏洛特睁大了眼睛,一时竟然失神了。

但是,夏尔当然不打算就此收手。

“从几十年前开始,特雷维尔兄弟两家就是暗中一体的,”夏尔继续跟夏洛特和盘托出,“他们一直在暗地里有合作,几十年一贯如此。所以,我们的很多行动,实际上是暗中商量好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本身的利益。今天我从自卫军离开,也是大家商议好的结果……”

夏洛特仍旧在呆呆地看着夏尔,她还是没有从震惊当中恢复过。

“没错,我就是要告诉你,其实你的爷爷和父亲都不是什么破烂王党,他们没有忠于什么亨利五世,他们只忠于自己的家族!”夏尔轻轻摇晃了一下夏洛特,“这有什么不对的?波旁王家早就该进垃圾堆了,波拿巴家如果对我们没用,他们也得进垃圾堆!对我们说,只有特雷维尔才是重要的,永远如此!现在波旁王家这块招牌很不好用,所以他们打算让我们这边用一用波拿巴家族的招牌,所以他们才会作出这种安排,你明白了吗?这一切是我们商量后的选择,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族!”

似乎是被夏尔的摇晃所惊醒了,夏洛特愤恨地看着夏尔。

“骗人!你肯定是在骗我!你在骗我!你这个无耻的混蛋,自己当了逃兵还不够。还要污蔑我父亲和爷爷的名誉!”

“我没有骗你!”夏尔大声回答。“不信你等下自己去问他吧!”

夏洛特一时语塞。

虽然她仍旧万分地不肯相信,但是她心里其实也明白,既然夏尔敢这么跟自己说。那么他说的应该就都是真的了。

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什么破碎掉的声音。

上帝,爷爷,保王党,贵族血统,神圣的义务,国王陛下的事业。波旁家族的复辟……

这些一直以在她心里心里构筑起的形象,曾是如此的坚不可摧。

怎么会这样!

在这么巨大的冲击之下,她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思绪完全混乱了。

“你是说,一直以他们都是骗我的,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波旁王家的忠臣,只是为了演给别人看而已?”眼泪徐徐地流了下。她却浑然不觉。“而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就是被他们好好地骗了一次的可怜人之一?”

由于内心的激动,她的声音颤抖着,而且竟然带了一丝哭腔。

“是的,没错。”夏尔毫不客气也毫无怜悯地承认了下,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他们还打算继续骗下去。只要波旁王家这块招牌还能继续用,他们就会继续演下去……”

“怎么会……怎么会……”夏洛特好像已经完全听不到他的解释了。一直在喃喃自语,“不会的,不会的,我的爷爷,怎么会背叛……怎么会……?”

“他没有背叛谁!他只忠于特雷维尔家族!”夏尔打断了夏洛特的自语,然后再次用力摇了摇夏洛特的肩膀,“夏洛特,打起精神吧!难道,你不是也姓特雷维尔吗?你不应该也和自己的爷爷一样,作出明智的选择吗?夏洛特,既然今天我们已经打算跟你交个底儿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抛掉那种毫无意义的陈腐之见吧,继续为家族的荣华富贵而奋斗不更好吗?”

“不……不……我不要”夏洛特微微摇头,显然还是在混乱当中,“不……”

夏尔对她的反应和回答倒不是特别惊讶。多少年所建立起的新年,当然不可能在几句话之间就完全消弭,如果随便说说之后夏洛特就能安然接受一切那才奇怪呢。

“我们不是叫你脱离王党,放心吧,你大可以继续安心当个正统派,说不定哪天这对我们还很有用呢。”勉强笑了笑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我之所以将这一切都告诉你,就是为了让你明白,我们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而且我们相信你,能够明白这个原因,并且认同我们!”

“是的,你们都是有原因的,只是把我瞒住了而已……隐瞒了好久……”夏洛特的眼角仍旧噙着泪水,“好了,我这么多年……我这些年的辛劳,还有任何意义吗?我在你们眼里是什么?就是个可笑的小丑吗?你们……你们……”

夏尔当然不会说“我当然在暗地里嘲笑过你”,他继续安慰着夏洛特。

“不,你是我们的亲人,还是我的……我的最亲密的朋友,我怎么会嘲笑你呢?你有自己的坚持,这事儿无关对错,只是有没有利益而已。”

“利益。”夏洛特略带嘲讽和怨愤地看着夏尔,“对,是的,利益,一切利益,只要有利做什么都行。我早该知道,你们不都是这种人吗?我早就该知道了!”

“不,不仅仅是利益。”夏尔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猛地解开了夏洛特后面被绑在床头的双手,然后一把将夏洛特揽入了怀中,“你还不明白吗?我们现在已经不能再去走弯路了,也不能再去冒险,所以……洛洛特(lolotte),听我一句吧,赶紧明白过,什么对你才是最重要!到底是国王,还是你的亲人?”

听到“洛洛特”的时候,夏洛特的身体骤然一僵。这种小时候的爱称,被夏尔突兀地用了出,实在让夏洛特始料未及。

“你……”

夏尔抱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松开怀抱,扶着双肩看着夏洛特。看着这个满面泪痕的姑娘。

因为刚才剧烈的挣扎,她已经衣衫凌乱了,肩头都几乎从裙子里被露了出,大片大片的白皙皮肤,晃得夏尔竟然有些心神荡漾。

被“洛洛特”这个称呼勾起无限回忆的人,并不只有一个啊!

算了,没法说服,那就先睡服吧。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可怕的念头。

“洛洛特……别为了什么可笑的国王冒险了。我的心里,你比什么国王和皇帝还重要,难道,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还没等夏洛特回答,他右手一把将夏洛特拥入了怀里,然后低下头亲了上去,然后左手伸向了夏洛特背后的裙摆,纤滑的丝带慢慢地被他解开了。

“你在干什么!”夏洛特终于被惊醒了,同时伸出自己的手,想要阻止夏尔的行动。

然而,她刚刚发出惊呼,嘴唇就被夏尔给堵住了。

良久之后,嘴唇才分开。

“你干什么!”夏洛特不满地向夏尔抗议了一句,“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没听见外面的枪声吗?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羞耻……”

“洛洛特……洛洛特……”夏尔仍旧没有停下自己的左手,一边轻轻地呼唤着。“还记得吗?还记得那个夏天吗?别管外面了,我们有我们的事……”

在夏尔一声声“洛洛特”的呼唤之下,夏洛特慢慢地停下了自己的反抗,似乎脑中其他所有的想法都被驱散了。

“夏尔,别这样……”最后一点理智,仍旧让她发出了无力的抗议。但是怎么挡得住已经开始行动起的夏尔呢?

夏尔当然不可能就此停手,他无视了仍在挣扎的夏洛特,轻轻地解开了夏洛特的裙子,然后是胸衣。慢慢地,夏洛特身上的衣物都被剥开了,白皙透亮的身体就这样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夏尔轻轻地将夏洛特压到平躺在床上,然后自己压了上去……

多年的感情和青年人的激情此刻已经被混合在了一起,让他让他忘记了一切,他已经忘了自己为什么夏洛特的房间的,只想着亲吻面前的姑娘而后和她合二为一。他发出了难听的嘶吼,不停地在夏洛特身体上进出着。

“……嗯……你……你这个……嗯……啊……坏蛋!我……我恨你……呜……”夏洛特闭着眼睛,不肯再看这个可恨的人,嘴里在轻轻地抱怨着,却又好像没有多少怒气。

夕阳透过窗户撒到了房间内,两个年轻男女纠缠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出了彼此。就在外面几公里就是血雨腥风的战场,卧室里却是一片春情。

不断传的轰鸣声和喊杀声,仿佛是在给他们伴奏助兴一般,他们都浑然忘却了自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人类最原始的活动中。

…………………………

在公爵府的书房当中,特雷维尔公爵正在细心点写自己的信件。

写着写着,他突然停下了手,脑中闪过了一道思绪。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个小家伙到底有没有说服自己的孙女儿呢?

那些酒里的东西,应该能够管点用吧?可别浪费了那些上好的酒啊。

头发早已花白的公爵,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埋头写起自己的文件。(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