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二章 老兵的所思所想

第五十二章 老兵的所思所想


                在巴黎城郊外,有一片空地,原本是被政府开辟出打算建个公园的,结果因为突然发生的革命的关系,被废弃了下。最近,它被改成了靶场,供国民自卫军的士兵们训练之用。

夏尔今天就赶到了这里,然后随着自己的这支小部队,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和往常一样,在完成了平日里的集结和训练之后,一到解散,夏尔就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小军官跑去大路边的小酒馆喝酒,纾解了一天的疲惫之后,然后才回城。

这几个人,都是他通过吕西安重金请过的,然后通过堂伯父的关系,找到了缺儿,一个个安插到了自己的手下——也幸亏最近国民自卫军都在内部清洗和扩军,倒也方便了这叔侄两个上下其手。

趁着酒保上酒的时间,夏尔又看了看自己这几位手下。

他们的脸各自不同,有鹅蛋形也有尖利一些的,但是五官端正而不乏表情,也许是得益于那和谐的脸色,以红、褐为主,那是勇敢健壮的标志。眼睛清亮而犀利,前额宽广、洁净,毫不掩饰自己的思想,总是正面看人。

他们的年纪都差不多,接近三十岁的样子,之前的带枪生涯已经给他们的额头刻下了一些皱纹。有人留着两撇小胡子,还有人留着一圈络腮胡,面貌各不相同,却同样流露出了一种情绪,那种略微若有所思,却又斗志昂扬的神气。

也许是战场上不论大、小人物。将军、士兵,都一样要奋斗,都不断地会感受到同样的情绪和行伍生活的艰难困苦。结果就给这些人造成了这种千篇一律的情绪。

吕西安忠实地履行了对夏尔的诺言,给他找了一些当过兵的好汉。

在这些人的帮助下,夏尔倒是很快地就基本掌握住了自己的连队。

和往常一样,一群人聚在一起喝酒,喝着喝着话题很快就会百无禁忌,尤其是在有夏尔这种可以无限供应酒精的请客人的情况下。

“我们再为德-特雷维尔先生干一杯!”喝着喝着,其中一位拿起酒杯喊了一句。

“干一杯!”

当得知他们这一次的雇主竟然是特雷维尔这种名门子弟时。一开始他们还有些生疏拘束,只是因为夏尔给出的报酬很高,他们才一一接受了夏尔的雇佣。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夏尔待人十分平和谦逊,并没有任何那种贵族间常见的高傲,再加上平素又慷慨大方,因而很快他们就不再排斥夏尔。

大家酒酣耳热之际。就互相开着玩笑。有些人还说起了荤笑话,惹得哄堂大笑。

眼见天色渐晚,就快到散伙的时候了,夏尔决定说起正事。

“我的朋友们,我现在加入国民自卫军只是因为我伯父的邀请而已,虽说这日子倒也挺有趣,但是我终究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喝着喝着。夏尔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的这些手下。“那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他的这个问题,好像一盆冷水一样,瞬间让桌边的温度下降了几度,人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作何以答。

“怎么了?”仿佛没看出他们在想什么似的,夏尔继续问了下去,“朋友们,难道你们没想过吗?你们是想继续留在这里,还是有别的打算?”

“哎,老天!能有什么打算!”艾勒里,一个留着红褐色小胡子的年轻人,以粗豪的声音大声回答,“只是在混日子而已!”

他的回答引起了一片赞同声。

“可是这样混日子又能混到什么时候呢?”夏尔反问了一句,“难道你们不想和吕西安一样,重新回答军队里?”

“吕西安现在倒是前途无量。”米修,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人,干巴巴地说了一句。

“他倒是讨了个好老婆!”艾勒里以那种老兵式的粗鲁语气调侃了一句,有些嘲讽,又像是有些羡慕,但是总体看,还是恭喜和祝福的神气居多。“这下这辈子都可以少奋斗多少年了!哎,叫我说啊,这辈子就得给自己找个好老婆,免得给临到做圣事的时候,连个在旁边看着的人都没有!”

他的话又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别做梦了,傻瓜。你一个劲儿冒酸水儿有什么用?谁让人家长得好看呢?我们这种歪瓜裂枣的粗汉子就别想了。”旁边的米修笑着回答,然后又给自己再次斟上了一杯酒。“还是想着怎么攒笔钱,回家找个执达吏或者小农庄的女儿吧!如果这条命还有幸能够活到那时候的话。”

在吕西安的朋友和熟人圈子里,“这小子撞大运,娶了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的消息早已经不胫而走,但是还没人想到,这个撞了大运的家伙到底撞了多大的运,竟然娶了一个名门贵族的女儿。

不过,即使撞了大运,吕西安却从没有对原的朋友们翻脸不认人,经常去帮助接济他们,因而在这些朋友心里,对吕西安一直是心存感激的。

“就算你有命活到老死,也未必能给自己攒够本儿,傻瓜。”旁边又一个人笑着嘲讽了一句,又像是自嘲。

“难道你们不想回军队吗?”夏尔貌似疑惑地问。

“得了吧,谁不想呢?”米修回答,“但是回去了又能怎么样?一辈子当个小兵,临到老了别人可怜你,赏个排长连长当?呸!这日子谁能过下去!现在军队对我们有什么用?兵就是用养活军官的,就象财主靠农民养活一样。现在,一百个上校里头可有一个是从我们这种人里提拔上去的?得了吧,老兄,你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在军队里跟在社会上一样,一人发财,一百个人倒下。我们要是能忍,也不会一个两个都离开军队了。”

“哎!要是皇帝还活着,还在统治这个国家,那该多好啊!”艾勒里突然感叹了一句,然后又闷闷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带着我们打仗,给了我们多少立功晋升的机会!结果,现在呢?台上的这帮软蛋先生,一听到沙皇的名字就要吓哭了,哪里还敢带着我们去把欧洲打个底朝天?我们完了!这个国家都完了!”

“回去怎么样?”

“回去?回哪儿去?回去继续在泥里打滚儿吗?谁想过谁去过吧!在家里的时候,我活了差不多二十年,每次看到金路易都像是要过节!从没出过远门儿,要往前走,经过几个村子,身上的钱就得花个精光!只有征兵,才让我头一次从村子里被拉了出去,我才不想回去呢。”米修重重叹了口气,“朋友,所以您看,我们什么出路也没有,只能在这里有一天过一天,喝喝酒聊聊天了。吧,别说这些丧气事儿了,再干一杯!”

是的,就是这样。

他们出身很低,没有文化知识,也没有机会去学习各种技术技能,又不甘心像一个农民或者一个工人那样劳作到死,于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冒着危险进了军队,希望用出生入死换取功名富贵。

结果,他们的憧憬很快就被现实打破。在拿破仑帝国倒台之后,三十多年过去了,法国再也没有和欧洲哪个国家开战,能够立功晋升的地方少而又少,去当兵也只不过是给富家阶级出身的军官当仆役使唤而已。就算把心一横跑去北非喝风吃沙子,能够出人头地的机会也微乎其微。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得不离开了军队,带着多年磨炼出的经验,跑去给有钱人家当保镖和护卫,挣着薪水。只能选择熄灭自己原本的万丈雄心,在酒精里麻痹着早衰着,最后过完这辈子。

自然而然地,他们像每一个当今的激进者那样仰慕着皇帝和旧帝国时代。旧帝国用它的毁灭,扫清了它在人们脑海里所留下的一切坏印象,只剩下了好的。

因为它的毁灭,人们慢慢记不得那时的战乱频仍和生活艰苦,反而重新回忆起了旧日帝国的光荣与梦想,还有那些在二十年大乱中从赤贫走向富贵的一个个鲜活例子——拿破仑皇帝本人不就是其中之一吗?他们的所思所想,不正是第二帝国侵略性——呃,说得好听点吧,进取心——的源泉吗?

在人民眼里,这位通过他的千百万士兵和整个民族联结在一起的拿破仑皇帝,始终是从大革命的孩子,是民族军队中产生的皇帝,是那个用《法典》允诺他们得到国家的财产的人。只有失败的拿破仑,才会得到人民的这一声感叹:“哎!要是皇帝还活着,还在统治这个国家,那该多好啊!”

在这个国家之外,目前没有一个民族再去这样崇拜一个已经陨落的偶像了,拿破仑的成功和失败是同样重要的——如果他一直呆在皇座上直到老死,他是得不到这种怀恋和崇拜的。

也许这是错觉,但是这种错觉至少在现在,是对夏尔和他的同党们非常有用的。

“我的朋友,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法国不可能每一年都心甘情愿地跪着。”夏尔突然微笑了起,语气出奇地平稳,“听我的吧,好好忍着,总有出头的那一天。到时候回军队,你们肯定有的是机会!现在虽然没了皇帝,但是我们面前,不还有姓波拿巴的人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