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二章 六月屠城(3)

第六十二章 六月屠城(3)


                “暴民拒不服从政府法令,打算以街垒对抗政府”的确切消息,很快就传递到了政府的最高层中枢当中,并且,这个消息也并没有出乎他们的预料——或者说,这原本就是他们期待着的。

深夜,国民议会最高执行委员会紧急召见了陆军部长、预定中的镇压暴民行动总负责人卡芬雅克将军。

“卡芬雅克将军,正如我们之前的预料,那些人选择了反抗政府的法令。除了赖德律-罗兰先生之外,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一致同意采取紧急手段恢复国家秩序,因此您已经得到了合法授权。”在一片的喧嚣当中,执行委员会主席、政府的实际首脑弗朗索瓦-阿拉戈,一个已经六十二岁的老人,冷静地看着肃立在他面前的将军,“依照现在的情况,我只能命令您,以最快的速度平息一切暴乱,在整个国家内恢复法律和秩序。我深信,虽然任务艰巨,但您是能够完成此项任务的。整个国家都在支持着您,我们都站在您的身后。”

【赖德律-罗兰,指亚历山大-奥古斯特-赖德律-罗兰(lexndre-uguste-led乳-rollin,1807-1874),法国政治家,在七月王朝时代成为反对派人士。

他先后主办了《世纪报》和改革报,鼓吹反王朝的思想,后成为资产阶级共和派的领袖之一。

二月革命成功之后,他进入了政府。并成为了“新山岳党(小资产阶级共和派)”的领袖。后在5月初临时政府成立之后,他被国民议会选入到五人执行委员会当中(其他四人分别是阿拉戈、拉马丁、加尔涅-帕热和马利,之前都有提到)。由于其他人都属于是资产阶级共和派或者君主派,因此赖德律-罗兰被当成了“点缀品”。

他一度鼓吹阶级调和,希望以渐进改革缓和国内矛盾,但是在六月起义发生之后,他重新采取了激进立场,呼吁革新国家。】

这位阿拉戈先生,是一位名望卓著的科学家。一位有许许多多研究成果的物理学家和天家。但是同时,他也支持以军事手段镇压暴民,并且亲自授权卡芬雅克将军以任何最严酷的方式为国家恢复秩序。

不光是他。第二共和国对工人们亮出屠刀的时候,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样是一个凶残暴戾的军人政府,它的高层反而充斥着一批卓有名望的科学家和知识分子,梯也尔是一位优秀的历史学家。拉马丁是一位知名的成就很高的家和诗人。就连马利,也是一个不错的作家。

虽然听上去很可笑,但是其实知识分子是和反动军人一样痛恨起造反、破坏秩序的无产阶级的。

在这个年代,欧洲的知识分子,其绝大多数,从没有站在无产阶级一边。他们鼓吹的平等和自由,是自己和旧贵族们之间的平等,或者是自己和资产者之间的平等。而绝不是自己和无产者们之间的平等——这一点将在之前和之后的无数事例中得到证明。

就连写了《基督山伯爵》的大仲马,在1848年他是塞纳-瓦兹省的圣日耳曼-昂莱镇的国民自卫军的营长。二月革命时,他急不可待想要率领自己的部下去巴黎镇压暴乱,以保卫王朝。

幸好他那些精乖的有产者手下们没有脑子发热听他的话,他们拒绝前去巴黎保卫那可怜的路易菲利普国王。否则,这位可爱的作家,在那时候就得因为**和国罪被流放,就没机会摇身一变,出参选共和国的议员了!

不过,这些部下们永远也不会原谅他看不清形势、差点害死人的鲁莽,他们要求大仲马辞去职务,大仲马的参选之路也完全失败了,于是1848年之后,这位作家倒也只好继续给我们奉献诸多佳作,没法去沉迷于政治当中。

在1848年,这些知识分子们在国王被推翻之后,认为国家的头等大事首先是要扑灭那些起造反的暴民;而1871年,在第二帝国因为战争失败而崩塌了之后,他们,同样是他们,照样为扑杀巴黎公社而向入侵法国的普鲁士大军卑躬屈膝,23年中他们没有任何变化,230年里他们同样也没有。

现在,他们已经以政府负责人的地位,向军人发出了号召:

拯救国家,扑灭暴民!

“我将竭尽全力完成您和执行委员会的命令!”在阿拉戈先生的注视之下,卡芬雅克将军马上腰杆一直,以表现出自己的决心,“军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动。现在我们枪已上膛,刀已出鞘,只等开始了!”

听到了将军的回答之后,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欣然拍了拍掌。

“好吧,那就开始吧!”

接着,他又放低了声音。

“将军,您放心吧,我对这个职位没有什么可在乎的。等到您将国家的局势恢复了平静之后,我自然会将它交给那些有精力、有能力保卫国家的人……”

听到了这位执委会主席的亲口暗示之后,卡芬雅克将军不由得更加振奋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未道路上那道金色的光辉,那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那是所有人所孜孜以求的荣耀地位。

这个国家已经被紧急地托付到他,和他部下们手中的枪炮手里了,接下,他们可以在这座城市里为所欲为,以毁灭堆暴民的反抗进行惩罚。

“大炮喧嚣之后,这个国家马上将安静下!”

将军高声喊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厅。准备去给自己的部下们下达进攻的命令。

政府军很快将开进城区。

就在这一刻,发生于一八四八年六月的战斗,正式开始了。

……………………

在工人领袖之一、左翼社团“中央共和社”的理事布若尔于10点钟左右,在格列夫广场愤怒地发表演说,发出了构筑街垒、准备武装斗争的号召之后,起义者们很快就行动了起。

在巴黎的东区和东南区(从包松涅尔市区和包松涅尔郊区起)很快就筑起了街垒。依据之前工人领袖们制定好的计划,圣丹尼街、圣马丁街、兰布托街、佛布尔-包松涅尔街和塞纳河南岸通向圣雅克郊区和圣马索郊区的要冲——圣雅克街、拉哈普街、拉-尤舍特街以及毗连的桥梁上大体上都修起了防御工事。

从七月王朝以,巴黎工人所建筑的防御工事,还从没有构筑得象这次这样周密,这样有计划的,几乎将几个街区整个地化为了工事区。一清早,人们就静悄悄地开始构筑街垒。这些街垒比过去任何街垒都高而坚固。

而在圣安东郊区入口处,一座街垒上飘扬着一面大红旗,象征着起义者们抵抗到底的决心。

城市被分为了两个阵营。从城市的东北郊附近开始,即从蒙马特尔往下到圣丹尼门,再从这里沿圣丹尼街,经过锡特岛,沿圣雅克街到城关,形成一条分界线。分界线以东的整个地区都被工人占据着,并筑有工事。政府军和国民自卫军从西面一直向东进攻,直到郊区,并一直从西面得到增援,而起义者们则在城东顽强抵抗。

接下,我们将可以看到,在拥有当时地球上最先进装备的政府军,以强大的火力和优势的兵力进攻之下,起义者们只能选择固守一个个孤岛般的街垒地域,根本无法相互联系和沟通,也无法给其他地区提供支援,更加无法做到机动防御。

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了要失败,虽然是激烈抵抗后的失败。

常常有人指责他们没有“各自为战,没有统一指挥”,这完全是一种不熟悉实际情况的纸上谈兵。六月的起义者们,能够在绝对优势的政府军面前打得如此顽强,并且坚持了几天之久,还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呢?

……………………

无论从任何意义上看,六月的事件也不应该在历史上如此默默无闻。

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残杀,也开创了世界史上的崭新的一页。

在六月事件之前,欧洲各国的革命,是平民为了推翻封建贵族和封建王朝而起战斗;而六月事件,则是在“推翻了封建贵族,赢得了统治地位”之后,资产阶级自发地对他们原本利用的无产阶级进行的血腥屠杀。

直到大革命六十年之后,人们才发现,“平民”一词,竟然含义有如此之大的不同!

这场屠杀的策动者,阿拉戈,拉马丁,马利,梯也尔等人;这场屠杀的执行者,军方卡芬雅克将军、杜-维维埃将军以及达梅姆将军等人,大多数也并非贵族出身。

国王已经打倒了,再也没法用“打倒国王”涂脂抹粉了。

从六月事件开始,整个社会真正分为两大敌对阵营。二月革命的那种团结一致,那种富有诗意的、充满了迷人的幻想和诱人的谎言的团结一致,已经猝然消逝了。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总较量,却在历史上如此默默无闻。

如果其他国家未也发生类似的事件,大概结局也会差不多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