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六章 伯父与岳父(?)

第四十六章 伯父与岳父(?)


                在将其他事都安排好了之后,夏尔再次到特雷维尔公爵府上,不过,这次却是为了拜访自己的堂伯父。为了国民自卫军的事。

似乎是得到了主人的吩咐,在看到夏尔的马车之后,仆人都没有去通报,直接就将夏尔等人放了进。然后,夏洛特很快就跑了出,亲自迎接夏尔。

“夏尔,终于了嘛……”夏洛特看着夏尔,微微笑着。

她脸上看似是抱怨,眼睛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喜色,“我爸爸都等了你好久了!”

“希望没有让他生气。”出于礼貌起见,夏尔笑着回答。

然后,夏洛特直接揽住了夏尔的手,拉着他往自己家里走去。

经过走廊和楼梯,他们很快就到了二楼的会客室之前。

正当此时,夏洛特突然停下了脚步,没有去敲门,反而转头看向夏尔。

“夏尔……”夏洛特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夏洛特,你怎么了?”夏洛特的紧张,让夏尔有些疑惑不解。

难道你觉得我还会害怕你父亲吗?他心里吐槽了一句。

一贯高傲强势的夏洛特,竟然会有这种迟疑扭捏的表现,实在让夏尔有些惊奇。

在他的疑惑之下,夏洛特的表情变得更加古怪了。

“夏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爸一直不太正经……如果他等下跟你开了什么恶劣的玩笑,你千万不要当真!”最后,夏洛特把心一横,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然后,她又重重掐了一下夏尔的手,补充了一句,“夏尔,你听着,以后你决不能学他。那个人有时候讨厌极了!”

听到夏洛特的叮嘱之后,夏尔有些失语。

原,夏洛特这么紧张,是在害怕自己的爱人跟自己的父亲吵架!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他对这位堂伯没有多深刻的印象。在过去,夏尔和夏洛特还经常往的时候,由于一般是夏洛特登门找夏尔的,再加上这位堂伯经常也要忙于自己的事。因此他见到这位堂伯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也没有什么留下了深刻回忆的交谈。

但是,从社交场上的风评看,夏尔记得是说这位堂伯平素很喜欢开玩笑,甚至有些轻佻,喜欢他和讨厌他的人似乎都有很多。

没想到。现在还是那样……不,以现在夏洛特的表现看,应该是愈发厉害了啊。

一想到这里,夏尔也忍不住感染了一些夏洛特的不安。

在看到夏尔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之后,夏洛特这才走上前去,也没有敲门,直接就推开了们。

听到声音之后。里面坐着的人立即将视线投了过,而夏尔也正好将他瞧了个清楚。

一个中年人,虽然有了一点点皱纹,但仍旧还残留有旧日的俊朗。他留着不长的金发分发,一脸微笑,看上去十分随和。身上穿着的是便装,衣服虽然质地优良,却并不整齐。领带也系得松松垮垮,这一点上倒是和一向喜欢衣冠端正的夏尔不同。

“哎哟,我们的好青年夏尔,可算是了!”看着夏尔之后,他马上就笑着说,既像是在打招呼,又像是在嘲讽。

夏尔没有搭话。只是向他行了个礼,然后坐上了前去,而夏洛特则一直跟着他,坐到了他的旁边。

“特雷维尔小姐。不用这么紧张,,坐到我旁边吧。”中年人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还在我们家吧?”

夏洛特脸色一沉,然后将脸别了开去,完全没有理会父亲的召唤,显然在多年的历练下,她已经不屑于再回答父亲的玩笑话。

而即使被女儿如此对待,小特雷维尔公爵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耸了耸肩表示遗憾之后,就继续笑眯眯地看着面前两个年轻人。

“特雷维尔先生……”在思酌了一会儿之后,夏尔决定用这个比较尊重而且正式的称呼作为开场白。“我今天这里,是想……”

“嗯,嗯,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中年人点了点头,“国民自卫军的事情是吧?这事儿我早就已经在帮你办了。连长怎么样?”

“连长?”夏尔一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反问了一句。

“嗯,我这边帮你活动了一会儿,虽然现在缺儿比较多,但是你毕竟没有太多经验,而且又这么年轻!所以只好去当个连长了,就在我下属的部队里。你还别嫌什么,这么紧的时间里,我们能够帮你弄个连长的缺儿已经很不容易了,怎么,你还不满意吗?”

“不,我没有意见。”听到了他的解释后,夏尔轻轻点了点头。“这个结果我可以接受。”

实际上,这个结果已经相当令夏尔满意了,甚至比他原本预想的还要好。

但是夏尔深知,凡事就算再令人满意,也不能表现得太过于雀跃。

“既然很满意,为什么还要苦着张脸?怎么,小子,你在我面前很不开心吗?”

中年人刚刚还有些严肃的样子,瞬间变得有些松垮,里面明里暗里透着一股几乎不符合他年纪的促狭。

“爸爸!”眼看情形有些不对,夏洛特轻轻喊了一句,“别这样!”

在女儿的呵斥之下,中年人脸色一滞,然后突然轻轻叹了口气。

“哎!这就是我们的女儿啊!我们从小宠着她,惯着她,结果没多久之后,她就急着想要离开!甚至都不想多等!哎……我们真是遭足了罪啊……”

中年人夸张的感叹,然夏洛特一时也无语,她微微叹了口气,显然已经放弃了。她只是轻轻瞟了夏尔一眼。好像是在说,“看,我没说错吧?夏尔,别介意……他就是这样。”

夏尔回视了她一眼,然后轻轻展了展眉,将“没关系。我受得了……”的信息给回了过去。

中年人看着两个年轻人的眉目传信,又是微微一皱眉。

“年轻人,”他看着夏尔,“再过一阵子,你就要去当自卫军的连长了,现在你好歹也混成了个社会贤达……所以,我有个重要的建议要给你。”

“什么建议?”夏尔有些奇怪。

“去换双好鞋子吧。”中年人严肃地看着夏尔。“你刚一进,我就听出了,你这双鞋子已经穿了很久,虽然擦得很好,但是鞋毕竟是消耗品,也该换换了……”

夏尔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鞋子。正如他所言,这双鞋好像确实已经买了很久了,因为还没坏,所以他一直没换。他并不是喜欢浪费的人,而且平日里也不在乎这种小节。

不过……他是怎么看出的?夏尔有些惊奇。

“我的父亲,从小就教我修鞋,打算让我子承父业接下那个该死的铺子。你也知道。他这个人特别严厉,训练我的时候,只要我一分神他就会拿藤条抽过……就这样把他的技术强行就灌到了我的脑子里。结果后,我一看到人就忍不住想要看看他的鞋……”他的堂伯轻声解释,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回到这个国家之后,我们当然不用再去管那些见鬼的鞋了,但是这个习惯却一直改不掉!真是见鬼!我花了很久,才学会不让别人看出这个习惯……见鬼。可几十年了,这个习惯也没有改过。”

听到这段话之后,夏尔的脸色也变得极其古怪。

“呃……呃……我很抱歉……”

而夏洛特脸色,则突然变得绯红,几乎像是无地自容了一样。显然,对她这样的贵女说,肯定是无法理解也绝不愿意自己父亲提起这种家族落魄时候的黑历史的。哪怕是对自己家的年轻人。

“爸爸!”她忍不住轻轻拍了一下桌子,喊了一声。

“小子,别忍了,想要笑就笑吧。”小公爵没有理会自己女儿的抱怨。对夏尔说了一句。显然,他看得出夏尔在想什么。

“噗嗤……”夏尔终于笑了出。

夏尔自己的父亲是在1804年出生的,而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年,他的这位堂伯父肯定是在他之前,也就是说,在1814年追随着伟大的路易十八国王陛下回归法国的时候,堂伯父已经已经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了。

因此,他当时肯定已经接受了一套完整的修鞋匠的教育……毕竟,事前特雷维尔公爵肯定想不到拿破仑会那么快折腾死自己的帝国。

不过,他当然很快就压下了这些念头。

“好了好了,这没什么,笑一笑就过去了。”眼见气氛已经变得十分轻松了,小公爵又笑着开了口,他仍旧看着夏尔,“年轻人,我对你还有一个问题。”

“请问吧。”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女儿结婚?她已经二十了!”中年人的声音一扫刚才的轻松,变得有些严厉。“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娶她,只是想学那些花花公子,玩玩而已?”

听到这个突如其的问题面前,夏尔心里蓦地一突。

而夏洛特的脸色突然也变得有些苍白,出于紧张,她紧紧地握住了夏尔的手。

“我想目前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夏尔低声回答——他当然不敢在这对父女面前,直说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想过结婚这事儿,更别说和具体哪个人结婚了“现在我们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忙,不是吗?”

握住夏尔手臂的手,骤然一紧,几乎像是掐着一样。

而听到夏尔的话后,中年人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仿佛直接就了个大变脸。

“你这个蠢货,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混蛋,也许你更加无耻一点,因为你还学会了装无辜。我不知道,你到底施展了什么邪恶的法术,让我可怜的女儿死心塌地迷了双眼,还早早地就带着她爬上了床!呸!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现在,我在认真地跟你商谈解决办法,结果你就这么回答我?你真的觉得我们很好糊弄吗?你这个混蛋,骗走了我女儿,结果就打算跟我说这个?我要跟你好好谈谈了!”

“爸爸!”夏洛特终于忍不住了,“这是我们的事,不用你管!反正我们一定会结婚的!”

“德-特雷维尔小姐,请你住口,谁告诉你婚姻只是两个人的事?”中年人站了起,严厉地看着面前两个年轻人,然后做出了一个手势,示意夏洛特先出去,“请您先离开房间,我有很多话要跟特雷维尔先生说。”

“爸爸!”

“出去!”中年人又加重了音量。

这一刻,话里那种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还是让人能够感受到,他毕竟还是下一代的特雷维尔公爵。

在父亲的命令之下,尽管还是很担心,但是夏洛特不得不退出了房间。

“夏尔,别跟他吵架!”她还是小声叮嘱了一句。

夏尔轻轻点了点头。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