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九章 讯问与诅咒

第五十九章 讯问与诅咒


                “杜-塔艾先生,您活不了了。”

夏尔俯视着这个躺倒在地的将死之人,语气十分温和,又带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愉悦感。

蓄谋已久的谋杀,在他沉稳无比的实施之下,终于毫无变数地急速完成了。在这种成功的喜悦感的影响之下,即使是从小到大一直被人教育要沉稳的夏尔,也做不到完全的心平气和。

明明又杀了一个人,但是他心里却没有焦虑,也没有怜悯,那颗已经被现实锤炼了多年的心,只剩下了以上的这点思绪。

杜-塔艾仍旧用力捂住自己的伤口,他紧紧的咬着牙齿,发出了痛苦不堪的嘶嘶声。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夏尔,由于愤怒和痛苦,他的眼睛睁得非常大,甚至还泛出了一些血丝,这份痛恨如果能够化为实质的话,恐怕也能给夏尔意剑吧。

不过夏尔倒是无所谓。

这个刚才还志得意满,满心盘算着只等那一天就卷款潜逃,跑到异国他乡去过皇帝般日子的银行家,又怎么能接受自己突然落到了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就必然死亡的境地?

他有耐心,反正现在还有时间。

他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对方,直到杜-塔艾又蒙受了几分钟的痛苦之后,夏尔才重新开口。

“我要动手的理由,您肯定都知道,所以您也怨不了我,正如假使我被您给坑害了的话,我也不会埋怨您一样。输了只能怪自己!再说了,干我们和你们这行的,谁的手上没有几条人命?既然走上了这条路。那就随时要有丢掉命的觉悟,既然敢赌,就要学会服输,难道不是吗?事到如今,如果您再咒骂我的话,那可真叫人看不起了……”

杜-塔艾眼神里的怨毒仍旧没有减少半分,不过夏尔也不意外。看着嘴角一直在溢出血沫的杜-塔艾。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您也不用担心,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嗜血的人。也没有观看他人痛苦的爱好,我之所以想要选择以这种方式重伤您——而不是直接刺杀——是有我的理由的,或者直接说吧,我有求于您。”

听到“我有求于您”这段话的时候。杜-塔艾脸上骤然抽搐了一下。

“嗯。没错,我知道我先给了您一剑再说自己有求于您,听上去很可笑,”夏尔轻轻点了点头,语气里带上了些嘲讽,“但是,您可以听听我的要求嘛,反正您现在还有时间。”

接着。不再看对方的表情,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是打算过几天之后,就直接趁着兵荒马乱的时候潜逃吧?那您是怎么保证自己一定能够跑掉的?还有,您到底瞒着德-博旺男爵捞了多少钱?”

一阵沉默。

除了杜-塔艾的压抑不住的呼痛声之外,房间里面再也没有了其他声音。

还是不肯合作啊。但是,他有耐心,所以他仍旧沉默着。

“你去……去死吧,混蛋!咳……咳……”过了一会儿之后,杜-塔艾终于咒骂了出。“你这个……下流胚,坏种,臭贵族……你们全家……全家……全家都该滚上……断头台!”

他一边咒骂,一边在咳血——显然,这种咒骂,给他自己带的痛苦要比给夏尔带的痛苦还要多上一百倍。

夏尔一言不发,任由对方咒骂,直到杜-塔艾的咒骂声越越低,显然生命力已经接近枯竭的时候,他才悠然回答。

“您又何必如此激动呢?您咒骂得再多,我也不可能因此而受什么伤害的,难道当了这么久的银行家您还不清楚这个吗?先生,现在您是要面临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您就要死了,而我们,我和德-博旺男爵他们,会活得好好的,您想必不觉得这种情况会让您开心吧?”

“荷……荷……”听到夏尔有意的嘲讽之后,杜-塔艾眼中的愤恨更加浓厚了,他的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冒出的血沫也越越多了,这种情绪上的激动,自然也在加速着他的死亡。“你……你……”

“别激动,先生,这只会让您死得更快而已。”夏尔仍旧温和地看着对方,“我再说一次,我说这么多,不是为了看您痛苦的样子。不,我没有那么无聊,事实上,我很希望再给您一个痛快,让您在死之前少受点儿苦。”

接着,他的声音放得更加轻了,“您知道我为什么下定决心,这么快就动手吗?原本我可以是想等着您卷款逃跑的时候再动手的。”

杜-塔艾仍旧在呻吟着,但是夏尔明显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中已经带着一丝好奇——恐怕,这就是那种被杀的人在死之前想要“死也死个明白”的想法吧。

“话说回,我也一直想问您一个问题,您真的觉得,德-博旺男爵一直躲在斯特拉斯堡,然后不问世事了吗?”夏尔接着问了一句。

他话里隐含的意思,让杜-塔艾在那一瞬之间全身发僵,几乎都快忘却了锥心刺骨的疼痛。

“没错。”夏尔点了点头,“为了万无一失,他确实跑到巴黎之外,呆到边境去了。但是,他没有也绝不可能对我们不闻不问。我想作为他多年的助手,您应该很明白这是为什么吧?那个人老奸巨猾,明里跟我们说自己跑去边境,一切都交给我们、并且完全信任我们,暗地里他肯定不会对我们那么信任,不是吗?”

杜-塔艾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您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夏尔微微笑了笑,“其实我也是无意的。在想到了这个问题之后。我就派了个信得过的人,假装信使,去了斯特拉斯堡给我送信。哦。说句题外话,那个人叫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是我的同学,在剑术课上面是全校第二,如果刚才他对您这么一剑的话,估计速度还会比我快上一点儿……”

说到这里,夏尔又瞟了脸色苍白得吓人的杜-塔艾一眼。

“哦。好吧,时间已经不多,我就不多说废话了。我的朋友阿尔贝去了那里。然后听从我的嘱托,偷偷找了个机会观察了那里,发现他们已经在整理行装了……而且从他偷偷打探到的消息看,博旺男爵很快就打算回了……”

“荷……啊……”杜-塔艾抑制不住的惨叫声骤然响了起。

“我的朋友。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同您一样震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德-博旺男爵跟我们说过了夏天就回,完全是在骗我们的。他已经打算回了,没准儿再过几天、只要巴黎重新被带回了平静他就回。他并不完全完全信任我们,准备给我们个突然袭击,然后看看到底有没有被人揩了油……”

夏尔作出了一个很遗憾的手势,“所以,为了预防万一,您看。我也是只好提前动了手,真是抱歉。我想。即使我不动手,您也没法儿真的卷款潜逃吧?杀您的到底是我还是他,对您说没有区别吧?”

杜-塔艾终于在临死之前一个小时明白了一切,可惜这已经太晚了。

他所能做的,只剩下了用仇恨无比的眼神看着“我……我诅咒……诅咒你们!你们……这些混蛋!杀人的狗!畜生!你们……一定会……一定会……下地狱的!”

“真的很抱歉,我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有什么地狱,所以这是吓不住我的。”夏尔又耸了耸肩,“而且,就算有这东西的话,您不会觉得自己不用下地狱吧?别搞得这么难看了好吗?难道不能给自己有尊严一点地退场吗?”

无视夏尔的劝告,杜-塔艾仍旧在嘶声咒骂着,挥霍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力。

夏尔等他继续骂,直到他的仇恨已经积累到足够的程度之后,他重新开了口。

“看您真的很恨我们?那么,您希望不希望我去把博旺男爵也送到您身边呢?”

这个问题,让杜-塔艾的咒骂声骤然停下了。

“是的,再过阵子我就打算去对付他,然后把他弄死。”夏尔轻轻点了点头,“我说过了,我需要您的帮助,我想您既然已经在他手下服务了那么久,那就肯定会有不少东西能够告诉我的吧?吧,现在您还有一个小时,还得及,尽管说吧。”

杜-塔艾定定地看着夏尔。

“您干嘛还犹豫呢?如果我弄死了博旺男爵,您在那里一定会很开心的;如果我不幸被他弄死了,哈,这不是给您报了仇吗?如果您不帮助我的话……”夏尔微微笑着,“我就只好放弃这个想法了。”

“我帮你!”杜-塔艾立即说。

“哦,聪明人总是能够很快做出决定的,很好。那就抓紧吧,留给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其实,夏尔此时并没有决定与德-博旺男爵直接翻脸,或者分出个生死,他现在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之所以这样跟杜-塔艾说,只是为了骗他尽可能多地吐露一些关于这位大银行家的情报而已——常言道有备无患,未谁能说得准呢?说不定哪一天这些情报就能用得上,不是吗?

杜-塔艾作出合作的选择也不足为奇,他现在已经必死无疑了,只能带着无尽的恨意前去地狱,那么他肯定愿意看到夏尔和博旺男爵死掉一方——如果能够同归于尽,他就最开心了。

………………

没有耽误什么时间,杜-塔艾很快开始了自己的叙述,以他现在的状况,每说一句话都会带巨大的痛苦,但是他吐字清晰。

天晓得他对夏尔和博旺男爵有多么仇恨!

“德-博旺男爵是儿子是个花花公子,庸碌的废物,他的女儿倒是很厉害;他的助手除了我以外还有……”

“他每年都会将巨额的证券送到阿姆斯特丹……”

“他准备在罗马开设分行……”

他的语速很快,但是夏尔仍旧一项一项地记着,没有遗漏——他的记性一向是不错的。

终于,随着时间的流逝,杜-塔艾叙述的声音越越低了,脸色也越越灰白,显然,死神已经站到了他的旁边。

他的叙述结束了,然后,他以极度憎恨的眼神看着夏尔,又像是看着虚空中的一切。

“谢谢您,杜-塔艾先生。”夏尔朝他点了点头,“我会记得您的帮助的。”

“我在……我在地狱……等着你们!”说完了最后一句诅咒之后,杜-塔艾的眼神慢慢地失去了光彩。

“哦……”夏尔轻轻耸了耸肩,然后恭敬地朝对方点了点头,“慢走,我的朋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