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八章 “全校第三”

第五十八章 “全校第三”


                乌笼罩着整个城市,空气里似乎充满了让人感觉沉闷的因子,马上就要下雨了。

仿佛是能够感受到苍穹所传的萧瑟似的,平日里纷乱的街道已经变得冷清了许多,熙熙攘攘的人流也已经只剩下了三三两两的匆匆过客。

在一幢临街面的小平房的三层楼里,一个中年人正回踱步着,不时看着怀表,或者从窗口往外张望。显然,他是在等人,而且已经等了一会儿,有些着急。

终于,在他下意识地再拿起怀表的时候,门轻轻地响了。

有节奏的敲击声十分柔和。

而听到了这几声敲门声之后,中年人的脸上马上闪出了喜色,然后他连忙走到门口去打开了门。

者是一个穿着端正的黑色外套的金发青年人,手里还拿着一根细藤木手杖。

“特雷维尔先生,您可算过了!”中年人脸上堆满了笑,“我可等了您好久了!”

“抱歉,杜-塔艾先生。”夏尔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因为最近事务繁多,所以被耽误而一下,迟到了一会儿。”

“哦,没关系,我们都知道您是个大忙人嘛!只要了就好,了就好!”杜-塔艾笑得十分欢畅,这是那种银行家的职业微笑,“,请坐!”

夏尔依从了他的邀请,坐了下去,而杜-塔艾也坐到了他的对面。

今天,正是暗地里勾结起的夏尔和杜-塔艾两人按约定进行例行会面的日子。

“现在的世道可真是乱了套啊!”一落座之后。他就感叹了一句,“我过的时候,看到到处都有人在修筑街垒……我看用不了多久。这座城市就得变成个战场了。”

“我想也是。”夏尔点了点头,“不过,世道大乱,对您说不是件好事吗?”

“说是这样没错……”杜-塔艾眉目间似乎有些忧色。

“怎么了?”

“哎,您恐怕也知道吧,我是国民自卫军的成员。如果真的哪天开始打了,恐怕我就得上战场了……”杜塔艾轻轻叹了口气。“这样下去,搞不好说不定哪天我得挨个枪子儿,您也知道子弹可不长眼睛……”

“我想您不至于连这点预防措施都没有吧?”夏尔反问。

“……有倒是有。可是到时候兵荒马乱,谁说得清呢?”杜-塔艾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又重新笑了起,“我们先别说这些丧气的事儿了吧。最近您这边生意怎么样?”

“还好。”夏尔仍旧相当轻松。“您那边呢?最近挣了多少?一切都还顺利吧?”

“托您的福,一切都还好。”谈到这个,杜-塔艾的精神明显振奋了许多,“最近世道这么乱,公债和债券都在死命地往下跌,都不用我们去打压了……我们最近一个月挣得都比之前十年多!”

“祝贺您,先生。”夏尔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口风马上又变得有些严肃起。“不过,我也得给您提个醒。现在我们该去筹钱把窟窿给顶上去了,早点把账给平了对谁都好。不然没准儿哪天,博旺男爵就跑回了,到时候我们就麻烦了!”

听到夏尔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杜-塔艾下意识地脖子一缩,眼睛里也闪过一丝厉芒。

“您说得对,先生。我这阵子就筹钱,赶紧去平账,然后我们再把收益再都分一分……”

“您能够听从我的劝告就好。”夏尔轻声回答。

接着,他们仔细商谈了日后分账的时间和细节。

出于职业精神,虽然保持着比较友好的合作关系,但是两个人在谈判的时候都十分严肃,好一会儿之后,他们才终于谈妥了。

“哎!”杜-塔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特雷维尔先生,您不干我们这一行真是太可惜了!”

“这可没准儿啊。”夏尔突然笑着回答。“未谁能够说得清呢?”

“嗯?您也有想要干这一行吗?”杜-塔艾有些惊奇地看着夏尔,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也对,这一行才能挣大钱,谁不想呢!特雷维尔先生,您放心吧,只要您以后有不明白的地方,尽管跟我问就是了!”

“哦?那可真是谢谢您啊。”夏尔连忙致谢。

“不用这么见外,我们是合作者。”杜-塔艾摆了摆手,示意夏尔不要客气,“我们只有互相帮助,未才能走得更远,不是吗?”

两人又是相视一笑。

“那么,再见吧。”夏尔轻轻点头致意,“我们之后各凭好运吧,这座城马上要发生战斗了,一定要保重好自己,杜-塔艾先生。”

“好吧,再见。”杜-塔艾也微微叹了口气,“也祝您好运,特雷维尔先生。”

就这样,在杜-塔艾丝毫没有觉得异常的情况下,夏尔拿起了自己放在一边的细藤木手杖。

此时,他的心头已经一片平静。

手杖在他的手中紧紧握着,而对面的人已经没有了警惕心,满心以为又骗过了夏尔-德-特雷维尔这个大傻瓜。

……………………

但是,他错了。

夏尔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很不对劲的问题。

既然冒了巨大的风险,找到机会从老板手里挖了一大笔钱出,那么以杜-塔艾这种银行家贪婪成性的性格,他会想过要把钱仅仅是“当做本金,赚了大钱之后再还回去”吗?

怎么可能?哪有这么好心的银行家!

经过耐心的观察,一直不动声色的夏尔,早已经得出了结论。他却自以为还把夏尔玩弄于股掌之中。

哼。想要瞒过我,假借和我合作之名诱使我帮助你,然后自己从老板手里挖出一大笔钱。然后卷款潜逃?

你居然以为我看不出吗?!

那么,夏尔应该怎么做呢?

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他之前早就已经想到了的那一个。

去死吧。

夏尔的呼吸极其的平顺,行动也毫无任何滞涩。

去死吧!蠢货!

细细的细藤木手杖中,突然闪耀出了一片金属的流光。

夏尔动了起,小小地往前迈动了两步。

“……学习击剑,特别注意的,是要一直保持身体的平衡。步伐要小,但是动作要迅速,尤其心态要平和。先生们。我得说,你们中有些人,需要好好学学这门技术,以便去给自己以后多一分决斗的把握。或者刺死自己的哥哥以独霸继承权。难道不是吗?

当然,即使如此,你们动手的时候也必须要心态平和,这样能令你们的肌肉完全放松,才能达到最快的速度。要令人猝不及防地行动,然后……刺下去,毫不迟疑地刺下去!”

老师的话,仿佛被回放了一样。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在夏尔耳边响起,就像是昨天说的一样。但是。他毫无所觉。

剑已经从手杖里被拔出了,在杜-塔艾还没有得及表现出惊愕之前,夏尔已经以轻巧的步伐急速凑近了他。然后,如同上课时那样……

刺!

刺中了!

细细的剑,顺着主人预先设想的角度,毫无阻碍地刺入了对面那个人的身体,从肋骨之间穿过,刺穿了这个可怜人的肺。

鲜血绽放,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外套很快就被染成了同一种奇异的深紫色。

完美的一击。

如果老师今天能够在场的话,一定会赞叹自己弟子学业有成吧?

还是会咒骂他呢?

“你这个混小子!谁让你对平民挥剑的?德-特雷维尔这个姓氏,现在已经这么不值钱了吗?”

【在过去,按照封建时代的习俗,平民是无资格与要求与贵族决斗的,贵族与平民交锋即有辱身份和家声。】

夏尔脑中突然闪过了这个问题。

哈,谁管他呢!

但是这个无聊的想法很快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他毫无怜悯地拔出了剑,然后狠命往杜-塔艾身上一踹,让他重重地躺倒在了地上。

接着,他跟着已经躺到在地的杜-塔艾,用力地踩住了他想要伸进衣袋里的右手。然后,他自己伸出手,将杜-塔艾的手枪拿了出,随手扔到了远处的角落里。

然后,他猛然跳到窗口边,大声喊了一句。

“抓强盗啊!”

“抓强盗啊!”此起彼伏的呼喝骤然响起。

很快,在旁边的一幢小屋里,一群身穿着国民自卫军制服的士兵突然冲了出。这些人,都自夏尔的连队,而带队的人,正好就是他雇佣的那几个老兵。

这些夏尔手下的自卫军士兵们,按照夏尔事前的吩咐,一边高喊喊着抓强盗,一边大力轰开了这幢小楼的门,然后冲了进。

很快,一声声枪声,和几声惨叫声骤然响起。

在治安极度混乱的今天,这种事时常发生,巴黎市民们早已经习惯了。人人紧闭门窗,对屋外的事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而在这些人响应夏尔的呼喝冲了出的时候,夏尔已经不再管外面了。

他轻轻转回头,看向了倒在地上的杜-塔艾。

细细的杖中剑,仍旧被他紧紧地握在手中,上面仍旧流淌着被害者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在木质的地板上,给地板抹上了几道刺眼的鲜红。

他俯下身,冷漠地看着惨叫着的杜-塔艾,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

他的肺,已经被夏尔那急速而准确的一剑给刺穿了,身受了重伤。这是这个年代无法解决的重伤,即使立即叫上大夫前施救,他也死定了,绝不会再有其他结果。

他所拥有的一切,他所有的希望,随着这一剑,终将化为尘土。

夏尔静静地站着,没有再接着给他新的一击,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看着这个身形矮胖的银行家,静静地看着这位德-博旺男爵的亲密助手。

在令人无法忍受的巨大的痛苦之下,可怜的杜-塔艾大声呻吟着。他紧紧地捂住自己的伤口,似乎是想要用这个方式挽回自己注定要失去的生命,同时,他愤恨地看着夏尔。

即使再优秀的作家,恐怕也无法描述出这道眼神里面的所有惊愕、不甘、愤怒、痛恨,还有这份能够择人而噬的怨毒!

他没有开口咒骂,夏尔知道是为什么——他的嘴角已经冒出了血沫,血和肺部里的空气已经混合在了一起,这是肺部受到了严重伤害的人所必须面临的巨大痛苦,直到死为止。甚至每说一句话,每呻吟一声,都会给他带更大的痛苦。

“先生,您将很快死去,而且是充满了痛苦地死去。”即使在这种时刻,夏尔也仍旧对对方使用着尊称,“不要再抱有任何期望了,您现在虽然还活着,但是只剩下了最多两个小时的生命。请相信我的话吧,在学校的剑术课上,我是全校第三,我是有资格对您的生命作出如此判断的……”

很快,夏尔脸上的冷漠,被转换成了那种公式化的微笑。

“杜-塔艾先生,您活不成了。”(未完待续。。)

ps:终于让夏尔cos出了《基督山伯爵》里诺瓦蒂埃德维尔福伯爵刺死伊皮奈将军的那一剑了……感觉好舒畅啊!啊哈哈哈哈o(n_n)o~

就让夏尔的这一剑,为接下血与火的狂宴拉开大幕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