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四章 封官许愿

第七十四章 封官许愿


                在用一些话麻痹了夏尔之后,银行家博旺男爵突然的一击,差点就让夏尔中了招。虽然夏尔表面上不动声色地应付了过去,但是心里在那一刻着实是有些惴惴不安。

在这个家伙的面前,真的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啊!夏尔在内心里感叹了一句。

暗暗喊险之余,他也在心里打定了注意,要继续以十二万分的精神应付这个凶残狡诈的大银行家,不能有一秒钟的松懈。

“哦……”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博旺男爵轻轻点了点头,脸上毫无任何的异常,好像刚才真的只是随便问问而已。“算算的话,您现在的现金确实应该是有些紧张才对。没关系,对于您,我一贯是能慷慨大方的——因为您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提高自己的信用评级。既然您现在需要点现金,没关系,我这边当然能够满足您的需求。”

“那就先谢谢您了。”夏尔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感激之情。

博旺男爵一时没有答话,他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这时候自然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打断他的思路,于是气氛变得比刚才更加压抑了。

片刻之后,他轻轻挥了挥手,于是这里面的几位手下纷纷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赶忙离开了这间让他们喘不过气的书房。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了夏尔和德-博旺男爵以及他的贴身男仆三个人了。

看样子,杜-塔艾的事情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

博旺男爵一直沉默着。等到其他闲杂人等都离开之后,这位银行家才重新开口。

“德-特雷维尔先生,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如今您也算是个巨富了吧?”

“我想,仅有几百万财富的话,在您这样的大银行家眼里,应该算不上是个富豪吧?”夏尔带着谦逊的微笑,狡狯地跟对方打趣了一句。“当然,确实是有点钱了。”

话虽如此,其实他的心里还是相当兴奋的。一个之前只能勉强维持不至于坠入到破产境地的青年人。仅仅几个月之后,突然之间就由于世局的变幻无常而成为了少有的巨富——此种,又怎能不让人心生感叹呢!

至于为了夺到这份财富而付出了什么代价。那就没有必要再去深究了。

说到底,世人又有几个会去追究巨富们的历?

“吓!”博旺男爵咧着嘴笑了,“我就知道,我们的特雷维尔先生心气儿就是这么大!几百万都不算是什么。说出去怕是要吓死人了吧!”

不过。他很快就重新恢复了原本的严肃。

“不过,您当然没有说错,人确实不应该轻易满足。在我们这个昌明的黄金时代,一个人只有一直对财富抱有无止境的渴望,才能真正地攀爬到社会的最顶峰。如果区区几百万法郎就能把胃口填饱了的话,这样的一个人就怎么能够成就大事呢……”

“我认为您说的没错。”夏尔点了点头。

“我很欣慰,您没有因为区区几百万而磨钝您的意志和野心……”博旺男爵微微眯起了眼睛,“特雷维尔先生。您确实卓有才华,但是……我想您也知道。如今这世上才华横溢之辈比比皆是,如果换不钱才华就毫无价值,我知道这话听上去十分市侩庸俗,但是您随便走到街上去看看吧,用不了十分钟您就能知道我的话有多么正确!”

“用不着走到街上去我也知道您说得很对。”夏尔仍旧保持着冷静,他有些探询地看着博旺男爵,“不过,我想您的意思是,我们以后还有很多合作的空间?如果是这个意思的话,我当然愿意继续得到您的帮助。”

“没错!就是这话,说的真是漂亮!您还真是谦虚地过了分了啊,简直就像是当年的我!”银行家笑了出,似乎是被夏尔给逗乐了,“不过,特雷维尔先生,我最欣赏的就是您的这一点,冷静,务实,毫无陈腐之见,懂得作出取舍。在您面前时,好几次我以为是和一个同行在交流呢,结果他反而姓德-特雷维尔!真是妙趣,我还一直以为您这样的名门子弟都是些死脑筋要么就是浪荡子呢,这下倒让我刮目相看了!

没错,我想跟您说的就是这个,我认为以后我们还大有合作的机会。不过,不用着急,现在我们并没有多少事要做,我们需要的是平心静气,盘点最近的战利品,并且盘算下一步的行动。不过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又有很多事要做了。请您放心,只要大家互相帮助,几百万对您说真的不算什么。”

“随时等待您的召唤。”夏尔微微躬身,向对方行了一礼。“如果您没有别的安排的话,那是否能容我去您的客厅去凑凑热闹,今天听说了不少人呢。”

除了和几个月前一样的拉拢之外,他另外还听出了对方暗藏的逐客令,所以也就礼貌地准备告辞了。

“嗯,今天的舞会十分盛大,您就去那里好好玩玩吧。”男爵点了点头,“年轻人嘛,谁不喜欢交际呢?尽管去玩吧。”

然后,他突然放低了声音。

“不过,我这个糟老头子就先不去冷场了,我还得再等一个客人,我还得跟他好好谈谈。对了,他可是您的一个熟人呢,您猜是谁着?”

“是谁?”夏尔当然没心情去猜了。

“是路易-波拿巴先生。”银行家似笑非笑地回答,“今天我隆重地邀请了他,看时间的话,他应该很快就要了。”

听到这个姓氏之后,夏尔不禁心头微微一凛。没想到这位大银行家居然把自己的老板也直接叫过了!

因为人尽皆知的原因,路易-波拿巴现在的身份是十分微妙的。而德-博旺男爵竟然公开邀请路易-波拿巴出席自己的宴会——某种程度上。这也就是在宣示自己的政治立场吧。

看,他已经打算摊牌,告诉世人自己打算全力支持路易-波拿巴了啊。

“所以我说。我们以后合作的机会很多。”男爵仍旧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没准儿,未的某一天,我们以后都得在拿破仑皇帝陛下的御座之下同殿为臣呢……”

博旺男爵的话看上去是在打趣,但是又出奇地带上了一丝笃定,仿佛是能够预测未的占星师一般。

不,不对。应该说,这些大金融家,正在以自己无可计数的金钱所带的魔力。在创造未,甚至比某个可怜的穿越者还要管用。

夏尔很快就打断了这些遐思。

这只是暂时而已,终有一天,这根创造未的魔术棒。将掌握在我的手上。绝对的。

“这一天不会太远了,我同样期待这一天的降临。”夏尔微笑着回答男爵的这句打趣,又像是在回答心中的嘶吼。

接着,他带着不变的微笑,慢慢转身离开了男爵的书房,脚下名贵的波斯地毯,让他的脚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男爵静静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

夏尔没有离开多久。男爵的心腹就立刻通报路易-波拿巴的到了。

博旺男爵马上走了出去,亲自迎接这位皇位觊觎者。然后带着他一起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波拿巴先生,您可终于回了啊!”男爵和路易-波拿巴坐到书桌的两边,刚刚还大发雷霆的他,此刻脸上满是谦恭的笑容,好像是在对客户大献殷勤的银行职员一般。“自从皇帝离开他伟大的帝国之后,这个国家一直都陷于无法自拔的混乱当中,如今它终于看到了曙光!哦,感谢上帝保佑我们!”

“上帝保佑我们所有人。”在这位大银行家面前,路易-波拿巴当然也不会抱有那种毫无意义的矜持,他同样也笑得十分欢畅。“我十分感激您对帝国的眷恋和忠诚。”

这种套话虽然毫无意义,但是确实必须的。

“在我看,帝国是这个国家最为美好的东西所具现出的产物,”博旺男爵严肃地对路易-波拿巴说,“只是因为某些灾难,它不能不在汹涌而的污潮面前暂时退缩了而已。由于一些惊人的意外,法兰西不再成为一个帝国了,这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而我们将会完全地纠正这个错误。”路易-波拿巴冷静地补充上了后面这句话,“法兰西要么成为帝国,要么一无所有,而我将接过我伯父未完成的事业,重建这个帝国。”

“是的,重建帝国,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使国人振奋了,我至今仍记得人人为帝国的每一场胜利而欢呼的盛景!那时的法兰西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男爵满怀感情的感叹了一句,好像真的在缅怀往昔一样,“波拿巴先生,您放心吧,我愿意竭尽全力帮助您重建帝国的这一伟大事业。”

“您如果能够全力支持我们,这将是我梦寐以求的好消息。”路易-波拿巴对男爵表现出了同样的热情,“而且,请您放心吧,我们波拿巴家族,会感激每一个帮助我们的人,从我伯父开始就是如此。”

接着,路易-波拿巴又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了下去,“相信您也看得到,我们必须行动起拯救国家。如今这个国家遭受到了多么大的灾祸!经济不振,秩序混乱,人人都深受其苦,刚刚还经历了一场战火!在这种艰难时世之下,我们必须站出,为这个国家恢复它应得的和平和繁荣……”

“您刚刚回,就能如此深刻的把握住这个国家的脉搏,真是让人惊叹。”博旺男爵又恭维了一句,然后感叹了一句,“哎,我们终究又等了一位皇帝了啊!”

这两个人,一个是最近的金融风潮里,让无数人倾家荡产的主谋者;一个是积极参与、在其中准备大发横财的冒险家、并准备趁势而起的野心家,但是他们两个此刻都在唉声叹气,对国家的混乱痛心疾首,对人民的困苦充满了哀伤和同情。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一个人也就不可能走到他梦想中要达到的那个位置了。

就这样,两个人在这些冠冕堂皇的套话之中,确认到了各自的合作意向。

接下,就要看看出价了。

“哎,您说得对,如今国家正处于危急关头当中,一切都充满了混乱,整个国家困顿不堪。”博旺男爵又是一声长叹,“而您看看,为了解决这一切,我们又做了什么呢?原本最应该帮助稳定国家的机构又都做了些什么!您看到了吧,他们什么都没做,任由国家沦落到了如今的地步!

之所以会发生这一切,就是因为如今国家里充满了像阿尔古伯爵这种头脑僵硬的老朽,哎!他们的无能,都给国家带多少灾祸!”

【阿尔古伯爵,原名安东尼-莫里斯-阿波利奈尔(1782-1858),法国政治家和银行家,在波旁王朝时代,他的政治倾向颇为保守,支持波旁复辟王朝,于是在1819年被当时的首相德卡兹公爵提名、经国王路易十八御准被封贵族。

后他支持七月王朝,在1834年,阿尔古伯爵被国王路易-菲利普御准成为法兰西银行总裁。

在原本的历史上,他总共当了23年的法兰西银行总裁,于1857年在拿破仑三世皇帝时代退职。】

嚯,这家伙,原竟然是想当法兰西银行总裁?

听到了博旺男爵的暗示之后,路易-波拿巴不禁心中一动。

不过,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吝啬于许诺。

“所以,我们应该一起把这个国家革新一遍。”他空泛的回答。

既表示支持对方的想法,又不作出任何承诺。

“那就太好了!”博旺男爵笑得十分开心,好像真的没有听出对方滑头的避开了自己的要求似的,“波拿巴先生,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帮助您,让您重新完成皇帝的事业的!”

他们两个,就这样握住了手。(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