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二章 六月屠城(2)

第六十二章 六月屠城(2)


                “共和国公民们:

由于局势的长期混乱,以及某些犯罪分子别有用心的破坏,共和国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急情势当中,如果不尽快回复国家的秩序,国家将会很快陷入到难以挽回的境地。

经过审慎的考虑,经过执行委员会的讨论,政府决定采取断然措施,以一切手段维护共和国的稳定与繁荣,回复秩序。

执行委员会兹决定:

解散国家工厂,以缓解当今危急到共和国的财政危机。

同时,委员会已经为国家工厂解散之后的善后事宜,作出了妥善安排:

在国家工厂解散之后,凡年满18—25岁的未婚失业男工,一律编入军队,以方便管理;其余失业工人,政府拟将为其安排发往至外省,参与当地建筑工程,不使断绝生计。

自通告发布之日起,执行委员会此项决定即为法令,并将自即日起开始实施。

凡此法令涉及人士,应积极配合政府调配,以期尽速恢复共和国之秩序。

如有不服从者或者抵抗法令者,依照共和国法律,将予以严惩!

1848年6月21日”

………………

在卡芬雅克将军将他的部下们一一部署完毕之后,早已经磨刀霍霍的临时政府,终于发布出了这样的一道法令。

抛却那些冠冕堂皇语句,法令的实质十分明显:临时政府打算解散在革命后初期开设的国家工厂,并且准备将里面的失业工人——也就是二月革命时起义军的主力人员——统统调出巴黎,青壮年男子被吸收入军队,其他的失业工人将被发配到外省做工。

并且,通告的最后,已经明白无误地说出了最后的威胁:如果这些失业工人们胆敢拒绝服从政府命令,政府将以一切手段——包括武力手段——对付。

图穷匕见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封宣战书,是资产阶级们在完全篡夺了二月革命的胜利果实之后。迫不及待地对原本的盟友拔出刀剑的宣战书。

他们将条件提得如此苛刻,而且根本不允许申诉,将把10余万之前被编入到国家工厂内的工人逼上绝境。

没有人会甘心走上绝境的,尤其是敢于反抗、并且乐于反抗的一群人。

在这项通告刚刚在国都各处传阅之后,整个城市就已经沸腾了。

成千上万的工人拥上街头,大街上游行的人群川流不息,到处都是抗议的群众。他们不停地高呼着各自的口号。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四个月之前。

这些无产者们痛苦地发现,在革命“成功”了四个月之后,他们再度回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而这一次,他们面对的不再是虚弱到摇摇欲坠的七月王朝,而是已经团结一心打算把暴民消灭一空的整个有产阶级阶级。

他们如果早看穿了这一点,世事将会如何不同啊!

“打倒国民议会!”

“我们决不去外地做苦工!”

“绞死马利!”

“革命万岁!”

排上倒海般的呼啸声在各个游行者们的聚集处响起。

【马利是指皮埃尔-马利-德-圣乔治(lexndre-mrie-de-sint-georges。1795-1870),法国政治家,在七月王朝时代当选为众议院议员,并成为了激进的政府反对派。在第二共和国成立之后,他先是当上了公共工程部长,主持着国家工厂(之前已经有介绍)。

在5月10日,制宪议会选出了5个人为执行委员会以掌管国家政权。马利成为了其中之一。并成为了当时的法国国家元首(之前所介绍的阿拉戈为政府领导人)。

在第二共和国成立之后,原本激进的马利摇身一变,积极要求镇压巴黎的起义工人。】

他们把三色旗都扔了,手里持着红旗。

现在,再也没有人谈论什么自由、平等和博爱了,只剩下了一句句口号和久唱不息的《马赛曲》。

在此起彼伏的呼喝声当中,街道四处纷乱,到处是手持着武器的人。他们借助各种杂物和砖块。让一个个街垒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各处的街道当中。尤其是在那些工人的聚居区,几乎都已经整个地化成了堡垒。

而即使到了这种时候,他们也还想着最后以和平的方式,挽回这注定要失去的一切。

………………

在巴黎市政厅内,工人领袖之一、左翼社团“中央共和社”的理事布若尔,带着愤怒和紧张,面见了这道法令的制定者、前国家工厂负责人皮埃尔-马利。

“先生!我要以最激烈的言辞对您和您的同事提出抗议!”他一见到这个人。就大声地喊了起,“执行委员会刚刚颁布的这项法令,是我所见过的最无谋、最无耻,也是最恶毒的法令。即使之前的奥尔良王朝,他们也绝对不敢如此对人民如此骄横,如此厚颜无耻!我代表整个巴黎的工人阶级,要求你们马上,马上收回这道法令。”

他所得到的,只有对方轻蔑的一瞥。

“收回?不,不可能的,先生,这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了,而且再也没有了商量的余地。”他傲慢地笑了笑,好像带有一种成竹在胸的高傲,“这是政府最后的、不容申辩的决定,你们必须答应。”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布若尔愤怒地大吼。

“通告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对方冷笑了起,“如有不服从者或者抵抗法令者,依照共和国法律,将予以严惩!如果你的工人们不愿意自动离开,我们就要用武力把他们赶出巴黎,我想您不会乐于见到这一幕发生吧?所以我建议您回去之后赶紧劝服您的人,早点收拾行装。”

“呸!休想!你们这群坏种,休想叫我们放下武器。”布若尔怒而大骂,“你们犯下了如此厚颜无耻罪行,我们将会和你们斗争到底。保卫这个国家!”

“不,是我们在保卫这个国家,你们是暴民。”冷冷的回答,让整个房间陷入了寂静。

说到这里之后,布若尔不再抗议或者争辩了。他明白,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对方根本不可能作出任何让步。也不可能再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了。

片刻之后,他缓缓地站了起,嘴唇因为无比的愤怒而不停颤抖着,但是他仍旧吐字清晰,保住了最后的尊严。

“既然你们想要战斗,那就战斗吧!”

接着。他不再多发一言,转身离开这间办公室,也离开了这座建筑。

他同样也是工人们的起义计划的参与者之一,他很快就将带领自己手下的士兵,向他刚刚离开的巴黎市政厅发起进攻。

前途渺茫,但是他已经无所畏惧。

……………………

晚上十点,已经下定了最后决心的布若尔。按照事前的计划,到了格列夫广场。

平素这里就是人流川流不息的地方,今天这里更加是人潮涌动。在火把照明下,一片通明,竟然已经混淆了白天和黑夜之间的差别。

布若尔静静地站在广场中央,一时间竟然呛然无语。

一张张面孔在他面前滑过,有老有少,却同样是充满了劳作的痕迹。既有和他之前一样的愤怒和冲动。也有对深陷于黑暗之中的未的迷茫和惶惑。

他的心骤然抽动了一下。这些人里面,有多少将会在数天之内殉身于炮火当中?

他面前摇动不定的焰火,好像突然幻化成了恐怖的炮火,在隆隆的枪炮声当中吞灭了整个广场。

他不禁微微闭上了眼睛。

但是,眼睛很快就睁开了,里面重新充满了坚定。他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刻。他绝对不能再有所动摇。

终于,他慢慢地开了口。

“我的兄弟们,非常抱歉,我今天只能给你们带一个坏消息——政府已经拒绝了我们的抗议。强行想要继续推行那道法令……是的,他们一面高呼自由和平等,一面决不允许你们按自己所思所想,在这座城市中自食其力。他们一边鼓吹博爱,一边要将你们赶出巴黎!他们这些上等人,他们傲慢地拒绝了我们的请求,满心以为我们会低声下气地接受!”

怒吼声从广场四处响起,很快就汇聚成了雷鸣般的吼声。他们终于明白了,现在已经是斗争的最后时刻。

“打倒国民议会!”

“我们决不去外地做苦工!”

布若尔微微摆了摆手,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数十年前,我们的先辈们打垮了那些贵族,将平等这个词,铭刻到了整个民族的骨髓之中。但是,数十年过去了,那些上等人却仍旧凌驾于国家之上,他们享受着我们劳作所产出的果实,却心安理得地支使奴役着我们。现在,他们还想要让我们变成旧时代那样的奴隶,让我们任由他们使唤,让我们只能毫无怨言地劳作致死!我们能怎么办?我们能够接受吗?”

“不!”“绝不!”

“是的,我们只能抗争到底,哪怕代价是要付出生命!”布若尔用力地挥了挥手,“我没有资格为你们作出决定,但是我请求你们,拿起枪,筑起街垒,拯救自己,拯救国家!如果不能劳动而生,我们宁可战斗而死!”

他最后的口号,赢得了极大的共鸣。

“如果不能劳动而生,我们宁可战斗而死!”

“行动吧!法兰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