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九章 六月屠城(10)

第六十九章 六月屠城(10)


                等到夏尔醒过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深夜时分了。

刚刚苏醒过的时候,他的脑子还有一些迷惘,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正躺在他怀中、枕着他的右手的夏洛特,然后就回忆起了几个小时之前的那一场迷乱的种种情景。

刚才,就在外面一片的炮火交鸣中,我把夏洛特摁倒在床上,又做了一次。夏尔在心里告诉了自己这个事实,然后,他突然觉得脸上尴尬无比——我原就是这样一个没定力的家伙吗?明明只是劝说她的,怎么劝着劝着就……

不过,他很快就给自己想到了开脱之词。算了,男人不都是这样?

他强制自己将念头转开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是吗?

他决定先起床,到楼下去看看,于是他将手慢慢地抽了回。由于夏洛特还在睡,因此他的动作十分轻柔,生怕吵醒了她。这个姑娘之前刚刚遭受了这种程度的打击,确实应该多休息一下。

借着外面的月光,夏尔看着仍旧沉浸在睡梦之中的夏洛特。

她现在睡得很沉,白皙的脸上微微泛着红晕,呼吸十分均匀,胸口微微起伏着,长长的睫毛覆盖着脸上,宛如童话中的场景一般。

确实很美啊!

看着夏洛特,夏尔此刻心中百味杂陈。既有对美的欣赏,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悯,更加还有一些愧疚——为自己一直以对她如此不近人情而愧疚。

心神激荡之下,夏尔忍不住凑了过去。又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才慢慢起身,重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接着。他小心地将被子盖在夏洛特身上,然后离开了房间。

他刚刚走到楼下,一位仆人就走了过,彬彬有礼地告诉他特雷维尔公爵正在书房里等他,于是他连忙跟着仆人一起向书房走去。

由于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因此原本一直不绝于耳的枪炮轰鸣声现在已经小了许多,只剩下了零星的枪声。偶尔才能够打破这里的寂静。

“睡醒了?”他刚刚才走进书房,正埋头写文件的特雷维尔公爵微微抬起了头,冷淡地跟他打了个招呼。“看样子刚才那几个小时过得还不错?”

虽然他的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漠,但是夏尔却总感觉里面有些揶揄——不过,此时此刻的他当然也没有勇气再反唇相讥,只好带着尴尬避开了话题。

“刚才您一个劲儿地跟我劝酒。而您却一滴也没尝。”夏尔略带着不悦地看着公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是的,我没有喝。”公爵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我说过,我老了,喝不动烈酒了。”

“仅仅是这个原因吗?”夏尔追问了一句。

醒过之后,夏尔自然也就想明白了,自己之前喝的那些酒里面肯定有些问题,所以才会突然那么冲动。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公爵反问了一句。然后同样看着他,“我认为。真正重要的是夏洛特爱着你,所以你能给她在失落之中的最好的安慰——而这也是我和你爷爷最希望看到的。甚至是在你们出生之前,我们就说好了要让我们的孙子辈联姻。而现在你们都长大了,都到了这个年纪……”

接着,他的视线变柔和了许多。“夏尔,你应该都知道我们这些老头子的想法,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当然会希望儿孙们都能过得好。不要觉得这些话无聊,对我这种老头说,家事就是一切。”

听着公爵难得的恳切话语,夏尔陷入了沉默,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沉浮于宦海多年的政治家,特雷维尔公爵的考虑不可能仅仅是这么温情和肤浅,他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不动声色地消除掉夏洛特的麻烦、顺便奖励一下为家族作出了贡献的夏尔。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对夏洛特这个孙女,肯定还是有很多感情的,肯定会希望能够给她找个好一些的归宿——如果能和当初约定的那样,嫁给前途大有可为的夏尔,肯定是最能让这个老人放心的吧。

看着夏尔略有些尴尬的样子,公爵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不再继续紧逼夏尔了。

“好吧,这事儿我们先放在一边,最近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您放心吧……”突然,夏尔开口了。

“嗯?”

“您放心吧,我知道夏洛特对我的感情。”夏尔没有再看老人,只是语气却十分笃定,“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让她陷于不幸的。”

听到夏尔的这句承诺之后,即使是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公爵,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喜色。

“既然你能够这么想,那就最好了。”他轻轻点了点头,“我希望那一天尽快到。”

接着,不再等夏尔回答,他就转开了话题。

“昨晚菲利普告诉我,他们的进展十分顺利,暴民们都快要被赶出城了,现在只能在郊区苦苦支撑。这乱子,看上去很快就要被军队完全平息了。”

他口中的菲利普,当然是那位小特雷维尔公爵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夏尔淡然回答,“就算再怎么拼死抵抗,那些人也不可能抵挡住全副武装的军队的。”

“说得很对。”公爵接上了话头,“谁掌握住了这支军队,谁就掌握住了这个国家。所以,我们决不能让他们掌握在卡芬雅克将军手里。”

夏尔刚刚想要赞同这个老人的意见时,他突然又在加了一句话。

“……当然,也最好不要完全在路易-波拿巴的手里。”

这句话让夏尔心头猛地一跳。毫无疑问,这种话是决不能再对任何外人说的。

“那天你跟那些军官们所说的。菲利普都已经转告给我了。”公爵瞟了夏尔一眼,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想法不错。但是力度不够。没错,我们确实不能让路易-波拿巴太得军心——但是,我们的手法应当更加巧妙,只靠几句话是不行的。”

“您的意思是……?”夏尔有些疑惑。

“轰!”外面突然又传了一声炮击,让刚才片刻的寂静瞬间化为了乌有。

“你听到了吗?这是什么声音?”公爵低声问夏尔。

“这是炮击声?”

“不,夏尔,不是炮击。”特雷维尔公爵摇了摇头。然后回答,“这是呐喊。”

“呐喊?”

“没错,这就是军队尖利的嘶吼。”公爵冷冷地说。“‘三十年过去了!我们再也不要当旁观者了!’‘我们想要让这个国家按我们的意志行事!’诸如此类的话。军队不想再窝在这个狭小的国境里无所事事了,甚至暴民的鲜血也无法让他们的这种躁动不安平息下——杀几个暴民算得了什么事儿啊?那里能找到荣誉,还有大笔的军费,还有勋章。还有爵位?”

“没错。屠杀暴民满足不了军队日益滋长的野心。”夏尔点头同意了特雷维尔公爵的看法,“他们希望玩大的,打几次打仗,这样才能得到晋升的机会,才能得到所谓的荣誉。”

“轰!”“轰!”

连续不断的炮轰声传了过,显然军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炮击。

今天在巴黎发出的炮弹,迟早有一天会落到别的国家去,路易-波拿巴不去干军队就会让别人去干。这是确定无疑的事情。在证明了自己在国境内实际上无所不能之后,军队还会有什么顾忌?

“在我们可敬的伟大军队里面。是没有自由、平等和博爱这三个词的,取而代之的步兵、骑兵、炮兵。”停顿了片刻之后,公爵颇为尖刻地说了起,“能够得到他们敬重的人,必须是那些善于运用这三者的人…………”

他最后的一句话拖起了长音,显然是想要夏尔揣摩他的意思。但是夏尔苦思冥想了一会儿,还是无法猜透。

“您是说军队会敬重他们的司令官?”

“是的,而且是带着他们打胜仗的司令。”公爵点了点头,“说到底,路易-波拿巴先生的伯父,当年不就是那么回事?”

“可是……”夏尔虽然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还是有些懵懂,“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公爵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丝暧昧难明的笑容。

“夏尔,你之前不是筹划了很久了吗?波拿巴先生夺取政权后不久,这个国家就要和俄国人大干一场,将他们靠着寒冬窃取的名声给剥个干净……”

“是的,我确实这样想的。”夏尔点了点头,“而且波拿巴先生也很认同这个意见。不过,我的年纪……而且我没有从军经历,我不可能去当司令官的……”

公爵仍旧笑着看着他。

夏尔骤然明白了这个老人的意思。

“您是说让我的爷爷去当司令官吗?让他去指挥这场对俄国人的战争?”

公爵没有回答,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但是这明显是用沉默回答了夏尔。

“不,这不好吧?”夏尔下意识地回答。

他的爷爷特雷维尔侯爵已经赋闲了这么多年了,如今就算再被启用,真的就能被放到未的大战里法军总指挥官的职位上面吗?别忘了有多少人会眼热于那个注定会名留青史的位置!

而且,真正让夏尔担心的问题不在于这里。

在这个时代,千里远征可不是说着玩的,不禁士兵们要面临着各种疾病的侵袭,就连高级指挥官也要面临这种不可测的风险。后世的记忆告诉了他,在克里米亚战争时,法军司令官德圣阿尔诺元帅,就是在1854年因病死在了指挥船上面的。

这位圣阿尔诺元帅是生于1801年的,在克里米亚战争当时还处于壮年,然而他却仍旧没有顶住这种劳顿。而特雷维尔侯爵已经七十岁了,如果参加到这种远征当中,现在现在的身体还算是过得去,但是到时候他又真的能够顶住吗?后果实在难以预料,恐怕是凶多吉少。

夏尔的担心,是绝对发自于内心的,这种担心超过了纯粹的利益计算,使得他不假思索地就想拒绝掉堂爷爷的这个提议。

“我觉得以他的这个年纪,再上战场的话,恐怕会……恐怕会不太方便。”在这种担忧之下,夏尔连忙反驳了公爵的意见。“就算这个位置能够带多大的荣誉,又能够给爷爷当年的遭遇出多少气,冒如此大的风险也没有……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啊!?”

“你说得没错,夏尔,我们都老了。这几十年,我们浮浮沉沉,已经见识过了一切,对任何事都不会再感到惊奇了。”公爵仍旧看着夏尔,不动声色,“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更加感到迫切,因为时间不会再等着我们了,我们想要把能干的事情都干完,为自己也为你们。”

“可是……”

“人总是会死的,或迟或早而已,至少对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说,离开人世时最重要的不是时间而是方式。”公爵静静地说着,“我了解我的弟弟,他从小就很有激情,很喜欢看着那些壮烈的场面,如果他在离开这个人世之前能够亲手完成这样的伟绩,夏尔,你难道不觉得这对他说是一种最大的欣慰吗?既然如此,难道你不该去满足他的最后愿望吗?”

公爵的话,让夏尔不禁心中一动。依他对老侯爵的了解看,他会这么去想绝对再正常不过的。一个老是对自己的军旅生涯念念不忘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不朝思暮想着去亲自指挥一次大战呢?

“这也是他个人的意思吗?”带着最后的希望,夏尔低声问了一句。

“是的,这就是他的愿望。”公爵点了点头,“只是他不想求自己的孙子帮忙而已。”

接着,他看着夏尔。

“夏尔,你不会希望他自己请求你吧?”

没有任何阻止的希望了,夏尔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这时,他的心里又生出了一股豪气。

而且,为什么要阻止呢?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梦想啊!

“如果这是他的愿望的话,我会替他办到的。我一定能够让他成为未的黑海战争总司令!”夏尔带着夹杂着振奋和忧郁的思绪,重重点了点头。

然后,他抬头看向窗外,窗外不时冒过闪光,传枪炮的吼声。

他既像是对公爵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那就让他带着这支大军,让俄国人痛哭流涕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