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七章 起义准备

第五十七章 起义准备


                在政府一边紧锣密鼓调兵遣将的同时,他们的对手也正在紧急地筹划着,他们不可能看不到一步步向他们压过的黑。

正如梯也尔等人的预料,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和集结,是不可能做到完全保密的,更别说在对方人多势众并且对环境十分熟悉的情况下。

他们的对手,那些二月时站起推翻了七月王朝的工人们,早在军队刚开始调动集结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相关的情报,甚至连敌人们的调动速度和数目,也大致能够弄个清楚。

在他们看,局势已经很明朗了,政府打算出动大军,一劳永逸地消灭巴黎城中所有的起义者。

已经到了最紧迫的时候了。

在一间烟雾缭绕的房间里,巴黎的一些著名工人领袖济济一堂,商谈对目前局势的对策。

“一切都已经显露地清清楚楚了,我们只能选择战斗!那些混蛋取消了委员会,逮捕了我们那么多人,把拉斯帕伊,勃朗,阿尔伯他们统统都抓起了!先生们,我再说一次,我们只能选择去战斗,不战斗毋宁死!”

拉卡隆日,《劳动组织》报的总编辑,一位著名的左翼宣传家大声喊了出。

“就在我们谈话的此刻,他们现在还在不停地往巴黎调动大军,每一分每一秒过去之后,我们的敌人都会比前一刻更加强大!如果我们再不团结起抵抗,一切就都完了,我们只能束手就擒!先生们,我们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只能和他们生死一搏,站起吧,拿起手中的刀剑!”

他的眼睛因为最近长时间的辛劳而变得布满了血丝,声音也有些颤抖嘶哑,但是正因为如此。这为职业革命家的鼓动,反而更具有了感染力。

【第二共和国成立之初,决定设立工人问题委员会,由路易-勃朗和阿尔伯任正副主席,临时政府还拨出卢森堡宫为会址,故又称卢森堡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设有一个由10名工人、10名企业主和一些政论家、经济学家组成的常务委员会,作为调解劳资之间纠纷的仲裁机构。在5月16日。这个机构正式被临时政府宣布解散。

1848年5月15日,在选举结束后不久,巴黎群众发动声势浩大的示威,并且冲入到巴黎市政厅当中,要求成立以数位工人领袖为首的新临时政府,然而在政府军警的镇压下失败。工人运动领袖布朗基、拉斯帕伊、阿尔伯、巴尔贝斯等人,统统被逮捕。这次盲动反而使得在最紧要的关头,工人们最主要的几位领袖被关入到了牢狱当中,无法领导整个六月起义。】

“说得对!”他的话引起了旁边的几句附和,“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

几个月,在一幕幕教训下。如今的起义者们已经放弃了一切幻想,共和国成立之初的那些美好的愿望,早已经被日渐严酷的现实所打碎。他们终于看清了一个真理——即使贵族们的统治已经被打倒,穷人和富人也仍旧是对立的,在那些人眼里,他们依旧是暴民,是一股必须消灭的灾祸。

他们若想改造这个国家,终究不能靠其他人的善心大发。只能依靠手中的刀枪。

因此,理所当然地,吸取了如此之多教训的他们,已经不再打算用抗议和宣言斗争,而是想要用手中的枪战斗,打算用武器和起义保卫他们之前得之不易的胜利果实,和这个共和国本身。除此以外。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先生们,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现在就应该拿起枪准备!”

说话的人是工人组织“人权社”的行动委员会主席、前退伍军官盖尔索济。

“我们必须抢在一切都无可挽回之前,发动起义。将敌人的指挥部打个粉碎,将政权夺到手中,这样我们才有机会!”

“没错,”另一个人也点了点头,“我们必须动起手,先把这座城占下再说。只要我们成立新的临时政府,我们就能够号召全体国民起保卫国家!我们这是为国家自卫,是他们先背叛了国家!”

“对!卡芬雅克那个混蛋想要把我们都碾成齑粉,我们是绝不会让他如愿的。”

“必须拿起枪保卫国家!”

没有经过多少争论,这些工人领袖们就很快做出了决定——再在巴黎发动一次起义,打倒所有革命的敌人,以武力夺取国家政权。他们已经认识到,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自己最初的理想。

在达成了最重要的共识之后,这些职业的革命家们,很快就以超出平常百倍的干劲,商讨起了具体的实施策略。

这时候,前退伍军官盖尔索济的作用就显现了出,身为旧军官的他,军事素质是在座所有人中最高的,而且身为革命领袖之一的拉斯帕伊的密友,他也极有威望。因而,其他人也将这个参谋的工作放心地交给了他。

【弗朗索瓦-文森特-拉斯帕伊,(frn?ois-vincentrspil,1794-1878),激进的社会革命主义者,后成为工人领袖,参与了二月革命,1848年5月15日被捕,后被释放。1848年12月参与了总统选举,然后失败。后又被路易-波拿巴逮捕并流放。】

在桌上的巴黎全城的地图前,他依照自己的军事素质,为接下的起义计划着,同时给其他人分配着任务。

“我认为,我们的人不是正规军,训练程度和武器装备都不够优秀,所以我们最好分路集结,然后多路出击,用最快的速度拿下全城!”他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他人也予以了赞同。

“另外,我建议,我们的人从今天,从现在开始,在每一个属于我们的街区都筑好街垒,用最顽强的抵抗拖延军队的前进速度。给前面的人争取时间。”他又说出了另外一项提议。

“好的,没有问题!”所有人同时回答。

最后,这些领袖们商量了许久,终于得出了最后的起义方案。

他们决定,把所有的起义者分为4个纵队,然后以不同的路线向市政厅分进合击,在那里会师之后。再一举拿下市政厅,然后立即宣布成立新的临时政府,号召全国人民起保卫祖国。

第一纵队以蒙马特尔、拉-沙佩尔、拉-维勒特等郊区为作战根据地,由包松涅尔、罗什舒阿尔、圣丹尼、拉-维勒特等关卡向南挺进,占领林荫路,通过蒙托尔海伊街、圣丹尼街和圣马丁街接近市政厅;

第二纵队以几乎全是工人居住的、由圣马丁运河掩护的坦普尔郊区和圣安东郊区为根据地。沿坦普尔街和圣安东街、沿塞纳河北岸各沿河街道以及沿这两个市区间一切平行的街道向市政厅前进。

第三纵队以圣马索郊区为根据地,沿圣维克多街以及沿塞纳河南岸各沿河街道直抵锡特岛。

第四纵队以圣雅克郊区和医科学校区为根据地,沿圣雅克街前进,也到达锡特岛。两个纵队会合后,沿塞纳河右岸前进,从后方和侧翼包围巴黎市政厅,然后在那里宣布建立新的政权。

可见。计划规定以纯粹是工人居住的那部分市区(也就是革命思想最为浓厚、革命意识最为强烈的那些地区)为根据地,然后决心以这些街区向外扩展最终拿下全城。这些市区呈半圆形,包括巴黎的整个东半部,并继续向东郊扩展。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预计首先把巴黎东部的敌人彻底肃清,然后沿塞纳河两岸向西部及其中心——杜伊勒里宫和国民议会前进。

另外,为了增加成功的可能性,这四支主要的纵队还由许多独立的游击队进行支援。

这些游击队。在纵队的翼侧和纵队之间独立行动,构筑和防守街垒,占领小街并保持纵队间的联系,还负责迟滞和拖延政府军前进的速度。

而在那些工人聚居区,那些作战的根据地,都设有坚固的工事,并按照所有已有的经验。力图使得它们成为强大的堡垒,以备进攻或者撤退时使用。在克洛-圣拉查尔,在圣安东郊区和圣雅克郊区,以及市区的许多地区。都将构筑有这样的工事。

“一切都必须争分夺秒,我们必须全力以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必须开始准备,几天之内我们就要准备就绪,然后我们就直接动手!”在制定好初步的作战计划之后,盖尔索济高声嘱咐他的同志们,“”

“我是在军队呆过的,我知道正规军对付平民的时候有多么强大,如果我们不能在最开始的时候胜利,我们就将一败涂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盖尔索济叮嘱自己的同志们。

“我们面临的是最凶恶的敌人,还有最为恐怖的危险,他们有大军而我们只有热血,我无法给你们以任何的胜利保证……”说到这里,他突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先生们,我们很有可能都死于枪口之下。”

“没关系的,我的朋友。”拉卡隆日突然笑了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必须化为齑粉,那就让我们光荣地化为齑粉吧!”

ps:关于六月起义,读者们可以去看看副导师写的大致经过。

在《马恩全集》的第五卷《六月革命》一文当中有记载,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不过,副导师似乎对盖尔索济的部署有些不满,认为应当事先在“沿圣奥诺勒街的两侧,在中央商场和国民宫附近”构筑一些街垒,以切断市政厅的交通,并且阻挡增援部队的前进。

但是,笔者研究了一下,却发现副导师的建议有些不可行——这段街区,孤立无援,并且四周街道纵横,方便政府军和自卫军的集结。而且,很容易遭到夹击,并且根本无法得到增援。

如果按照副导师的建议,将分散了起义者本就薄弱的力量,却无法得到好的效果,既阻挡不住增援,反而把自己也陷入到了绝地当中。

看,退伍军官盖尔索济的部署确实是更有道理的……

不过,由于政府军势力的强大,实力对比太悬殊了,无论采取什么策略,起义者的成功率都是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最后,例行求推荐求打赏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