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三章 引见

第五十三章 引见


                大约在天色刚刚黑了起的时候,夏尔踏着背后传的毫无停歇的嘈杂,从那间小酒馆里走了出。

下午的狂欢还在继续,但是夏尔在中途却找了个托辞直接离开了——这群人要是喝起酒那是不到天昏地暗不会停的,夏尔当然没有那么多时间陪着喝。当然,他早已经跟酒馆主人付清了账,足够他们继续喝个够了。

不过,虽然是中途离场了,但是那些灌进胃袋的酒精可是实打实的,在这些酒精的作用下,夏尔走路都有些跌跌撞撞,带着那种醉鬼特有的歪歪扭扭的脚步,他一点一点地向自己停在外面的马车蹭了过去。

“回家!”刚刚打开车厢的门,他就向前面随口喊了一句命令。

然而,这个词刚刚说出口,他的鼻尖就传了一股香味儿,这香味儿好像还有些熟悉,似乎……

夏尔脑中的酒意,登时就褪下了不少。

借着外面传的昏暗的灯光,他定睛一看,夏洛特正坐在坐垫的那一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果然,是她啊。

然后,夏尔也没有什么,直接跳上了车厢,坐到了她的旁边。

“哦,是夏洛特啊,你……你怎么了?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了?”由于残留的酒意,他吐字并不是特别清晰。

一方手帕从旁边递了过,夏尔轻轻地接了过去。“哦,谢谢你。”

“差不多半个小时吧,也不算太久。”在夏尔接过手帕之后,夏洛特轻轻回答。

似乎是夏尔身上浓烈的酒味让她有些不悦,她微微皱了皱眉。

“夏尔,你怎么又喝了这么多酒?”

“男人们聚在一起,总是要喝些酒的嘛……”夏尔笑了笑,同时用还残留着香味的手绢擦起额头上的汗珠,“况且。这些人又都是些酒鬼,如果聚会的时候我要是不喝点,那就太影响气氛了……”

“好吧,你总有这么多话说。”夏洛特有些抱怨地说了一句,然后她将夏尔拉了过,面对面地看着夏尔。

看着面前一身军服的夏尔,她脸上的不悦慢慢地消失了。最后只剩下了一脸的笑容。

“夏尔,怎么样?我送给你的礼物还好吧?”

这种情况下,即使刚刚喝了很多酒,夏尔当然也知道怎么回答。

“哦,真的很不错,大家都说很好呢。”夏尔仍旧微微笑着。“谢谢你,夏洛特,我……我很满意。”

“你知道就好!”夏洛特果然喜不自胜,毫不顾忌夏尔身上的酒味儿,伸出手摸了摸夏尔的额头,“这下你总该知道谁一直对你好了吧!”

“啊,啊。谢谢,谢谢。”夏尔随口应付着,一边低声问,“那么你今天跑到我这儿,不是只为问问我满意不满意礼物吧?”

“当然不是了。”夏洛特横了他一眼,“我父亲找你有事。”

“找我有事?”夏尔微微吃了一惊,“那为什么集训的时候不找我?”

“谁知道那家伙想的什么呢?”夏洛特摇了摇头,显得好像对父亲不以为然似的。“反正我是不知道。”

“那为什么今天你在这儿?”夏尔还有有些奇怪,“今天我们在靶场边集训,可不是出春游的,你怎么也过了?”

“怎么,我不能过吗?”夏洛特脸上有了些不满。

“当然不是。只是……我们这些国民自卫军的官兵在这里训练,你一个女孩子跑过,这样不太好吧……”夏尔连忙解释起。

别说这个年代了。即使在21世纪,除非是极端主义的恐怖组织,也极少有什么军队或者军事组织会把女性大量投入到其中。虽然夏洛特的极端保守主义的政治观点肯定会很符合现在这些国民自卫军上层的胃口,但是恐怕也不会为她破例。

似乎是感受到了夏尔的目光似的。夏洛特脸上的不满越越浓了。

“还不是我爸爸!”她没好气地回答,“他嫌平常的那些事务太麻烦了,一点也不愿意去碰,连开会训话都懒得去,能躲就躲。现在事务这么多,可烦死他了,老是抱怨个不停,这家伙真是的!那些文书工作,还有统计啊、清理啊、记录啊,他都一个劲儿地推给我去帮他办,所以我今天顺便就跟着他过咯……”

虽然脸上满是怨气,但是说着说着夏洛特的表情又舒展了开,“不过这样也好,其他人办这些我还不太放心呢,你也知道现在的时刻有多么敏感,我们都忙着要把那些人清出去呢,要是这时候让一个激进分子漏网,躲过了审查那都是大麻烦!”

接着她又叹了口气,又显得有些遗憾。

“夏尔,真可惜,到时候我没法上前线,只能在心里为你们祈祷。哎,真是的,明明我为陛下做了那么多工作,结果到了要剿灭暴民的时候,我却不能亲身在场!”

夏洛特对“暴民”有多痛恨,夏尔早就知道了,因而也不打算跟她争吵什么,更不想告诉她自己根本就不会去参与到对他们的围剿之中。他只是皱了皱眉然后转移了话题,“既然你的父亲想要见我,那么我们现在就去吧,免得耽误了时间,晚上我还要回家呢!”

“好吧。”夏洛特点了点头,然后将头探出了窗外,跟前面的车夫说了一段话,显然是在说她父亲现在正等着的地方。

在夏洛特说完之后,马车很快就启动了,夏尔则微微闭上了眼睛,他的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夏洛特心里知道夏尔现在需要休息休息,因而也就没有再说话。她让夏尔横躺在她的腿上,然后拿着自己刚才给夏尔的手绢,轻轻地擦拭着夏尔的脸和脖子。

没过一会儿之后,马车就停了下。夏洛特把夏尔摇醒,然后他们一起走下了马车。

他们离开道路没走多远,就到一片小树林外面,在林间有一间小别墅,夏洛特带着夏尔。在看门人打开了大门之后一起走了进去。

很快,他们就一起到了小别墅的客厅当中。

在烛光的帮助之下,夏尔就看到客厅中间有几个人,或站或坐。等待走近了之后,他发现他的堂伯父小特雷维尔公爵赫然正在其中,而其他几个人他完全不认识。

这几个人看上去都挺有教养的,但是装束各不相同。有穿着军服的,也有穿便装的,看上去年纪都和他的堂伯父差不多。

“哎哟,终于了嘛!”看到夏尔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夸张地叫了一句,然后看着他旁边的几个人。

“这就是夏尔。”他跟他们介绍了一句。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女儿,“这是我的女儿,也是夏尔的未婚妻……”

听到“未婚妻”这个词的时候,夏洛特的脸蓦地一红,然后紧紧地抓住了夏尔的手。

夏尔也十分惊奇,他探询地看着自己的堂伯。

“这就是埃德加的儿子吗?哈哈!果然长得这么帅气啊!”旁边一个穿军服的中年人喊了一声,然后直接过拍了拍夏尔的肩膀。“好小子!”

“这几个人都是我和你父亲小时候的朋友。”小特雷维尔公爵笑眯眯地朝夏尔解释着,“他们这几个都是军队里的,一直在外地驻防,好多年我们都没机会再见了。直到最近,他们才都被调了过。因为他们平日里都比较忙,所以我干脆今天就找了个空让大家聚一聚……”

夏尔恍然大悟。

接着连忙在小特雷维尔公爵的介绍下,朝这些军官们一一打起了招呼。

而后,夏尔才知道。原这几个人都是出身贵族家庭的军官,在当年,他们和特雷维尔堂兄弟两个都玩得很好。这些年因为调动的关系,他们一直天各一方,而因为今天的机会,他们先聚在了一起,顺便想看一看那位埃德加-德-特雷维尔的儿子。于是小特雷维尔公爵就直接吩咐夏洛特把他叫了过。

但是,夏尔很快就又想到了另外的事情。

“他们这几个都是军队里的,一直在外地驻防,好多年我们都没机会再见了。直到最近。他们才都被调了过。”夏尔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各地的驻军,被一一调集到巴黎城附近了!

这个消息立即让他仅剩的酒意,瞬间就被摧残殆尽了。

这意味着什么?!

很明显,他们这是就要动手了。夏尔暗暗回答自己。

“说起,这也算是托了这场‘革命’的福吧!”,小特雷维尔公爵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边低声暗示着他,“我们新任的陆军部长卡芬雅克将军,为了防备暴乱,将各地的军队慢慢往国都调集,这样我们才有了重聚的机会……”

卡芬雅克将军吗?

我知道这个名字。

夏尔暗暗在心里对自己说。

然后,他轻轻点了点头。“原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夏尔,,坐吧。”看见夏尔已经听懂了自己的暗示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不再多说,指了指桌子边的一张座位。“我们才刚刚开始喝呢,你也陪我们再喝一点儿吗?”

那边刚喝完,这边又要开始了吗?

夏尔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声苦,然后坐到了餐桌旁边。

而旁边一直有些脸红的夏洛特,则有些怒意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别让他再喝了,他刚刚已经喝了很多了!”

“哎呀,这还真是让人惋惜啊!”小特雷维尔公爵叹息了一声“好吧,那你先回去吧,我们这些长辈还有话要跟夏尔说说,都是些男人的话题……你放心吧,我们不会灌他的。”

“真的吗?”夏洛特看着夏尔一眼,还是有些担心。

“真的。”他的父亲,一脸的严肃。“我什么时候骗过我的宝贝女儿呢?”

ps:昨天因为放假,跟着朋友去玩儿了,所以没有更新=。=

今天开始继续正常更新。放心吧,作者好得很,没出事……

另外,请大家继续推荐投票打赏,给作者更多些动力……谢谢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